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9 講成 b

小帥對1到20 的數字和各種顏色的認識﹐可說爐火純青。

最近他開始感趣於英文字母﹐識別字形的問題開始浮現了。

昨晚臨睡前﹐他又在自得其樂表演數字講說。

『媽媽﹐one 呀﹗』他指著阿拉伯數字﹐要我跟著他唸出聲。

『媽媽﹐two, three, four, five…﹗』即興一口氣地說﹐讀到7﹐ 他把seven ﹐ 說成settle。 大概嘴型還不會關上唇發音。

然後把9 讀成 b 。在旁的老大故意再指9讓他唸﹐他還是讀成 b。

不過﹐如果沒看阿拉會伯數字即興唸﹐他反而會讀成 nine。

往好一方面看﹐他是認得這些數字﹐所以才會出現視覺的混擾。

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年獸在中國

除夕夜里﹐給孩子們壓歲錢﹐兩個大孩子問我﹕『你們說明天才是新年﹐為什麼現在給紅包了呢﹖』

『這是壓歲錢﹐把它放在枕頭底下﹐可以嚇跑年獸保平安。』我把壓歲錢的典故﹐信口串成緣由。

『我怕怕﹐我不敢自己睡。』女兒立刻上演苦情戲﹐哭叫著要爸爸陪她睡。

『妹妹傻的﹐年獸在中國﹐英國哪里會有。』另旁的老大馬上發表見解。

女兒還是一直在號哭﹐爸爸被哭得煩躁對她說﹕『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年獸都死光了。』

『我不敢睡﹐我怕﹐我要你陪我睡。』

『如果有年獸﹐妳叫媽媽起來抓﹐那我就發達了。』我抓狹地建議。

女兒聽罷馬上又大哭﹐爸爸氣得向我瞪眼。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賣給我的朋友

我們去金河廣場找明信片要寄給女兒的同學﹐老大看到一座座雙子星塔的紀念品﹐一直慫恿我買。

他建言﹕『媽媽﹐買了我再拿來賣給別人﹐可以賺很多錢。』

『你不用想﹐沒有人要買啦﹗』我潑他冷水。

『會的﹐我買來買給我的朋友。』他仍堅持他賺錢的理念。

『誰會買這個東西﹖』我不以為然。

我們在購買傳統的中國衣裳。他和公公一起遊逛﹐回來向我展示手里的雙子星塔。

『本來是 RM 7。50﹐後來買我們 RM 7﹐不到兩英鎊﹐很便宜罷了。』在馬來西亞﹐他學會把馬幣換算成英鎊﹐然後再斷定價格合理與否。

『你賣的出才怪啦﹗﹗』我還是不認同他的商機。

後來﹐我們一起前往公公婆婆購置的公寓參觀﹐大廳可以一覽無遺地對著雙塔和吉隆坡璀璨的夜景。

『媽媽﹐借你的手機﹐我要拍照賣給我的朋友。』他的小腦袋﹐處處都想著賺錢。

『沒人會買啦!』

『 有人會買的﹐很美麗呀﹗』他信心十足。

我把手機遞給他﹐他不敢站到露台外﹐懼高。只站在落地玻璃窗的廳前拍﹐一邊喃喃自語﹕『很美麗﹐我要賣給我的朋友。

要燒錢給外公

再次回到娘家﹐我囑小孩們到神臺的祖先牌拜拜外公。

老大馬上提起﹕『要用香拜呀﹐還要燒錢給外公。不然他會沒有錢。』

他上星期冬至期間﹐隨公公和爸爸一起飛往砂州拜祭先祖﹐因此掌握了一些拜祭的程序。

『沒關係﹐用手拜拜就可以了。』我指示他。

『用手拜拜外公不知道呀﹗要燒錢給外公﹐不然他會沒有錢用。』他又再提點我。

『那麼晚了﹐隨便拜拜就可以了。沒有紙錢可以燒。』我說。

『那去買呀﹗』

『現在很晚了﹐店都關門了。』

『沒有燒錢給外公﹐他會很可憐。』

『那你先拜拜對他說﹐以後燒錢給他。』

老大走到神祖輩前雙掌合十﹐唸唸有辭地。

翌晨﹐他提醒我去買紙錢燒給外公。

然後﹐對妹妹說﹕『妹妹﹐你知不知道燒錢很好玩喲﹗』

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你講的不是english style

今天一整天都零下二度﹐大地冰凍凍覆著一層薄薄的冰霜。

放學接小孩回家﹐路經公園的池塘﹐兩位小六的學生在池塘邊佻皮地踏踩池水上薄薄的冰面。

我對他們說﹕『don't step on it, it is dangerous.』

老大聽罷馬上糾正我﹕『你講的不是english style。應該說﹕could you please don't drop your leg into the pond, blur blur blur, if not you will get trouble, hahhaaa... 』

講到一半﹐他自己也講不下去。

我怕人家剪掉我的頭

老大頭髮很長﹐公公一直慫恿他去剪﹐在馬來西亞炎熱的天﹐可圖個清爽。

可是﹐他卻是一直不肯。那天爸爸要去理髮﹐我叫他一起去。

他馬上對我說﹕『我怕人家剪掉我的頭。』

『怎會剪掉你的頭﹖』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他不肯去理髮店的告白。

『別人不小心﹐或是臭心﹐就會剪掉我的頭。』他振振有詞。

『那你又給我剪。』

『你是媽媽﹐我知道你不會剪我頭﹐別人會呀﹗』

『那以後我死了﹐誰幫你剪﹖』

『我叫我兒子﹐以後我要我兒子學剪頭髮。』

『為什麼不找個老婆會剪頭髮的﹖』

『等下我的老婆也會剪我頭﹐我叫我兒子去學比較好。』

老大連這種小芝麻小事他都會顧忌﹐可真是杞人憂天﹐。

有沒有tooth fairy

老大昨天吃Burger king 的 burger﹐左旁的乳犬牙突然脫落。他滿嘴是血﹐卻不忘要帶回那顆乳牙。

女兒對他說﹕『你要先對tooth fairy 說﹐不然他會忘了。』

當晚﹐老大慎重地把那顆犬牙裝入紙袋放在枕頭底下。

女兒則感嘆她全部乳牙健在﹐幾時才能獲得tooth fairy 的獎賞﹖﹖

今早﹐女兒提醒他去檢查tooth fairy 來了沒﹖

老大找出一英鎊﹐開心地搖晃著問我﹕『媽媽﹐有沒有tooth fairy 的? 妹妹說 tooth fairy 是爸爸﹖』

『你有沒有看 tooth fairy 那套電影﹖那個人不相信有tooth fairy﹐結果 tooth fairy找他去當 tooth fairy 。』

『那就是有tooth fairy了。以後我不要睡﹐我要看tooth fairy 來。』老大又再次立願要目睹tooth fairy 。

『那tooth fairy 怎樣進來﹖』女兒馬上提問。

『tooth fairy 有 magic。』我說。

『我還是覺得 tooth fairy 是爸爸來的。』女兒越來越聰睿﹐開始力求根據。

不再相信神話﹐即不再天真有夢﹐是喜是悲﹗﹗﹗

他們家很小﹐很窮

返馬不久﹐我們一家大小在子夜時分回到我成長的老家。老大雖然不是第一次回來﹐然而離上次五年前他才三歲多﹐這次可就說是懂事以來第一次再到外婆家。

深夜時分﹐他在屋內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量﹐然後對我說﹕『他們的家很小﹐很窮。』

我頓時為之語塞。

女兒起初更勢利﹐一聽到外婆家沒有遊泳池、沒有遊樂場﹐馬上對我說﹕『我不要去。』

後來﹐她開始喜歡鄉間的生活。尤其是乘坐摩多車。

離別時﹐她難過地在長途巴士上哭著﹕『我不要回』

『我們留在這里好嗎﹖』

『我想念阿舅的——摩多。』她哽咽地道。

我對小弟轉述﹐她想念得的不是你﹐是你的摩多而已。

沒做工沒錢怎麼辦﹖

上個月要返回馬來西亞渡假四星期﹐臨行前幾天﹐老大擔心地問﹕『回去那麼久﹐爸爸沒做工沒有錢怎麼辦﹖』

爸爸解釋他有很多年假﹐即使不上班公司也會給錢。

『哦﹗那麼好。我們為什麼沒年假﹖』老大露出羨慕的眼神。

『你怎會沒年假﹐學校每次summer﹐ Easter﹐ Christmas 不是有放假嗎﹖』爸爸提醒他。

『我們放假沒錢拿呀﹖』老大不滿地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