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心太壞

星期日傍晚﹐我對老大和女兒下最後的通碟﹕『誰在六點過後﹐還沒有沖涼﹐會被我打。』

老大瞄了時鐘﹐短針已從 5 傾向 6﹐ 長針已過了6 ﹐他開始風風火火地沖上樓拿包巾和衣物﹐下樓後馬上進浴室。頃刻﹐又跑出來。

『為什麼又出來了﹖』我問他。

『我要戴手錶。』他在專屬他的竹櫃里找到黑色的手錶。

『沖涼戴手錶﹐你傻了呀﹖』我沒有留意他的表情。以為他又突發奇想要測試手錶有沒有防水。

沖衛浴室里的花灑嘩啦啦地響﹐我沒留意時間過了多久。

老大從浴間出來後﹐爸爸問女兒要不要沖涼﹖

女兒還在追看電視節目﹐她叫爸爸先沖。

老大沖洗回畢﹐一副得意洋洋地對著時針﹐一邊提醒我﹕『媽媽﹐還有 six more minutes 就六點了。 』

我不理他。

然後他一邊倒數時針﹐終於到了六點﹐他宣判﹕『媽媽﹐六點了﹐妹妹還沒有沖涼。』

又回頭對女兒道﹕『妹妹﹐六點了﹐妳沒沖涼﹐要被媽媽打了。』

『不是她不沖﹐是爸爸在沖﹐她怎樣去沖﹖』我提醒他。

『哦﹗妳剛才說六點沒沖涼的人﹐你會打。』他沒有手足情深的心。

『是呀﹗但是爸爸在沖呀!』

『哦﹗no fair 。』哥哥還在抗議。

爸爸從浴室出來﹐聽見他的忿忿不平馬上質問他﹕『哥哥﹐你戴手錶進去沖涼﹐是不是故意要沖到六點﹖』

剎那間﹐我才恍然大悟此兒心機太壞了。老大則默默無言了。

為了證實爸爸猜測是對與否﹐在臨睡前我問他﹕『你剛才戴手錶去沖涼﹐是不是要害妹妹﹖』

他不好意思低頭笑地承認了。

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假洋鬼子

昨天接小孩放學﹐一位中國朋友的女兒在學校廣場玩樂時﹐由於下雨地滑﹐摔倒在石墩階上﹐右臉頰摔破了個三角大洞﹐鮮血滲溢而出。

身為媽媽的馬上要用手幫女兒拭血﹐我勸她別再動﹐免得加激出血。

『快帶她去 walk in center。』我建議。

她喚還在玩樂的兒子。即使看到妹妹受傷流血﹐那小男孩漠然的事不關己﹐繼續玩樂。

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對女兒說﹕『找老公千萬別找像Jeffery 那種不會關心人的人﹐妹妹跌倒流血﹐看到了看也不看一下。』那小子和女兒同班﹐班里的同學戲謔她們兩個華人是一對。

『是哦﹗我討厭他﹐我要打他…』老大又借題發揮﹐口沫橫飛﹑比手劃腳作勢要修理人。

『你不用講別人﹐你自己也是。每次弟弟妹妹跌倒﹐你不也是在那喊叫而已﹐從不幫忙。』

朋友家住學校對面﹐他先生馬上用車載送她們去walk in center。途經 walk in center﹐ Jeffery 那小子探頭出來 ﹐剛好朋友又出來對我說﹕『還要等﹐不知要等多久﹖』

我於是帶三個小孩進去﹐在櫃台處向登記的人員反映﹐小女孩傷口很深﹐還在流血﹐可不可以盡快安排就診。

櫃台人員知會我會很快﹐然後通了個電話。

我們在等候的時候﹐友人問他兒子:『妹妹是怎樣趺倒的﹖』

那小子用英文結結巴巴地陳述﹐媽媽則用中文在旁追問。在候診室等候的一群外國人的視線全部投射而來。

老大對我說﹕『媽媽﹐全部人在看我們。』

哦﹗真受不了母子倆的雞同鴨講﹐我對那小子說﹕『用中文講啦﹗』

可那小子還是用英文艱辛地陳述。小子講英文﹐媽媽則似懂非懂。就診時﹐我進去幫忙翻譯。

回家的路上﹐心忖朋友這一代不諳英文﹐下代卻不學中文﹐第三代將成為代溝了。即使我在幾年前已規勸他﹐禁止小孩在家說英文﹐必須講中文。

小孩滿口洋文﹐也許是彌補了自己的缺憾﹐也也許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然而﹐下一代黃皮膚的面孔將迷惘自己的文化所在﹖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我要 keep place

今年女兒在生日前﹐擅自公告同學她將邀請他們前來參加她的生日會。

我原本是以開生日會為餌﹐要她改掉壞脾氣。結果我賠了夫人又拆兵﹐她脾氣沒改﹐我卻要大費周章為她辦生日會。爸爸說﹐不讓她開生日會﹐她會信譽破財。

況且﹐她的小情人 Micheal 早已知會她﹐買了生日禮物準備在復活節假期前夕送她。她的好朋友 Tia 也準備了禮物。

為了公平﹐我也讓哥哥今年可以邀請十位同學前來家里參加他的生日會。我事前已承諾﹐每個孩子十歲生日﹐會為他們在playzone辦個生日會﹐讓他們有個美好的生日體驗和回憶。

女兒請了十位同學﹐結果只來了五位﹐大概是學校假期的關係。

哥哥基於前車之鑒﹐要求我讓他請超過十位﹐那樣分散前來參加生日人數少的風險。

『萬一全部來﹐我們家裝不完怎辦﹖』我問。

『叫爸爸去打包KFC就好﹐你不用那樣麻煩。』老大又提議。

『現在問題是我們家不夠大﹐你請那麼多朋友來我們家﹐他們要去那里﹖』我提醒他。

『哦﹗我不知道要請誰﹖才十個﹖』他為難地犯愁﹕『我請我的好朋友﹐也要請一些girl﹐不然他們以後不請我。還有和我玩的﹖媽媽﹐很難啦﹗』

今天放學﹐我問他要不要辦生日會﹖要辦得趕快給邀請涵了。

他想了一想問我﹕『媽媽﹐我今年不要那麼麻煩。我把今年的十個place save起來﹐keep 住﹐然後明年我可以請廿位同學去playzone辦生日party﹐好不好﹖』

『好﹐媽媽promised 』老大很會討價還價﹐頭腦轉得快。虧他想得出這兩全其美的方法。

我有妳的一半啊﹗

老大寫書寫能力一般﹐寫起故事虎頭蛇尾﹐故事結總是草草了事。女兒寫的故事則像纏腳布又長又臭﹐可以花幾天時間沒完沒了似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昨天我看了他們書寫的故事後﹐無奈地說﹕『你們不用有媽媽寫東西能力的一半﹐只要十巴仙就好了。』

老大馬上接口道﹕『有啊﹗我有妳的一半啊﹗』

『哼﹗有我的一半﹐寫出來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沒有details。』

『哈哈﹐我是說有你一半的脾氣。』老大得意洋洋地〝將〞回我。

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蜜蜂和蜘蛛打架

星期天風和日麗﹐爸爸決定帶小孩外出。兩個大孩子要騎腳車﹐然而腳車快一年沒騎﹐輪胎都洩氣了。

一家在後園里看爸爸整修腳車﹐老大突然大叫﹕『看﹗一隻蜘蛛和蜜蜂在打架。』

在露台的紅磚邊隙﹐一隻寸來長的蜘蛛正和一隻體積相偌的蜜蜂在搏鬥﹐只見蜜蜂一直在展翅想飛逃﹐無奈蜘蛛死咬不放。

『你們要誰贏﹖』我問道。

『不知道﹖』老大和女兒異口同聲。

『你support 誰﹖』 老大反問我。

『不知道﹖』我隨口答﹐生態的定義兩種昆蟲屬於益虫。

『哦﹗蜜蜂輸了。』不一會兒﹐老大宣判。原來蜘蛛慢慢地把它拖進蜘蛛網里

我回身用一隻樹枝把尚在掙扎的蜜蜂從蜘蛛網里挑出來﹐蜜蜂全身沾滿了黏黏的網絮﹐即使已脫身﹐已奄奄一息了。

『媽媽﹐你為什麼要幫它﹖』老大覺得驚怵﹐一直叫我不要﹐會被叮。

『因為很可憐。』其實潛意識里﹐我還是支持蜜蜂﹐起碼蜜蜂不會在家結網。

我幫蜜蜂剔除在四肢的網絮﹐它還是無法行走或展翅﹐最後我用手把它提放在郁金香的花朵內﹐冀希它可以吸花蜜或者其他蜜蜂發現同胞可以打救。

『媽媽﹐你還是 support buzzy buzzy。』老大最後宣告我的支持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