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假洋鬼子

昨天接小孩放學﹐一位中國朋友的女兒在學校廣場玩樂時﹐由於下雨地滑﹐摔倒在石墩階上﹐右臉頰摔破了個三角大洞﹐鮮血滲溢而出。

身為媽媽的馬上要用手幫女兒拭血﹐我勸她別再動﹐免得加激出血。

『快帶她去 walk in center。』我建議。

她喚還在玩樂的兒子。即使看到妹妹受傷流血﹐那小男孩漠然的事不關己﹐繼續玩樂。

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對女兒說﹕『找老公千萬別找像Jeffery 那種不會關心人的人﹐妹妹跌倒流血﹐看到了看也不看一下。』那小子和女兒同班﹐班里的同學戲謔她們兩個華人是一對。

『是哦﹗我討厭他﹐我要打他…』老大又借題發揮﹐口沫橫飛﹑比手劃腳作勢要修理人。

『你不用講別人﹐你自己也是。每次弟弟妹妹跌倒﹐你不也是在那喊叫而已﹐從不幫忙。』

朋友家住學校對面﹐他先生馬上用車載送她們去walk in center。途經 walk in center﹐ Jeffery 那小子探頭出來 ﹐剛好朋友又出來對我說﹕『還要等﹐不知要等多久﹖』

我於是帶三個小孩進去﹐在櫃台處向登記的人員反映﹐小女孩傷口很深﹐還在流血﹐可不可以盡快安排就診。

櫃台人員知會我會很快﹐然後通了個電話。

我們在等候的時候﹐友人問他兒子:『妹妹是怎樣趺倒的﹖』

那小子用英文結結巴巴地陳述﹐媽媽則用中文在旁追問。在候診室等候的一群外國人的視線全部投射而來。

老大對我說﹕『媽媽﹐全部人在看我們。』

哦﹗真受不了母子倆的雞同鴨講﹐我對那小子說﹕『用中文講啦﹗』

可那小子還是用英文艱辛地陳述。小子講英文﹐媽媽則似懂非懂。就診時﹐我進去幫忙翻譯。

回家的路上﹐心忖朋友這一代不諳英文﹐下代卻不學中文﹐第三代將成為代溝了。即使我在幾年前已規勸他﹐禁止小孩在家說英文﹐必須講中文。

小孩滿口洋文﹐也許是彌補了自己的缺憾﹐也也許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然而﹐下一代黃皮膚的面孔將迷惘自己的文化所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