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心太壞

星期日傍晚﹐我對老大和女兒下最後的通碟﹕『誰在六點過後﹐還沒有沖涼﹐會被我打。』

老大瞄了時鐘﹐短針已從 5 傾向 6﹐ 長針已過了6 ﹐他開始風風火火地沖上樓拿包巾和衣物﹐下樓後馬上進浴室。頃刻﹐又跑出來。

『為什麼又出來了﹖』我問他。

『我要戴手錶。』他在專屬他的竹櫃里找到黑色的手錶。

『沖涼戴手錶﹐你傻了呀﹖』我沒有留意他的表情。以為他又突發奇想要測試手錶有沒有防水。

沖衛浴室里的花灑嘩啦啦地響﹐我沒留意時間過了多久。

老大從浴間出來後﹐爸爸問女兒要不要沖涼﹖

女兒還在追看電視節目﹐她叫爸爸先沖。

老大沖洗回畢﹐一副得意洋洋地對著時針﹐一邊提醒我﹕『媽媽﹐還有 six more minutes 就六點了。 』

我不理他。

然後他一邊倒數時針﹐終於到了六點﹐他宣判﹕『媽媽﹐六點了﹐妹妹還沒有沖涼。』

又回頭對女兒道﹕『妹妹﹐六點了﹐妳沒沖涼﹐要被媽媽打了。』

『不是她不沖﹐是爸爸在沖﹐她怎樣去沖﹖』我提醒他。

『哦﹗妳剛才說六點沒沖涼的人﹐你會打。』他沒有手足情深的心。

『是呀﹗但是爸爸在沖呀!』

『哦﹗no fair 。』哥哥還在抗議。

爸爸從浴室出來﹐聽見他的忿忿不平馬上質問他﹕『哥哥﹐你戴手錶進去沖涼﹐是不是故意要沖到六點﹖』

剎那間﹐我才恍然大悟此兒心機太壞了。老大則默默無言了。

為了證實爸爸猜測是對與否﹐在臨睡前我問他﹕『你剛才戴手錶去沖涼﹐是不是要害妹妹﹖』

他不好意思低頭笑地承認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