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fortune cookie

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以後不敢帶fortune cookie 去學校﹐我的朋友每個人看了要﹐他們都要搶。每次都搶完﹐我自己沒得吃。』

老大也道﹕『我的朋友也是﹐每個人都搶著要。』

 『他們都喜歡吃fortune cookie?』 我問。

老大解釋﹕『我的朋友搶著要看里面的 fortune (語簽) 寫什麼﹐不是要吃 cookie。』

 『我的朋友搶著要吃 cookie﹐不是要看fortune 的紙條 。』女兒則如此表示。

 『那你們以後都不要帶 fortune cookie 去了嗎﹖』我問。我每天都把一包fortune cookie 放在他們的午餐盒里﹐他們的同學特別留意他們的餐盒。

 『我回來再吃。』女兒說了又詢問道﹕『我可不可以多帶兩個給 Michael 和 Tia?』 這兩位是她的好朋友。

 『妳帶給他們﹐那其他同學還是會搶。』我提醒她。農曆新年和他們的生日﹐我會讓他們帶fortune cookie 分給同學。一包 fortune cookie 大概要10p , 不便宜。

 『那沒關係。』女兒最後決定﹔老大則表示他要帶﹐反正他的朋友只搶語簽﹐沒搶餅干。

 今早﹐老大突然問我﹕『媽媽﹐我的lunch box 有沒有 fortune cookie?』

『有一個。』

『可不可以給我兩個﹖』

『為什麼要帶兩個﹖』

『我要拿一個 make fortune 。』他不好意思地透露。

『好﹐我有空再放一個。』我答應。

 出門前﹐我要女兒幫忙把兩個fortune cookie 拿給哥哥放進午餐盒里。

 『媽媽﹐不可以在學校賣東西﹐老師會叫你去站在 Mrs. Johnson (校長) 的room 外面。不過﹐不會打你。』女兒向我詳細的陳述。

 後來﹐她把兩個fortune cookie 都擱在家里。

2012年5月2日 星期三

那馬來西亞為什麼要有警察﹖

我在網上觀看馬來西亞 428 淨選盟3.0大集會的視頻﹐兩個小孩聽到噪雜的聲音﹐問我在看什麼﹖

『在看警察亂打人。』我不經心地答。

『警察打人﹖』女兒很不解﹖

『我要看…』老大催我播映剛才看的畫面。

兩個小孩四雙眼盯著熒幕﹐才看不到一半﹐兩人不約而同地道﹕『我不要看了﹐ too cruel。』

『以後看到馬來西亞警察能躲就躲。不是要錢﹐就是亂抓人﹐亂打人…』從709集會以來﹐我就常無意間對孩子們灌輸馬來西亞警察是合法流氓。

『哦﹗那馬來西亞為什麼要有警察﹖』老大還是不解地問﹖

『馬來西亞政府用警察來恐嚇人民。』這句話一點都不誇張。

小時﹐大人常動不動就威脅﹕『不乖﹐叫〝馬打〞抓你。』

長大了﹐即使沒犯法﹐私底下也沒幹什麼虧心事﹐看到警察第一念頭是想逃。每次遇到警察找砸不是要錢﹐就是惡聲惡氣地揚威顯勢﹐總不會有好事。

九歲的老大看我在觀看428黃綠大集會的暴力視頻﹐僥悻地我說﹕『還好我們在英國﹐我不要回馬來西亞。』

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以身護兄

那天哥哥因為一些小細故﹐被罰了還不甘願﹐使狠地往在彈琴的妹妹踢去﹐結果爸爸抓著一錯再錯﹐還不認錯的他想海扁一頓。

小帥風聞女兒驚天動地的哭聲而至﹐瞧見爸爸抓著正在掙扎的哥哥想打﹐他馬上大聲地叫﹕『爸爸…』

爸爸不理會他﹐小小人兒衝在爸爸身前﹐護著哥哥的身體﹐使出丹田之氣在叫﹕『爸爸…』

哥哥發狂似地在掙扎﹐小帥趁機在用雙手在爸爸背後攬抱﹐意圖讓哥哥有機可逃。

我看這幕兄弟情深﹐對爸爸說﹕『別打了﹐看在弟弟的情份上。』

爸爸其實是氣得不得了﹐老大這種無理取鬧﹐又一再不認錯地折騰家人﹔然而﹐弟弟那種豁出去地救哥哥的舉動﹐令他不得不放哥哥哥一馬。

我對哥哥說﹕『連弟弟都懂得保護你﹐你這做哥哥為什麼就不能保護弟弟和妹妹﹖妹妹帽子忘了拿﹐再走回學校沒什麼大事情。她和學校去wildlife park 回來﹐全身淋到濕濕還等你 kids club 結束。如果不是為了等你﹐他的帽子會脫掉忘了拿嗎﹖』

老大雙眼依然目露凶光﹐忿狠地說﹕『妹妹害我。』

『妹妹沒害你﹐是你自己自私自利害自己。你為了這種小事﹐踢了妹妹幾次﹖﹖』

小帥聽不懂﹐一直在叫﹕『媽媽﹐媽媽…』然後雙手掩蓋雙耳道﹕『loud!』

他此舉是要大家不要再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