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乾媽媽要她

女兒壞脾氣﹐為了一丁點小事可以哭鬧一整天﹐我和爸爸已經打她打到自己心痛﹐只有自己氣﹗氣﹗氣﹗

好幾晚爸爸打她後﹐失眠暗泣﹐立誓不打了。然而﹐面對她一發脾氣﹐狂風掃落葉般把所經之處的各種東西推掃在地﹐腳踢門又踢廚櫃﹐椅子﹑琴鍵一一遭殃。 不打不罵﹐仿似我們怕了她的所作所為。

有次我氣得責罵她﹕『爸爸媽媽如果被你氣死了﹐看誰要你﹖公公會接哥哥和弟弟回去﹐妳那麼壞﹐沒人敢要收養你。』

女兒尚在用鼻孔哼氣﹐精靈的哥哥馬上獻議﹕『妹妹的乾媽媽會要她。』

『那麼壞﹐把自己爸爸媽媽都氣死了﹐不會有人敢要他的。』我強調。

『那乾媽媽有什麼用﹖』老大皇帝不急太監急地問我。

反觀女兒還在倔強努嘴眥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