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engineer gone !

自從教了小帥爸爸是 engineer 之後﹐每天早上起來看到爸爸不在﹐他會說﹕ 『engineer gone, engineer  去 office 。』

最近﹐他學會了吟唱﹕『鵝 鵝 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撥綠水 ﹐ 紅掌撥清波。』

有次幫他洗澡﹐我故意連續唱著﹕『撥清波 ~波 ~波 』

他後來總是學我那唱調﹕『撥清波 ~波 ~波』

前陣子教他用雙掌把玩﹕『co co nut, co co nut, coconut coconut』﹐結果他沒日沒夜地劃手指。

今早去菜市場﹐看到前些日子爸爸從公司出來走下來的行人橋﹐他一直指著叫﹕『爸爸﹗爸爸﹗』

『爸爸不在﹐爸爸去了Finspog。』我對他說。

他蹬著腳地喊﹕『 爸爸﹗爸爸﹗』

我不理他﹐讓他繼續耍脾氣。最後﹐他無奈喃喃自語﹕『engineer gone !!! 』

真會算錢

老大在學校數學表現卓越﹐在生活上也很會算計。

他跟我去菜市場﹐會在我身後幫我算買了四粒奇異果總計是多少﹐一袋蘋果50P加上一粒蜜瓜60P﹐然後蒜頭4 粒共多少﹖

這當然是好事﹐然而真正在生活上的斤斤計較﹐才令人哭笑不得。

那天女兒去參加女童軍 (Brownie)﹐他知曉每次要兩英鎊﹐馬上對我們說﹕『給我 two pounds﹐因為妹妹有參加﹐我沒有﹐所以你們應該給我 two pounds。』

『那你也去參加  Beavers ﹖』我建議他。

『妹妹每星期學鋼琴要 ten pounds﹐ Brownie  要 two pounds﹔ 我參加 karate 只用 three pounds ﹐ 所以你們應該給我 9 pounds 。』他理直氣壯地為自己謀利。

『你要學也可以﹐這些錢是學東西的﹐可不是零用錢。你不學﹐那里可以向我們要。』我提醒他。

『not fair !!! 妹妹用那麼多錢﹗﹗﹗ 』他吶喊。

我們則嗤之以鼻 。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床前水戰

上星期六﹐老大和女兒臨睡前又在床上來個世紀大戰。老大上完廁所後﹐經過女兒床﹐故意拉她的絨被﹐女兒不甘示弱把被又甩往哥哥。 兩人在床和床之間一來一往﹐打個天翻地覆。我在哄小帥睡﹐沒辦法分身。爸爸安頓好他們之後﹐再三警告則下樓去追看電視節目。

小帥睡後﹐我去他們房里一瞧﹐整間臥房似屋頂漏水﹐兩張床的被褥濕透﹐地毯也四處噴灑水漬。

 『哥哥先噴水給我……』

『妹妹把她的水瓶全部…』

兩人爭先恐後都是惡人先告狀﹐你一言我一言惟恐落勢又輸陣。

我簡直氣瘋了﹐質問他們﹕『把床弄濕了﹐你們有沒有想到今晚要睡哪里﹖』


『是妹妹先噴水給我…』


『哼﹗哥哥也有噴水給我…』


我喝令兩人下樓﹐今晚在樓下睡。哥哥一直請求﹐妹妹則哀叫〝爸爸﹐爸爸…〞企圖找後援。

爸爸趕上樓來一言不發﹐不然又引爆地雷。我這些日子一再叮嚀加警告他﹐我打罵小孩﹐一律不準 出聲。


兩個小孩求助無門﹐很不情願又無奈地被我趕下樓去。好爸爸馬上開始袐密救援行動﹐把濕答答的床被抽出晒在梯把﹐找出吹風機把濕的枕頭吹乾﹐又翻找出新的床單棉被。

一切就緒後﹐爸爸開始聲援了。 他說﹕『你讓他們睡樓下﹐有兩種後果﹐第一往後有陰影﹐會常常發惡夢﹔第二﹐可能覺得很好玩﹐根本沒感覺。』


我說﹕『你要叫他們上來﹐你去叫。』


『是你罰﹐由你去講。我去叫﹐小彬一定不敢上來。』


我琢磨一番﹐覺得受到適當的恫嚇見好就收。於是下樓叫他們上來。

兩人躺在鋪著被的地毯﹐在共蓋一張絨被﹐一起看書。

『我們在camping﹐很好玩。』剛才哭喪臉的女兒﹐笑臉地對我說。


『我們不上去﹐在這里睡。』老大秉告我。


我強調﹕『不上樓睡﹐半夜有事叫我和爸爸﹐我們不會下來。』

女兒開始動 搖要上去﹐老大當然不敢自己呆在樓下﹐裝作很不情願地上樓了。

在臥房里的爸爸也可以高枕無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