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床前水戰

上星期六﹐老大和女兒臨睡前又在床上來個世紀大戰。老大上完廁所後﹐經過女兒床﹐故意拉她的絨被﹐女兒不甘示弱把被又甩往哥哥。 兩人在床和床之間一來一往﹐打個天翻地覆。我在哄小帥睡﹐沒辦法分身。爸爸安頓好他們之後﹐再三警告則下樓去追看電視節目。

小帥睡後﹐我去他們房里一瞧﹐整間臥房似屋頂漏水﹐兩張床的被褥濕透﹐地毯也四處噴灑水漬。

 『哥哥先噴水給我……』

『妹妹把她的水瓶全部…』

兩人爭先恐後都是惡人先告狀﹐你一言我一言惟恐落勢又輸陣。

我簡直氣瘋了﹐質問他們﹕『把床弄濕了﹐你們有沒有想到今晚要睡哪里﹖』


『是妹妹先噴水給我…』


『哼﹗哥哥也有噴水給我…』


我喝令兩人下樓﹐今晚在樓下睡。哥哥一直請求﹐妹妹則哀叫〝爸爸﹐爸爸…〞企圖找後援。

爸爸趕上樓來一言不發﹐不然又引爆地雷。我這些日子一再叮嚀加警告他﹐我打罵小孩﹐一律不準 出聲。


兩個小孩求助無門﹐很不情願又無奈地被我趕下樓去。好爸爸馬上開始袐密救援行動﹐把濕答答的床被抽出晒在梯把﹐找出吹風機把濕的枕頭吹乾﹐又翻找出新的床單棉被。

一切就緒後﹐爸爸開始聲援了。 他說﹕『你讓他們睡樓下﹐有兩種後果﹐第一往後有陰影﹐會常常發惡夢﹔第二﹐可能覺得很好玩﹐根本沒感覺。』


我說﹕『你要叫他們上來﹐你去叫。』


『是你罰﹐由你去講。我去叫﹐小彬一定不敢上來。』


我琢磨一番﹐覺得受到適當的恫嚇見好就收。於是下樓叫他們上來。

兩人躺在鋪著被的地毯﹐在共蓋一張絨被﹐一起看書。

『我們在camping﹐很好玩。』剛才哭喪臉的女兒﹐笑臉地對我說。


『我們不上去﹐在這里睡。』老大秉告我。


我強調﹕『不上樓睡﹐半夜有事叫我和爸爸﹐我們不會下來。』

女兒開始動 搖要上去﹐老大當然不敢自己呆在樓下﹐裝作很不情願地上樓了。

在臥房里的爸爸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