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聖誕叔叔


小叔在面子書放了幾個萬聖節的髮箍﹐誌標著幾個兄姐的名字﹐題文歡迎大家前來領取。



我讓老大和女兒看了髮箍﹐女兒說﹕『如果叔叔要寄來﹐她要米奇老鼠的髮箍。



老大有點不相信強調﹕『如果叔叔真的會寄來﹐他要魔鬼的髮箍和魔杖。』



我把他們的對話轉貼在面子書。



不久﹐小叔回訊向我要住址。我對他說﹕開玩笑﹐不必寄啦﹗



小叔回﹕『想寄些禮物給小孩。』



兩個小孩聽到叔叔要寄禮物﹐眼睛睜得大大﹐開始興奮起來。



老大馬上要我向叔叔寄他夢寐以求的電腦遊戲光碟﹔女兒爭先恐後搶鍵盤打給叔叔﹐她要企鵝遊戲的會員卡。



小叔在另一端自嘲是聖誕叔叔。



我對他們說﹕『不要浪費叔叔的錢。』



apian 叔叔很 rich 呀﹗他有很多錢。』兩個小孩異口同聲說。



爸爸下班看到兩個大小孩亢奮的狀態﹐知道原由後對他們又重覆我剛說過的話﹕『不可以叫叔叔給禮物﹐浪費叔叔的錢。』



apian 叔叔很 rich 呀﹗』兩張口兩把聲音說出同樣的話。



上次返馬﹐叔叔公寓有游泳池﹐有很多台電腦﹐很多 ipad﹐電腦遊戲機﹐又有大房車﹐出手又大方闊氣﹐讓他們覺得叔叔很有錢。



『叔叔不會知道你們要的東西。』爸爸再重申。



『哦﹗﹗』老大激情過後的﹐臉頰還是紅紅的﹐放大的瞳孔無法冷靜下來。



『你們以為叔叔是聖誕老人嗎﹖』



『叔叔自己也說他是 uncle santa Wong。 』我回答爸爸




天才或白痴


老大今天放學幹了兩件蠢事﹗



在學校看到我和一位朋友講話﹐從教室出來的他好像挖到大新聞地大叫﹕『媽媽﹐妳不是說你沒跟阿月阿姨講話了嗎﹖』



我尬尷極了﹐問他﹕『我幾時說了﹖』



他還自鳴得意道﹕『有啊﹗你說的。』



我真的難堪到無地自容。走出校門﹐我對他說﹕『就算媽媽有說﹐你也不能在阿月阿姨面前那樣說。』



『你有說呀﹗』他還在狡辯。



『我肯定不會說這話﹐也從來沒有不跟阿月阿姨講話。你這樣是在亂講話﹐會害人的。』



『那怎麼辦﹖』他開始知道大事不妙了。



『話說出來﹐收不回去。以後講話要小心。』



『那我明天去對阿姨講你沒那樣講過﹖』



『不用了﹐越描會越黑。』



爸爸回家﹐我剛和他提起這事﹐老大躲到遠遠地一直嚷﹕『我不小心﹐我不小心的…』



聽罷﹐爸爸臉上不只三條線﹐難以置信問﹕『哥哥﹐你幾歲了﹖為什麼會這樣講話﹖』



不久﹐老大到前廳玩電腦﹐突然悟起廳里的燈壞了﹐而爸爸則在沖涼。



我一直呼喝﹕『哥哥﹐燈壞了暗暗不可以看電腦。』



頃刻﹐他拿了一副墨鏡對笑嘻嘻地說﹕『我用這個看就可以了。』



『你傻呀﹗太陽眼鏡是擋光線﹐廳里黑再加黑﹐還看什麼﹖』



他分秘必爭﹐戴著眼鏡開戰去了。



爸爸說﹕『戴著墨鏡看電腦可以的呀﹗』



看來﹐天才和白痴只在一線之間。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小管家

上星期五帶著小帥一起前往華人商店買東西﹐這小跟屁幫我提著塑膠籃﹐看我手拿著什麼﹐他都會大叫﹕『買﹗』

我所要買的東西﹐必須由他親手放進籃子。任務完成後﹐他會鼓動雙手拍掌﹐自個大聲稱許﹕ 『well done』﹐ 來慫恿我要說﹕『well done ! 』

倘偌我看了放回去﹐他會蹬腳跟我急了﹕『媽媽﹐買﹗﹗﹗』

我還是不為所動﹐他哭喊著自己去拿﹐然後扔進籃子﹐凶狠地告示﹕『買﹗』

後來﹐籃子的東西越放越多﹐我幫他提了籃子﹐在看架子上的東西﹐我把它放在地上。這小子﹐還真有勁﹐兩三公斤重的籃子﹐個頭小小的他竟然提起走著﹐不急也不喘﹐看了又好笑又心疼。

昨天帶他去商場購物﹐結賬刷卡要按密碼時﹐他對我說﹕『my turn !!』

除此之外﹐他出外 要走自己的路。知道買 pastry 要往那走﹖ 去玩具店哪個方向﹖ 書店在哪個角落﹖

我們不依他﹐他可是一哭﹑二鬧﹑三用頭像牛一樣的橫撞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