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得拖且拖


『她很聰明﹐但是很懶惰。』這句話出自今年班主任的評語﹐我們也很認同。

之前的班主任尚很中肯地說﹕『她很有潛能﹐常發白日夢。』

歷任的班主任在家長日的對話里﹐都不忘她很聰明﹐但是不好好發揮。懶惰﹐不主動﹐不積極﹐都是她學習的跘腳石。

每一天﹐打從睜開雙眼﹐她拖時間穿衣﹐吃早餐﹐穿衣穿鞋上學。

放學後﹐她賴著又不彈琴﹐拖時間在不甘不願的情緒發洩叫嚷﹐哭喊中。這尚包括沖涼﹐大便也要人叫。她可以屁股都傳出臭味了﹐還不甘願上廁所。非得肛門無法承受﹐她才會自動自發去排放。

每星期六做學校作業﹐一定大哭大叫﹕ I don't know how to do ﹖』

學校要的作業是要求她們整理這星期所學的東西﹐我們要幫也幫不上。結果大哭大叫﹐又踢又丟﹐被我打罵後﹐輪到爸爸也忍無可忍出手﹐然後我聽她如殺豬般嘶嚎看不下去又再出手﹐折騰了五﹐六小時﹐我氣得把作業丟去地下室﹐她才開始害怕了。花了一個上午哭鬧﹐結果她只用不到一小時﹐自己洋洋灑灑地寫了兩大篇作業。

這證明她不是不會﹐只是依性太強﹐且懶惰。況且﹐她在班可數一數二的菁英份子﹐豈會不懂老師教過什麼﹖

她是誰﹖我們家的大小姐也﹗

please come back again !!


昨天帶小帥和女兒去新開的華人店買些日常雜貨﹐小傢伙如老馬識途知道哪的地板浮凹﹐他用腳踩踏一上一下很是好玩﹐一邊樂呼呼地笑。

友人愛萍在這里任職﹐我笑言﹕『他在踩臺。』

外面天寒地凍﹐結了賬我在收拾東西﹐吩咐女兒幫他穿外套手套﹐他大喊大叫還追趕去打女兒。

我抓住他叫他要向姐姐講對不起。他坐在手推車佯裝沒聽到自顧自地唱歌﹕『Hello! Hello ! How are you? Hello! Hello! It's good to see you, I said hello, I happy and you here. I said Hello, Please come back again.

剛巧我們要步向店外﹐他唱著 Please come back again. 電視節目最後還有一句 Bye ! Bye ! 

我叫他向兩位看著他覺得很逗趣的女店員Bye ! Bye! 

他搖著套著手套的小手﹐一直講﹕『Bye ! Bye !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我打到他流血了﹐怎辦﹖

上星期二放學﹐老大很緊張跑來對我說﹕『我不小心打到Bruno 流血了﹐怎辦﹖

我嚇了一跳問他﹕『為什麼會打人﹖』以老大膽小怕事的個性不可能和人打架﹐何況他和 Bruno 又是好朋友﹐那小孩也很文靜。

『休息時間﹐我們兩個玩 Knight fighting﹐結果我不小心揮手打到他嘴﹐然後他那wobbling teeth (已鬆動的門牙就流血了。』他很焦急地解釋﹐也許怕我罵﹐也或許擔心對方的家長會罵他。

『他牙齒有沒有掉﹖老師知道嗎﹖』我追問。

『他的牙齒沒有掉﹐只是流血。 老師知道幫他﹐不過沒有罵我。』

『那你回家寫一張道歉卡給他。』我建議『媽媽明天會向他媽媽道歉』。他沉默地點點頭。

爸爸下班回家知道事情的原由﹐建議老大明天帶一包巧克力賠罪。

翌晨上學﹐看到Bruno 的媽媽﹐我向她賠罪。她揮揮手笑道 『沒關係﹐玩的時候不小心。』

老大放學回來對我們說﹕『 Bruno 不要我的巧克力。』 

Donate 沒錢


屋里的空間很小﹐想弄個書桌給小孩有個學習的空間。爸爸打算把他們兩個一人一張的床換成上下鋪﹐騰出一些空間放張書桌學習。 那兩個木床可沉重﹐兩個大人用盡力也絲毫移不動。我們打算捐給附近慈善機構﹐讓他們來搬走。

接小孩放學我去問了一間幫助流民的機構﹐負責人給了我一張傳單叫我打這號碼。老大待我走出店外﹐馬上問我﹕『媽媽﹐你為什麼要說 donate ? Donate 沒錢拿了。』

『我本來就是要捐出去給人的﹐當然沒錢拿。』反觀老大的緊張心疼﹐我沒覺什麼不妥。

『哦﹗為什麼不買給他﹐一點點錢也好。』老大覺得很可惜。

『你去賣啦﹗賣到錢你拿。』我激勵他。

『我不知道誰要買﹖』

『那就當做善事捐出去。』

『你要捐給誰﹖是不是一人一張床。』老大問我。因為我分別詢問兩家慈善機構的電話。

『那麼麻煩做什麼﹖要損兩張都給同樣的店。』

『比較公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