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8日 星期六

學會感恩﹐才有禮物

今年聖誕節﹐老大又像去年那樣耍脾氣﹐一大清早起床欠揍似地大吵大鬧。明明自個獨居一室﹐可以無緣無故發脾氣大叫﹕『不要弄我。』



我和爸爸啐罵他﹕『活見鬼﹐神經病。』



老大亂箭發射的話鏢是﹕『我最討厭你』﹔再附贈一句﹕『最好你死掉。』



去年﹐一邊打開聖誕禮物一邊罵人﹕『為什麼送衣服給我﹖』那是我送一件橙色的外套。他拆開朋友送的禮物是一套絨布睡衣﹐又大叫﹕『又是衣服﹐我不要。』



一想到去年﹐每拆一件禮物﹐他都要發飊。今年﹐我不打算買任何禮物給他。



爸爸卻於心不忍﹐分別在網上買了一個多功能的耳機和一把扁平的塑製搖滾吉打給他。結果﹐他拆了禮物紙﹐看到禮物又不感恩地一再嫌棄埋怨。我揚言明年一個屁也不給他。



反而是小帥很開心地拆禮物﹐然後說﹕『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to Lincoln.



女兒也很感恩地一再向我們道謝﹐同時強調她很喜歡她的禮物。

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come down !!!




小帥總是不甘寂寞﹐客廳留他一人在玩或看電視﹐他馬上大叫﹕『I am lonely



有次我接他放學﹐老師對我說﹕『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很郁悶﹐摸摸他額頭又沒生病。問他﹐又問不出所由。』



回到家我問他﹐他透露﹕『I am lonely, all my friends gone。』原來和他一起玩的小朋友﹐一哄而散去玩別的遊戲。他認為人家遺棄他﹐還對我表示﹕『I am cry 。』



有天我上樓整理衣物﹐他在樓梯口一直喊我﹕『媽媽﹐come down 。』



我被他的催魂似地喊得煩不勝煩﹐故意扭曲他的原意道﹕『ok, you CALM down.



No, is COME come down』 他學我逐個字找聲明是下來﹐不是靜下來。



ok, you calm down, 媽媽come down.



No, you COME down。』他忍無可忍上樓來抱著我雙腿要來我下去。



『你再拉﹐媽媽會fall down。』



I want you come down, not fall down。』他一再重申他的立場。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感到驕傲

十月趁小帥上學前帶他去家庭醫生的診所﹐噴射流行感冒的疫苗入鼻。診所內剛好有他的菲律賓同學 Jasmine。

小帥自己拿起桌上的童書朗朗上口﹐一頁又一頁專心地翻讀﹔反觀﹐Jasmine要他的爸爸一頁又一頁地說書。那小女孩一點興趣都沒有﹐兩隻眼睛四處張望。

回家後﹐對爸爸提起當時的情景﹐我開心地道﹕『終於體驗到孩子會讀書﹐父母臉上有光的驕傲。』

不吃虧

每星期學校定期有個big math 的考試﹐每次試卷有25 題﹐答對20題以上是青色﹐即及格﹔10 題以上是琥珀色(amber)﹐ 9題以下紅色﹐即不及格。



我答應老大和女兒﹐只要全對﹐獎勵5 英鎊﹐同時可買subway 潛水艇麵包吃。答對23以上﹐個人有份subway。如果對22題至20題﹐要兩人都及格才有subway潛水艇麵包吃。



接著兩個星期﹐女兒一直只答對十幾題﹐老大則持續在23 題以上﹐則意味他可以獨享subway 潛水艇麵包﹐走在回程的路上﹐女兒自告奮勇要幫膽小鬼的他進店買﹐我故意要他們學習獨立﹐總是推著小帥的座車站在店外。



他則無情無義地開出條件﹕『妹妹﹐你幫我買﹐我不會分你吃哦﹗』



我看著他搖搖頭﹕『這種話你也說得出。』



後來﹐他思前慮後對我說﹕『我不要吃subway﹐ 你給我3 鎊。』



『為了不要分給妹妹吃﹐你寧願要錢。夠絕﹗』



他不好意思地笑道﹕『這是我的reward﹐ 我為什麼要和妹妹share ?

最佳故事書主角


女兒今年五月以花木蘭軍裝的造型﹐在班上獲得學校主辦故事書人物裝扮比賽的勝利者。當時﹐她開心揚言﹕『我下次還要贏。』



那時老大以孫悟空造型又飲恨﹐他憂怨誓言﹕『明年最後一年了﹐一定要雪恥。』



九月新學年﹐學校把閱讀周改在十一舉行﹐老大從獲知訊息的期間﹐一直優柔寡斷無法定奪要哪種角色。



我建議女兒扮 Mary poppins, 老大扮life of Pi, 小帥扮cat in the hat。 結果老大一直抗議他不要look silly。 他認為扛著一艘船載著一隻老虎﹐沒有武器不好玩。



書中人物裝扮比賽前幾天﹐爸爸看他一直沒有定奪﹐就連夜用紙箱製作了一艘紙船。結果翌日﹐老大決定要扮 Achilles



爸爸認為﹕『你每次扮武士﹐老師看膩了﹐一定不會拿獎。』



老大堅定擺明﹕『沒關係。我要有mask , shield weapon。』



我﹐爸爸加上女兒一直不斷游說他﹕『你今年小六﹐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再也沒機會勝出。』



他一副破釜沉舟﹐非武士不扮。廿四孝爸爸又披星戴夜地動工﹐用厚紙皮製作面具和盾。



後來﹐女兒和小帥分別奪得班上最佳故事人物裝扮﹐獲得獎狀和贈書﹐只有兒子又北敗了。



他氣餒地道﹕『又是 chris贏。』



我們異口同聲道﹕『是你自己說輸沒關係。』

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

lawyer 會賺很多錢

老大星期一放學途中對我提起﹕『今天老師問我們長大要做什麼﹖』

『我的朋友很多要  be a footballer﹐有些人要be a musician ﹐還有 hairdresser 。』老大滔滔不絕地說。

『他們是誰呀﹗』我詢問。他的同學我都認識。

『Zak 和 Chris 要 be a footballer﹐ Maya 和 Lenny 要 be a  musician. Beatrice 要 be hairdresser. Leo 說他要 be hacker 。』

『那你呢﹖』

『我說要 be a lawyer 。』他不好意思地說。

『Jacub呢﹖』

『Jacub要 be games designer 。』

『Ingrid﹐ Ellie, Tia呢﹖』

『Ingrid 說她不知道﹔ Ellie 說要當馴馬師﹐Tia 我忘了。』

『有沒有人要當老師﹐enginer﹐醫生﹖』

『沒有。』

『那老師有沒有問你為什麼要當 lawyer ?』

『沒有﹐老師說最重要是做自己喜歡的﹐不是為了錢。』

『那你是不是為了錢才想當 lawyer﹖』自從幾年前知道爸爸買賣房屋時﹐找了律師當公證人(notary public)﹐每份文件一個簽署將近四十英鎊﹐老大就立志要當律師。當時他說﹕『簽名就可以賺錢了』

『哈哈。。』

由此可見緣何 Jacub 和老大兩人今年都奮力要考當地的明星高中。小時立志﹐也許可以明鏡吧﹗

I don’t want to draw you anymore

上周末臨睡前﹐小帥拿著畫盤塗鴉﹐他畫一個圈﹐再畫兩個點成雙眼和一個弧形當嘴﹐然後說這是爸爸﹐這是媽媽。

我們催他睡了﹐他還不肯罷休。我甘脆關了燈。

他很生氣地抗議﹕『媽媽﹐ I don’t  want to draw you anymore。』

由於午睡太多﹐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攪蛋﹐我們斥罵他。他又委屈地道﹕『爸爸﹐I don’t want to draw you anymore』

我在迷迷矇矇中耳畔一直聽到他在隔鄰的小床嘟噥﹕『I don’t  want to draw you anymore。』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n up?

今天中午去接小帥放學﹐他忘了拿自己的書包就奔跑過來﹐然後問我﹕『媽媽﹐What are you doing at home?』

 早上他還鬧脾氣﹐說不要去學校﹐要留在家。走出教室外﹐他又問我﹕『媽媽﹐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n up?』

自從前天晚上在網上視頻﹐看了各種職業的名稱和介紹﹐他就有事沒事地問我這個問題。

我有次故意地答﹕『I want to be a mum。』

『you're silly, you can't be a mum?』在 mum 這詞上還提高聲調質問我。

我向他建釋﹐媽媽已經 grown up 了, 現在 become older 了。

『no, you will grown up.』他堅持己見。

我問他﹕『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n up?』

他不答。我追問﹕『engineer? teacher? chef ? policeman?』

『NO..........』他堅決地喊。

『you want to be a baby?』

『NO。。。。。I am not a baby anymore, I am a handsome boy。』

『你去問哥哥姐姐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n up?』我三番四次建議他去問哥哥姐姐﹐他卻嗤之以鼻。

看來﹐他只喜歡每天拷問我這幾乎一事無成的媽媽。

小帥過生日

小帥過生日﹐老大比他還緊張。哥哥很疼這弟弟﹐一星期前一直叨唸要買禮物送弟弟。

他不斷地詢問﹕『弟弟﹐你要什麼 birthday present ?』

弟弟對生日可不像他們那樣感報趣。我問他要不要在學校辦個 birthday party﹐吹蠟燭。

他斷然道﹕『No, I don't like it。』

小帥生日當天﹐哥哥一早起床又問﹕『弟弟﹐你要什麼  birthday present ? 哥哥買給你。』

小帥哩哩啦啦﹐老大跑來問我﹕『媽媽﹐弟弟要什麼 3D shape ?是什麼東西﹐哪里有的買﹖』

『我不知道。他隨便亂說吧﹗』小帥最近對所有立體形態的名稱很感趣。他大概在那自言自語。這小子雖然四歲了﹐閱讀能力亳無問題了﹐可是表達能力不強。

『媽媽﹐放學帶我去market買禮物﹐弟弟沒有 birthday present 很可憐。我要帶 fifty pound出去買禮物。』老大徵詢我。

『好﹐放學回來﹐只要你和妹妹不吵架﹐我帶你們出去吃Mc Donalds 。』我答應。

『妹妹﹐我們今天回來不要吵架哦﹗我要出去買禮物給弟弟。』哥哥對妹妹倡和。

『好。我也要拿 ten pounds出去買禮物給弟弟。』妹妹也爽快地應諾。

那天﹐放學途中﹐兩人默守承諾﹐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疼惜這弟弟。

那一天﹐沒有找到合適的禮物給弟弟﹐可是這兩人為了弟弟﹐和平共處了一天。大家也開心地在麥當勞用餐。

當然﹐這弟弟也很疼他的哥哥姐姐﹐當我們要斥打哥哥姐姐﹐小小年級的他會以肉身幫忙抵擋。

2013年10月8日 星期二

Don't put children in the rubbish bin

接老大和女兒放學﹐女兒叫我給她鎖匙開門。老大站在大門口﹐女兒拿到門匙後對哥哥道﹕『哥﹐你走開﹐我才可以開門。』

老大一副準備進攻的樣子﹐我就知道要開戰了。於是﹐警告他們﹕『吵架的話﹐進門沒有sausages  吃。』

話音未落﹐屋內馬上開架了。女兒仗著開門﹐指責哥哥搶著推她進門。

我懶得理會﹐堅持反正一巴掌打不響。兩人都沒有sausages可吃。老大午餐在學校吃得很飽﹐不在乎也無所謂逕自上樓。 女兒則一哭二鬧三丟東西﹐故意大力地踩踏樓梯。

小帥看了對我說﹕『姐姐 is naughty。』

然後﹐他改了形容詞﹕『 you are pretty,  I am cool, 爸爸 is handsome, 哥哥 is good.』  以往是〝哥哥is naughty, 姐姐 is beautiful。〞

我說要把姐姐丟進垃圾桶。 他大叫﹕『NOOOOO, you don't put 姐姐﹐哥哥和弟弟﹐ children in the rubbish bin, I will do anything you like.』

這小子竟然懂得和我交換條件了。

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

折書

今天看到女兒把在閱讀的書頁折起﹐我不禁質問她﹕『為什麼這樣折書﹖』

『我看到這里。』她不覺得有何不妥。這本書是她今年朋友送的生日禮物。

這個中原由該怪罪於爸爸。前陣子老大臨睡前一直追看一本書﹐爸爸催他上床就寢。

老大喊﹕『我找不到書籤作記號讀到那里﹖』

『把書折起來就可以了。』爸爸建議。

『不可以把書折起來﹐隨便找一張紙﹐衛生紙也可以﹐還是拔自己一條頭髮放在里面。』我馬上制止。

『唉呀﹗沒關係﹐反正是圖書館的書﹐你不折別人也折。』爸爸又道。

『不管自己的書﹐別人的書﹐還是圖書館的﹐反正都不可以折書﹐那是壞習慣﹐也是道德問題。』我很生氣的指正。

『教小孩﹐要教正確的觀點﹐自己和別人的東西﹐同樣要愛護。我最討厭把我書弄壞的朋友﹐借一次弄壞﹐以後都不會再借了。』

爸爸聽罷默不作聲﹐然而小孩還是被荼毒了。

2013年9月24日 星期二

可能會 ice ages

觀閱馬來西亞目前豬腦袋掌權領導的局勢﹐前幾天對爸爸說﹐幫三個孩子都換英國國藉吧﹗

豈知爸爸竟然道﹕『為什麼要換﹖』

『馬來西亞不能住人啦﹗下一代可以逃出國外﹐就不要讓他們回去了。』我解釋國內目前是官官相貪﹐馬來特權在榨壓華庭社。

豈知﹐爸爸竟然說﹕『保留馬來西亞護照有什麼不好﹖有天英國變成ice ages ﹐還可以回去馬來西亞。』

『哈哈哈。。。﹐那全英國人怎樣辦﹖』我大笑﹕『這種無知的話你也想得出﹖有可能嗎﹖』

『who know ?』 爸爸淡定且堅信地點回答。


#&※%  我真想罵人﹐虧他還是搞科研的。

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I want to be a cooker

昨晚問小帥﹐以後長大要成為 doctor , lawyer , engineer ﹖

他一連說﹕『No, no , no …』

『 那你要做什麼﹖』

他一邊看著 I can cook 的電視節目﹐一邊回答道﹕『I want to be a cooker.』

我聽了愣在那。

 後來我向他解說:『cooker 是煮東西用的器皿﹐cook 才是煮東西的人。』

『no, I like to cook 。』他大吼地糾正。

真的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I am not a girl

今天在KFC用餐後﹐帶小帥去洗手間用廁﹐以往使用的殘疾公廁故障﹐所以帶他去女廁。他指著女廁的標誌對我說﹕『I am not a girl。我不要進去。』

我對他說﹕『你今天暫時跟爸媽媽﹐以後和爸爸哥哥一起去boy的廁所。』

他一邊洗手一邊叼唸﹕『I am not a girl , I don't want to go inside。』

出來後﹐對爸爸提起他抗議進女廁﹐以後要帶他一起去男廁。

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不吃虧反而佔不了便宜


老大性格從不肯吃虧﹐即使我一再向他強調﹕有時吃虧反而是佔便宜。



前兩天向他和女兒說了一對父子吃麵的故事。



『一天﹐一位爸爸煮了兩碗麵﹐一碗有蛋﹐另一碗麵上面沒蛋。 』



我停下問老大和女兒﹕『你們會選哪碗﹖』老大像故事里的兒子﹐很不客氣選了那碗有蛋的麵。女兒則選了沒蛋那碗﹐她說要把蛋留給爸爸吃。



然後我繼續說﹕『結果﹐爸爸拿沒蛋那碗麵﹐碗底有兩粒蛋。』



『哦﹗』老大又如故事里的兒子﹐情不自禁發出喟嘆。



『第二天﹐那位爸爸又煮了和昨天一樣的兩碗麵﹐一碗有蛋﹐另碗沒有﹐又讓他的兒子選。哥哥和妹妹﹐你們這次會選那一碗﹖』



『哈哈﹐我要沒蛋那碗。』哥哥亳不猶豫地道。



女兒本性善良地道﹕『我讓爸爸先選。』



我故意再問老大﹕『哥哥﹐你確定選沒蛋那碗﹖』他卻胸有成竹地奸笑。



『哈哈﹐結果那位兒子吃呀吃到碗底空空﹐也沒有蛋在碗里﹔可是爸爸那碗﹐麵上面有蛋﹐麵下面又有粒蛋。』



『哦! trick again.』老大懊惱地叫。



我接著說﹕『第三天﹐那位爸爸又煮了和前兩天一樣的麵﹐一碗有蛋﹐一碗沒有﹖』



老大馬上表示﹕『我讓爸爸選。』



女兒道﹕『哪一碗都沒關係。』



『對了﹐這次那位兒子和哥哥一樣﹐讓爸爸先選。你猜那位爸爸選那碗﹖』



老大猜道﹕『有蛋那碗﹖』



『對了﹐有蛋那碗。』馬上聽到老大又一聲『哦﹗﹗』地長嚎。



『那位兒子很不開心地拿了那碗沒蛋的麵﹐結果吃著吃著﹐麵里竟有兩粒蛋。』



『哈哈﹗﹗』老大早已把自己融為故事里的兒子﹐所以十分僥倖地開懷大笑。



當時在面子書閱及﹐我就覺得故事里的那位兒子和老大一樣。也許不是很喜歡吃蛋﹐但是那種容不得吃虧的心理﹐非得比別人多﹐心理才不會覺得吃虧。

I am cool


小帥看到姐姐穿一襲紡紗裙彈著琴﹐脫口贊道﹕『姐姐is so beautiful.』然後又補充﹕『姐姐 wearing a beautiful purple skirt。』



我抱著他上樓要洗澡﹐他攘著我又賣口乖﹕『媽媽 you look so pretty.』同樣地把〝so〞 這詞彙拉得長長地。 可愛的是﹐他沒重覆再用beautiful﹐而是使用pretty


我順著他的話題﹐也對他道﹕『 you are so cute .



他馬上糾正我﹕『No, I am NOT cute, I am COOL』 我愣了一下﹐幾時這小子學會耍酷。這大概從哥哥那一字不漏學來的字句和語調。



昨天早上起床他往我身上推擠﹐我說﹕『you are naughty。』



他馬上糾正我﹕『I am not naughty, I just playing。』



有時他對我淘氣﹐我笑說﹕ 『I want to change a new baby。』



他卻正經抗議道﹕『I am not a baby, I am a big boy.



偶爾再加一句﹕『媽媽 , you are a old lady.



歲月無情﹐童言童語更無情啦﹗﹗﹗


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We are not friend any more

上星期二小帥放暑假前﹐學校派回他在校的表現和評估。他自己看閱老師的點評﹐還有一張張的片。他看到Kayleigh 的照片﹐突然說﹕『I miss Kayleigh。』



他接著又說﹕『I worry about her。』



Why?』我問他。



She is gone。』他答。



『你要不要和Kayleigh講電話。』我詢問他。這之前﹐我們常常讓他們通過sykpe webcam 一邊看對方﹐一邊講話。



No, we are not friend any more。』他無情地回絕﹐然後又再加上﹕『Kayleigh is a naughty girl。』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姐姐罵我

小帥最近迷上了中文﹐他比哥哥姐姐還厲害背誦《三字經》和《弟子規》。他第一句完整的中文句子是﹕『媽媽﹐姐姐罵我。』



近來學會愛告狀﹐動不動就裝出一副可鄰的聲調道﹕『媽媽﹐姐姐罵我。』﹐『姐姐打我。』。就連從來不捨得打他罵他的哥哥和他玩鬧﹐他也加油添醋曰﹕『哥哥踢我。』



爸爸說﹐這不是好現像﹐學會告狀﹐以後像哥哥姐姐一樣愛爭寵﹐人緣也會不好。



猶記得女兒十八個月﹐午睡起來的第一句完整的中文是﹕『哥哥打我。』



那天上學﹐女兒要幫他綁推車座位的安全帶﹐大概動到他的手腕﹐他又告狀﹕『媽媽﹐姐姐pinch 我。』



昨天去Tesco 購物﹐女兒和他爭著推車﹐小帥大聲呼叫﹕『姐姐﹐ go away! Go away! 』我叫女兒別和弟弟爭﹐女兒不甘心臨走時嘴巴嘰里呱啦﹐小帥又來呼救﹕『媽媽﹐姐姐罵我。』



我裝作沒聽到﹐他卻在我耳旁一直嚷﹕『媽媽﹐姐姐罵我。』



『姐姐罵你﹐媽媽回家再打姐姐。』企圖安撫他。



『現在打﹐去打。』他拉著我的手慫恿我去為他報仇。



『媽媽答應你回去才打。』



『現在打﹐打姐姐。』



他誓不罷休。



『幫媽媽把這個放進Trolley 。』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故意叫他幫忙。他很高興得到差使﹐高高興興地拿著一盒餅乾丟進購物車里。



歸途的車程﹐我叫女兒向他道歉。女兒心不甘情不願地道﹕『sorry !



『弟弟﹐姐姐跟你講sorry 了﹐可以不打姐姐了嗎﹖』



『姐姐罵我﹗』他漫不經心地又來這句。



今早﹐就連在睡夢中他也喊﹕『姐姐弄我﹗』

 

2013年7月12日 星期五

I want to wait for Kayleigh


小帥的好朋友Kayleigh將搬去倫敦﹐因此不再來上學。他前幾天早上不肯進去nursery﹐ 執意要在外面的草坪上等他的小玩伴。



他說﹕『I want to wait for Kayleigh。』



向他解釋﹕『Kayleigh is moving house。』



NO﹐ Kayleigh is coming !!!』等到全部小朋友進了﹐他才甘願進去。



連續這樣痴情地等了兩天﹐Kayleigh都沒來。漸漸地他也忘了﹐每天早上又開始和其他小朋友爭先恐後地擠進去nursery了。


後來﹐我們去幫忙巡視搬了家俱的Kayleigh家﹐小帥進門一直問﹕『where is Kayleigh ?


哥哥對他說﹕『Kayleigh already moved to London。』



現在提起Kayleigh﹐ 他會說﹕『Kayleigh is in London。』


you don't hurt your friend


前陣子女兒要脾氣﹐被我追上樓責打﹐小帥從樓下趕上來擋在姐姐身前﹐阻擋我的掌心揮下。



他提高聲調對我說﹕『媽媽﹐you don't hug your friend』我聽了好一會兒都聽不懂﹐後來爸爸糾正是﹕『you don't hurt your friend。』



我對他說﹕『姐姐不是我的朋友﹐他壞蛋﹐被我打。』



No, you don't hurt your friend。』他還是一副護姐心切﹐義不容辭地擋駕。



再過幾天﹐哥哥又大聲叱喝我﹐我一再要他注意聲調口氣﹐他反而指責我。我氣得開始要開打了。小帥聽到吵鬧聲﹐又馬上抽離他感趣的電視熒幕節目﹐匆匆趕到抱住我身體道﹕『媽媽﹐please be gentle to your friend。』



我對他說﹕『哥哥沒有be gentle to 媽媽﹐所以才被媽媽打。』



Oh NO﹐ 媽媽 you must be gentle。』他又再強調。



後來﹐我懶得和老大交勁﹐帶小帥上樓洗澡。哥哥在樓下又有那種叫罵的聲調說話﹐爸爸忍不住開始教訓他。



我對小帥說﹕『Gidon is a good boy, 哥哥 is a bad boy 。』



小帥聽了糾正我﹕『哥哥is not a bad boy, he is a naughty boy.



今天輪到生病的剛痊癒的小帥一直在耍性子﹐動不動就打人﹐又不知道哪得罪他。他一生氣﹐衝上來打我﹐再去打哥哥哥﹐姐姐﹐爸爸﹐每個人輪著被打。



我忍了他一整天﹐一直用他的話提醒他﹕『you don't hurt your 媽媽』﹔『 Please be gentle to your 媽媽。 』他反而大叫﹕NO



傍晚時分餵他吃飯﹐他三番四次無端端發“爛砸”。我忍無可忍狠狠地打了他小屁股﹐關掉他的電腦節目﹐要他停止哭叫發脾氣﹐哭鬧了半小時﹐他知錯了﹐要吻抱我。我叫他必須說對不起。



他吻抱著我﹐小聲地道﹕『sorry !!



得到教訓後﹐他不再橫行霸道﹐整晚不再一不順心見人就打。



養不教﹐父之過”既然爸爸不忍心打﹐我給他點顏色讓他體會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2013年6月19日 星期三

Wait for Kayleigh mummy


今天小帥放學﹐我準時接他放學。臨離開課室﹐我問他要不要和Kayleigh 說再見。



他說﹕『No, Kayleigh mummy is coming !!



步向草坪後﹐他著急地叫﹕『Kayleigh mummy is not here, Kayleigh does know how to go home !



Kayleigh mummy will come, 我們回家了。』頭頂著艷陽﹐我熱得不得了﹐只想促他快回家﹐因為Kayleigh 的媽媽不知幾時才會來。她通常都很遲才來接送小孩上放學。



然而過了馬路﹐小帥大哭起來﹕『Kayleigh's mummy is not come!』他竟比Kayleigh 還著急﹐在原地跺腳堅持不要回家。



我只得陪他在馬路旁的樹蔭下鵠候Eleen 快點出現。



遠遠地望見Eleen走來﹐幸好﹐今天她沒那麼遲才來接小孩。



Look, Kayleigh's mummy coming。』我指向前方對他說。



NO! Kayleigh mummy not come yet 。』他個子小﹐看不到前方而不相信我所言。



我等Eleen 走近﹐再對他說﹕『看到了沒有﹐Kayleigh 媽媽來了。』



O‵! Kayleigh mummy come. 』終於不哭了。



Eleen Kayleigh 出來﹐我再帶小帥過馬路﹐兩個小情人擁抱了一下才離別。



Eleen 笑言﹕『哭到那麼慘。』



我道﹕『他擔心Kayleigh不會回家。』


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

rainforest 探幽


老大患病毒腦膜炎被安排住院在﹐女兒放學﹐順路帶她和小帥去探病。小帥一進院內﹐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



一進到病樓前很高昇興地唸﹕『rainforest



然後﹐一路跟著病房的編名唸﹕『 frog, toucan, lizard…



哥哥被安排住在lizard 為名的單人病房﹐小帥卻不感趣﹐他吵著要去看動物。



為了安撫他不大叫大鬧﹐我帶他出去找動物。他指著一間名為hummingbird 的病房嚷﹕『開﹗開﹗』



他以為里面有蜂鳥。



『不能開﹐那是別人的room﹐里面沒有動物。』我向他解釋。



他還是不依地叫﹕『I want see the animals 。』



我帶他到走廊盡頭的壁畫﹐對著他說﹕『butterflies !!



I want see the animals.』然後無比堅決地指著 Hummingbird 的房門。



『我們去看lizard 好嗎﹖』 我哄他。



I don't like lizard。』他否決道。



『這里是hospital﹐沒有animals 。』



there, there has hummingbird 。』他仍然要目睹蜂鳥芳影。



最後﹐只有匆匆忙忙把他帶回家。不然﹐可拗不過他的牛脾氣。



回到家後﹐他對我說﹕『doctor's house has animals and Cbeebies.』在哥哥病房內﹐他可以看 Cbeebies﹐讓他樂不思蜀﹐反觀哥哥卻一直嚷著要回家。







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老大入院記


老大星期五晚開始頭疼﹐三更半夜疼得大喊大叫﹐即使服了止痛藥﹐整個人還是痛得癱在床上羸弱地嘶喊。



星期六早上我催爸爸快帶他去看醫生﹐爸爸卻慣例喜歡自己在網上搜尋資料﹐他覺得不是腦膜炎﹐因為老大頸可以彎曲。所以﹐他一副老神在在地在等他沒那麼疼才帶他去看診。



我聽老大叫得像女人分娩般的嚎叫﹐一直催爸爸快帶他去看診﹐都那麼疼了﹐還等什麼﹖



爸爸卻猶豫要怎麼帶﹖我說推小孩的座車也行﹐你開車也行﹐叫救護車來也行﹐反正早去早解決﹐心也安些。我怕他腦里長瘤壓神經﹐再叫下去﹐命都沒了。



下午一點﹐老大勉為其難地自己走去walk in center﹐ 原本我讓女兒在家看顧小帥隨行﹐要幫忙催促醫生快點看診。後來﹐看到病人不多﹐下一個就是老大就回家。豈知﹐醫生“死呆“在室內不看診﹐平白讓外頭的病人痴痴地等快半小時。



我對爸爸說﹕『為什麼不去櫃台催醫生﹖他都那麼痛苦了。』我知道爸爸的脾性﹐不敢得罪人﹐所以才前行﹐豈知人算不如天算﹐還是讓老大白等又陣痛了許久。



醫生查不出所以﹐馬上囑咐快送急診室。跑來跑去弄了一個下午﹐急診醫生初診斷是腦膜炎﹐即要住院一陣子。我收拾一些衣物送到醫院﹐晚間八時趕回家。



女兒沒看到哥哥和爸爸回來﹐ 一直悶悶不樂地道﹕『I miss 爸爸和哥哥。』這句話從昨晚一直掛在嘴上。



今天﹐小帥也開始尋找爸爸和哥哥﹐他問我﹕『where is pa-pa?



papa 和哥哥在hospital。哥哥 very poorly .』 我向他解釋。



No, I want papa 和哥哥。』他霸氣地叫。



下午和爸爸輪替﹐在醫院陪老大﹐他很無聊地說﹕『哦﹗ I miss home。』



醫生對我說從抽取骨髓的化驗核實是病毒性腦膜炎﹐大概要花一星期治療。而老大不知情﹐他還需呆在醫院一段日子。

I like Kayleigh


前幾天小帥發燒﹐哄他吃藥﹐他一口堅持地說﹕『NO, I don't like it.



花言巧語說遍﹐巧克力糖果也用上了﹐他還是一口回絕﹕NO !!!!



後來隨口說﹕『你吃藥病好了﹐媽媽叫Kayleigh來好不好﹖』



他馬上放軟姿態張口吃藥。



病痊癒了﹐我幫他洗澡﹐他一直要泡在水里不起來﹐我故意動怒要離開地道﹕『you don't like mummy ?



No, I like Kayleigh !!』他馬上給我否定的答案。



聽了我不覺“干譙”, 這小子親娘不如小玩伴。



後來﹐抱他起來擦身體又問他﹕『you love mummy?



yes, I love mummy and Kayleigh』他可沒忘了他的小情人。





2013年5月15日 星期三

I am hurt

小帥最近很愛撒嬌和博取同情。前幾天﹐接送他上學放學﹐他都不肯自己走﹐雙手繞著我的脖子不放﹐要我一路抱回家去。



昨天我去市集買了蔬果﹐沒回家就直接去接他放學。由於背包很重﹐實在沒有餘力抱他﹐我請求他自己走路。他馬上哭叫著﹕『No, I am hurt.



這句話已成為他撒嬌的口頭禪﹐我不理他自逕走﹐他一路哭著追趕上來。



抵家門口﹐我卸下背包叫他試著提﹕『媽媽背包很重﹐所以不能抱你。』



NO! NO !!! I want 抱抱﹐i am hurt。』他生氣地拍打我﹐把我的背包推倒。



今天接他放學﹐朋友Eleen的女兒Kayleigh 因生病未愈﹐老師在放學前致電叫她早點接回。我們剛好聚在一起﹐就一起去接小孩。 Eleen 要去阿珊的車抱小兒子﹐我幫她看顧Kayleigh



我問Kayleigh :Are you poorly?



Kayleigh 點點頭小聲地道﹕『yes



小帥則大聲地說﹕『no, Kayleigh is not poorly。』



回家後﹐他有事沒事挨在我身上道﹕『I am poorly。』



我問他﹕『why you poorly ?



他掀起褲角道﹕『 I am hurt, Ryan push me down.』膝蓋的小傷痕成為他撒嬌的道具了。

Where is the ghost ?

小叔上星期出差秘魯﹐順道來英國探訪我們。老大和女兒從他抵家門口﹐就和他玩成一片。小帥則是老鼠躲貓似的﹐直到第三晚看到哥哥姐姐在房里和叔叔一起玩得不亦樂乎﹐他才鼓起勇氣加入。



大概過了半小時﹐我上樓催促他們就寢﹐把小帥領回房內﹐小叔下樓去﹐他還餘興未了地問﹕『where is the ghost?



who is the ghost?』我不解﹖



apian shu-shu is the ghost。』他一邊回答﹐一邊在梯欄旁張望。



『是叔叔﹐不是ghost 。』我糾正他。



no shu-shu﹐ is a ghost.』他提高聲調強調。



why shu-shu is a ghost?』我問他。



shu-shu is a ghost, where is the ghost?』他企圖招搖吸引小叔再和他玩。



爸爸上樓來指正他﹕『是叔叔﹐不是ghost 。』



shu-shu, go away, where is the ghost﹖』他說shu-shu 的音調﹐似在驅趕小動物。尤其說﹕『 apian shu-shu 』的音律是﹕『啊 便 su -su (大人哄小孩小便的su-su)﹐等同是〝大便小便〞。



哈哈…BBC說中文﹐音調是陰陽怪氣的。

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自述旁白


 
今早小帥起得早﹐自個在房里看書﹐看完了 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 ﹐ 我讓他看醜小鴨﹐他隨便翻閱後﹐自個拿龜兔賽跑的故事書。



不一會兒﹐我聽到他說﹕『Lady and gentleman, boys and girls』我感到奇怪﹐故事里怎會有這句話﹐就看他的故事書。原來那頁是烏龜和兔子開始要比賽﹐他自己加上這句話。



放學的時候﹐學校因為附近有游行而提早讓家長接。我太準時到達﹐反而是最後一個接小孩。



在門外老師對我說小帥對他說﹕『it will be my mum turn.』原來﹐老師已幫他穿上外套﹐戴上帽子﹐看到我﹐他高興地撲進我懷里。

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上星期四依約帶小帥去打三歲該注射的預防針﹐豈知護士翻遍了診所的冰櫃﹐沒有MMR的疫苗。小帥進去護士室轉了一圈又出來﹐他覺得很有趣。



再次預約這星期二帶他去注射﹐他在候診室等呀等﹐原本兒童角落的故事書全都沒有擺放了﹐他無聊地拖著我﹕『mum,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我對他解釋﹐必須要等護士叫他的名字。



他爬上爬下﹐幾乎坐遍了候診室所有空蕩的椅子﹐已過了預訂的時間廿分鐘﹐整個候診室只有比我先到的一位中年婦女﹐也沒見到其他輪診的病人和醫生。於是﹐我到櫃台處詢問﹐櫃台小姐解釋護士大概需要花時間看著病人。



小帥已不耐煩地催促我﹕『come on, 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我不斷地安撫他﹐他卻牽著我的手要往大門走。一邊嚷道﹕『let go home, I am tired。』



過了十分鐘後﹐才輪到他。他“ 老馬識途”走到護士室﹐糊里糊塗地被動作快的護士分別在

左右手腎各注射了一針。然後﹐高高興興領著護士頒發的勇士證書離開。




一個月 ﹦one year ?


上周末﹐老大和女兒沒日沒夜地玩電腦遊戲﹐我一直呼叫他們要停下來休息喝水﹐一叫三不知﹐結果我生氣下令﹕『明天不可以玩games。』



老大對著我眥目嗔怨﹐我氣得再〝罪加一等〞重罰﹕『一個月不能在電腦玩games。』



one year不能玩﹖』他氣得攤開雙手蹬腳地問。



『我說一個月﹐你自己說one year﹐那更好﹐那就一年吧﹗﹗』



傍晚十分一直催促女兒洗澡﹐她不為所動趴在電腦前開戰﹐我於是又下令﹕『和哥哥一樣﹐一個月不能在電腦玩games。』



女兒也像哥哥一樣﹕『哦﹗one year不能玩﹖』



『你也像哥哥一樣﹐要一年﹐那很好呀﹗』說罷﹐我方悟及原來一個月的音似一個year ﹐難怪他們兩人前後不約而同地誤解。


I wan to see a doctor



在幫小帥洗澡時發現他的額頭不知何時撞到瘀青了﹐於是幫他推擦。



『哦﹗哦﹗ It's hurt 。』他吃痛地大叫。



我手掌的力道依然不放鬆﹐他把頭甩開大叫﹕『I want to see a doctor 。』我不為所動依然按壓著他的頭﹐他求饒地道﹕『mum, I want go to see a doctor pleaseeeeeeeee



我學他平時的口頭禪﹕『don't give up。』



他哭著叫﹕『I am hurt, I want to see a doctor。』



我故意又說他平日愛掛在嘴邊的那一句﹕『I have a big idea, 媽媽幫你擦就好了。』



他很酷地道﹕『no thanks


2013年3月27日 星期三

Puppy love

和女兒聊天﹐她說今天休息時﹐班上的 Mollie-Mae 和隔壁班的 Ellie 有個大爭吵﹐因為她們兩人喜歡Joshua。可是Joshua說他喜歡 Mollie-Mae



我問她﹕『Michael 還有沒有喜歡妳﹖』



『不知道。』她噘嘴﹐接著又道﹕『他喜歡Savannah Natalia。』



『妳怎麼知道﹖』



Savannah 說的。』她透露﹕『不過﹐ Michael 比較喜歡 Natalia 。』



『哦﹗妳怎麼知道﹖』



Michael 說的。』她繼續說﹕『 Michael 也送了一個heart Natalia。』今年情人節﹐Michael 送了一個紅色心型給女兒。



『妳怎麼知道是Michael送的﹖』



『因為和我的一樣呀﹖』



『那不好﹐Michael 太花心了﹐妳不要喜歡他才好。』聽了我的話﹐女兒沒有表情。



喜歡只是喜歡﹐那不是愛。這種年齡﹐談不上愛﹐只是單純地喜歡﹐也是最單純的愛。

獨吃難肥


明天復活節假期開始了﹐這幾天小孩放學回家都拿了許多巧克力雞蛋。小帥一連三天放學都拿顆一巧克力蛋回來﹐第一天吃完﹐昨天吃半粒﹐今天連開動也懶得動。



今天放學在校園內等老大﹐一位印度朋友給女兒一條巧克力﹐她邊走邊吃﹔老大則抱怨為什麼他沒有。



回家後﹐我發現老大平時用的電腦桌搬著一個他從學校自製的紙籃﹐里頭有很多巧克力蛋和巧克。



我問他﹕『哥哥﹐你有很多巧克力哦﹗』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久﹐他向我要一盒巧克力。我說﹕『你有那麼多巧克力﹐先吃你自己的。』



過了廿分鐘﹐他跑來對我說﹕『媽媽﹐可不可以給我了﹐我吃完我的巧克力了。』



『我叫你先吃你的巧克力﹐可沒叫你別吃完。即然吃了那麼多巧克力﹐當然不可以再吃了。』



這小子不會分享﹐只會悄悄地獨吃。每次平分巧克力或糖果﹐他先吃別人的﹐然後自己的再慢慢藏著吃。
 
後來﹐發現那小子原來並沒有吃完他的巧克力﹐只是藏起來要騙取我的巧克力。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I have a big idea

小帥上了幼兒園後﹐人變得佻皮活潑﹐語言的表達能力增強﹐人際關係也有很大的進展。



每次放學﹐他會問我﹕『 any food for me, 媽媽 ﹖』也學會婉轉回絕﹕『no, thank you !



上星期﹐每天回來問我﹕『where is my grandmum ?



問得我們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爸爸後來推測大概在學校聽聞《小紅帽》的故事。前陣子﹐在學校模擬《三隻小豬》故事的遊戲﹐回家後叫我支開小帳蓬﹐讓他和哥哥姐姐互相交換躲在屋里的小豬﹐和屋外大灰狼的角色對話。



最近﹐他的開場白開始用﹕『 I have a big idea。』那種很慎重的語調﹐令人發噱。問他有什麼big idea﹖ 他又很嚴肅地強調﹕『 I have a big idea。』最後那 〝idea〞還拉得長長地。



昨天幫他洗澡﹐他又開始說﹕『I have a big idea。』我不以為意﹐他佻皮地用雙手又板著我的臉道﹕『 I have a pig idea。』



我沒覺察他的音調﹐他捺不住地笑又故意道﹕『 I have a PIG PIG idea。』



我終於意會他原來故意把big 說成pig﹐他卻得意地在我懷里大笑。



後來﹐我也學他口吻問﹕『I have a pig idea 。』他卻糾正地道﹕『NO, I have a big idea.

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Where is my pasty?

這兩星期每天送哥哥姐姐上學後﹐我就把小帥帶到住家後面的托兒所。他喜歡留在那邊玩樂﹐但是要我陪伴其側。為了哄他﹐我對他說﹕『媽媽到pasar pasty﹐等下再來接你。』
 

我不想不告而別﹐因為最近在家他會也沒安全感﹐終日尋找我的蹤影。因此﹐每次離去我都會知會他﹐免得他感到不安。

前幾天他沒哭﹐環抱著托兒所的職員向我揮手。接下來的兩天﹐看著我離去﹐他是呼天喊地又哭又叫。前天我在門外聽到他大叫﹕『 My mummy is gone, I want my mummy。』哭了大概廿分鐘﹐哭到嘔吐須勞動兩位職員拿著大盆接﹐ 一位幫他擦身上的污漬。

不會﹐托兒所負責人來電﹐我在門外接獲後馬上從後門進去和他討論﹐最後我決定還是不出面。因為我親眼看到三位小孩哭了整個上午﹐最後覺得即使哭了﹐也是白哭﹐媽媽還是不會來。如果我出現﹐他以後會認為哭媽媽就會出現。而且﹐現在他已不哭了﹐我再出現﹐呆會我離開﹐他又開始哭。最後﹐我決定回家。回家不久 ﹐馬上又接到來電告之﹐他現在已經沒事地和小朋友一起玩樂。

然而﹐爸爸來電卻不認同我的做法﹐他認為我應該接他回家﹐每天去玩一段時間。不然﹐他又會像上一間學校一樣﹐明天又死賴不去。我覺得該放手的時候﹐需要放手。如果我每天陪著他﹐他永遠賴在我身邊不和其他人交流。再來﹐他已熟悉和喜歡那邊的環境和人﹐應該不會像重蹈歷史。

昨天情況較好﹐哭了一會﹐他大概知道即使再哭﹐媽媽也不會來就不哭了。我在門外和朋友聊了一會就安心地離去。三個小時後去接他﹐他臉上掛著笑﹐也沒有馬上走過來抱我。我叫他抱抱負責照顧他的Caron﹐ 他親昵地抱著他。然後﹐他開心地吃著在托兒所製作的巧克力蛋糕。

一到家門前﹐他馬上問我﹕『Where is my pasty ?

『媽媽不舒服﹐沒出去買。明天再買給你。』

NO﹐ I want my pasty 。』他霸氣地大叫。

sorry ﹐ 媽媽腰痛沒辦法去pasar 。』這小子記憶可好﹐答應他的事決不能食言。

整個下午﹐他一直在嚷﹕『where is my pasty?

幫他洗澡過後﹐我讓他午睡﹐他還是忿忿不平地問﹕『where is my pas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