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Where is my pasty?

這兩星期每天送哥哥姐姐上學後﹐我就把小帥帶到住家後面的托兒所。他喜歡留在那邊玩樂﹐但是要我陪伴其側。為了哄他﹐我對他說﹕『媽媽到pasar pasty﹐等下再來接你。』
 

我不想不告而別﹐因為最近在家他會也沒安全感﹐終日尋找我的蹤影。因此﹐每次離去我都會知會他﹐免得他感到不安。

前幾天他沒哭﹐環抱著托兒所的職員向我揮手。接下來的兩天﹐看著我離去﹐他是呼天喊地又哭又叫。前天我在門外聽到他大叫﹕『 My mummy is gone, I want my mummy。』哭了大概廿分鐘﹐哭到嘔吐須勞動兩位職員拿著大盆接﹐ 一位幫他擦身上的污漬。

不會﹐托兒所負責人來電﹐我在門外接獲後馬上從後門進去和他討論﹐最後我決定還是不出面。因為我親眼看到三位小孩哭了整個上午﹐最後覺得即使哭了﹐也是白哭﹐媽媽還是不會來。如果我出現﹐他以後會認為哭媽媽就會出現。而且﹐現在他已不哭了﹐我再出現﹐呆會我離開﹐他又開始哭。最後﹐我決定回家。回家不久 ﹐馬上又接到來電告之﹐他現在已經沒事地和小朋友一起玩樂。

然而﹐爸爸來電卻不認同我的做法﹐他認為我應該接他回家﹐每天去玩一段時間。不然﹐他又會像上一間學校一樣﹐明天又死賴不去。我覺得該放手的時候﹐需要放手。如果我每天陪著他﹐他永遠賴在我身邊不和其他人交流。再來﹐他已熟悉和喜歡那邊的環境和人﹐應該不會像重蹈歷史。

昨天情況較好﹐哭了一會﹐他大概知道即使再哭﹐媽媽也不會來就不哭了。我在門外和朋友聊了一會就安心地離去。三個小時後去接他﹐他臉上掛著笑﹐也沒有馬上走過來抱我。我叫他抱抱負責照顧他的Caron﹐ 他親昵地抱著他。然後﹐他開心地吃著在托兒所製作的巧克力蛋糕。

一到家門前﹐他馬上問我﹕『Where is my pasty ?

『媽媽不舒服﹐沒出去買。明天再買給你。』

NO﹐ I want my pasty 。』他霸氣地大叫。

sorry ﹐ 媽媽腰痛沒辦法去pasar 。』這小子記憶可好﹐答應他的事決不能食言。

整個下午﹐他一直在嚷﹕『where is my pasty?

幫他洗澡過後﹐我讓他午睡﹐他還是忿忿不平地問﹕『where is my pasty?


Where is my chips?

小帥很喜歡吃炸薯條﹐準備晚餐時﹐我通常會炸些薯條給他。所以﹐他每次看我呆在廚房一會後﹐自己會前來廚房和餐桌上找炸薯條。今天來來回回走了幾次﹐都沒看到薯條的蹤影﹐他問我﹕『媽媽﹐ where is my chips?


『 家里沒有chips 了﹐媽媽明天再買。』我對他說。今天剛好在面子書看到吃多炸薯條﹐會腦殘。我馬上聯想到小帥一日無炸薯條不歡。


他又跑去後廳玩樂。不一會﹐看到爸爸在吃飽飯了﹐他又跑來對我說﹕『媽媽﹐can I have chips, pleaseeeeeeeee ?』他竟然學會請求的口吻﹐又把please的語尾拉得長長的。


後來﹐我削了四粒馬玲薯切成長條炸成薯條﹐他一看我撈上來瀘油﹐馬上扯喉大叫﹕『chips, is my chips。』


too hot﹐ 不能吃。』我道。


Noooooooo........give me chips 。』他不依地大叫。


『你摸摸﹐是不是很hot 。』我拿他小手去摸剛炸好的薯條。


hot , is hot.....』 他一邊叫一邊還是拿來塞在口里。


hot hot﹐ 不要吃哦﹗』我阻止他。


is my chips。』他一邊防範哥哥的手。


『弟弟﹐給哥哥吃﹐好不好 ?』哥哥請求。


NO。。。。。is my chips。 哥哥去eat 飯飯。』小帥堅決地拒絕﹐並建議老大吃飯。


然後﹐他自己一人在桌前靜靜地很享受地吃著 chpis ﹐ 廿分鐘後他覺得吃飽了才滿足地離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