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自述旁白


 
今早小帥起得早﹐自個在房里看書﹐看完了 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 ﹐ 我讓他看醜小鴨﹐他隨便翻閱後﹐自個拿龜兔賽跑的故事書。



不一會兒﹐我聽到他說﹕『Lady and gentleman, boys and girls』我感到奇怪﹐故事里怎會有這句話﹐就看他的故事書。原來那頁是烏龜和兔子開始要比賽﹐他自己加上這句話。



放學的時候﹐學校因為附近有游行而提早讓家長接。我太準時到達﹐反而是最後一個接小孩。



在門外老師對我說小帥對他說﹕『it will be my mum turn.』原來﹐老師已幫他穿上外套﹐戴上帽子﹐看到我﹐他高興地撲進我懷里。

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上星期四依約帶小帥去打三歲該注射的預防針﹐豈知護士翻遍了診所的冰櫃﹐沒有MMR的疫苗。小帥進去護士室轉了一圈又出來﹐他覺得很有趣。



再次預約這星期二帶他去注射﹐他在候診室等呀等﹐原本兒童角落的故事書全都沒有擺放了﹐他無聊地拖著我﹕『mum,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我對他解釋﹐必須要等護士叫他的名字。



他爬上爬下﹐幾乎坐遍了候診室所有空蕩的椅子﹐已過了預訂的時間廿分鐘﹐整個候診室只有比我先到的一位中年婦女﹐也沒見到其他輪診的病人和醫生。於是﹐我到櫃台處詢問﹐櫃台小姐解釋護士大概需要花時間看著病人。



小帥已不耐煩地催促我﹕『come on, let go and see the nurse.



我不斷地安撫他﹐他卻牽著我的手要往大門走。一邊嚷道﹕『let go home, I am tired。』



過了十分鐘後﹐才輪到他。他“ 老馬識途”走到護士室﹐糊里糊塗地被動作快的護士分別在

左右手腎各注射了一針。然後﹐高高興興領著護士頒發的勇士證書離開。




一個月 ﹦one year ?


上周末﹐老大和女兒沒日沒夜地玩電腦遊戲﹐我一直呼叫他們要停下來休息喝水﹐一叫三不知﹐結果我生氣下令﹕『明天不可以玩games。』



老大對著我眥目嗔怨﹐我氣得再〝罪加一等〞重罰﹕『一個月不能在電腦玩games。』



one year不能玩﹖』他氣得攤開雙手蹬腳地問。



『我說一個月﹐你自己說one year﹐那更好﹐那就一年吧﹗﹗』



傍晚十分一直催促女兒洗澡﹐她不為所動趴在電腦前開戰﹐我於是又下令﹕『和哥哥一樣﹐一個月不能在電腦玩games。』



女兒也像哥哥一樣﹕『哦﹗one year不能玩﹖』



『你也像哥哥一樣﹐要一年﹐那很好呀﹗』說罷﹐我方悟及原來一個月的音似一個year ﹐難怪他們兩人前後不約而同地誤解。


I wan to see a doctor



在幫小帥洗澡時發現他的額頭不知何時撞到瘀青了﹐於是幫他推擦。



『哦﹗哦﹗ It's hurt 。』他吃痛地大叫。



我手掌的力道依然不放鬆﹐他把頭甩開大叫﹕『I want to see a doctor 。』我不為所動依然按壓著他的頭﹐他求饒地道﹕『mum, I want go to see a doctor pleaseeeeeeeee



我學他平時的口頭禪﹕『don't give up。』



他哭著叫﹕『I am hurt, I want to see a doctor。』



我故意又說他平日愛掛在嘴邊的那一句﹕『I have a big idea, 媽媽幫你擦就好了。』



他很酷地道﹕『no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