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老大入院記


老大星期五晚開始頭疼﹐三更半夜疼得大喊大叫﹐即使服了止痛藥﹐整個人還是痛得癱在床上羸弱地嘶喊。



星期六早上我催爸爸快帶他去看醫生﹐爸爸卻慣例喜歡自己在網上搜尋資料﹐他覺得不是腦膜炎﹐因為老大頸可以彎曲。所以﹐他一副老神在在地在等他沒那麼疼才帶他去看診。



我聽老大叫得像女人分娩般的嚎叫﹐一直催爸爸快帶他去看診﹐都那麼疼了﹐還等什麼﹖



爸爸卻猶豫要怎麼帶﹖我說推小孩的座車也行﹐你開車也行﹐叫救護車來也行﹐反正早去早解決﹐心也安些。我怕他腦里長瘤壓神經﹐再叫下去﹐命都沒了。



下午一點﹐老大勉為其難地自己走去walk in center﹐ 原本我讓女兒在家看顧小帥隨行﹐要幫忙催促醫生快點看診。後來﹐看到病人不多﹐下一個就是老大就回家。豈知﹐醫生“死呆“在室內不看診﹐平白讓外頭的病人痴痴地等快半小時。



我對爸爸說﹕『為什麼不去櫃台催醫生﹖他都那麼痛苦了。』我知道爸爸的脾性﹐不敢得罪人﹐所以才前行﹐豈知人算不如天算﹐還是讓老大白等又陣痛了許久。



醫生查不出所以﹐馬上囑咐快送急診室。跑來跑去弄了一個下午﹐急診醫生初診斷是腦膜炎﹐即要住院一陣子。我收拾一些衣物送到醫院﹐晚間八時趕回家。



女兒沒看到哥哥和爸爸回來﹐ 一直悶悶不樂地道﹕『I miss 爸爸和哥哥。』這句話從昨晚一直掛在嘴上。



今天﹐小帥也開始尋找爸爸和哥哥﹐他問我﹕『where is pa-pa?



papa 和哥哥在hospital。哥哥 very poorly .』 我向他解釋。



No, I want papa 和哥哥。』他霸氣地叫。



下午和爸爸輪替﹐在醫院陪老大﹐他很無聊地說﹕『哦﹗ I miss home。』



醫生對我說從抽取骨髓的化驗核實是病毒性腦膜炎﹐大概要花一星期治療。而老大不知情﹐他還需呆在醫院一段日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