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a portion




今早惯例小孩起床后, 都挤到我们King size的床来打屁。



每次都是小帅尿急起床上厕所后, 睡不着。然后, 挤到我身旁来嘰嘰歪歪。



有時﹐ 他會自編歌曲來唱﹔或者自得其樂吟唱 rhythm: A cat sit on the mat; a pig has a wig; a chair with a hair 等等。



不久﹐隔房的哥哥姐姐相繼地起床﹐ 刷牙洗臉後﹐ 也跑來擠在床上。通常﹐ 小帥成為他們爭寵與爭執的目標。



哥哥姐姐水火不相融﹐三人要立幫派﹐ 惟一可以拉攏的人﹐ 只有弟弟 - 小帥。



哪位先擠到床上的﹐ 必定先靠攏在小帥那邊。後來居上就失去地利、人和了。因為我和爸爸當楚河漢界﹐要攏絡小帥擠到床的另一側﹐必須用言語來籠絡其心。



今早是哥哥先擠到床上﹐ 小帥和我在復習昨天學的satu, dua , tiga…



然後﹐ 突然哭喪著臉﹕『I missed Kayleigh.』淚水馬上在眼眶打滾。



我安慰他﹕『等下我們在webcamKayleigh 講話。』



哥哥一上床﹐ 和他倆人像水牛般頭抵頭角力。那是男生的遊戲﹐哥弟倆殺豬般嚎叫。爸爸最不能忍受嘶叫﹐馬上喝令哥哥出去。



姐姐在他們驚天動地的打鬧聲吵醒﹐刷牙後也擠來床上。



『弟弟 ﹐here your curly and wiggly pig.』姐姐拿起小帥的玩偶﹐意圖引他過來。



『姐姐﹐ give me my curly and wiggly pig.』小帥馬上想過去搶。



哥哥箍著小帥身體不放。小帥大喊大叫﹕『哥哥﹐let me go.



小帥使出牛勁﹐整個身體踢向哥哥向床尾掙扎。



我下令喝止﹕『哥哥﹐ 快放手。不然﹐ 弟弟會跌。』



女兒馬上加油添醋﹕『弟弟﹐if you playing with 哥哥﹐ you will die.



小帥馬上求助﹕『I dont want to die.



if you dont want to die,dont play with 哥哥.』姐姐又使出離間計。



小帥紅著眼哭道﹕『媽媽﹐ I dont want to die.



『你去問爸爸﹐ 怎樣才不會死。』我把問題丟給爸爸解決。



小帥從我身體翻爬到爸爸身上說﹕『爸爸﹐ 我不要死。』
 

『你以後發明一種不會死的portion。 』這是N 年前爸爸對問同樣問題的老大﹐所說的“經典台詞”。這幾年來﹐ 老大已放棄要研發長生不老的祕方了。



How to make a 不會死的portion?』爸爸如此偉大的“夢想”﹐激勵小帥無比的希望和興趣。



爸爸說﹕『you go to internet and search it later.



小帥忘了要在床上和哥哥姐姐嬉戲﹐馬上要穿外套襪子下樓開電腦。



他自己開啟電腦後﹐ 打了﹕『how to make a portion



電腦熒幕顯示很多搜尋結果﹐ 他自選一則看了。回頭對我說﹕『媽媽﹐ I need a cup? Do you have a cup?



我對他說﹕『你的portion 還需要什麼﹖』



他回到電腦前﹐認真地看指示和步驟。那些所謂他搜尋出來的portion﹐都是烹飪的教學。



爸爸下樓來﹐ 他開心地對爸爸說﹕『I found how to make a portion .



後來﹐ 大家吃完早餐﹐ 他和哥哥姐姐各自玩電腦遊戲﹐也就把“偉大的計劃”忘卻了。



大概一小時後﹐他在電腦前大哭起來﹐ 姐姐擁著他從前廳過來找我。



我抱著他問﹕『你為什麼哭﹖』



I dont want to die. But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a portion?』他越哭越傷心。



『你還小﹐ 不會死。』



but you're old, I dont want you become old, I dont want you to die.



『那叫爸爸幫你make a portion,大家都不會死。』我又把問題推回給有耐心的爸爸解決。



I want to make 5 portion.』他又開始恢復信心﹐要掌握自己的生命。



有夢想的推動﹐ 給予無比的希望和光明。



在這2014年最後一天﹐ 我會記得一位5歲小孩的心願﹐ 不要我老去﹐ 不要我死去﹐ 要發明一種不死的藥。



這夢想﹐ 7年前曾是老大的夢想。呵呵。。

http://kaliu.blogspot.co.uk/2007/12/blog-post_5935.html

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Underground 和 Overground

小帥這陣子只要聽到出去﹐ 馬上示態﹕『I dont want to go to London. I dont like underground and overground. 』他所謂的overground 即是火車。



這四個月來﹐ 前後去了倫敦三次。小帥喜歡宅在家里﹐ 看他的書﹐ 玩他的玩具﹐ 觀賞他的電視節目。 他最害怕搭乘地鐵﹐尤其在地鐵站里﹐熙攘蜂湧的人群﹐ 人擠人地搭乘又高又直的電梯。



每次坐火車去倫敦﹐他開始想念喃喃自語家里的玩具、 電視﹐還有家的床、被單、枕頭。床前的玩偶會lonely



歸途中﹐ 他又會淚眼汪汪miss KayleighNathan、 阿姨、 叔叔﹐在火車里哭了又哭半小時。



這次從倫敦回來﹐ 他對我說﹕『媽媽﹐ please dont go to London again. I dont like underground or overground. I want to go to America.



America 是什麼﹐ 他也不懂﹖



只是姐姐老愛問他﹕『弟弟﹐ do you like to go to America?



他大概覺得America 會好過 London 吧﹗

Sara act as 我的wife


小帥今年學校的聖誕演出﹐他飾演 Innkeeper



他的好朋友Sara 和他一起演旅館女主人。



女兒很愛調戲他﹐ 常常故意問﹕『What's Sara act as ?



Sara act as 我的wife』小帥亳無懸念地答。



『哈哈﹐ Sara is your wife。』女兒自得其樂地作弄他。



Sara is pretend to be my wife in the Christmas nativity play』小帥再次強調。



Oh ﹗you got a wife then.』女兒再三又戲謔他。



『媽媽﹐ 姐姐cannot understand Sara is just act as my wife.』小帥也不是省油的燈﹐ 馬上告狀了。

老師不是叫我

小帥放學﹐ 我和其他家長一樣﹐都在他課室外的木柵旁等候。他的班主任會率領全部小朋友出來﹐ 看到那位家長﹐ 喊那位小朋友的名字步出木柵外。 通常﹐ 我站木柵在最外側﹐ 老師的視線從左至右掃獵。小帥的名字是第一位被叫出列﹐偏偏他常是全班30多位學生﹐ 最後那幾名步出課室內。



往往老師已叫他名字﹕Gidon



而他﹐ 還在課室內尚未挪步在外。他步出課室外﹐即使我用手招喚他前來﹐ 他還是視而不見等候老師叫喚。



好幾次我生氣﹐ 作狀Bye-bye 而挪移腳步﹐ 他仍然老神在在地要當他的遵守紀律的好學生。



前兩天﹐ 我再次提醒他﹕『媽媽如果招手叫他﹐ 就代表老師已叫你的名字了。你每次很遲才出來﹐ 老師早已叫你的名﹐ 你沒聽到而已。』



NO , 老師不是叫我的名﹐ 是叫LeylandLeyland sound like Gidon.



這小子﹐ 平時不多話﹐ 一出口都是句句點到要害。連這樣的推論﹐ 他也想得到﹐怎樣也無法兌服他的堅持。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You're not very good in counting





今早﹐ 讓小帥參與我準備他的午餐盒。我放了一片麵包﹑一包奶酪﹑再加一個奶酪小包裝的功克力蛋糕。





他說﹕『I just want two.





OK, Two Two.





No, 那不是twothree.』他指著那盒午餐一一地數。



我後來幫他拿出他不想帶去的蛋糕﹐他斜躺在沙發的枕頭望著我道﹕『媽媽﹐you're not very good in counting , 2 said to 3.』還皺眉搖頭﹐滿臉輕視的神情。



我笑笑地問﹕『那你教媽媽 2x2 是多少﹖ 』我知道2x2 ﹐他常常說成2x4=4。。。



果然﹐ 他道﹕『2x4=4。』



NO﹐ 2x2=4



他開始耍陰哈哈地大笑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I am just a little boy


小帥剛慶祝完五歲生日﹐ 他卻拒絕面對長大的事實。



最近學會撒嬌﹑假哭﹑告狀哥哥姐姐﹐ 搏取同情﹐ 狐假虎威。



我極度厭惡他這種行為﹐斥責他﹕『你是男孩﹐ 不要每天動不動就哭。』



I am just a little boy﹐ little boy can cry.他馬上為自己辯護。



為他洗澡﹐抱他從澡盆上來﹐ 每次喘氣地對他說﹕『你長大了﹐ 要像哥哥姐姐那樣﹐ 自己shower 了。』



I am just 4 years old.』今天他竟然如此答我。



『你已經是5歲了。』



『哈哈。。』這小子越來壞懂得耍壞了。

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I am worrying about you


昨晚小帥臨睡前﹐ 問我﹕『我可不可以不要去school?



『為什麼不要去學校呢﹖』



他答﹕『I am worrying about you。』



雖感到震驚﹐卻令我難以言喻的欣慰﹕『 為什麼﹖』



you stay alone at home.』他解釋且又道﹕『can I stay at home with you?



『不能﹐ 所有的小孩都要去學校讀書。不然﹐ 警察會抓哦﹗』



他開始悶悶不樂、憂傷欲哭地喃喃自語﹕『I dont like to stay too long in school.



今早送他進課室﹐ 和他吻別。他突然黯然地道﹕『I am worrying about you。』剎那間﹐ 眼淚開始掉了。



原來﹐ 他真的是擔心我﹐這不是托詞不想上學﹐



『媽媽自己在家﹐會去market 買東西﹐ 然後一下子你們就回來了。』我安慰他。他一邊擦眼淚﹐ 一邊親吻我。



『你今天在學校畫一張圖畫給媽媽好嗎﹖』



他點點頭﹐ 眼眶還是紅紅地步去 課室走道掛外套。



一路上﹐ 憶起他那關心我的擔憂﹐這小兒子還真是有情有義呀﹗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放手

今天﹐ 是小帥第一天將適應全天制的學習生涯。 這兩年多的日子﹐ 他都只上半天課﹐ 為時三小時﹐ 然後我就接他放學﹐回家吃午餐。



他的適應能力較差﹐ 我們有很多顧忌﹐擔心他大便還不會擦屁股﹑怕挑食的他不吃學校的熱食﹑可能會累要午睡。反正﹐小帥比他哥哥姐姐在語言、進食﹑起居等方面的勝任能力遲緩。他惟一令人欣慰的是﹐ 文字上的學習能力比一般同齡的小朋友來得強。



今早牽著手他的手﹐ 一起步往學校的路途中﹐ 我吩咐他﹕『你今天和姐姐一起放學﹐ 所以你要自己上廁所小便、要會喝水﹐ 午餐要吃飽一點。不然﹐ 肚子會餓。』



他似懂非懂﹐一直沉默不言。有時﹐ 我也質疑﹐ 英國的教育是否該檢討目前3 歲入學的學齡制﹖



送他到課室﹐ 他列隊要到教室外的走廊擺放外套和書袋﹐驀然回首我還在課室內望著他。他開心且流露出眷戀的神色﹐令我難以言喻的不舍。



想到老大如今自己走路上學、連老么也上全天制了。孩子大了﹐ 終將走自己的路、有自己的方向、自己的生活﹐每個人都是個體﹐ 父母該學會到時候就放手﹐ 讓孩子自己去體驗世界之大。

抉擇




今年9月﹐ 老大升中學﹐獨自走路40分鐘上放學。很多華人朋友很不解加上不舍﹐為什麼我們放他自己走那麼遠的路途﹖



我和爸爸給他三個選擇﹐可以像同學那樣騎腳車﹑搭巴士 走路。 每天固定給他5英鎊零用錢﹐ 如果他不搭巴士﹐ 那麼那些車資即是他自己掙下的零用錢。老大選擇每天早上和爸爸一起步行﹐三分之一路途後﹐ 就到爸爸的辦公室﹐ 他必須獨自再走25分鐘路程。



每天下午﹐ 他沒像上學那樣抄河邊小路﹐情願花多時間走在大街﹐ 然後買KFC 炸雞﹑薯條﹑漢堡﹑或是冰淇淋﹐花費比車資還多。



爸爸戲謔﹕『最近可以自己花錢買東西﹐他覺得新奇。再過些日子﹐ 吃膩了﹐ 看他還會不會再買﹖』



話雖如此﹐ 他依然向老大分析﹕『哥哥﹐ 你有沒有想過﹐ 你一天花£5﹐ 5 天就花£25。爸爸在小時候﹐ 一天的零用錢才一點點﹐你們現在太幸福了。』



老大從沒體驗過“窮”的滋味﹐ 每天依然身在福中不知福﹐ 照樣途經KFC﹐ 把嘴唇吃得發熱氣破個大洞﹐還是要吃。



上星期二﹐有位華人朋友接孩子不忍老大獨自走路回來﹐ 不順路也專程送他回家。老大回到家﹐ 沒有沿途打牙祭﹐肚子空空﹐不用步行的精力﹐反而用來在家大吵大嚷。



今早老大要求爸爸開車送他到校﹐ 因為他要拿一個自製的羅馬盾牌作業到學校﹐他覺得拿著那麼大的盾很別扭。再來﹐ 快遲到了。最重要他卻不道出﹐ 是他懶得走路。



向來不喜歡開車的爸爸﹐ 拿著車匙嘮嘮叨叨﹕『以後爸爸先去美國﹐ 你們4 月才去﹐ 看你媽媽會不會管你﹖』



原來還是怪我昨天建議﹐ 今早由他開車送老大去學校。我認為﹐ 那盾有半身高﹐ 有時就給小孩一些小甜頭也不為過。



爸爸是那種﹐ 視開車如畏途的走路一族。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笨牛和傻雞


女兒和小帥很愛說說唱唱﹐ 兩人自得其樂。



女兒笑說﹕『 you're stupid cow, you cant even jump over the moon



小帥也不甘示弱﹕『you are silly chicken, you dont even lay an egg.



然而﹐ 小帥不懂什麼是生肖﹐ 他只知道我們常叫姐姐﹕『雞婆。』


去客廳= chicken 聽

近來和小帥時常雞同鴨講﹐ 他用洋腔講中文﹐ 我常一知半解。



有天我叫他去客廳。



他問我﹕『 chicken 聽﹖』



有時他在開視頻學中文﹐要我向他一樣學洋鬼子的中文腔。 把紅蘿蔔﹐說成﹕胡蘿蔔﹔ cauliflower 花椰菜﹐說成西蘭花。



我糾正他﹐ 他反而說我錯了。



幸好﹐lingo show 那位中國WEI 的蟲 沒有介紹 potatoes不然以後我得跟著說﹕『土豆。』



剛才又為了 Ho 這字和我鬧脾氣。我不明白他到底講什麼﹖



問他﹕『是不是 Holes, 會讓人跌倒的﹖』



他生氣地說﹕NO﹗﹗﹗ is HO



我再問他﹕『是不是Santa Claus HO HO HO



他覺得自尊心受打擊了﹐ 一直嚷﹕ 『 I am saying is HO



『是不是你好﹖』



NO﹐ ni ho



『不是 ni ho , 是 “你好”。』



NO 你好﹐是 ni ho。』



秀才遇著兵﹐ 有理說不清。 我還是腳底抹油為妙。



他坐在浴缸﹐ 不甘心地叫﹕『媽媽﹐ 我說的 is HO



爸爸聽到他大呼小叫﹐沖好涼正上樓詢問他做什麼﹖



『媽媽﹐ I said 媽媽 dont know HO.



一場言語上的誤解又開始了﹐ 真正體驗到“母語”的重要了﹖



可是﹐ 我從他小時到現在﹐ 都和他說中文呀﹗﹗



由此可見﹐ 視頻的潛移默化不可忽視呀﹗

I don’t even have a brain

大白天在陽光照耀的客廳里﹐ 爸爸習慣捻著燈﹐ 我覺得多此一舉又浪費電源。 於是﹐ 走去關掉。



爸爸馬上說﹕『我在看書。』



『那麼大的大太陽﹐ 加上燈光﹐ 是散光。』我眼睛被屋外的光線﹐ 加上屋內的日光燈照射到“刺痛”了。



『爸爸在看書﹐不要關﹖』小帥馬上幫腔爸爸吶喊。



『弟弟﹐不要喊。 大人在講話﹐ 小孩用耳朵聽。。』我出言制止小帥大喊大叫。



I don’t even have a brain .』突然從他口中迸出這句話來。我和爸爸不禁笑了



我问他这句话从那里学来的。
 
 

 
爸爸解释:『有天看儿童节目装扮医生, 一位小孩对著一个洋娃娃說的話。』
 
 

呵呵。。。他竟然不經大腦借用這句話了。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死”的陰影


有天放學小帥在公園小徑騎著scooter突然在斜坡中煞車。 他對我喊:『媽媽﹐有bumblebee。』



我三步併作兩步跑過去﹐怕他被螫叮。



柏油路上有兩隻一大一小黃黑條紋的野蜂﹐大的似死了沒有動靜﹐ 小的仿似在呼喚。



what are the bumblebee doing here?』小帥手指間快碰觸到那兩隻野蜂﹐我趕緊抓住他那小手。



『不要動它﹐Bumblebeesting你。』



why they are not flying?



Bumblebee的媽媽死了﹐他在叫媽媽。 』我看“圖”說故事。



why bumblebee 媽媽會死﹖』



『可能被人不小心踩到﹐也有可能生病了。』



oh, poor bumblebee.』小帥挨在我身旁擁抱我﹐再親吻我。



l dont want you die, pleasee...



第一次面對什麼是死別的情景﹐ 他學會了“害怕”。哥哥和姐姐分別在三歲半和一歲半時﹐ 親歷過外公的“病死”﹐ 所以小小心靈早已知道何謂是“死”。



前兩天﹐我對他說﹕『每天吃飯飯加HAM會死。』



事過境遷兩個多月﹐但只要一提起死﹐ 他就會想起那一對bumblebee



他語帶哀傷地說﹕『我不要死。』



然後一直追問爸爸﹕『HAM有沒有吃了會死的chemical ﹖



爸爸怕他以後連罐頭的午餐肉也不吃﹐對他含糊其辭﹕『不會死。』



他卻堅持要答案﹕『爸爸﹐ Ham has poison chemical inside? YES or NO?



爸爸勉為其難答﹕『Is ok to eat 飯飯加Ham.



but 媽媽said 我會死﹖』他堅持要肯定的答案。



爸爸顯出右左為難的樣子﹐我對他說﹕『事實就是事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racist

近來﹐老大學會自鳴清高﹐什麼事情都加上﹕racist



早上問他要不要吃english breakfast?



他回答﹕『racist 。』



上學過馬路﹐紅綠燈的青燈沒亮﹐一群學生逼不急待穿越龜行的車陣﹐我囑咐三位小孩不要像他們那樣過馬路。



他嗤之以鼻啐唸﹕『racist 。』



有天放學回家路經公園的池塘﹐ 我把從家里帶去的麵包和餅乾丟在草地上給鴨子和小鳥吃。他望了一眼又道﹕『racist



『為什麼說我racist ﹖



『你怎麼把東西丟在地上給小鳥吃﹖ 讓他們吃骯髒的東西﹐那是racist 。』



『那要如何餵小鳥﹖』



『你有racist 啦﹗丟骯髒東西給小鳥吃。』



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 懶得再問他﹐接下來﹐ 一定又說我有racist ﹐ 才會那樣問他。

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最高榮譽


上星期三7 23日是老大小學畢業典禮﹐我和爸爸一起前去觀禮。禮堂桌上擺放了一些獎盃。



我對爸爸說﹕『不知道會不會有小彬的份﹖』



『可能一個也沒有。』爸爸常作最壞的打算。



我說﹕『昨天他看到同學獲得運動獎盃﹐他一個都沒有﹐放學後對我長吁短嘆。』



昨天學校頒發學年運動獎﹐我家兩個小孩今年沒有參加任何運動項目。老大惟一參加的netball又不頒發獎項。不過﹐女兒經過這次打擊﹐立願明年要參加每一項運動﹐一個都不放過﹐一定會抱一些獎盃回來。



畢業儀式由校長簡短的致詞後展開﹐然後每位應屆的畢業生都會獲得一張個人象徵的畢業證書﹐最搞笑是有位頂著爆炸頭的摩洛哥同學 Zakaria﹐老師給的評言是﹕『 good hair style』 ﹐引爆全場大笑。



還有位學生Kacper的評言是﹕『always happy。』他的同學卻起哄﹕『NO。。。。』 幫忙校長Mrs. Johnson頒發證書的副校長Mr Clarks 打趣地說﹕『看來他的朋友不認同。』



老大獲得的評價是﹕『being the most conscientious.』 沒有人喝倒彩﹐大概都認同他蹈矩循规吧﹗



接下來﹐頒發學科杰出獎﹐我們心中有數老大成績不錯﹐但沒有一個學科是最棒的。眼看數學、書寫、科學﹑科技﹑藝術﹑表演﹑運動﹑閱讀一個個獎盃送出﹐全年最佳躍進獎﹐剩下最後一個獎盃在桌。我和爸爸以為這次老大又“摃龜”了。



當校長宣佈是﹕『The good egg (good around) award winner is: Gordon Wong



我望坐在禮堂前凳的老大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我相信此時此刻是他一生人最最最開心的一刻。



我和爸爸也忘了仔細聽校長道出的評語﹐忙著拍照。



禮畢後﹐哥哥和我們在禮堂會合﹐他說全部人以為會是Natalia 獲得此獎。



他的班主任Mrs Blackburn在會後合照向我說﹕『Gordon got 9 votes, the second one got 5 votes.』 她解釋這是全級應屆畢業生的投票﹐在這次全面資優獎﹐老大遙遙領先。



領到這個獎﹐老大開心了一整天﹐也飄飄然地迎接他的暑假。



女兒﹐在這學年最後一天﹐獲得班主任在她全學年課業和言行累積的分數的回饋﹐抱回滿滿一大袋玩具和文具﹐糖果。




她說﹕『Mr. Dennis 說我probably win all the prizes in the year 6



然而﹐她立下的目標是﹕以後也要像哥哥一樣﹐獲得全面資優獎。她羨慕地說﹕『哥哥好威風。』


Naughty wind


有天放学途中,一阵强风一而再三地把小帅的帽子吹掉在地。小帅呵呵地大叫:『oh, oh....not again !



我打趣道﹕『 That's a strong and naughty wind



『媽媽﹐don't say naughty, NAUGHTY is not a nice word.』小帥正經八百地提醒我。



OK。那我們該怎麼說 WIND



naughty is not a nice word, it will hurt people feelings.』小帥堅持他的觀點。



『可是 WIND 不會有FEELINGS 呀﹗』



No, please dont say NAUGHTY, my teacher said, it is not a nice word.



原來是學校的老師教誨。



過了幾天﹐我不小心又重提naughty wind



他又糾正我﹕『媽媽﹐l already told you, NAUGHTY is not a nice word, please dont say it AGAIN!



哇﹗口氣仿似下最後通牒。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第一次買東西


放暑假之前﹐學校舉辦類似的義賣會﹐老師忘了發送郵件通知我們﹐所以小帥沒帶錢去學校。


那天接他放學﹐他手里拿著一本破破爛爛的書本。我問老師緣由﹖老師說她給他10P﹐ 他自己買了這本書。我要把錢還給老師﹐老師推辭了﹐說她給班上每位學生10P





我看了那本幼兒閱讀的圖冊﹐問小帥為什麼選這本破破爛爛 BABY 看的書﹖



他說﹕『It is fun.



然後﹐翻最後一頁給我看有一個鏡子。



『這本書﹐我們家已經有了。』這本書﹐我家有三本﹐都是小孩三歲時﹐ HEALTH VISITOR 贈送的書藉之一。



走出校門﹐他突然又對我說﹕『哥哥 give me money.



老大是學校的school council﹐這次義賣會的籌辦人員之一﹐他知道弟弟沒帶錢﹐所以把零錢塞給弟弟。



『 那哥哥給你的錢呢﹖』我納悶了。剛才老師明明說10P 是她給的。



l already told you, dont ask me again.』小帥顯得不耐煩﹐叫我不要再問了。



整個路途中﹐他都悶悶不樂。回到家後﹐他對我說﹕『媽媽﹐我sorry, 我買了一本 Broken book.



他這番話一出﹐我方驚覺我傷了他了。原本開開心心想和我分享第一次自己用錢買東西的喜悅﹐我因為他買了一本我們家都有的破書﹐而一再問他﹕『為什麼選這本書﹖』



我擁他入懷﹕『媽媽 sorry﹐不應該說你買了一本破書。』



no , I am sorry, I bought a broken book. 』他還是一再堅持這是他的過錯。



『不是你的錯。你喜歡那本書就好。那是你第一次自己用錢買東西﹐well done !



老大從學校回來﹐他說弟弟買了一本破書。 弟弟不要拿他的錢。



女兒問﹕『哥哥﹐你看到為什麼不幫弟弟換﹖』



I can't do it.』老大公私分別。 我卻和女兒站在同一線上﹐質問他眼睜睜看著弟弟買本爛書回來。



爸爸下班回來﹐小帥洩氣對爸爸道﹕『I bought a broken book from school.

瞧﹗我這媽媽傷他有多深。



接下來的幾天﹐我如何按撫那本書的好﹐他有多棒﹐都改變不了他對那本書的觀點﹐依然是﹕『No, I bought a broken book.


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沒沖涼﹗ 沒大便﹖﹖﹖

老大星期一早上和學校同學老師一起去法國南端海邊﹐星期四傍晚回來。我接他回家途中﹐他自暴這幾天都沒沖涼。



我難以置信地問﹕『你在法國這三天都沒沖涼﹖』



『不過﹐我有換衣服。』他趕忙解釋。



『那麼骯髒﹖每天都去沙灘玩﹐全身是沙﹐你竟然沒沖涼﹖』我簡直無法想像。



Tyler Lenny 也沒有沖涼。』為了表明他不是異類﹐他馬上列舉一些和他一樣的共犯。



接著他說﹕『我不想再去法國了。』今年11月﹐他將就讀的中學迎新將前往法國渡假。



回到家﹐第一件事是去拿他的手機﹐快4 天沒電腦﹐沒手機﹐這些新新人類像癮君子沾不到白粉般快抓狂了。



『你不是說要吃雞球﹐又不來吃﹖』我催促他快來吃打包回來的中餐。



『我不餓﹐午餐吃很飽。』他邊玩手機邊說。不一會兒拿著手機衝上樓的廁所坐馬桶。



爸爸在樓下隨口問﹕『哥哥﹐你去法國沒有大便嗎﹖』



『沒有﹐我大不到。』



『你為什麼不大﹖』爸爸提高聲調問。



『我不能大。』



爸爸開始借題發揮﹕『妳只會問有沒有沖涼﹐沒有問他有沒有大便﹖沒有沖涼不會死﹐沒有大便會死呀﹗』接著又數落我﹕『妳愛乾淨﹐只會問他有沒有沖涼。』



我當時忘了回應﹕『你愛霸馬桶﹐所以才會問有沒有大便。』



後來﹐在整理他的行李﹐發現他這幾天竟然沒換底褲。我下樓問他﹕『為什麼連底褲也沒有換﹖』



幾天沒碰電腦﹐他可專心一致﹐哼都不哼一聲。



『哥哥﹐看著我。』我指示他﹐他不情願地轉過身子來。我再問他﹕『告訴媽媽﹐你為什麼不沖涼﹖』



廿四孝爸爸馬上護航﹕『為什麼又問﹖』



『不問怎知原因﹖不知道原因﹐永遠幫不了他解決問題。』我嚴肅地對爸爸解釋。



我回頭又對老大說﹕『哥哥﹐你說說看﹐也許媽媽可以幫你向新的學校要求不要去法國』



這句話馬上引起老大回過身體來答﹕『我不會用房里的shower。』



『那你可以問朋友怎麼使用呀﹖』



Tyler也沒有沖涼﹖』Tyler 是他室友。這幾晚因想家﹐每夜哭泣害老大不能入睡。老大在途中對我說﹕『要是知道Tylerhomesick我才不要和他同房。』



『那總有人沖涼吧﹗』



『不知道。我們two room share toilet。』



『那另間房的朋友是誰﹖』



Lenny Ben。』



『他們沒沖涼嗎﹖』



Lenny 沒有。』



『你可以去問其他朋友呀﹗或者自己試試看﹐反正 shower很容易﹐又不是開了會爆炸﹐都要沖涼﹐最多不就是弄濕身體。你想想﹐以後你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面對。像爸爸常常出國要住hotel﹐讀大學住宿舍﹐或者去其他地方旅行﹐難道你都不去試試怎麼使用新東西嗎﹖』



他不厭其煩地答﹕『知道啦﹗』



爸爸不忘又推介他的大便為要﹕『以後你在家大便時﹐不可以在用那黃色的座墊和椅子了。』

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hayfever ≠ bayfever



                                           小帥在學校繪畫的農場


小帥也疑似患上花粉敏感症﹐每天早上起床鼻水不停地流。上星期某天臨上學﹐我讓他服用花粉敏感的藥物。同時知會他的班主任﹐倘偌playtime 他感到不舒服﹐就讓他呆在教室里。



接他放學時﹐我問他有沒有到playground 去玩﹖



他答﹕『Miss Willerton said I have a bad fever, I cannot go out.



我糾正他是〝 hay fever〞不是〝bad fever〞 。



他堅持是 bad fever.



回到家﹐我在白板上寫﹕『hay fever』給他看﹐問他怎麼唸﹖



他馬上拿起筆把〝h〞的底部畫條線改為〝b〞﹐然後說是﹕〝bay fever.



孺子不可教也﹗我唯有拿出花粉敏感的藥瓶指著〝hay fever〞這字眼問他﹕『這是hay fever嗎﹖』



他終於肯接受現實而解說﹕『I think Miss Willerton said bay feveris wrong.

一畫驚人


上星期四上午﹐陪同小帥去參觀他這9月新學年即將就讀的課室﹐以及會見他的級任老師和助教。



他先走馬看花觀察四周的環境﹐然後開始和好友Kobi玩字母蛇型拼圖﹐後來自個在小桌子玩橡皮泥 (playdough)﹐把所有的模型逐一逐一地印制完畢﹐再揉成一團回復團塊讓其他小朋友玩。然後他去玩農場﹐找拖拉機運送模型磚塊﹐用模型圍成羊圈馬廐﹐再排列小塑制的動物進去。



大概在室內玩膩了﹐他跑到室外的白板﹐拿起筆亳不猶豫地畫了一隻魚﹐寫上fish﹐; 畫隻馬﹐再寫horse﹐當他在畫旗的時候﹐已開始引來另班的級任老師的注意。那位 Mrs Winter 搖頭贊嘆﹕『He is amazing, We should take a picture.



Mrs. Winter 蹲下來問小帥叫什麼名﹖明年將讀哪一班﹖當獲知小帥沒有被分派到她班里﹐而流露出失望表情說﹕『Oh! I miss you.



然後﹐他不小心把原本要寫的旗子又寫成fish, 經我提醒他馬上用手塗掉寫上flag。那時﹐又過來另位助教﹐她看到他的字畫﹐是被嚇到那種表情。她也馬上大嚷﹕『We should take a picture.』爾後﹐她馬上步入教室內找負責拍照的老師。



拍完照﹐那兩位驚嘆的老師離開﹐小帥又繼續又寫又畫其他的字母。



望子成龍的虛榮感﹐大概就是這種臉上有光﹐值得驕傲的情景吧﹗

You need a real doctor﹐ not 爸爸


每逢春夏百花绽放,我的花粉敏感症又会犯上。初症是流鼻水和不停打喷嚏,再来是喉咙痒﹐緊接著頭疼;最严重的是双眼奇痒,暴露在衣物外的肌肤也跟著紅癢。



上星期﹐爸爸出差德國﹐小帥和我同床而睡。



我對他說﹕『媽媽不舒服﹐快點睡。』



他馬上挨來我身邊﹐環抱著我﹕『l love you﹐媽媽。 You need a real doctor﹐ not 爸爸』



呵呵。。。爸爸每以以博士的DR 身份蒙混自己也是doctor來兌服孩子吃藥。原來小帥早已知道他是〝騙吃〞的。

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没有屁放

小帅一直叫:『妈妈,妈妈…』



在厨房忙的我说:『叫我做什么,有屁就放!』



『我没有屁要放。』他立马回击这句哥哥姐姐从来不会给的答案。老大和女儿叫我,有时我会说:『有屁就放。』



爸爸和我听了他这回答,相视而笑。
 

2014年5月31日 星期六

想像力豐富


小帥最近愛問愛說﹐也愛畫。

家里有個白板供他塗鴉﹐他時而寫字﹐時而畫畫﹐心情好﹐大筆亂揮﹐字畫一起來。

他在學校課室有張字畫被老師張貼在壁報上﹐畫里有rocket alien的圖和字。 他能夠把外星人和火箭聯想在一起﹐足見他有點學問和常識。

有天放學﹐他對我說畫了一張畫﹐有蘋果樹和一個梯子。

他解釋﹕『we should have a ladder to pick the apple from the apple tree。』

昨晚臨睡前﹐他又問我一個問題﹕『媽媽﹐can we squeeze 〝叫叫〞and get wee-wee out?

IQ問題﹐我和爸爸覺得好氣又好笑﹐也覺得他有另類思考創意。

他會問一些很冷門的問題﹐如看到魚和鳥﹐他會問﹕『為什麼魚不會飛﹖』『為什麼鳥不像魚會游泳﹖』

學校放假﹐爸爸要上班﹐他會問﹕『why爸爸office沒有follow the school holiday?

前幾天還問我﹕『why 姐姐留長頭髮﹖ can boy keep long hair ?

會思考的小孩﹐才會有無限思想的張力和發揮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