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我是small boy


每天放學﹐小帥路經街角的慈善二手店﹐必定要進去玩一玩里頭販賣的玩具。



昨天他手拿一個兩歲以下小孩玩的各式形狀投填的方型模具﹐對我說﹕『can we take this home? Please?



『這是小baby 玩的﹐ you're big boy now。』



I am not a big boy, I am a small boy.』他提高聲調抗議。



ok, you're small boy, but this toy is for a small baby。』



which is small boy toy ﹖』他郁悶地問我。



Books.



『哦﹗I dont like book, book is not a toy. Silly 媽媽。』


玩膩了那堆玩具﹐他乖乖地走出店外﹐然後縮頭縮腦哈著腰走。



我打趣地說﹕『you look like a old man.



No, I am a small boy.』這一路到家門﹐他想要把自己身高拉低一半﹐竟駝著背走了三百公尺。

Sorry沒有用的

昨天脫外套衣角不小心掃拍到小帥﹐他說﹕『媽媽﹐妳hurt me。』



『哦﹗媽媽 sorry !』經他一說﹐我方驚覺原來他在身後。



他脫口而出﹕『sorry 沒有用的。』



『那媽媽說 I love you 有用嗎﹖』



I love you 有用。』他挨抱我親昵地說﹕『媽媽﹐i love you.

I dont want to lost kayleigh again


小帥這幾天開始又想念Kaylegh﹐今天放學帶他去Kayleigh 以前的住家﹐他進去屋內一直喊﹕『Kayleigh where are you?



Kayleigh London』我原想去空置的後園幫忙整理被風吹倒的秋千﹐豈知忘了帶後門的鎖匙。



Kayleigh is my girl friend, I dont want to lost Kayleigh.』他自言自語。哇﹗這種口氣﹐好像失戀了。



然後﹐經過以前他和Kayleigh 的幼兒園﹐他說要進去探訪他的老師Carlon。我帶他進去﹐他又在教室內東張西望﹐問我﹕『Where is Kayleigh﹖



我對他說KayleighLondon 了。他害羞不敢直視Carlon﹐但任由Carlon抱抱。



走出幼兒園後﹐他失落地說﹕『call Kayleigh, I dont want to lost her again.



我答應他等下再打電話給Kayleigh﹐因為Kayleigh可能還沒放學。回到家後﹐我完全忘了﹐這小子吃完午餐後﹐還記得提醒我﹕『打電話給Kayleigh?



兩人在skpe對話一陣子後﹐覺得沒趣了﹐各自轉身不聊了。

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愛要說出口



上星期六女兒參加Michael所舉辦賽車的生日聚會﹐回來後她一直說好好玩哦﹗



然後﹐她吃味說﹕『本來 Michael要坐我旁邊﹐後來 MollieMichael和她坐在一起。』Mollie 喜歡 Michael



『妳每次都不睬人﹐人家不喜歡你了。』爸爸煽風點火﹐然後再加油添醋﹕『人家喜歡妳﹐妳不表示也不說﹐那就被 Mollie 搶走了。』看來爸爸很鍾意 Michael當洋女婿。



Michael 是女兒的仰慕者﹐去年和今年的情人節都收到他親手親紉的心型手工制品。前兩年﹐我們要返馬渡假﹐女兒宣召同學﹕『I am leaving。』班上的同學以為她要離開﹐害得Michael 連續哭了幾天。Michael 的父母為他著急﹐跑來問我們是不是要離開英國了﹖



放學途中﹐提起和誰玩﹐她說 Mollie Michael一起玩。可是﹐Michael每次上課都會坐在我旁邊。



有時上學途中看到 Michael﹐這兩位小情人會很難為情﹐明明想走在一起﹐卻礙於彼此的媽媽﹐只有前腳跟著後腳﹐後面的眼神追蹤著前面的身影。如果是 Michael走在後面﹐離校門的一箭之地﹐他會把書包遞給媽媽﹐然後像箭矢地沖跑。以前年幼時﹐女兒和他還會一起邊走邊聊﹐如今這兩人會察言觀色大人而靦腆卻步。



一提到 Michael, 女兒總在口里說我不喜歡 Michael。我故意激她﹕『那我對 Michael說你不喜歡他﹐叫他以後 Valentine's day送禮物給 Mollie。』



『哼﹗Mollie 答應人家的事做不到﹐說要和我跟Tia一起表演 talent show, 後來不要我們了。』情敵眼里出毒針﹐相容不下也﹗﹗

Non fiction


臨睡前陪小帥讀他學校帶回來的書﹐那是一本關於貓的讀物。



習慣性﹐他會讀書名﹐作者和插繪者的姓名。今天看到書頁上標示﹕non fiction﹐他讀後覺得很新奇。



在床上陪他睡﹐他又開始“哈拉”﹐在床上滾來滾去﹐不小心小頭撞到水瓶﹐他說﹕『oh, the water is spoil, you cannot spoil the water. 媽媽﹐please dont spoil the water. 爸爸 too…﹐』然後同樣的論調﹐從哥哥﹐姐姐到 grandpap, grandmum, Kayleigh, Nathan…



類似《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聽到我都煩了。他突然話鋒一轉﹐強調﹕『spoil water is non fiction。』



哇﹗強吧﹗夠會掰。

累﹖late !!

春天來了﹐天氣不再那麼陰冷﹐這些天讓小帥和哥哥姐姐一起步行上學。通常姐姐會牽著他的小手一邊走一邊聊。他很能跑﹐邊跑邊自得其樂﹐看到路旁的垃圾花草﹐會停下來觀望研究。然後﹐趕不上哥哥的步伐﹐他會大叫﹕『哥哥﹐ stop !!



哥哥停下來等他﹐他走到哥哥面前理直氣壯地質問﹕『you promised you'll wait for me, don't you?



哥哥只能又好氣又好笑﹐幾時答應過他呢﹖



今早個頭小小的他﹐差一點撞到迎面而來的行人﹐我叫他要小心。



他也學我一樣﹐看到迎面而來的人﹐馬上呼喊﹕『姐姐﹐哥哥watch out !!



看他兩腮氣呼呼地抖動﹐我問他﹕『累嗎﹖』



oh no, we're getting late?』 他又三步併兩步地奔跑﹐大呼小叫地催趕哥哥姐姐。



到了校門﹐姐姐趕著去和她同學會合﹐他卻跟在後頭一直叫﹕『kiss! kiss!』姐姐忘了和他吻別﹐又跑回頭吻了他再走。



oh no, where is 哥哥﹖』吻了姐姐﹐哥哥卻走了。



We ought to find 哥哥。』 他自言自語又跑向哥哥教室外的方向﹐一邊呼叫﹕『哥哥﹐where are you?



哥哥的同學一看到他來﹐都叫他﹕『mini Gordon』。



他有時反駁道﹕『I am no mini, I am a big boy.



吻了哥哥﹐他完成了任務﹐要我替他在學校的壁畫拍照。自從前兩天幫他拍照﹐現在每天上學他又有第三項新的例行日程﹕在校園拍照。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I want to go out


前陣子﹐小帥生病連續三天沒上學。第三天中午﹐他悶在家里已悶出慌來。



他對我說﹕『媽媽﹐我不知道要做什麼﹖』



『你去看電視。』我建議他。



『我不要看電視。』他跟前跟後在我身邊團團轉﹐自得其樂。



『那你去玩你的 letters。』我只想甩掉這個跟屁蟲﹐一不留神﹐又踩撞到他。



『我玩了letters。』



『那你去沙發睡覺。你生病要休息。』



『我沒生病“瞭”﹐我不要睡覺。』



『那你要做什麼﹖』



他馬上說﹕『I want to go out.



『好﹐等下我們去接哥哥姐姐放學﹐我們去park玩。』



他很柔順地答﹕『ok 媽媽。』



他陪我忙了手里的東西﹐然後我們一起出門去學校。坐在手推車里﹐微風柔柔﹐讓他不知不覺入睡了。



半小時後﹐回到家後﹐我把他抱進來放在沙發上躺著﹐他驚醒後馬上哭道﹕『I want to go out, I want go to park。』



『有呀﹗剛才媽媽有帶你去park﹐可是你睡了。』



No, I want to walk at park, not sleeping.』他紅著眼怨恨地看著我﹐接著再強調﹕『it is your fault, say sorry.



我向他解釋﹐明天你就可以上學﹐和小朋友一起玩。



I don't want to go to school .』他又把每天早上要上學換校服之前的口頭禪搬來﹐接著連歪理由也道出﹕『because I don't like my uniform。』

You hurt my feeling


昨天天氣晴朗﹐我們在後院整理花圃﹐女兒拿著鐵鍬﹐小帥拿把鐵湯匙﹐兩人幫忙把長在石灰方塊之間的野草去除。忙了一會﹐小帥站著觀望爸爸在鋸樹枝﹐不知不覺地把手里的湯匙放進嘴里。我趕忙呼喝他﹕『弟弟﹐骯髒。』同時﹐把他拿著湯匙的右手甩下來。



don't say it.』他眨眨眼睛﹐欲哭無淚地控訴﹕『you hurt my feeling。』



我和爸爸聽罷不禁大笑。他卻很嚴肅地要我道歉﹕『say sorry, you hurt my feeling 。』



從他言行﹐可以漸漸地發現何謂西方孩子的維權思維和行動。想想往後﹐還真的怕怕。


Fat is not handsome

今晚陪小帥在床入睡﹐他很愛聊﹐也很能聊。從家里聊到學校﹐又從學校聊到家里的每個人每件事。提到phonics, 講到老師教學情形。他說﹕『my boy friend Kobi, sorry, he is not has the phonics lesson.Kobi 是菲藉華人小孩﹐他最好的朋友。



老師因才施教﹐遴選班上一部份的學生教導英文拼音phonics。小帥雖然領先班上的同學﹐已懂得讀全部phonics 的讀音和自行閱讀理解故事書。不過﹐老師在徵求我們的同意﹐讓他再從基本開始。因為﹐他是自己從電視熒幕學來﹐可說是無師自通﹐重新讓老師教﹐可扎好根基。



他突然又道﹕『I think Kobi grown up will be very big。』 停頓一會﹐他接著又強調﹕『He is FAT and will be very FAT 。』我又好氣又好笑﹐那麼小已懂得說三道四人家的外形了。



『你也像Kobi一樣Big fat呀﹗ 』 我提醒他別百步笑五十步。



NOooo……i am not fat, I am handsome.』他拉高嗓子抗議﹐再補充道﹕『i don't want to be fat, fat is not handsome。』



說完這句﹐還不甘心地回擊﹕『you're hurt my feeling﹐say sorry!!

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大勒索

星期一清早﹐爸爸上網查詢老大今年9月新學年將獲得分派就讀的中學。英國每年三月初各縣市﹐在網上作業自行公佈所安排現屆小六的中學。



我們去年9月幫老大選擇三所中學﹐結果如願獲取第一志願的中學。那所LSST是全縣學生想擠進的明星中學。



打從去年開始﹐老大就參加那所明星學校的兩次會核考試﹐兩次都獲得合格。我們覺得他機會很大﹐不過還是承諾他如果成功進入那所中學﹐會給予獎勵。



那天﹐大清早喚他起床﹐告之他被LSST 錄取了。



他馬上說﹕『你要帶我去意大利找Bruno﹔還要讓Klenam 來我們家。』Bruno Klenam是他的好朋友﹐Bruno去年8月回意大利了﹐兩人依依不捨﹐我答應他考到LSST讓他去找BrunoKlenam今年初也搬家轉校﹐他一連失去兩位最好的朋友﹐上學變得很不開心。前幾個星期﹐他和Klenam在網上聊﹐一直要我邀請他來家里作客﹐我說等你考到LSST就可以。



接他放學途中﹐獲知全校只有5位朋友進到LSST。老大又提高姿態要求我買四百英鎊的遊戲。我對他說﹕『別作夢﹐那麼貴﹐我不可能會買﹔從沒答應﹐也不可能會答應買那種沒用的東西。』



回到家﹐他說不去karate﹐因為他考到LSST。要巧克力﹐要ipad, iphone﹐可以想到敲榨的﹐他都想到了。我嚴厲地聲明﹕『我只會給你承諾的獎勵﹐不要再勒索我和爸爸了。』



晚上和爸爸商量﹐等他上中學﹐買一台手提電腦給他。翌晨﹐他又開始高聲地清嗓子道﹕『放學回來﹐我要你們買laptop給我。你們昨天答應的。』



『是呀﹐是答應呀﹗不過是說等你讀中學的時候﹐那是9月後的事。』



這兩天﹐驕傲感漸漸退逝﹐我和爸爸才沒有無時無刻地被他勒索。



不過﹐承諾的事沒履行﹐我們的耳根還是無法清靜。

我的小情人

I love you〞 這句話最近常在我耳邊響起。



老愛對我說這句話﹐不是爸爸﹐而是小帥。



早上睜開眼睛﹐他第一句話是﹕『媽媽﹐我要妳。I love you。』



送他上學﹐吻別之際﹐他親昵抱著我﹐對我說﹕『I love you。』



接他放學﹐第一句話又是﹕『I love you。』



看電視節目﹐玩電腦遊戲﹐時不時他又過來在我耳畔對我說﹕『媽媽﹐I love you.



即使在睡夢中﹐也可以聽到他的夢囈﹕『媽媽﹐I love you。』



除了這句窩心話﹐另一句我每天最常聽到的話是﹕『it's your fault。』



遇到網頁故障、東西掉下來、字寫得不好等不如意的小事﹐要幫忙他或指正他﹐他馬上惡人先告狀﹕『it's your fault。』有時﹐還會狠狠地加一句﹕『我不要妳了。』



每次指示他沖涼﹐上床﹐刷牙﹐讀書等﹐他只要不願意﹐我詢問他﹕『你要不要媽媽﹖』



『媽媽﹐我要妳﹐I love you。』他會跺腳著急地聲明。



我就順水推舟道﹕『那你要不要上樓沖涼﹖』



為了證明他愛我﹐他會心甘情願地放棄正在玩樂的東西。



只要他發脾氣或哭鬧﹐我問他愛不愛我﹖



使著性子﹐帶著淚的他﹐也會說﹕『媽媽﹐我愛你。』



然後﹐我又得逞了。



為了愛我﹐他會抱著我﹐不哭也不鬧了。



小帥這份愛﹐用言語告白﹐再付出行動﹐無比的貼心和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