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6日 星期四

大勒索

星期一清早﹐爸爸上網查詢老大今年9月新學年將獲得分派就讀的中學。英國每年三月初各縣市﹐在網上作業自行公佈所安排現屆小六的中學。



我們去年9月幫老大選擇三所中學﹐結果如願獲取第一志願的中學。那所LSST是全縣學生想擠進的明星中學。



打從去年開始﹐老大就參加那所明星學校的兩次會核考試﹐兩次都獲得合格。我們覺得他機會很大﹐不過還是承諾他如果成功進入那所中學﹐會給予獎勵。



那天﹐大清早喚他起床﹐告之他被LSST 錄取了。



他馬上說﹕『你要帶我去意大利找Bruno﹔還要讓Klenam 來我們家。』Bruno Klenam是他的好朋友﹐Bruno去年8月回意大利了﹐兩人依依不捨﹐我答應他考到LSST讓他去找BrunoKlenam今年初也搬家轉校﹐他一連失去兩位最好的朋友﹐上學變得很不開心。前幾個星期﹐他和Klenam在網上聊﹐一直要我邀請他來家里作客﹐我說等你考到LSST就可以。



接他放學途中﹐獲知全校只有5位朋友進到LSST。老大又提高姿態要求我買四百英鎊的遊戲。我對他說﹕『別作夢﹐那麼貴﹐我不可能會買﹔從沒答應﹐也不可能會答應買那種沒用的東西。』



回到家﹐他說不去karate﹐因為他考到LSST。要巧克力﹐要ipad, iphone﹐可以想到敲榨的﹐他都想到了。我嚴厲地聲明﹕『我只會給你承諾的獎勵﹐不要再勒索我和爸爸了。』



晚上和爸爸商量﹐等他上中學﹐買一台手提電腦給他。翌晨﹐他又開始高聲地清嗓子道﹕『放學回來﹐我要你們買laptop給我。你們昨天答應的。』



『是呀﹐是答應呀﹗不過是說等你讀中學的時候﹐那是9月後的事。』



這兩天﹐驕傲感漸漸退逝﹐我和爸爸才沒有無時無刻地被他勒索。



不過﹐承諾的事沒履行﹐我們的耳根還是無法清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