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

沒沖涼﹗ 沒大便﹖﹖﹖

老大星期一早上和學校同學老師一起去法國南端海邊﹐星期四傍晚回來。我接他回家途中﹐他自暴這幾天都沒沖涼。



我難以置信地問﹕『你在法國這三天都沒沖涼﹖』



『不過﹐我有換衣服。』他趕忙解釋。



『那麼骯髒﹖每天都去沙灘玩﹐全身是沙﹐你竟然沒沖涼﹖』我簡直無法想像。



Tyler Lenny 也沒有沖涼。』為了表明他不是異類﹐他馬上列舉一些和他一樣的共犯。



接著他說﹕『我不想再去法國了。』今年11月﹐他將就讀的中學迎新將前往法國渡假。



回到家﹐第一件事是去拿他的手機﹐快4 天沒電腦﹐沒手機﹐這些新新人類像癮君子沾不到白粉般快抓狂了。



『你不是說要吃雞球﹐又不來吃﹖』我催促他快來吃打包回來的中餐。



『我不餓﹐午餐吃很飽。』他邊玩手機邊說。不一會兒拿著手機衝上樓的廁所坐馬桶。



爸爸在樓下隨口問﹕『哥哥﹐你去法國沒有大便嗎﹖』



『沒有﹐我大不到。』



『你為什麼不大﹖』爸爸提高聲調問。



『我不能大。』



爸爸開始借題發揮﹕『妳只會問有沒有沖涼﹐沒有問他有沒有大便﹖沒有沖涼不會死﹐沒有大便會死呀﹗』接著又數落我﹕『妳愛乾淨﹐只會問他有沒有沖涼。』



我當時忘了回應﹕『你愛霸馬桶﹐所以才會問有沒有大便。』



後來﹐在整理他的行李﹐發現他這幾天竟然沒換底褲。我下樓問他﹕『為什麼連底褲也沒有換﹖』



幾天沒碰電腦﹐他可專心一致﹐哼都不哼一聲。



『哥哥﹐看著我。』我指示他﹐他不情願地轉過身子來。我再問他﹕『告訴媽媽﹐你為什麼不沖涼﹖』



廿四孝爸爸馬上護航﹕『為什麼又問﹖』



『不問怎知原因﹖不知道原因﹐永遠幫不了他解決問題。』我嚴肅地對爸爸解釋。



我回頭又對老大說﹕『哥哥﹐你說說看﹐也許媽媽可以幫你向新的學校要求不要去法國』



這句話馬上引起老大回過身體來答﹕『我不會用房里的shower。』



『那你可以問朋友怎麼使用呀﹖』



Tyler也沒有沖涼﹖』Tyler 是他室友。這幾晚因想家﹐每夜哭泣害老大不能入睡。老大在途中對我說﹕『要是知道Tylerhomesick我才不要和他同房。』



『那總有人沖涼吧﹗』



『不知道。我們two room share toilet。』



『那另間房的朋友是誰﹖』



Lenny Ben。』



『他們沒沖涼嗎﹖』



Lenny 沒有。』



『你可以去問其他朋友呀﹗或者自己試試看﹐反正 shower很容易﹐又不是開了會爆炸﹐都要沖涼﹐最多不就是弄濕身體。你想想﹐以後你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去面對。像爸爸常常出國要住hotel﹐讀大學住宿舍﹐或者去其他地方旅行﹐難道你都不去試試怎麼使用新東西嗎﹖』



他不厭其煩地答﹕『知道啦﹗』



爸爸不忘又推介他的大便為要﹕『以後你在家大便時﹐不可以在用那黃色的座墊和椅子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