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笨牛和傻雞


女兒和小帥很愛說說唱唱﹐ 兩人自得其樂。



女兒笑說﹕『 you're stupid cow, you cant even jump over the moon



小帥也不甘示弱﹕『you are silly chicken, you dont even lay an egg.



然而﹐ 小帥不懂什麼是生肖﹐ 他只知道我們常叫姐姐﹕『雞婆。』


去客廳= chicken 聽

近來和小帥時常雞同鴨講﹐ 他用洋腔講中文﹐ 我常一知半解。



有天我叫他去客廳。



他問我﹕『 chicken 聽﹖』



有時他在開視頻學中文﹐要我向他一樣學洋鬼子的中文腔。 把紅蘿蔔﹐說成﹕胡蘿蔔﹔ cauliflower 花椰菜﹐說成西蘭花。



我糾正他﹐ 他反而說我錯了。



幸好﹐lingo show 那位中國WEI 的蟲 沒有介紹 potatoes不然以後我得跟著說﹕『土豆。』



剛才又為了 Ho 這字和我鬧脾氣。我不明白他到底講什麼﹖



問他﹕『是不是 Holes, 會讓人跌倒的﹖』



他生氣地說﹕NO﹗﹗﹗ is HO



我再問他﹕『是不是Santa Claus HO HO HO



他覺得自尊心受打擊了﹐ 一直嚷﹕ 『 I am saying is HO



『是不是你好﹖』



NO﹐ ni ho



『不是 ni ho , 是 “你好”。』



NO 你好﹐是 ni ho。』



秀才遇著兵﹐ 有理說不清。 我還是腳底抹油為妙。



他坐在浴缸﹐ 不甘心地叫﹕『媽媽﹐ 我說的 is HO



爸爸聽到他大呼小叫﹐沖好涼正上樓詢問他做什麼﹖



『媽媽﹐ I said 媽媽 dont know HO.



一場言語上的誤解又開始了﹐ 真正體驗到“母語”的重要了﹖



可是﹐ 我從他小時到現在﹐ 都和他說中文呀﹗﹗



由此可見﹐ 視頻的潛移默化不可忽視呀﹗

I don’t even have a brain

大白天在陽光照耀的客廳里﹐ 爸爸習慣捻著燈﹐ 我覺得多此一舉又浪費電源。 於是﹐ 走去關掉。



爸爸馬上說﹕『我在看書。』



『那麼大的大太陽﹐ 加上燈光﹐ 是散光。』我眼睛被屋外的光線﹐ 加上屋內的日光燈照射到“刺痛”了。



『爸爸在看書﹐不要關﹖』小帥馬上幫腔爸爸吶喊。



『弟弟﹐不要喊。 大人在講話﹐ 小孩用耳朵聽。。』我出言制止小帥大喊大叫。



I don’t even have a brain .』突然從他口中迸出這句話來。我和爸爸不禁笑了



我问他这句话从那里学来的。
 
 

 
爸爸解释:『有天看儿童节目装扮医生, 一位小孩对著一个洋娃娃說的話。』
 
 

呵呵。。。他竟然不經大腦借用這句話了。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死”的陰影


有天放學小帥在公園小徑騎著scooter突然在斜坡中煞車。 他對我喊:『媽媽﹐有bumblebee。』



我三步併作兩步跑過去﹐怕他被螫叮。



柏油路上有兩隻一大一小黃黑條紋的野蜂﹐大的似死了沒有動靜﹐ 小的仿似在呼喚。



what are the bumblebee doing here?』小帥手指間快碰觸到那兩隻野蜂﹐我趕緊抓住他那小手。



『不要動它﹐Bumblebeesting你。』



why they are not flying?



Bumblebee的媽媽死了﹐他在叫媽媽。 』我看“圖”說故事。



why bumblebee 媽媽會死﹖』



『可能被人不小心踩到﹐也有可能生病了。』



oh, poor bumblebee.』小帥挨在我身旁擁抱我﹐再親吻我。



l dont want you die, pleasee...



第一次面對什麼是死別的情景﹐ 他學會了“害怕”。哥哥和姐姐分別在三歲半和一歲半時﹐ 親歷過外公的“病死”﹐ 所以小小心靈早已知道何謂是“死”。



前兩天﹐我對他說﹕『每天吃飯飯加HAM會死。』



事過境遷兩個多月﹐但只要一提起死﹐ 他就會想起那一對bumblebee



他語帶哀傷地說﹕『我不要死。』



然後一直追問爸爸﹕『HAM有沒有吃了會死的chemical ﹖



爸爸怕他以後連罐頭的午餐肉也不吃﹐對他含糊其辭﹕『不會死。』



他卻堅持要答案﹕『爸爸﹐ Ham has poison chemical inside? YES or NO?



爸爸勉為其難答﹕『Is ok to eat 飯飯加Ham.



but 媽媽said 我會死﹖』他堅持要肯定的答案。



爸爸顯出右左為難的樣子﹐我對他說﹕『事實就是事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racist

近來﹐老大學會自鳴清高﹐什麼事情都加上﹕racist



早上問他要不要吃english breakfast?



他回答﹕『racist 。』



上學過馬路﹐紅綠燈的青燈沒亮﹐一群學生逼不急待穿越龜行的車陣﹐我囑咐三位小孩不要像他們那樣過馬路。



他嗤之以鼻啐唸﹕『racist 。』



有天放學回家路經公園的池塘﹐ 我把從家里帶去的麵包和餅乾丟在草地上給鴨子和小鳥吃。他望了一眼又道﹕『racist



『為什麼說我racist ﹖



『你怎麼把東西丟在地上給小鳥吃﹖ 讓他們吃骯髒的東西﹐那是racist 。』



『那要如何餵小鳥﹖』



『你有racist 啦﹗丟骯髒東西給小鳥吃。』



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 懶得再問他﹐接下來﹐ 一定又說我有racist ﹐ 才會那樣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