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死”的陰影


有天放學小帥在公園小徑騎著scooter突然在斜坡中煞車。 他對我喊:『媽媽﹐有bumblebee。』



我三步併作兩步跑過去﹐怕他被螫叮。



柏油路上有兩隻一大一小黃黑條紋的野蜂﹐大的似死了沒有動靜﹐ 小的仿似在呼喚。



what are the bumblebee doing here?』小帥手指間快碰觸到那兩隻野蜂﹐我趕緊抓住他那小手。



『不要動它﹐Bumblebeesting你。』



why they are not flying?



Bumblebee的媽媽死了﹐他在叫媽媽。 』我看“圖”說故事。



why bumblebee 媽媽會死﹖』



『可能被人不小心踩到﹐也有可能生病了。』



oh, poor bumblebee.』小帥挨在我身旁擁抱我﹐再親吻我。



l dont want you die, pleasee...



第一次面對什麼是死別的情景﹐ 他學會了“害怕”。哥哥和姐姐分別在三歲半和一歲半時﹐ 親歷過外公的“病死”﹐ 所以小小心靈早已知道何謂是“死”。



前兩天﹐我對他說﹕『每天吃飯飯加HAM會死。』



事過境遷兩個多月﹐但只要一提起死﹐ 他就會想起那一對bumblebee



他語帶哀傷地說﹕『我不要死。』



然後一直追問爸爸﹕『HAM有沒有吃了會死的chemical ﹖



爸爸怕他以後連罐頭的午餐肉也不吃﹐對他含糊其辭﹕『不會死。』



他卻堅持要答案﹕『爸爸﹐ Ham has poison chemical inside? YES or NO?



爸爸勉為其難答﹕『Is ok to eat 飯飯加Ham.



but 媽媽said 我會死﹖』他堅持要肯定的答案。



爸爸顯出右左為難的樣子﹐我對他說﹕『事實就是事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