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放手

今天﹐ 是小帥第一天將適應全天制的學習生涯。 這兩年多的日子﹐ 他都只上半天課﹐ 為時三小時﹐ 然後我就接他放學﹐回家吃午餐。



他的適應能力較差﹐ 我們有很多顧忌﹐擔心他大便還不會擦屁股﹑怕挑食的他不吃學校的熱食﹑可能會累要午睡。反正﹐小帥比他哥哥姐姐在語言、進食﹑起居等方面的勝任能力遲緩。他惟一令人欣慰的是﹐ 文字上的學習能力比一般同齡的小朋友來得強。



今早牽著手他的手﹐ 一起步往學校的路途中﹐ 我吩咐他﹕『你今天和姐姐一起放學﹐ 所以你要自己上廁所小便、要會喝水﹐ 午餐要吃飽一點。不然﹐ 肚子會餓。』



他似懂非懂﹐一直沉默不言。有時﹐ 我也質疑﹐ 英國的教育是否該檢討目前3 歲入學的學齡制﹖



送他到課室﹐ 他列隊要到教室外的走廊擺放外套和書袋﹐驀然回首我還在課室內望著他。他開心且流露出眷戀的神色﹐令我難以言喻的不舍。



想到老大如今自己走路上學、連老么也上全天制了。孩子大了﹐ 終將走自己的路、有自己的方向、自己的生活﹐每個人都是個體﹐ 父母該學會到時候就放手﹐ 讓孩子自己去體驗世界之大。

抉擇




今年9月﹐ 老大升中學﹐獨自走路40分鐘上放學。很多華人朋友很不解加上不舍﹐為什麼我們放他自己走那麼遠的路途﹖



我和爸爸給他三個選擇﹐可以像同學那樣騎腳車﹑搭巴士 走路。 每天固定給他5英鎊零用錢﹐ 如果他不搭巴士﹐ 那麼那些車資即是他自己掙下的零用錢。老大選擇每天早上和爸爸一起步行﹐三分之一路途後﹐ 就到爸爸的辦公室﹐ 他必須獨自再走25分鐘路程。



每天下午﹐ 他沒像上學那樣抄河邊小路﹐情願花多時間走在大街﹐ 然後買KFC 炸雞﹑薯條﹑漢堡﹑或是冰淇淋﹐花費比車資還多。



爸爸戲謔﹕『最近可以自己花錢買東西﹐他覺得新奇。再過些日子﹐ 吃膩了﹐ 看他還會不會再買﹖』



話雖如此﹐ 他依然向老大分析﹕『哥哥﹐ 你有沒有想過﹐ 你一天花£5﹐ 5 天就花£25。爸爸在小時候﹐ 一天的零用錢才一點點﹐你們現在太幸福了。』



老大從沒體驗過“窮”的滋味﹐ 每天依然身在福中不知福﹐ 照樣途經KFC﹐ 把嘴唇吃得發熱氣破個大洞﹐還是要吃。



上星期二﹐有位華人朋友接孩子不忍老大獨自走路回來﹐ 不順路也專程送他回家。老大回到家﹐ 沒有沿途打牙祭﹐肚子空空﹐不用步行的精力﹐反而用來在家大吵大嚷。



今早老大要求爸爸開車送他到校﹐ 因為他要拿一個自製的羅馬盾牌作業到學校﹐他覺得拿著那麼大的盾很別扭。再來﹐ 快遲到了。最重要他卻不道出﹐ 是他懶得走路。



向來不喜歡開車的爸爸﹐ 拿著車匙嘮嘮叨叨﹕『以後爸爸先去美國﹐ 你們4 月才去﹐ 看你媽媽會不會管你﹖』



原來還是怪我昨天建議﹐ 今早由他開車送老大去學校。我認為﹐ 那盾有半身高﹐ 有時就給小孩一些小甜頭也不為過。



爸爸是那種﹐ 視開車如畏途的走路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