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a portion




今早惯例小孩起床后, 都挤到我们King size的床来打屁。



每次都是小帅尿急起床上厕所后, 睡不着。然后, 挤到我身旁来嘰嘰歪歪。



有時﹐ 他會自編歌曲來唱﹔或者自得其樂吟唱 rhythm: A cat sit on the mat; a pig has a wig; a chair with a hair 等等。



不久﹐隔房的哥哥姐姐相繼地起床﹐ 刷牙洗臉後﹐ 也跑來擠在床上。通常﹐ 小帥成為他們爭寵與爭執的目標。



哥哥姐姐水火不相融﹐三人要立幫派﹐ 惟一可以拉攏的人﹐ 只有弟弟 - 小帥。



哪位先擠到床上的﹐ 必定先靠攏在小帥那邊。後來居上就失去地利、人和了。因為我和爸爸當楚河漢界﹐要攏絡小帥擠到床的另一側﹐必須用言語來籠絡其心。



今早是哥哥先擠到床上﹐ 小帥和我在復習昨天學的satu, dua , tiga…



然後﹐ 突然哭喪著臉﹕『I missed Kayleigh.』淚水馬上在眼眶打滾。



我安慰他﹕『等下我們在webcamKayleigh 講話。』



哥哥一上床﹐ 和他倆人像水牛般頭抵頭角力。那是男生的遊戲﹐哥弟倆殺豬般嚎叫。爸爸最不能忍受嘶叫﹐馬上喝令哥哥出去。



姐姐在他們驚天動地的打鬧聲吵醒﹐刷牙後也擠來床上。



『弟弟 ﹐here your curly and wiggly pig.』姐姐拿起小帥的玩偶﹐意圖引他過來。



『姐姐﹐ give me my curly and wiggly pig.』小帥馬上想過去搶。



哥哥箍著小帥身體不放。小帥大喊大叫﹕『哥哥﹐let me go.



小帥使出牛勁﹐整個身體踢向哥哥向床尾掙扎。



我下令喝止﹕『哥哥﹐ 快放手。不然﹐ 弟弟會跌。』



女兒馬上加油添醋﹕『弟弟﹐if you playing with 哥哥﹐ you will die.



小帥馬上求助﹕『I dont want to die.



if you dont want to die,dont play with 哥哥.』姐姐又使出離間計。



小帥紅著眼哭道﹕『媽媽﹐ I dont want to die.



『你去問爸爸﹐ 怎樣才不會死。』我把問題丟給爸爸解決。



小帥從我身體翻爬到爸爸身上說﹕『爸爸﹐ 我不要死。』
 

『你以後發明一種不會死的portion。 』這是N 年前爸爸對問同樣問題的老大﹐所說的“經典台詞”。這幾年來﹐ 老大已放棄要研發長生不老的祕方了。



How to make a 不會死的portion?』爸爸如此偉大的“夢想”﹐激勵小帥無比的希望和興趣。



爸爸說﹕『you go to internet and search it later.



小帥忘了要在床上和哥哥姐姐嬉戲﹐馬上要穿外套襪子下樓開電腦。



他自己開啟電腦後﹐ 打了﹕『how to make a portion



電腦熒幕顯示很多搜尋結果﹐ 他自選一則看了。回頭對我說﹕『媽媽﹐ I need a cup? Do you have a cup?



我對他說﹕『你的portion 還需要什麼﹖』



他回到電腦前﹐認真地看指示和步驟。那些所謂他搜尋出來的portion﹐都是烹飪的教學。



爸爸下樓來﹐ 他開心地對爸爸說﹕『I found how to make a portion .



後來﹐ 大家吃完早餐﹐ 他和哥哥姐姐各自玩電腦遊戲﹐也就把“偉大的計劃”忘卻了。



大概一小時後﹐他在電腦前大哭起來﹐ 姐姐擁著他從前廳過來找我。



我抱著他問﹕『你為什麼哭﹖』



I dont want to die. But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a portion?』他越哭越傷心。



『你還小﹐ 不會死。』



but you're old, I dont want you become old, I dont want you to die.



『那叫爸爸幫你make a portion,大家都不會死。』我又把問題推回給有耐心的爸爸解決。



I want to make 5 portion.』他又開始恢復信心﹐要掌握自己的生命。



有夢想的推動﹐ 給予無比的希望和光明。



在這2014年最後一天﹐ 我會記得一位5歲小孩的心願﹐ 不要我老去﹐ 不要我死去﹐ 要發明一種不死的藥。



這夢想﹐ 7年前曾是老大的夢想。呵呵。。

http://kaliu.blogspot.co.uk/2007/12/blog-post_5935.html

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Underground 和 Overground

小帥這陣子只要聽到出去﹐ 馬上示態﹕『I dont want to go to London. I dont like underground and overground. 』他所謂的overground 即是火車。



這四個月來﹐ 前後去了倫敦三次。小帥喜歡宅在家里﹐ 看他的書﹐ 玩他的玩具﹐ 觀賞他的電視節目。 他最害怕搭乘地鐵﹐尤其在地鐵站里﹐熙攘蜂湧的人群﹐ 人擠人地搭乘又高又直的電梯。



每次坐火車去倫敦﹐他開始想念喃喃自語家里的玩具、 電視﹐還有家的床、被單、枕頭。床前的玩偶會lonely



歸途中﹐ 他又會淚眼汪汪miss KayleighNathan、 阿姨、 叔叔﹐在火車里哭了又哭半小時。



這次從倫敦回來﹐ 他對我說﹕『媽媽﹐ please dont go to London again. I dont like underground or overground. I want to go to America.



America 是什麼﹐ 他也不懂﹖



只是姐姐老愛問他﹕『弟弟﹐ do you like to go to America?



他大概覺得America 會好過 London 吧﹗

Sara act as 我的wife


小帥今年學校的聖誕演出﹐他飾演 Innkeeper



他的好朋友Sara 和他一起演旅館女主人。



女兒很愛調戲他﹐ 常常故意問﹕『What's Sara act as ?



Sara act as 我的wife』小帥亳無懸念地答。



『哈哈﹐ Sara is your wife。』女兒自得其樂地作弄他。



Sara is pretend to be my wife in the Christmas nativity play』小帥再次強調。



Oh ﹗you got a wife then.』女兒再三又戲謔他。



『媽媽﹐ 姐姐cannot understand Sara is just act as my wife.』小帥也不是省油的燈﹐ 馬上告狀了。

老師不是叫我

小帥放學﹐ 我和其他家長一樣﹐都在他課室外的木柵旁等候。他的班主任會率領全部小朋友出來﹐ 看到那位家長﹐ 喊那位小朋友的名字步出木柵外。 通常﹐ 我站木柵在最外側﹐ 老師的視線從左至右掃獵。小帥的名字是第一位被叫出列﹐偏偏他常是全班30多位學生﹐ 最後那幾名步出課室內。



往往老師已叫他名字﹕Gidon



而他﹐ 還在課室內尚未挪步在外。他步出課室外﹐即使我用手招喚他前來﹐ 他還是視而不見等候老師叫喚。



好幾次我生氣﹐ 作狀Bye-bye 而挪移腳步﹐ 他仍然老神在在地要當他的遵守紀律的好學生。



前兩天﹐ 我再次提醒他﹕『媽媽如果招手叫他﹐ 就代表老師已叫你的名字了。你每次很遲才出來﹐ 老師早已叫你的名﹐ 你沒聽到而已。』



NO , 老師不是叫我的名﹐ 是叫LeylandLeyland sound like Gidon.



這小子﹐ 平時不多話﹐ 一出口都是句句點到要害。連這樣的推論﹐ 他也想得到﹐怎樣也無法兌服他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