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我会Miss 我的Friends




小帅知会他即将离开所就读的学校,最后那一星期每天在叼念:『我会Miss 我的Friends。』

那一星期,他因上吐下泻一连三天没去学校。星期四那天, 我陪他一起随行班上visit Lincoln Castle 的校外教学活动。那天其实他人还不是很舒服。然而,他说他会Miss 他的朋友very soon, 所以即使吃了午餐, 吐到满身和裤子脏了, 我要带他回家, 他也不肯。然后, 去了厕所泻肚, 他说不舒服, 要睡一下。我向老师说明, 让他免于参与活动, 躺在我大腿上困了一觉。

回返学校,随行的家长可提前把孩子带回家。我要带他回去, 他却央求道:『I dont want to go home, I will miss my friends and teachers very soon. I want to stay and play with them.

听他这说,即使牵挂因病在家休息的女儿,也累得很想提早回家休息,但却不得不被他这番话感动。

星期五,他带了一些糖果分派给班上的小朋友。接他放学时, 他哭丧脸对我说:『Sara doesnot come to school today, I can say goodbye to her , I miss her.』昨晚他已对我提到, Sara没来学校, 他没办法向他的好友告别。

然后,他建议:『can I left a pack of haribou to Sara?

五岁的小男孩, 第一次面对转校和师长朋友道别的离愁, 却也想得那么周到, 不得 不令人感动。


我告诉 Miss Hatton他的想法, 那老师吃惊地答应会帮他在学校放假一星期后,开校时转交那包糖果给Sara.


那一天抵达美国Orlando机场, 他看到米奇老鼠主题的广告, 叫我要帮忙他拍照, 他要寄给他的老师和同学看。

Disneyland 要寄给老师看



他说, 他答应老师会寄在美国的照片回去。


也许, 这次离别让这些小孩,提早面对和学习到很多人生该学的宝贵体验。


看到美國國旗,他说我们到了美国了

临别秋波


终于要前往美国了,即意味要撒离居住十多年的英国林肯。

女儿的同学在半年前早已风闻她即将迁移英国,可是离别那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 她却在最后两天上吐下泻,病得需躺卧在床,而无法上学。

星期五接小帅放学,她的同学Natalia, Ben, Joshua还故意兜个大圈跑过来找我,转达他们的对她转校的依依不舍和祝福。

尤其是她的好友Michael,苦着一张快哭出来的脸,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我走过去对他妈妈TracyTia的妈妈说, 欢迎他们星期一下午一点来我家探访。那时,女儿大概会痊愈了。

星期一那天, Michael 全家四口到访,这小男把历年来和女儿合影的照片列印成册,很有意义和心思的纪念品。

Tia的父母正闹离婚,她妈妈Ann 也随女儿来访。这是女儿在英国最丰硕的收获, 两位至交好友,我们这三家家长竭力让这三位小朋友,往后不会因为时空所距而分离, 都承诺会让他们用网络交流。

惜不惜缘,要看他们的坚持与否?

临别时, Michael 的妈妈为爱慕女儿已久的儿子建议来个抱抱, 小男孩害羞不敢轻举妄动, 倒是女儿落落大方地抱了Michael一下。 这一抱是7 年多的友情,何时能再相见,得看他们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