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shit-head 和傻仔

剛才小帥做完功課去玩電腦之前﹐開了日光燈。外面日光熱烈地照射入屋﹐我對他說﹕『傻仔﹐關燈。』

他很生氣抗議﹕『你called  我傻仔﹐so mean. Yesterday  爸爸even called 我 shithead。』

噢﹗我感到好奇問﹕『為什麼爸爸叫你shit head?』

『because i cry。』昨晚他不舒服一直哭叫﹐爸爸大概安撫不下﹐就出口罵了他。

他還在叼唸﹕『你要不要我call你傻仔﹖ It's so mean and rude﹐你要 say sorry.』

我問他﹕『shit-head 和傻仔﹐那個比較mean?』

他不假思索﹕『of course is shit head.』

我對他說﹕『OK﹐ 那我今晚要爸爸向你道歉。』

小帥向來心思細膩﹐感情敏感﹐對所有的事物會耿耿於懷。有些事﹐ 即使過了很久﹐他還會記得。

不吵的要诀

楼上主人房的浴室在翻修,工人进进出出, 弄得整间屋子尘土飞扬。每天他们收工,就是我开工大清扫的时刻。前天晚上我清理和抹完楼上,就叫小帅上楼冲凉。我用湿布帮他抹乾净脚底的沙,岂知正用他电脑玩游戏的女儿却嚷:『弟弟,你自己玩。』

弟弟听了马上赤脚跑去电脑前,我气得大骂:『妈妈才帮你擦乾净脚,你又跑去肮脏的地方。』

心急的他又跑来要我替他弄乾净脚,我一边再帮他擦、一边数落:『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擦完另一只脚后, 我用手掌掴他脚底。

HURT!! Hurt 我。』小帅大叫。

『不要打他, 你做什么打他?』楼上房里的爸爸立马质问。

他不出声还好, 一出声我就一把火。每次没看到前因,就出言断阻。这是我最反感的劝阻。人不在现场了解事情,单凭绘声绘影就没有发言权。

我喝令爸爸:『你没看到, 不知道, 最好不要出声。』

『小事,你就喜欢打。』他还是人在房里, 只闻声响。

『我说过你多少次, 你如果没看到整个事情, 又不了解状况,请你不要出声。』

『我对你说了多少次, 不要打小孩。』

最后,为了小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我和爸爸又大吵一番。

翌日,我接小帅放学回家。那一小时我们独处的日子, 我和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窝在沙发聊天。有时,他说学校的事给我听,有时他要念故事书和我分享。我问他:『昨天爸爸为了你,和妈妈吵架,你觉得怎样?』

小帅想也没想就说:『I don't know why 爸爸  like to argue?

我听了蛮惊讶的,他没因为爸爸帮他而为他说好话。我问他为什么那样说?

他说:『If 爸爸not argue with you ,你们就不会吵架。』

那么简单的原理,7岁的小孩都懂。可是,为什么大人就一直不明白呢?

我对爸爸说过N次:『有时,我只是轻轻地作势打小孩,并没有真的打下去。但是你却在那煽风点火、加油添醋,原本孩子都不以为意,你却把事情闹大。』


爱孩子没错, 前提是可以先了解再大呼小叫吗? 这样装腔作势,影响的不仅是孩子的心理,两位大人伤了感情伤了心。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小帥放學坐在我腳車後座﹐像往常那樣急著分享今天學校的事情。 我經常因為路旁的車呼嘯而過﹐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只能隱約猜他所說的內容﹐每次回到家後﹐他卻不願意再提起路途所說的故事。因此﹐ 我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路程﹐盡量不阻止他自言自語。

今天下午我聽到他提起﹕『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我好奇地問﹕『Why?』

『I think he is in love with a lot of girls.』

我感到有趣地問﹕『你為什麼那樣想﹖』

『Because he always play with those girls, not our class only, but other class's girl. Boy should not always play with the girl.』

我向他解釋﹕『I dont think 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he is very sociable.』

『Why he always want to play with  many girls?』

『If he play with the girls, this does not make sense he is in love with them. Just now you said your best friend is Hannah, do you in love with her? 』

『No......』

在晚餐時﹐我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 小帥還是用很篤定的口氣堅持﹕『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爸爸問起原由﹐他透露﹕『Even i have best friend Hannah,but she never play with me in recess time.』

爸爸追問﹐發現每天中午12點到1點的午休﹐他都自個在草場玩樂。我們問他原由﹐他說他不喜歡一堆人在一起做一些事﹐他喜歡自己靜靜在沙地旁看別人玩沙﹑踢沙﹑或看朋友在草場玩樂。

這些日子﹐原來他用一小時休息時間﹐在觀察其他同學的活動。難怪他會評斷﹕『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說話的藝術

三位孩子之中﹐ 小帥呀呀學語開始﹐就懂得如何說出重點。哥哥姐姐不足兩歲就精靈十足﹐話可以一長串地講個全句。反觀小帥﹐三歲單字單詞都不大會說出口﹐他是大器晚成﹐要有十分把握﹐ 才會跨出一步。

就像爸爸和他老師約談常提起﹕這孩子平時缺乏信心和主動﹐ 一旦掌握相關能力﹐就爆發力十足。

小帥平日很專心﹐學習專心﹑看書專心﹑玩電腦專心﹐反正他不能一心兩用。所以﹐他在專心對焦某件事﹐你對他說話都成耳邊風﹐即是對牛彈琴。湊巧的是﹐他生肖牛。呵呵。。

今天接他放學﹐像往常那樣看到我﹐一打開話匣子就嘮絮不停。

他說﹕『有一張列印我照片的聖誕裝飾小卡﹐只要十美金。爸爸很有錢﹐他銀行有很多十美金的錢﹐所以可以買。』

『媽媽看好不好看再決定要不要買﹖去年你拍得好像大便大不出﹐ 很難看。媽媽買了﹐也沒掛出來。』

『這次我有笑了﹐可以買。如果要買﹐放十美金在信封交給老師﹐那我們就可以留下照片。』

瞧﹗他全程壓根不提﹕不買﹐就一直在游說我買。

路途中﹐我們停在路旁的小公園。他拿了我手機在公園四處走動抓寶﹐我坐在腳車後座等他去抓Pokemon。

後來﹐他指一指公園湖畔的秋千對我說﹕『媽媽﹐i never sit on the swing, can i go and sit there? 』

我叫他自己去坐﹐我懶得把他書包從腳車手把卸下。

他腦筋可靈建議『媽媽﹐why not we have an extra relaxing time in this park?』

他嘴那麼甜﹐誰還忍心回絕呀﹗

於是﹐我把腳車往湖畔推去靠在一棟大樹﹐把他書包從腳車手把拿下放在搖動的鐵椅上。

他又來賣乖道﹕『媽媽﹐thank you 你陪我 sit on this swing. Now, we can have our really relax time.』

每次和小帥對談﹐ 其實我從他的巧思和心態﹐學習到不緩不傲﹐將心比心的待人之道。

爸爸常說﹐小帥有一顆善良的心。他不喜歡令人不開心﹐體貼每個人。從小到大﹐你問他喜歡爸爸還是媽媽﹔或是喜歡這人還是那人﹐他永遠都說: both 或是 all of them 。

剛才我用著地的腳搖動鐵椅﹐他用英文形容他頭重腳輕。我問他會暈嗎﹖那不搖好了。

他馬上說﹕『媽媽﹐if you want to swing and have a relax time, never-mind.』

我們兩人在湖畔看著湖里的噴水池﹑池里結伴悠游的野雁和野鴨。我數著池里的6 隻鴨哼著﹕six little ducks go swimming one day , over the pond and far away…

小帥很久很久沒聽到這首兒歌﹐聽見我唱﹐他眼睛都亮起來﹐馬上和我一起唱。

在湖畔他依偎在我身旁娓娓道來今天學校的故事﹐涼風習習拂送﹐我很享受和這稚子的交流時光。

自拍傳給在辦公室的爸爸﹐我們的relaxing time

我推著腳車上坡準備回家之際﹐小師又體貼問我﹕『媽媽﹐Do you enjoy your relax time?』

『yup﹗ 下次媽媽帶你去游樂場。』

他又問﹕『媽媽﹐how long we are here? 10 minutes? I hope it will not spend too much of your time. I would let you have a rest when we go home. 』

這孩子嘴甜心細﹐講話沒半句廢話。不像老大廢話一堆﹐完全沒重點﹐自私又嘴賤。兄弟倆可是牛羊勢不兩立。

回到家﹐ 他繼續推銷要我買那张有他照片的聖誕塑卡。他問﹕『我好不好看。』

我故意戲弄他﹕『no, you are not beautiful.』

『why? this time 我有笑了。』他眼淚馬上滑出眼眶。

『Because you are handsome, not beautiful.』

今年學會拍照要咧嘴笑﹐爸爸卻說笑得好假

我和爸爸每天喜歡聽他表達的能力。他對事物的看法﹐形容準確卻從不重覆﹐也不套用他人的字句。

教過他的老師曾說﹕他的表達能力超出同齡孩子的水平很多﹑很強。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我們家沒工人 ; Show your respect

我很討厭小孩有事相求﹐用喊用叫要幫忙的人走過去﹐而不是自己走過來。 我認為求人要有求人的態度。

老大每天早上下樓第一句話﹕『吃什麼﹖』

吃什麼﹖的語調像大老板在質問女傭。

放學回來門都沒踏進﹐又問﹕『你煮什麼東西給我吃﹖』口氣依然像老板。

我因為討厭他那種仿佛欠他幾百萬的口吻﹐最近都故意不準備他愛吃的小點心。

只要聽到我說﹕『沒有。』他生氣質問﹕『為什麼不煮﹖』有時還怒道﹕『那你在家做什麼﹖你不要煮﹐那你去外面做工呀﹗』

這句話聽得我怒火上燒斥罵﹕『你爸爸賺錢養家﹐ 回來從沒那樣對我﹐也沒說過那樣的話。你這小屁孩憑什麼對我說﹖你以為你的衣服﹑家里都是一聲變回乾淨的呀﹗』

找不到衣服﹑襪子﹑文具都是在原地喊叫﹐有時還帶斥責的口氣。不幫他找﹑幫他拿﹐他會賭氣﹕我不沖涼﹔我不穿襪子上學﹔我不做功課

再來﹐功課不會做﹐用高貝分的呼叫爸爸過去。

最近﹐我忍無可忍一直強調﹕『我們家沒工人。』

就算有工人﹐問人要有問人的基本禮貌﹐求人也要放下姿態。工人也是人﹐需要被尊重﹑以禮相待。

女兒呢﹖比哥哥好﹐他起碼不會那樣吆喝指使我和爸爸。但﹐她喜歡向爸爸告狀﹕『媽媽不幫我﹖』

向我說﹕『爸爸不幫我﹖』或者﹕『我要﹑我要

她所發出幫忙的訊號是自言自語﹐我們連聽都沒聽到﹐就被冤枉。她想買這買那﹐我們拒絕。她就自個在大聲抗議。

吩咐她掃地﹐永遠裝聾不作啞在那喊﹕『我為什麼要﹖為什麼不叫弟弟﹖哥哥咧﹗』

我一再重申﹕『我們家沒工人﹐所以大家要分工合作。以後出去快餐店工作﹐你最基本要學會掃地。尤其你是女孩子﹐這種家務事要學。』

『嘩﹗你 sexistWhy girl should do it?』她反應激烈﹐把焦點模糊了。最後的演變﹐是一場口角兼肢體惡鬥﹐兩敗俱傷。

小帥呢﹖自己不會沖涼上床睡覺。只要提醒他﹐他反而問你﹕『why you don't wait for me?

我說﹕『你要人幫你沖涼﹐你就要配合時間。爸爸媽媽不是你的工人﹐要等你喜歡﹑有空﹐去遷就﹑配合你。』

近來﹐ 爸爸在我的游說﹐開始堅持要老大show your respect 。其實﹐他也被老大弄得煩不勝煩﹐自己功課不用腦﹐玩著電腦游戲﹑看著手機﹐卻喊﹕『爸爸﹐過來幫我。』

有時﹐他走過去或從樓下到樓上老大房里﹐老大粗聲惡氣趕他走。他自討沒趣剛移步﹐老大又喊了。一晚上來來去去就那麼呼之則來﹑揮去則去。

我有時看不下去﹐一直勸阻爸爸不要去。爸爸反而叫我不要理那麼多。

前幾年﹐老大玩電腦遊戲﹐甚至還呼叫﹕『爸爸﹐cola please!

溺寵他的爸爸﹐還真的聽話要敬茶端水這小祖宗﹐被我遏止。

長幼有序﹐這是最基本的家庭倫理。現代社會父母和孩子的角色在對調﹐孩子成為整個家庭的重心。廿四孝父母教養出來的小孩﹐ 基本是小屁孩﹐不懂得尊重父母﹑感恩回饋。縱使成績再好﹐人格缺失﹐日後倒成危害整個社會結構的一份子。

我一再嘮叨重覆且啐啐唸﹐爸爸漸漸聽進耳朵了。那天﹐他和老大冷戰之後﹐就用我上述的話訓誨他。

求人要有個態度﹐不能縱容小孩﹐這是我們目前最大的考驗。我們要培養孩子良好的品格﹐甚於他的成績的表現。

我的口頭禪是﹕我們家沒有工人

爸爸則強調﹕show your respect.

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在學校接小帥放學﹐看到他衣服上貼一張 Future Voter sticker 

我問他﹐你會投誰﹖

I vote for Trump, 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後面那句口號﹐是上星期六去Aldi 購物 出來﹐他在停車場看到一輛車後貼的 sticker: 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一張小小的貼紙﹐竟洗腦這7 歲的小孩。

他繼續說﹕『I think 哥哥和姐姐were right, dont believe that message. 

我問他什麼 message

他笑而不言。很明顯的是他不想說明﹐那些哥哥姐姐所言網上提到Trump 愚蠢的言論。

回到家後﹐他一直自言自語﹕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我的小孩真的被那小小一張的貼紙荼毒了。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推敲勝於分數

上星期﹐小帥從學校帶回一張考卷﹐像往常地他喜歡向我解說他從學校帶回來的畫作﹑習題和考卷。


考題 8。 What did Jason do first?
A. He rode his bike.
B. He put on his helmet.
C. He got help from Mom.

小帥原本選答: B﹐後來他擦了﹐ 改為C。  我問他為什麼後來認為C 是答案﹖

他說﹕I was confused. Because i saw his mum's hand put on his shoulder. Then i think his mum help him to strap on the helmet.

我後來再仔細看﹐原來他把圖里每個細節都畫圈圈﹐他還圈出媽媽的手搭在孩子的肩膀。他把每個不對的答案都打個X。

我對他說﹕你這答案沒錯﹐這題可以有兩個答案。他也沒有因第一次沒拿到一百分而難過。

今天早上與他級任老師Miss Bartman 家長約談時﹐會後當老師問我們有什麼問題﹐我從包包里拿出這張考卷。爸爸尷尬的表情覺得我小題大作。

我坦然對老師說﹐我只是想討論這題目﹐并不是因為分數的原因。以後﹐如果有學生作答這題﹐我覺得答案值得再推敲。

我向老師解說﹐這題的圖解﹐媽媽的手搭在孩子身上﹐畫得令人困擾。

然後﹐老師問小帥為什麼選答 C 這答案﹖

小帥頭頭是道﹕『His mum's was trying to help him strap on the helmet.』

後來﹐老師也覺得有理。於是﹐她把準備好的成績報告對我們說﹕『His languages Art now is 100%』




 分數是其次﹐小孩推敲能力更值得鼓勵。






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讓孩子把大海塗成綠色



小帥從學校帶回未完成的圖像塗色﹐畫里是一隻海豚和海洋生物在海里嬉戲。小帥把未完成塗色的海洋繼續塗 成綠色。

我問他﹐為什麼海水不是蓝色﹖

『有呀﹗後面的水花濺起來的是藍色。這些塗綠色﹐那才會看到後面的水花是被打濺飛起。』他還特別在海豚的頭上﹐畫了幾個圈圈當氣泡。

我告訴他﹕『也對﹐可能海洋里有seaweed  所以會是青綠色。』

小孩有他們自己的幻想能力﹐那就別以大人世界的判斷去扼殺了他們的想像力。

然而﹐我又自問自己。有一天﹐我的孩子要把花朵塗成黑色﹑蘋果塗成紫色﹑斑馬塗成紅黃﹐北極熊塗成黑色﹐這樣顛倒現實的想像力﹐ 我是否可以接受﹐ 任由他們發揮呢﹖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一百分的要求

前晚﹐一位大學的好友致電詢問我﹐關於怡保中學的事宜。

我對她直言﹐我離開馬來西亞太久了﹐真的不了解目前的狀況。

她認為我一直都在關注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動態﹐會有些許資訊。

我說﹕妳孩子才還那麼小﹐就那麼快打探中學的事了﹖

她呵呵笑﹕我姐說﹐現在小學能不能畢業都不知道。

聊起她那5歲的獨子﹐她說要考期未考了﹐最近都在忙著幫他複習英文﹑數學﹑馬來文。

她說﹐兒子每晚十一點多才能去睡。

我託異問﹕才幼兒園﹐ 有那麼多功課嗎﹖

『我自己出題﹐沒做到一百分全對﹐當然要他再做啦﹗必須全會。』

嘩﹗老實說﹐ 我著實嚇到。一百分才能罷休﹐那﹐這孩子的人生以後要走得多倦累﹐媽媽才會令他休息。

那晚﹐好友拍了孩子一些功課作業的照片傳給我。看了﹐ 我搖頭感嘆﹐馬來西亞目前的教育狀況是﹕揠苗助長﹐孩子不是輸在起跑點﹐而是累死在起跑點。

5 歲的小孩﹐每天要學的生字是滿滿的兩大頁﹐ 一共將近50個字。又分馬來文和英文﹐一天小腦袋不只要學發音﹐還得懂書寫。

不禁聯想小時候望見三姨製作臘膠﹐用一把鐵管把拌好的豬肉和豬內臟一起使勁地塞在豬腸子﹐偶爾過度灌塞而爆開﹐潰不成軍的畫面。

5歲的孩童﹐在英美兩國才開始學音標( phonics)﹐大馬的孩童已開始學聽寫。而且﹐ 還不是單音拼寫的單字﹕tab﹐還有雙音階字詞﹕table.

數學﹐即使我家老三以前在學前一年級﹐英國教育政策因教而施﹐因他數理和語文能力較強﹐被調去和一年級的學生學習到50以內的加減。然而﹐ 去年搬來到美國﹐他又重上學前一年級﹐跟著學看圖學單字和寫數目﹐全年只學到10以內的加。今年他7 歲﹐我檢查美國小一全年的數學教鋼﹐也只學到20以內加減。反觀﹐朋友孩子5 歲﹐幼兒園已教到50以內的加減。

對於好友一百分的要求﹐那晚令我失眠﹐網上搜尋兩篇關於德國教育故意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資訊  Link 給她。

我時常對孩子說﹕只要你有盡力﹐ 考得差﹐考回來看了改進就好。品德比成績重要。

在大學時﹐有門學科很難考﹐當時老師也有意讓大家作弊﹐就故意不監考﹐還故意告訴大家他在課後才會回來收考卷。全班同學都堂皇拿出筆記抄﹐惟我一人寫我印象中的答案。

如今﹐可以很驕傲對孩子說﹕我讀書考試從來沒作過弊﹐即使得了零分也是我的驕傲。

創意十足

昨天小帥帶回一張圖畫然後很得意地說﹕『媽媽﹐你看我畫的LOGO。』



他逐句地唸﹕『Great intelligent dandy odd nice is my name :Gidon』

他沒提醒﹐ 我還沒發現原來這Logo別出心裁。他一向來喜歡用他的名字設計各種各樣鬼馬的造型。幸好﹐還沒有老師向我投訴或斥責他。

女兒在英國的二年級老師Mrs. Bear 看到女兒把Bernice的 i 上頭的句點﹐學我寫成心型﹐訓導女兒寫字要寫好來。當時﹐很想去告訴這位有種族歧視的老師﹐ 為何打壓小孩的創意﹖酌量之後﹐ 決定放棄這種無謂的游說。

我對女兒說﹕『她不會欣賞﹐那我們就不寫給她看。那是她的損失。』

時間管理

孩子大了﹐多了歲數長了身高﹔父母少了呵護短了權威。有時想嘮叼幾句﹐心有余而力不足﹐明明孩子就在你眼皮底下活動﹐卻鞭長莫及。

之前我和孩子明文規定兼口頭警示﹕在電腦熒幕前呆兩小時後﹐必須要暫停休息最少半小時。用餐過後﹐必須休息半小時才能回到電腦桌前。

這陣子﹐那些由他們自己手寫的明文規定紙條﹐原本張貼在書桌前﹐都不翼面飛了。一條條媽媽的規定也被拋之腦後。

小帥每晚原本八點半必須關掉電腦﹐刷牙睡覺。後來﹐爸爸恩準九點準備就寢﹐再後來又拖宕九點半還得聲聲呼喚﹐他尚且當做耳邊風。

我對他說﹕今年9月開學時﹐ 老師給了兩張問卷﹐ 問你 time management 的能力﹐ 我還填了moderate ﹐早知就填 No。當時﹐小帥和我一起看問卷﹐ 他問我什麼是time management ﹐我向他解說﹐ 然後問他﹐ 我該填勾在 Yes  Moderate 還是 No﹖

他對我說: 我不知道。

我衡量一下﹐覺得他每天會按照日程該做的事去做﹐ 就填了Moderate。

去年 Kindergarten的問卷是會不會自己綁鞋帶﹑套衣穿褲﹑扣紐拉鍊﹑看時間﹑上廁所等自理能力。今年小一的問卷則傾向個人能力的管理。

每天早上﹐三名孩子都在我的morning call 頑倔地與睡神拉鋸。起床後﹐ 起床氣當然發洩在我身上啦﹗尤其是老大最愛在早餐上大作文章。嫌早餐不好吃﹑太冷﹑不幫他準備云云。

今早一下來﹐ 看我麵包沒烤﹐質問我﹕『我的麵包咧﹖』

『我怎麼知道你幾時會下來﹖每次幫你烤﹐你下來不是說 太冷了﹐ 或too burn, 要不然就是soggy 了。』昨天我臨送小帥出門﹐他才下樓要用早餐﹐我泡好MILO﹐ 叫他自己烤麵包﹐他因而大發脾氣﹐揚言不吃早餐。

老大亳無愧色道﹕『你應該聽我刷牙聲﹐就該幫我準備早餐了。』

我一再提醒他 ﹐ 家里沒有傭人。我是媽媽﹐ 不是你們的工人﹐請你們要記著﹕ show your respect。

女兒是懶床懶到我故意打開她房里的窗簾﹐讓刺眼的日光射入﹐她披被蓋上﹐照睡不誤。

只有一招對愛美的她管用。『妹妹﹐妳再不起來﹐等下來不及梳頭髮。』

美國不用穿校服﹐她臨睡前會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和襪子配搭好。只有頭髮﹐ 沒辦法事先打理。以前﹐ 我幫她綁頭髮時卻講﹕『妹妹﹐你再不起床﹐我來不及幫你綁頭髮。』如今﹐我任由她自己打理三千煩惱絲。

小帥呢﹖每天起床沒床氣也沒脾氣﹐而是沒力氣。

喚他起床﹐他偶爾惺忪雙眼又背對我睡。再喚﹐他會可憐兮兮﹕『媽媽,I am tired.』

知道他愛上學﹐我反問他﹕『那你今天不要上學了﹐是嗎﹖』

他馬上起床﹐半閉的睡眼﹐拖著小腳到洗手間刷洗。

這兩晚忍無可忍了﹐老媽不發威﹐當我是病媽。我開始施展“母”權。規定小帥九點不關掉電腦﹐明天不能玩腦。超過一分鐘也不行。我對他說﹐時間管理很重要﹐一分鐘也不能拖。這個世界里﹐巴士火車飛機按行程走﹐永遠不會等你。

老大女兒規定十時半必須上床睡覺。好﹐他們卻在十點半準時才關機﹐然後刷牙洗臉﹐吵個嘴罵個架﹐又花上半小時。老大﹐再來帶手機上廁所﹐ 又花個半小時﹐其他人都睡了。有時﹐ 我和爸爸都睡了﹐他才開門說學校的事情。睡意正濃被他擾醒﹐只是被告知無關痛癢的事。真的很想起床揍他一頓。

警告過老大和女兒﹐早上不叫他們起床﹐等我送小帥上學後八點半才叫他們。他們校車約8 點46分到社區路口。所以﹐ 最好晚上先收拾好書包。女兒比老大好﹐書包和衣服臨睡前準備就緒﹔老大呢﹖功課是最後一分鐘打包進袋出門上學﹐還是一邊看手機一邊整理書包。

試過有天送小帥出門前﹐才叫他們起床﹐沒有我預期中的兵荒馬亂。這兩人還是一副老神在在躺在床上聽我喊﹕八點廿分了。

唉﹗一再警告不叫他們起床好像不管用了。因為我的warning好像成為空口號。當娘果然很“良”﹐無法狠下心來讓他們吃一次苦頭。擔心他們來不及吃早餐﹑怕他們真的趕不上校車。。。







brainless brother

老大快邁入14歲﹐時常很淘氣地一會故意招惹小她兩歲的妹妹﹐等到妹妹火山爆發了﹐他興災樂禍開溜去另找弟弟當樂子。

我和爸爸時常喟嘆﹕『哥哥﹐ 14歲了﹐還那麼childish 一點都不成熟。』

他馬上抗議﹕『NO。。。我才13歲。』剛進入少年時期﹐對歲數就那麼珠璣必較。

女兒在家是一顆計時炸彈﹐一言不合她馬上引爆火力。

她問我這樣的髮飾穿搭﹐可以嗎﹖我說﹐顏色不搭調。她馬上拉長臉﹐生氣地摔梳拋椅﹐大力地蹬踏樓階洩恨。

爸爸每次都啐罵我﹕『妳都知道後果是那樣﹐就說可以﹐不就天下太平了。』

她成為哥哥離開電腦熒幕﹐最愛“挑逗”的對象。

哥哥只要不著邊際胡說兩句﹐例〝妹妹﹐媽媽說你不要這…〞或〝妹妹﹐我吃妳的東西了哦﹗〞。妹妹不查明哥哥在訛弄她﹐不管三七廿一 ﹐火力爆發﹐嘶喊回擊。

爸爸最反感女兒過度反應 (over-react)﹐我們都說她愛演。

我對女兒說﹕『就算妳對﹐可是妳那種激烈反應。沒有人會要幫妳。』

曾舉例﹕『有天﹐妳排隊買東西﹐有人插隊。如果你大聲罵他﹐或者摔東西﹐你認為別人會幫誰﹖』

『妳都那麼凶了﹐ 一﹔不會被人欺負﹔二﹐也不需要別人幫忙了。』

女兒翻眼瞪我﹕『哥哥錯﹐你們為什麼不罵他﹖』

『我們沒有說哥哥不對。不過﹐你摔椅推桌﹐那就是你的錯。』

早上﹐老大醒來躺在床上﹐望見走向洗手間的小帥嘴巴又癢起嚷﹕『弟弟﹐come and kiss my butt.

放學抵家門﹐老大第一句話是﹕『弟弟﹐ you wuli wuli bomb-bomb.

弟弟懶得搭理他﹐他又故意走到他耳畔說﹕『弟弟﹐ you look BEAUTI---FUL』以前弟弟還會抗議﹕NO, I am  boy,   is handsome  。現在﹐連哼都懶得說。

或是 『di-di, you wanna eat poo? hahahhaa

                                                                                                                 小帥的塗鴉

『 弟弟﹐you love Ko-Ko or Mei-Mei? Yup, you love me, RIGHT?


心忖﹐有天他真的不再淘氣﹐即證明他長大了。我們必悵然所失他曾留下的童真事跡。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心想事成

全家在餐桌除了吵吵鬧鬧﹐老大女兒鬥嘴外﹐最喜歡的就是一問一答那種話題。

老大最愛問﹕『弟弟﹐你喜歡哥哥還是姐姐﹖』

女兒比哥哥好一點﹐ 問得問題很廣﹐也有深度。比如﹐她會問﹕什麼顏色是地球上最多﹖哪間快餐的薯條較好吃﹖英國﹑美國﹑馬來西亞這三國最令人懷念的東西﹖

不像老大﹐問來問去﹕『弟弟﹐你喜歡哥哥more , or you love your brother more? 』問題兩個人都是他﹐類似李敖曾自曰﹕五百年以來﹐全世界白話文寫的最好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

有天﹐女兒又提出﹕『如果有一個wish﹐你們要什麼呢﹖』

老大連想都不想﹐馬上回答﹕『我要有很多 很多的錢。』

我說﹕『有錢沒有健康﹐也沒有用。』

他大聲地道﹕『有錢就有健康。』

我提醒他﹕『沒有健康﹐ 你就沒法去賺錢。』

他反問我﹕『你沒有錢﹐怎麼去看醫生。』

我將回他﹕『那﹐Steve Jobs 那麼有錢﹐ 為什麼還會死﹖』

他頓時啞然了。

女兒罔然我們的爭議﹐一直在叼絮她的願望。

我直接糾正她﹕『只要許個﹕〝心想事成〞﹐不就OK 了』

她馬上說﹕『不要﹐那個很危險。萬一我生氣時﹐make a wish 要你們死。』

嘩﹗我怎麼沒想到呢﹖






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Matthew 飓风

两天前,佛罗里达风闻飓风来了,购物中心所有的食水、面包、食品都被抢购一空。

相比之下, 我们這家初来报到者,尚沒“闻风丧胆”﹐依然臨危不驚。至到相熟的朋友一再詢問囤水存糧﹐買到煤氣燼和煤油罐了嗎﹖我們今早才開始出動﹐參與全城戒備。

佛州的電視新聞24小時持續地在匯報和更進Hurrican Matthew 最新動態。新聞報導一再重申﹐ 這將是佛州史無前例最嚴峻的風災。

小帥看到新聞說的如此嚴重﹐一再勸導列為嚴重風災區的住民﹐遷入庇護所而 擔心道﹕『I am so worry, are we going to die?』

『不用擔心﹐我們的家很堅固﹐不像 3 little pigs 第一隻豬的草屋﹐也不是第二隻豬的木屋﹐ 我們的是堅固的磚屋。』在台灣住了5年﹐ 經歷大大小小的台風﹐見過慘面﹐已沒驚過。

女兒問﹕『我們要不要先打包一些衣服﹐準備逃難﹖』

我問她﹕『妳要去住學校的庇護所嗎﹖』

爸爸詢問﹕『家里重要的文件﹐ 都分別放在兩個地方對不﹖』

我問他﹕『有事的話﹐我們可以逃去哪﹖』

爸爸茫然無措﹕『不知道哦﹗』

我說﹕『大風大雨﹐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條。』

Olando 已宣佈明天凌晨5 時至後天早上7 時﹐為全城 curfew 戒嚴﹐禁止所有車輛和人跡在公路上。各相關部門在記者會上宣稱﹐考量到安全問題﹐電訊﹑醫療﹑緊急後備人員是不會在危急時分出動救援。所以﹐ 呼籲該去庇護所避難的危區不要拒絕﹑如果停電﹐在風向時速35公里以上不會動員修理﹑在戒嚴時刻意外車禍自己負責﹐當局不會派送救災人員救援。

看到美國人在天災當前的準備嚴謹﹐和事先說明和警告﹐相比之下﹐台灣的救災態度應該多加改善和學習。因為救災人員也是人﹐每一個人的性命也只有一條。那些罔顧安全的人﹐ 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吧﹗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心存善意

前兩天在網上閱及一則新聞﹐ 美國密思根一位8 歲的小男孩Cayden Taipalus 看到同學因沒錢﹐無法吃學校食堂的熱食﹐只吃奶酪三文治而發起 “Pay It Forward: No Kids Goes Hungry.” 的網上捐款活動。為此﹐這位8 歲的小男孩身體力行地以資源回收獲取金錢來捐助這基金。

我喚老大和女兒閱讀這新聞。

老大看完後﹐聳聳肩表示﹕『你又叫我們看這種新聞。別人是別人﹐你說過不要比。』

女兒看完後﹐反應更激烈﹕『Cheh! Rubish! Just because 他的friend eat cheese sandwich? 』女兒如此感嘆﹐是因為她每天也吃自己帶去的食物﹐很少吃學校的熱食。

她的思維邏輯是﹕只是吃面包﹐就那麼小題大作。

我的孩子都沒有惻隱之心嗎﹖

從小告訴孩子﹐看到老人小孩要禮讓。

老大用餐的字典里﹐永遠沒有“禮讓”兩字。他很小的時候﹐吃快餐時﹐先把所有的番茄汁堆放在他面前﹐佔為己有。當時﹐爸爸就認為﹐這孩子難以養兒防老。

女兒在言行上﹐不會禮讓。她要搶著發言﹐聲音比人高貝分﹐先聲奪人。走路﹑騎腳車都要搶在前頭。上學年﹐和她一起騎腳車上放學﹐每次針對她在道上不禮讓的行徑再加提醒。她總是大發脾氣﹐認為他人妨礙到他。

我對她說﹕『你小時候不是看過兩隻羊過橋的故事嗎﹖兩人都不相讓的話﹐那肯定都受傷。』

她怒氣沖沖問﹕『為什麼我要讓他們﹖他們不讓我﹖』

我向她解釋﹕『看到小孩﹐他們不懂事﹐你讓一下又何妨﹖老人﹐走路很慢﹐他們停下要起步都要花很多力氣。』

『我為什麼要讓他們。就是因為讓他們﹐ 我才那麼遲才回來。』她總覺得那34秒浪費了她整個生命似的。

從學校到家那麼短短15分鐘的路程﹐讓個兩三回﹐也不會擔擱多少時間。可是﹐一星期總有那麼兩三天﹐ 抵達家門她總是發脾氣嘟嚷﹕都是那壞小孩﹐不然我早就到家了。

我對爸爸說﹕從小教到大﹐他們還是沒學到心存善意。

爸爸無奈回說﹕你不是說三歲定八十嗎﹖


那﹐三字經的首句﹕〝人之初﹑性本善〞﹐有待商榷。

該不該道歉﹖

孩子很小的時候﹐ 我就一直教導他們做錯事要勇於承認。即使不小心犯錯﹐也要靜靜不再反狡辯或出聲。

然而﹐這些日子孩子們秉持這信念﹐強烈地要求我向他們道歉﹐這種看似正確的教誨和認錯道歉的思維邏輯﹐一直在困擾著我。

有時在整理和清掃老大房間時﹐不小心碰撞到他書桌上的文具掉落﹐老大馬上要我道歉。

很多時候﹐ 幫女兒綁頭髮時﹐ 不小心把她弄疼或要灑抹在她髮絲上的水滴﹐滑落在她眼睫上﹐ 她要我道歉。

小帥每天閱讀學校帶回的故事書﹐要記錄閱讀的時間。他通常一分鐘不到就一口氣讀完了。然後﹐ 我提醒他﹐你忘了看時間。他沮喪嘟嘴﹕This is your fault. Why you forget to count for me?

三位小孩﹐輕則推卸責任﹐ 指責是你的錯﹔重則強烈要求你務必要道歉。然後﹐ 理直氣壯﹑振振有詞﹕你自己說﹐做錯事﹐ 要講sorry 的。

如果是你﹐在這種情形﹐你會道歉嗎﹖

一句Sorry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可以很爽快說出口。

然而﹐向他們道歉所衍生的後果﹐不堪設想。

我是不小心弄翻了老大的書﹐我是義務在幫他打掃房間。

我是無心弄疼弄濕女兒﹐我是無償在幫他綁頭髮。

我是忘了提醒小帥功課事項﹐我是在善意在提醒他老師的要求。

進入青少年華的老大和女兒﹐只要一抓到我和爸爸一小丁點把柄﹐ 會用放大鏡要求我們道歉。例如﹐我們不小心把要去Burger King用餐﹐ 說成 Macdonald ﹔又或者說要吃麵條﹐ 改為吃pizza。 甚至說下午會下雨﹐ 結果天晴等這些家常瑣碎之事﹐都要一一負責。

他們堅持認為﹕不管做錯事﹐ 說錯話﹐ 都要說sorry 。

換成是你﹐你若道歉的話﹐這些孩子﹐將永遠無法學會感恩﹐得寸進尺地要求自己的權益。

最近﹐我一再要求他們學會感恩。用餐時要學會感恩爸爸做工賺錢﹐ 讓他們豐衣足食﹔感恩媽媽的烹煮。家里的舒適和個人的衣裝整潔﹐都是父母用金錢和時間無償的付出。

老大對我一再面提要他學會感恩﹐很不屑道﹕『 I am no choice﹐是你們要生我的。』

女兒有時會說﹕『我也會煮呀﹗』

小帥呢﹖撒嬌道﹕『 媽媽﹐我很愛很愛妳﹐but 我不喜歡吃這個。』小帥嚴重偏食﹐我煮的食物﹐有9成以上不吃。

台灣著名心理學家洪蘭教授曾曰﹕有感恩之心的人﹐不會得憂鬱症。很多人都覺得是別人對他不夠好﹐都是別人欠他﹐所以沒什 麼事值得感恩﹐不懂惜福﹐不會知足﹐也不可能幸福。

那天早上﹐ 就為了女兒髮梢的一滴水滑濕了她的臉頰﹐女兒堅持要我道歡﹐我氣得好些日子罷幫她綁頭髮﹐她寧可披頭散髮也要我道歉。

老大也認為我應該道歉。即使我向他們解釋﹐那是在幫你們時﹐不小心而且也難以避免的小差錯。我幫你們洗衣煮飯飯打掃﹐ 你們有每件事付酬道謝嗎﹖

儘管我和爸爸如何解釋和說項﹐女兒和老大堅持有過失﹐就必須道歉這原則。

一個多月了﹐ 我還在尋思我該不該道歉﹖

道歉的話﹐我在助長我的孩子﹐永遠學不會感恩和寛恕他人。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eat healthy food first

昨天從學校回來﹐小帥的午餐盒還剩下一些飯團。

我問他﹕『為什麼沒吃完﹖』

『I dont have time to finish it.』

『那你為什麼不先吃 main course﹐才吃葡萄﹖』

他提高聲調﹕『NO,  I eat the healthy food first.』

『不對﹐ 水果是你的dessert﹐是吃完正餐才吃。』

他堅持己見道﹕『No, we must eat the healthy food first. 』

『飯﹐麵包都是 healthy food.』

他再次強調﹕『But I dont have time to finish it.』

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妳要說我比妹妹厲害

哥哥在回校日拿了他去年的學科表現成績單﹐我們看了沒什麼表示﹐ 分派給我們的兩位女職員微笑提點我們﹕『Level 5 is the top level 。』




我們再仔細地看﹐ 老大三張成績單都是 level 5, 其中有一張更是滿分﹐ 難怪他在上學年結業典禮會獲得獎牌。

老大得意洋洋地說﹕『媽媽﹐妳要說我比妹妹厲害。』

我道﹕『跟自己人有什麼好比﹐要比就比外面的人。妹妹比你小﹐比也沒意思。』

『哦﹗是你一直說不要和人比﹐ 現在又叫我和外面的人比』他嘟著嘴不痛快。

『好﹐我等下獎你 burger。』

『才burger 罷了﹖』

『那你要不要﹖』

『ok, deal。』

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看圖說故事﹕ Global warming


上學的第二天﹐ 小帥又帶回一張繪圖。 老師的評語是﹕ WOW!

找到亮點了嗎﹖

呵呵﹐ 原來他竟然在 In first grade, I want to learn  global warming.

志向遠大﹐ 也難怪老師會WOW﹗

我問他圖里畫了什麼﹐他說今天經過Mrs. Hill  的教室﹐ 很多人看著他。

瞧﹗ 連紅衣黑褲都塗對顏色。

我問他為什麼寫﹕I need help with Guides?

他說﹕『我不知道要寫什麼﹖But i think everyone need Guides.』

『媽媽, 我是不是 good at art?』

『yes, but 你reading 也很厲害。』

老鳥 ﹑菜鳥 和小鳥

昨天是美國學校的新學年﹐ 女兒從小學的老鳥晉降為初級中學的菜鳥﹐初級中學只有grade 6 至 grade 8。 女兒是 grade 6﹐ 老大則是grade 8﹐ 算是這所學校的 senior。前兩天回校日﹐我們帶他們回校拿今年的課程表﹐再叫老大老馬識途領導幫妹妹找她要上課的教室。

校車在哪上下﹐ 他答不上來﹖

課程表在哪拿﹖ Gym room 他忘了是building 7.

哪間教室在哪﹖課程表如何看﹐一問三不知。

爸爸氣得說不上話﹐覺得他對他人之事的冷漠﹐事不關己。

他自我解說﹕『 我 nearly ten weeks 沒來﹐我忘了。』

昨天開學第一天﹐送小帥去上學後趕回家門口。女兒逼不急待地走出屋外草坪﹐哥哥氣急敗壞踏出家門向我投訴﹕『妹妹一直在吵我出去﹐ 都沒到時間。』

在候校車的路口﹐一再交待老鳥要照顧小鳥﹐ 放學要確定妹妹有上到校車嗎﹖

女兒忘了校車的路線是幾號﹖我問老大﹐ 他不耐煩地皺眉說﹕『319』。

我一再叮嚀女兒校車 route 是 319﹐ 叫她抵達學校問哥哥校車要在哪等﹖

老鳥在等校車可經驗十足﹐ 看到同村廿多位同學漸漸從樹蔭底下﹐都擠到前頭的路堤旁﹐ 他招呼也不打也穿過人潮﹐立足於他滿意的地點。

妹妹這身軀弱小的菜鳥也有樣學樣﹐我叫她不必爭。反正哥哥爭到位會留給她。她卻要自力更生地勇闖人潮﹐擠出自己認為最佳地點。

校車來了﹐ 老鳥們個個經驗十足地湧擠上車﹐ 漆黑的車窗看不到車內的情景﹐惟有希望菜鳥能佔有一席之座。

小帥這隻小鳥﹐早上騎腳車載他上學﹐一直內疚地問我﹕『媽媽﹐Is it ok i dont know how to bike?』

抵校後又發揮了默守成規的精神﹐ 一直叫我不可尾隨他進課室外。由於是新學年的第一天﹐在課室外把守的老師﹐允許家長們各自引領孩子前往他們的新課室外列隊。

小帥放學後﹐ 很開心地地對我說﹕『I know you will come early today, because 不用等姐姐了。』



女兒和老大則比平時遲一小時才回到家。女兒Viber 我是因為雷雨交加﹐ 校方不讓他們外出等校車﹐都集中在gym room 。他一直msg 哥哥﹐ 老大則亳無音訊。

晚餐時﹐爸爸問起上學情形﹐老大搶曰﹕『妹妹你silly,不是因為 thunder,  是because school bus還沒到﹐ 所以才叫我們在課室等。』

兩人再次針鋒相對﹐ 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老鳥倚老賣老﹑菜鳥不甘示弱﹑小鳥則小鳥依人繼續問﹕『媽媽﹐is it ok i dont know how to bike?』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最佳玩伴


不約而同的紅藍﹐孩子之間期待的 4 年之約


童年最珍貴的記憶是兒時玩伴。尤其是有血緣關係﹐長大 後才會惦念情分和惜緣。


姑姑準備的蛋糕﹐ 老大哥哥可“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當我們和婆婆在一起。。


長大之後﹐發覺我曾睡倒在你懷里。我和你﹐曾經相依相偎﹐ 哈哈。。。

公公﹐ ice-cream !

兩位年長的孩子們返馬最期盼的是﹐公公會買給他們 ice-cream吃。這次返馬﹐小帥也參與了公公的 ice-cream之陣容。

每次去shopping mall, 3 位小孩都會跟隨著公公.不然﹐ 可要錯失 McDonald 的 ice-cream。

在他們的返馬的記憶里﹐公公 = ice-cream。


creepy sound

返馬期間﹐小帥心生恐懼的不是蚊子。是各大教堂的禱告聲。

每天凌晨五點半﹐所住公寓相距不遠的兩間回教堂﹐ 以最大的貝分量廣播祈禱。

第一天﹐小帥被驚醒後大哭。

我安撫他﹐那是singing.

他不解地問我﹕『why they want to singing so loud. This sound is so creepy.』

『This singing is the Muslim praying.』

『Why they always singing, the creepy song is too loud. 』

那天﹐從外婆家要回公公家﹐ 小帥又大哭嚷﹕『I dont want to stay in 公公 house, i scared of the creepy sound. i hate the singing.』

我多次慫恿他寫下他的心聲﹐ 我幫他傳達給這些“擾人清夢”的“神”使者。他卻說﹕『no, i dont like to say somebody bad words.』

其實﹐ 我也受不了那些神經病的神使者。禱告有必要召佈天下嗎﹖開齋節那天﹐ 聽了整整一小時不知所云的嘶嚷聲。

馬來西亞﹐ 真的無可藥救的“回神”creepy  了。

城市人下鄉記

生長在鄉下的孩童比都市的小孩幸福﹐他們的縱橫揮揚的童年生活是廣闊的天與地。我家孩子﹐每天活動的範圍囿限於家﹑學校﹑購物中心。他們的天與地﹐即是在水泥牆下。

這次返馬回鄉﹐外婆的家成為他們童年最珍貴的鄉郊體驗。清晨時分﹐ 傳來的雞啼聲﹑狗吠﹑還有鳥鳴﹐都是都城生活難得聽聞的大自然生活氛圍。

與小狗玩﹑澆花﹑打水戰﹐成為孩子們最開心的事。

小帥在外婆家看到了雞﹑一直吵著要去“農場”拾雞蛋。

望到屋前草叢的牛群﹐他問我﹕『where are the another farm animals ﹖』

他一直以為﹐ 外婆家是farm。

登﹗登﹗登﹗ 踩著的小舅特意買給他紅色小木屐。姐姐失望地說﹐啊﹗ 她穿不下。


3個小孩都愛上坐上摩多﹐ 風在耳朵呼嘯的感覺。小帥特別得意﹐ 他還能擠在籃子前。

3 只小狗﹐剛好是兩雄一雌。三人各自命名其一﹐ 各犬其主. 賞狗為樂﹐是孩子們最開心的時刻。幫小狗沖完涼﹐是他們打水戰的時候了。



水管﹑水桶﹑杓子 = 水戰



我scared 外婆會死

在老家即將揮別媽媽南下都城﹐小帥淚眼汪汪對我說﹕『我scared 外婆會死﹐i will not meet her next time.』

我一直安撫他說不會。

他解釋﹕『爸爸說﹐ We will back 4 years later. I scared 外婆 will die.』

『不會啦﹗外婆會等你回來。』

他問﹕『how old is your 外婆﹖』他搞不清楚﹐ 我的媽媽是他的外婆。一直把我的親娘說成是“你的外婆”。我一再解釋﹐ 他一再糊塗說成﹕你的外公﹐ 你的外婆。

『你自己去問外婆﹖』

『我不知道怎樣說 how old?』

『 你去問外婆幾歲﹖』

『I think 外婆very old﹐ i scared she will die, i will never meet her like 外公.』他沒去問﹐ 自個又在那多愁善感地哭泣。

有時﹐ 他會對我說﹕媽媽﹐ I feel sorry i never meet 你的外公。

相信在天上的爸爸﹐ 一定也會很喜歡你這可愛的小外孫。

我感覺你不愛我了

小帥回馬來西亞渡假期間﹐入鄉隨俗地盡量用中文和我們交談。他最常對我說的是﹕媽媽﹐ 我愛你。

有一回他在車上使性子﹐ 被我斥責。他悶悶不樂地說﹕『我感覺你不愛我了。』

我故意借用他這句話﹐來反問他﹕『你這樣對我﹐ 我感覺你不愛我了。』

他賭氣地強調﹕『我感覺你不愛我了。不過﹐ 我還是很愛你。』

我順應﹕『你這樣說﹐我感覺你不愛我了。』

豈知﹐ 他馬上抗議﹕『媽媽﹐你不能一直 copy  我的話。 it's not fun。』

近來﹐ 只要我想訓斥他﹐小帥就來這句﹕『我感覺你不愛我了。』

啊﹗誰還忍心生氣他呀﹗

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Kickapoo


英美沒KICKAPOO 這飲料,  3個小孩子把它 唸成﹕  kick a poo。 三人笑成一團。
我媽不明究他們笑什他們笑得可爰﹐也陪他樂成一團。

i hate mosquitos

三個小返馬﹐面對最大的公敵是

的濕漉漉、 兮兮、 飛爬﹔ 卻對蛟子防不勝防,,被叮咬得體無完膚

小帥很無地表示﹕『I love Malaysia, but if no mosquitos, it will be more great.』 

有時他搔著會很委屈地問:『 why  蚊子 bites 我﹖ I wish they will extinct.』

老大也不甘煩一直在嚷:﹕why 蚊子都咬我不咬你?』

的血是import , 比較難。』

! This is unfair 。』老大忿忿不平.                              

誰叫蚊子識專吸爰吃fast food 人的血﹐ 大概有很多coke較甜。

我眼睛有問題

爸爸要去眼鏡店檢查眼睛﹐我要三名小瓜順便一起也眼檢.。老大和女兒一直強調眼睛沒問題﹐不用去。

小帥自己推斷﹕我覺得我眼睛有問題﹐ every morning有 a lot of eyes gum。

後來到了眼鏡店,光學師表示﹐ 9 歲以下的小孩子需要醫生檢驗。.因此﹐ 小帥無法眼檢。

然後﹐他自言自語:﹕I think 我眼睛沒問題﹐ just every morning 有eye gums。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關於白雪公主之死

前 陣子小帥在學校學習光合作用﹐ 進一步了解各類植物。他的老師告訴他們﹐ 蘋果的種子有毒﹐不可以吃。

放學途中﹐ 他一再叮嚀我﹐ 以後吃蘋果﹐ 千萬要記著種子有毒。

這幾天﹐ 他醉心在研究告童話故事中的公主。就連花木蘭也成為 Disneyland 熒幕上的特設公主。我一再強調﹐ 花木蘭只是一名士兵。

然而﹐ 他頭頭是道地分析﹐ 公主有3 種﹔

一﹐ 出生在帝王之家
二﹐ 嫁娶王子公主
三﹐ 電影或是某種場景安排的名堂

我和爸爸聽了﹐相對無言。看來﹐ 他確實在網上瀏覽很多相關資訊。

昨天﹐他坐在我腳車後座﹐突然又問我﹕ 『媽媽﹐ Snow-white 是不是吃了apples 的 seeds 死的﹖』

『不是啦﹗他是被壞心的後母拿給她有毒的蘋果給毒死的。』

『How can the apples be poison ?』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的後母叫她吃apple seeds也不一定。』

哈哈﹐ 反正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 也不差我加油添醋一點點。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我也要手機

哥哥生日前夕﹐ 經過幾個星期死纏爛打的喋喋不休之下﹐ 終於成功兌服爸爸買了一台新手機當生日禮物給他。

小帥在車內聽到哥哥生日即將獲得另台新手機﹐馬上問我們﹕ 『哥哥姐姐都有phone,  when can i get the phone too﹖』

我問﹕『你要手機做什麼﹖你要打給誰﹖』

他馬上說﹕『 I can text to people  in association world.』

開著車的爸爸聽了他的回答﹐ 馬上贊賞道﹕『哥哥﹐ 你聽弟弟說得多好﹐ 』因為哥哥日常和我們溝通的詞彙不外是﹕ ﹕weli boom-boom, poo-poo, shit。他三句話離不開尿和屎﹐我們說他腦里裝屎﹐狗嘴長不出象牙。

小帥再強調﹕『 媽媽﹐  i can Skype to anyone i want to contact.』

我不禁問爸爸﹕『in association world 到底是什麼東東﹖』

『和他有牽連的世界﹐包括你我。』爸爸回我。

看來﹐ 他把認為網絡世界可以走進大同世界。前兩個月問我﹐ 小時候玩什麼電腦遊戲﹐我說我們那時沒電腦﹐ ﹐玩泥沙。

小帥不可思議嚷﹕『 Are you s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