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I am a little nervous

昨 天 帶 3 位 小 孩 去 打 美 國 學 校 要 求 的 預 防 針 。 B 型 肝 炎 第 三 針 也 即 是 最 後 一 針。

當 男 醫 護  員 問 ﹕  『 who's first?』

老 大 和 女 兒 都 顯 出 退 縮 及 害 怕 的 樣 子 。

我 讓 小 帥 先 來 ﹐ 他 亳 不 推 怯﹐ 立 馬 就 讓 醫 護 員  注 射 了 。 原 本 醫 護 員 建 議 打 大 腿 ﹐  因 為 大 腿 肉 多 。 然 而 ﹐  小 帥 很 有 主 見 地 說 ﹕ 『 I don't want to take my pant down.』而 且 ﹐  他 記 得 前 兩 回 都 打 手 ﹐  現 在 為 什 麼 要 打 大 腿 了 呢 ﹖

他 自 己 很“ 阿 莎 力 ”地 擬 起 長 袖 ﹐ 準 備 就 範。

小 帥 在 注 射 的 當 兒 ﹐ 老 大 和 女 兒 卻 躲 在 門 的 角 落 ﹐ 滿  臉  驚 恐 惶 然 。

醫 護 員 問 ﹕ 『 Who's next?』

兩 人 推 捘。   我 和 爸 爸  抓 老 大上 陣 ﹐  老 大 緊 咬 著 牙 ﹐ 猶 如 要 上 刑 場 。

我 提 醒 他 ﹕ 『你 不 放 鬆 ﹐   等 下 又 像 上 次 那 樣 打 到 流 血 。 』

在 爸 爸 幫 忙 穩 住 他 手 臂 的 按 壓 之 下 ﹐ 老 大 硬 著 頭 皮 ﹐ 望 向 牆 上 五 顏 六 色 的 蛙  類 。

 隨 著 醫 護 員 口 發 出  『  one two three』一 針 扎 入 皮 下 ﹐搞 定  。

這 下 女 兒 可 著 急 了 ﹐  她 無 處 可 躲 地 喊 ﹕ 『 我 怕 ﹗ 我 怕 ﹗ 』然 後 在 小 小 的 斗 室 里 東 竄 四 躲 。

她 躲 到 桌 底 一 角 哀 號 反 抗  ﹐ 醫 護 員 和 我 們 一 樣 無 奈 。

我 和 爸 爸 撂 下 話  要 放 她 在 這 ﹐ 不 管 。

醫 護 員 說 他 可 以 等 下 再 來 。

『姐 姐 ﹐ just do it. 』

『 妹 妹 ﹐ 快 點 。 』

小 帥 ﹑ 老 大 和 我 們 都 異 口 同 聲 勸 導 。 爸 爸 氣 得 問 ﹕ 『 你 之 前 不 是 有 打 過 嗎 ﹖ 今 天 才 打 一 針 ﹐  打 完 後 ﹐ 大 家 就 可 以 回 家 。   』

女 兒 還 在 那 一 直 喊 ﹕ 『 我 怕 ﹗ 我 怕 ﹗ 』

最 後 的 最 後 的 最 後 ﹐  全 部 人 都 失 去 耐 心 了 ﹐  待“ 針” 的 羔 羊 終 於 就 範 上 “刑 ”台 。 醫 護 員 還 不 放 心 要 爸 爸 抓 穩 女 兒 ﹐ 怕  即 將 入  “針 ”口 的 羊 又 溜 了 。

老 大 一 直 嘲 笑 女 兒 : coward

我說 他 是 龜 笑 氅﹐ 百 步 笑 五 十 步  。

爸 爸 也 說 ﹕ 『 哥 哥 ﹐  你 還 敢 笑 ﹐ 你 也 一 樣 。弟 弟 最 Brave 。 』

我幫 腔  推 崇﹕ 『  弟 弟 最 勇 敢 ﹐ 想 說 讓 弟 弟 第 一 個 上 陣 ﹐  你 們 好 好 學 他 的 榜 樣 ﹐  沒 像 到 你 們 兩 個 大 的 ﹐  還 不 如 一 個 小 的 。』

小 帥 在 旁 對 我 說 ﹕ 『 actually I am a little nervous too.』

呵 呵 。 。原 來 他 是 裝 得 從 容 就 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