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I am not Malaysian, Right?

有 一 天 ﹐ 接 小 帥 放 學 時 ﹐  他 問 我 ﹕ 『媽 媽 ﹐  I am not from Bejing. I was born in Enlgand, and I am Britain. I just travelled to Malaysia, I am not Malaysian, Right? 』

哇 ﹗ 他 竟 然 把 自 己 的 身 份 整 理 得 如 此 頭 頭 是 道 。

不 像 女 兒 以 前小 時  ﹐  竟 然 對 班 上 同 學 說 ﹕  『 I am from Bejing. 』  我 對 她 說 ﹐  我 連 北 京 都 沒 去 過 ﹐  你 竟 然 來 自 北 京 。

小 帥 對 我 說 ﹕ 『 老 師 也 不 懂 他 到 底 來 自 哪 里 ﹖ 』 那 天 他 們 學 到 美 國 名 人 的 生 長 背 景 。

孩 子 們 小 時 ﹐  都 對 自 己 的 身 份 ﹑ 種 族 ﹑ 歸 屬 很 混 惑 。 明 明 住 在 英 國 ﹐  我 卻 一 直 要 求 他 們 講 中 文 ﹑ 強 調 我 們 是 華 人 。 但 是 ﹐  我 們 卻 拿 馬 來 西 亞 護 照 。

朋 友 聽 我 轉 述 小 帥 的 解 說 ﹐  打 趣 地 道 ﹕ 『 幸 好 他 的 爸 爸 媽 媽 都 是 馬 來 西 亞 華 人 。 要 是 不 同 國 藉 ﹑ 又 不 同 種 族 ﹐  他 會 更 加 困 擾 。 』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星 期 one ?

前 晚 ﹐  小 帥 問 我 ﹕ 『 媽 媽 ﹐  do you know  星 期 one in chinese?』

『  什 麼 是 星 期 one? 是 不 是 星 期 一 ﹐  monday?』

『 no,  是 星 期 one , 不 是 星 期 一 。 』

我 從 星 期 一 講 到 星 期 日 ﹐  小 帥 都 說 不 是 那 些 。 我 問 他 ﹕ 『 星 期 one 是 什 麼 ﹖  水 果 ﹐  人 名 ﹐  地 方 還 是 節 日 ﹖ 』

 雞 同 鴨 講 很 久 後 ﹐  他 說 ﹕ 『I will show you tomorrow in my computer 』

昨 天 放 學 回 來 ﹐  他 馬 上 對 我 說 ﹕ 『 媽 媽 ﹐  come, i will show you what is 星 期 one.』

他 打 開 電 腦 ﹐  要 我 坐 在 旁 邊 ﹐ 然 後 打 開 youtube﹐  自 己  search 了 一 番 。 主 題 好 像 是 世 界 十 大 墓 碑 ﹐ 視 頻 一 個 又 一 個 地 解 說了 好一 回 ﹐  初 次 觀 看 的 我 都 沒 耐 心 和 興 緻 ﹐ 心 不 在 焉  地 當 小 書 僮 地 等 謎 底 揭 曉 。

小 帥 用 滑 鼠 pause 了 視 頻 ﹐ 然 後 對 我 說 ﹕ ﹕ 『look , this is 星 期 one. 』

原 來 星 期   one =  秦 始 皇  (Qi Shi Huang)

小 帥 學 完 世 界 地 圖 地 理 ﹐  現 在 開 始 在 涉 及 經 濟 ﹑ 政 治 ﹑ 人 文 。 好 可 怕 的 小 孩 ﹐  每 天 看 完 視  頻 追 問 分 享 ﹐  『 Why China , Russia, Malaysia hate USA?  』

我 說 ﹕ 『 All the countries hate USA.』

他 抗 議 ﹕ 『 No, Philippines, Taiwan......like USA 』

一 台 電 腦 的 接 鍵 ﹐ 令 他 啟 開 源 源 不 絕 的 學 識 ﹐ 他 那 小 小 腦 袋 裝 得 東 西 ﹐ 可 不 容 小 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