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creepy sound

返馬期間﹐小帥心生恐懼的不是蚊子。是各大教堂的禱告聲。

每天凌晨五點半﹐所住公寓相距不遠的兩間回教堂﹐ 以最大的貝分量廣播祈禱。

第一天﹐小帥被驚醒後大哭。

我安撫他﹐那是singing.

他不解地問我﹕『why they want to singing so loud. This sound is so creepy.』

『This singing is the Muslim praying.』

『Why they always singing, the creepy song is too loud. 』

那天﹐從外婆家要回公公家﹐ 小帥又大哭嚷﹕『I dont want to stay in 公公 house, i scared of the creepy sound. i hate the singing.』

我多次慫恿他寫下他的心聲﹐ 我幫他傳達給這些“擾人清夢”的“神”使者。他卻說﹕『no, i dont like to say somebody bad words.』

其實﹐ 我也受不了那些神經病的神使者。禱告有必要召佈天下嗎﹖開齋節那天﹐ 聽了整整一小時不知所云的嘶嚷聲。

馬來西亞﹐ 真的無可藥救的“回神”creepy  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