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老鳥 ﹑菜鳥 和小鳥

昨天是美國學校的新學年﹐ 女兒從小學的老鳥晉降為初級中學的菜鳥﹐初級中學只有grade 6 至 grade 8。 女兒是 grade 6﹐ 老大則是grade 8﹐ 算是這所學校的 senior。前兩天回校日﹐我們帶他們回校拿今年的課程表﹐再叫老大老馬識途領導幫妹妹找她要上課的教室。

校車在哪上下﹐ 他答不上來﹖

課程表在哪拿﹖ Gym room 他忘了是building 7.

哪間教室在哪﹖課程表如何看﹐一問三不知。

爸爸氣得說不上話﹐覺得他對他人之事的冷漠﹐事不關己。

他自我解說﹕『 我 nearly ten weeks 沒來﹐我忘了。』

昨天開學第一天﹐送小帥去上學後趕回家門口。女兒逼不急待地走出屋外草坪﹐哥哥氣急敗壞踏出家門向我投訴﹕『妹妹一直在吵我出去﹐ 都沒到時間。』

在候校車的路口﹐一再交待老鳥要照顧菜鳥﹐ 放學要確定妹妹有上到校車嗎﹖

女兒忘了校車的路線是幾號﹖我問老大﹐ 他不耐煩地皺眉說﹕『319』。

我一再叮嚀女兒校車 route 是 319﹐ 叫她抵達學校問哥哥校車要在哪等﹖

老鳥在等校車可經驗十足﹐ 看到同村廿多位同學漸漸從樹蔭底下﹐都擠到前頭的路堤旁﹐ 他招呼也不打也穿過人潮﹐立足於他滿意的地點。

妹妹這身軀弱小的菜鳥也有樣學樣﹐我叫她不必爭。反正哥哥爭到位會留給她。她卻要自力更生地勇闖人潮﹐擠出自己認為最佳地點。

校車來了﹐ 老鳥們個個經驗十足地湧擠上車﹐ 漆黑的車窗看不到車內的情景﹐惟有希望菜鳥能佔有一席之座。

小帥這隻小鳥﹐早上騎腳車載他上學﹐一直內疚地問我﹕『媽媽﹐Is it ok i dont know how to bike?』

抵校後又發揮了默守成規的精神﹐ 一直叫我不可尾隨他進課室外。由於是新學年的第一天﹐在課室外把守的老師﹐允許家長們各自引領孩子前往他們的新課室外列隊。

小帥放學後﹐ 很開心地地對我說﹕『I know you will come early today, because 不用等姐姐了。』



女兒和老大則比平時遲一小時才回到家。女兒Viber 我是因為雷雨交加﹐ 校方不讓他們外出等校車﹐都集中在gym room 。他一直msg 哥哥﹐ 老大則亳無音訊。

晚餐時﹐爸爸問起上學情形﹐老大搶曰﹕『妹妹你silly,不是因為 thunder,  是because school bus還沒到﹐ 所以才叫我們在課室等。』

兩人再次針鋒相對﹐ 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老鳥倚老賣老﹑菜鳥不甘示弱﹑小鳥則小鳥依人繼續問﹕『媽媽﹐is it ok i dont know how to bik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