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心存善意

前兩天在網上閱及一則新聞﹐ 美國密思根一位8 歲的小男孩Cayden Taipalus 看到同學因沒錢﹐無法吃學校食堂的熱食﹐只吃奶酪三文治而發起 “Pay It Forward: No Kids Goes Hungry.” 的網上捐款活動。為此﹐這位8 歲的小男孩身體力行地以資源回收獲取金錢來捐助這基金。

我喚老大和女兒閱讀這新聞。

老大看完後﹐聳聳肩表示﹕『你又叫我們看這種新聞。別人是別人﹐你說過不要比。』

女兒看完後﹐反應更激烈﹕『Cheh! Rubish! Just because 他的friend eat cheese sandwich? 』女兒如此感嘆﹐是因為她每天也吃自己帶去的食物﹐很少吃學校的熱食。

她的思維邏輯是﹕只是吃面包﹐就那麼小題大作。

我的孩子都沒有惻隱之心嗎﹖

從小告訴孩子﹐看到老人小孩要禮讓。

老大用餐的字典里﹐永遠沒有“禮讓”兩字。他很小的時候﹐吃快餐時﹐先把所有的番茄汁堆放在他面前﹐佔為己有。當時﹐爸爸就認為﹐這孩子難以養兒防老。

女兒在言行上﹐不會禮讓。她要搶著發言﹐聲音比人高貝分﹐先聲奪人。走路﹑騎腳車都要搶在前頭。上學年﹐和她一起騎腳車上放學﹐每次針對她在道上不禮讓的行徑再加提醒。她總是大發脾氣﹐認為他人妨礙到他。

我對她說﹕『你小時候不是看過兩隻羊過橋的故事嗎﹖兩人都不相讓的話﹐那肯定都受傷。』

她怒氣沖沖問﹕『為什麼我要讓他們﹖他們不讓我﹖』

我向她解釋﹕『看到小孩﹐他們不懂事﹐你讓一下又何妨﹖老人﹐走路很慢﹐他們停下要起步都要花很多力氣。』

『我為什麼要讓他們。就是因為讓他們﹐ 我才那麼遲才回來。』她總覺得那34秒浪費了她整個生命似的。

從學校到家那麼短短15分鐘的路程﹐讓個兩三回﹐也不會擔擱多少時間。可是﹐一星期總有那麼兩三天﹐ 抵達家門她總是發脾氣嘟嚷﹕都是那壞小孩﹐不然我早就到家了。

我對爸爸說﹕從小教到大﹐他們還是沒學到心存善意。

爸爸無奈回說﹕你不是說三歲定八十嗎﹖


那﹐三字經的首句﹕〝人之初﹑性本善〞﹐有待商榷。

該不該道歉﹖

孩子很小的時候﹐ 我就一直教導他們做錯事要勇於承認。即使不小心犯錯﹐也要靜靜不再反狡辯或出聲。

然而﹐這些日子孩子們秉持這信念﹐強烈地要求我向他們道歉﹐這種看似正確的教誨和認錯道歉的思維邏輯﹐一直在困擾著我。

有時在整理和清掃老大房間時﹐不小心碰撞到他書桌上的文具掉落﹐老大馬上要我道歉。

很多時候﹐ 幫女兒綁頭髮時﹐ 不小心把她弄疼或要灑抹在她髮絲上的水滴﹐滑落在她眼睫上﹐ 她要我道歉。

小帥每天閱讀學校帶回的故事書﹐要記錄閱讀的時間。他通常一分鐘不到就一口氣讀完了。然後﹐ 我提醒他﹐你忘了看時間。他沮喪嘟嘴﹕This is your fault. Why you forget to count for me?

三位小孩﹐輕則推卸責任﹐ 指責是你的錯﹔重則強烈要求你務必要道歉。然後﹐ 理直氣壯﹑振振有詞﹕你自己說﹐做錯事﹐ 要講sorry 的。

如果是你﹐在這種情形﹐你會道歉嗎﹖

一句Sorry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可以很爽快說出口。

然而﹐向他們道歉所衍生的後果﹐不堪設想。

我是不小心弄翻了老大的書﹐我是義務在幫他打掃房間。

我是無心弄疼弄濕女兒﹐我是無償在幫他綁頭髮。

我是忘了提醒小帥功課事項﹐我是在善意在提醒他老師的要求。

進入青少年華的老大和女兒﹐只要一抓到我和爸爸一小丁點把柄﹐ 會用放大鏡要求我們道歉。例如﹐我們不小心把要去Burger King用餐﹐ 說成 Macdonald ﹔又或者說要吃麵條﹐ 改為吃pizza。 甚至說下午會下雨﹐ 結果天晴等這些家常瑣碎之事﹐都要一一負責。

他們堅持認為﹕不管做錯事﹐ 說錯話﹐ 都要說sorry 。

換成是你﹐你若道歉的話﹐這些孩子﹐將永遠無法學會感恩﹐得寸進尺地要求自己的權益。

最近﹐我一再要求他們學會感恩。用餐時要學會感恩爸爸做工賺錢﹐ 讓他們豐衣足食﹔感恩媽媽的烹煮。家里的舒適和個人的衣裝整潔﹐都是父母用金錢和時間無償的付出。

老大對我一再面提要他學會感恩﹐很不屑道﹕『 I am no choice﹐是你們要生我的。』

女兒有時會說﹕『我也會煮呀﹗』

小帥呢﹖撒嬌道﹕『 媽媽﹐我很愛很愛妳﹐but 我不喜歡吃這個。』小帥嚴重偏食﹐我煮的食物﹐有9成以上不吃。

台灣著名心理學家洪蘭教授曾曰﹕有感恩之心的人﹐不會得憂鬱症。很多人都覺得是別人對他不夠好﹐都是別人欠他﹐所以沒什 麼事值得感恩﹐不懂惜福﹐不會知足﹐也不可能幸福。

那天早上﹐ 就為了女兒髮梢的一滴水滑濕了她的臉頰﹐女兒堅持要我道歡﹐我氣得好些日子罷幫她綁頭髮﹐她寧可披頭散髮也要我道歉。

老大也認為我應該道歉。即使我向他們解釋﹐那是在幫你們時﹐不小心而且也難以避免的小差錯。我幫你們洗衣煮飯飯打掃﹐ 你們有每件事付酬道謝嗎﹖

儘管我和爸爸如何解釋和說項﹐女兒和老大堅持有過失﹐就必須道歉這原則。

一個多月了﹐ 我還在尋思我該不該道歉﹖

道歉的話﹐我在助長我的孩子﹐永遠學不會感恩和寛恕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