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推敲勝於分數

上星期﹐小帥從學校帶回一張考卷﹐像往常地他喜歡向我解說他從學校帶回來的畫作﹑習題和考卷。


考題 8。 What did Jason do first?
A. He rode his bike.
B. He put on his helmet.
C. He got help from Mom.

小帥原本選答: B﹐後來他擦了﹐ 改為C。  我問他為什麼後來認為C 是答案﹖

他說﹕I was confused. Because i saw his mum's hand put on his shoulder. Then i think his mum help him to strap on the helmet.

我後來再仔細看﹐原來他把圖里每個細節都畫圈圈﹐他還圈出媽媽的手搭在孩子的肩膀。他把每個不對的答案都打個X。

我對他說﹕你這答案沒錯﹐這題可以有兩個答案。他也沒有因第一次沒拿到一百分而難過。

今天早上與他級任老師Miss Bartman 家長約談時﹐會後當老師問我們有什麼問題﹐我從包包里拿出這張考卷。爸爸尷尬的表情覺得我小題大作。

我坦然對老師說﹐我只是想討論這題目﹐并不是因為分數的原因。以後﹐如果有學生作答這題﹐我覺得答案值得再推敲。

我向老師解說﹐這題的圖解﹐媽媽的手搭在孩子身上﹐畫得令人困擾。

然後﹐老師問小帥為什麼選答 C 這答案﹖

小帥頭頭是道﹕『His mum's was trying to help him strap on the helmet.』

後來﹐老師也覺得有理。於是﹐她把準備好的成績報告對我們說﹕『His languages Art now is 100%』




 分數是其次﹐小孩推敲能力更值得鼓勵。






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讓孩子把大海塗成綠色



小帥從學校帶回未完成的圖像塗色﹐畫里是一隻海豚和海洋生物在海里嬉戲。小帥把未完成塗色的海洋繼續塗 成綠色。

我問他﹐為什麼海水不是蓝色﹖

『有呀﹗後面的水花濺起來的是藍色。這些塗綠色﹐那才會看到後面的水花是被打濺飛起。』他還特別在海豚的頭上﹐畫了幾個圈圈當氣泡。

我告訴他﹕『也對﹐可能海洋里有seaweed  所以會是青綠色。』

小孩有他們自己的幻想能力﹐那就別以大人世界的判斷去扼殺了他們的想像力。

然而﹐我又自問自己。有一天﹐我的孩子要把花朵塗成黑色﹑蘋果塗成紫色﹑斑馬塗成紅黃﹐北極熊塗成黑色﹐這樣顛倒現實的想像力﹐ 我是否可以接受﹐ 任由他們發揮呢﹖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一百分的要求

前晚﹐一位大學的好友致電詢問我﹐關於怡保中學的事宜。

我對她直言﹐我離開馬來西亞太久了﹐真的不了解目前的狀況。

她認為我一直都在關注馬來西亞華文教育動態﹐會有些許資訊。

我說﹕妳孩子才還那麼小﹐就那麼快打探中學的事了﹖

她呵呵笑﹕我姐說﹐現在小學能不能畢業都不知道。

聊起她那5歲的獨子﹐她說要考期未考了﹐最近都在忙著幫他複習英文﹑數學﹑馬來文。

她說﹐兒子每晚十一點多才能去睡。

我託異問﹕才幼兒園﹐ 有那麼多功課嗎﹖

『我自己出題﹐沒做到一百分全對﹐當然要他再做啦﹗必須全會。』

嘩﹗老實說﹐ 我著實嚇到。一百分才能罷休﹐那﹐這孩子的人生以後要走得多倦累﹐媽媽才會令他休息。

那晚﹐好友拍了孩子一些功課作業的照片傳給我。看了﹐ 我搖頭感嘆﹐馬來西亞目前的教育狀況是﹕揠苗助長﹐孩子不是輸在起跑點﹐而是累死在起跑點。

5 歲的小孩﹐每天要學的生字是滿滿的兩大頁﹐ 一共將近50個字。又分馬來文和英文﹐一天小腦袋不只要學發音﹐還得懂書寫。

不禁聯想小時候望見三姨製作臘膠﹐用一把鐵管把拌好的豬肉和豬內臟一起使勁地塞在豬腸子﹐偶爾過度灌塞而爆開﹐潰不成軍的畫面。

5歲的孩童﹐在英美兩國才開始學音標( phonics)﹐大馬的孩童已開始學聽寫。而且﹐ 還不是單音拼寫的單字﹕tab﹐還有雙音階字詞﹕table.

數學﹐即使我家老三以前在學前一年級﹐英國教育政策因教而施﹐因他數理和語文能力較強﹐被調去和一年級的學生學習到50以內的加減。然而﹐ 去年搬來到美國﹐他又重上學前一年級﹐跟著學看圖學單字和寫數目﹐全年只學到10以內的加。今年他7 歲﹐我檢查美國小一全年的數學教鋼﹐也只學到20以內加減。反觀﹐朋友孩子5 歲﹐幼兒園已教到50以內的加減。

對於好友一百分的要求﹐那晚令我失眠﹐網上搜尋兩篇關於德國教育故意讓孩子輸在起跑點的資訊  Link 給她。

我時常對孩子說﹕只要你有盡力﹐ 考得差﹐考回來看了改進就好。品德比成績重要。

在大學時﹐有門學科很難考﹐當時老師也有意讓大家作弊﹐就故意不監考﹐還故意告訴大家他在課後才會回來收考卷。全班同學都堂皇拿出筆記抄﹐惟我一人寫我印象中的答案。

如今﹐可以很驕傲對孩子說﹕我讀書考試從來沒作過弊﹐即使得了零分也是我的驕傲。

創意十足

昨天小帥帶回一張圖畫然後很得意地說﹕『媽媽﹐你看我畫的LOGO。』



他逐句地唸﹕『Great intelligent dandy odd nice is my name :Gidon』

他沒提醒﹐ 我還沒發現原來這Logo別出心裁。他一向來喜歡用他的名字設計各種各樣鬼馬的造型。幸好﹐還沒有老師向我投訴或斥責他。

女兒在英國的二年級老師Mrs. Bear 看到女兒把Bernice的 i 上頭的句點﹐學我寫成心型﹐訓導女兒寫字要寫好來。當時﹐很想去告訴這位有種族歧視的老師﹐ 為何打壓小孩的創意﹖酌量之後﹐ 決定放棄這種無謂的游說。

我對女兒說﹕『她不會欣賞﹐那我們就不寫給她看。那是她的損失。』

時間管理

孩子大了﹐多了歲數長了身高﹔父母少了呵護短了權威。有時想嘮叼幾句﹐心有余而力不足﹐明明孩子就在你眼皮底下活動﹐卻鞭長莫及。

之前我和孩子明文規定兼口頭警示﹕在電腦熒幕前呆兩小時後﹐必須要暫停休息最少半小時。用餐過後﹐必須休息半小時才能回到電腦桌前。

這陣子﹐那些由他們自己手寫的明文規定紙條﹐原本張貼在書桌前﹐都不翼面飛了。一條條媽媽的規定也被拋之腦後。

小帥每晚原本八點半必須關掉電腦﹐刷牙睡覺。後來﹐爸爸恩準九點準備就寢﹐再後來又拖宕九點半還得聲聲呼喚﹐他尚且當做耳邊風。

我對他說﹕今年9月開學時﹐ 老師給了兩張問卷﹐ 問你 time management 的能力﹐ 我還填了moderate ﹐早知就填 No。當時﹐小帥和我一起看問卷﹐ 他問我什麼是time management ﹐我向他解說﹐ 然後問他﹐ 我該填勾在 Yes  Moderate 還是 No﹖

他對我說: 我不知道。

我衡量一下﹐覺得他每天會按照日程該做的事去做﹐ 就填了Moderate。

去年 Kindergarten的問卷是會不會自己綁鞋帶﹑套衣穿褲﹑扣紐拉鍊﹑看時間﹑上廁所等自理能力。今年小一的問卷則傾向個人能力的管理。

每天早上﹐三名孩子都在我的morning call 頑倔地與睡神拉鋸。起床後﹐ 起床氣當然發洩在我身上啦﹗尤其是老大最愛在早餐上大作文章。嫌早餐不好吃﹑太冷﹑不幫他準備云云。

今早一下來﹐ 看我麵包沒烤﹐質問我﹕『我的麵包咧﹖』

『我怎麼知道你幾時會下來﹖每次幫你烤﹐你下來不是說 太冷了﹐ 或too burn, 要不然就是soggy 了。』昨天我臨送小帥出門﹐他才下樓要用早餐﹐我泡好MILO﹐ 叫他自己烤麵包﹐他因而大發脾氣﹐揚言不吃早餐。

老大亳無愧色道﹕『你應該聽我刷牙聲﹐就該幫我準備早餐了。』

我一再提醒他 ﹐ 家里沒有傭人。我是媽媽﹐ 不是你們的工人﹐請你們要記著﹕ show your respect。

女兒是懶床懶到我故意打開她房里的窗簾﹐讓刺眼的日光射入﹐她披被蓋上﹐照睡不誤。

只有一招對愛美的她管用。『妹妹﹐妳再不起來﹐等下來不及梳頭髮。』

美國不用穿校服﹐她臨睡前會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和襪子配搭好。只有頭髮﹐ 沒辦法事先打理。以前﹐ 我幫她綁頭髮時卻講﹕『妹妹﹐你再不起床﹐我來不及幫你綁頭髮。』如今﹐我任由她自己打理三千煩惱絲。

小帥呢﹖每天起床沒床氣也沒脾氣﹐而是沒力氣。

喚他起床﹐他偶爾惺忪雙眼又背對我睡。再喚﹐他會可憐兮兮﹕『媽媽,I am tired.』

知道他愛上學﹐我反問他﹕『那你今天不要上學了﹐是嗎﹖』

他馬上起床﹐半閉的睡眼﹐拖著小腳到洗手間刷洗。

這兩晚忍無可忍了﹐老媽不發威﹐當我是病媽。我開始施展“母”權。規定小帥九點不關掉電腦﹐明天不能玩腦。超過一分鐘也不行。我對他說﹐時間管理很重要﹐一分鐘也不能拖。這個世界里﹐巴士火車飛機按行程走﹐永遠不會等你。

老大女兒規定十時半必須上床睡覺。好﹐他們卻在十點半準時才關機﹐然後刷牙洗臉﹐吵個嘴罵個架﹐又花上半小時。老大﹐再來帶手機上廁所﹐ 又花個半小時﹐其他人都睡了。有時﹐ 我和爸爸都睡了﹐他才開門說學校的事情。睡意正濃被他擾醒﹐只是被告知無關痛癢的事。真的很想起床揍他一頓。

警告過老大和女兒﹐早上不叫他們起床﹐等我送小帥上學後八點半才叫他們。他們校車約8 點46分到社區路口。所以﹐ 最好晚上先收拾好書包。女兒比老大好﹐書包和衣服臨睡前準備就緒﹔老大呢﹖功課是最後一分鐘打包進袋出門上學﹐還是一邊看手機一邊整理書包。

試過有天送小帥出門前﹐才叫他們起床﹐沒有我預期中的兵荒馬亂。這兩人還是一副老神在在躺在床上聽我喊﹕八點廿分了。

唉﹗一再警告不叫他們起床好像不管用了。因為我的warning好像成為空口號。當娘果然很“良”﹐無法狠下心來讓他們吃一次苦頭。擔心他們來不及吃早餐﹑怕他們真的趕不上校車。。。







brainless brother

老大快邁入14歲﹐時常很淘氣地一會故意招惹小她兩歲的妹妹﹐等到妹妹火山爆發了﹐他興災樂禍開溜去另找弟弟當樂子。

我和爸爸時常喟嘆﹕『哥哥﹐ 14歲了﹐還那麼childish 一點都不成熟。』

他馬上抗議﹕『NO。。。我才13歲。』剛進入少年時期﹐對歲數就那麼珠璣必較。

女兒在家是一顆計時炸彈﹐一言不合她馬上引爆火力。

她問我這樣的髮飾穿搭﹐可以嗎﹖我說﹐顏色不搭調。她馬上拉長臉﹐生氣地摔梳拋椅﹐大力地蹬踏樓階洩恨。

爸爸每次都啐罵我﹕『妳都知道後果是那樣﹐就說可以﹐不就天下太平了。』

她成為哥哥離開電腦熒幕﹐最愛“挑逗”的對象。

哥哥只要不著邊際胡說兩句﹐例〝妹妹﹐媽媽說你不要這…〞或〝妹妹﹐我吃妳的東西了哦﹗〞。妹妹不查明哥哥在訛弄她﹐不管三七廿一 ﹐火力爆發﹐嘶喊回擊。

爸爸最反感女兒過度反應 (over-react)﹐我們都說她愛演。

我對女兒說﹕『就算妳對﹐可是妳那種激烈反應。沒有人會要幫妳。』

曾舉例﹕『有天﹐妳排隊買東西﹐有人插隊。如果你大聲罵他﹐或者摔東西﹐你認為別人會幫誰﹖』

『妳都那麼凶了﹐ 一﹔不會被人欺負﹔二﹐也不需要別人幫忙了。』

女兒翻眼瞪我﹕『哥哥錯﹐你們為什麼不罵他﹖』

『我們沒有說哥哥不對。不過﹐你摔椅推桌﹐那就是你的錯。』

早上﹐老大醒來躺在床上﹐望見走向洗手間的小帥嘴巴又癢起嚷﹕『弟弟﹐come and kiss my butt.

放學抵家門﹐老大第一句話是﹕『弟弟﹐ you wuli wuli bomb-bomb.

弟弟懶得搭理他﹐他又故意走到他耳畔說﹕『弟弟﹐ you look BEAUTI---FUL』以前弟弟還會抗議﹕NO, I am  boy,   is handsome  。現在﹐連哼都懶得說。

或是 『di-di, you wanna eat poo? hahahhaa

                                                                                                                 小帥的塗鴉

『 弟弟﹐you love Ko-Ko or Mei-Mei? Yup, you love me, RIGHT?


心忖﹐有天他真的不再淘氣﹐即證明他長大了。我們必悵然所失他曾留下的童真事跡。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心想事成

全家在餐桌除了吵吵鬧鬧﹐老大女兒鬥嘴外﹐最喜歡的就是一問一答那種話題。

老大最愛問﹕『弟弟﹐你喜歡哥哥還是姐姐﹖』

女兒比哥哥好一點﹐ 問得問題很廣﹐也有深度。比如﹐她會問﹕什麼顏色是地球上最多﹖哪間快餐的薯條較好吃﹖英國﹑美國﹑馬來西亞這三國最令人懷念的東西﹖

不像老大﹐問來問去﹕『弟弟﹐你喜歡哥哥more , or you love your brother more? 』問題兩個人都是他﹐類似李敖曾自曰﹕五百年以來﹐全世界白話文寫的最好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

有天﹐女兒又提出﹕『如果有一個wish﹐你們要什麼呢﹖』

老大連想都不想﹐馬上回答﹕『我要有很多 很多的錢。』

我說﹕『有錢沒有健康﹐也沒有用。』

他大聲地道﹕『有錢就有健康。』

我提醒他﹕『沒有健康﹐ 你就沒法去賺錢。』

他反問我﹕『你沒有錢﹐怎麼去看醫生。』

我將回他﹕『那﹐Steve Jobs 那麼有錢﹐ 為什麼還會死﹖』

他頓時啞然了。

女兒罔然我們的爭議﹐一直在叼絮她的願望。

我直接糾正她﹕『只要許個﹕〝心想事成〞﹐不就OK 了』

她馬上說﹕『不要﹐那個很危險。萬一我生氣時﹐make a wish 要你們死。』

嘩﹗我怎麼沒想到呢﹖






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Matthew 飓风

两天前,佛罗里达风闻飓风来了,购物中心所有的食水、面包、食品都被抢购一空。

相比之下, 我们這家初来报到者,尚沒“闻风丧胆”﹐依然臨危不驚。至到相熟的朋友一再詢問囤水存糧﹐買到煤氣燼和煤油罐了嗎﹖我們今早才開始出動﹐參與全城戒備。

佛州的電視新聞24小時持續地在匯報和更進Hurrican Matthew 最新動態。新聞報導一再重申﹐ 這將是佛州史無前例最嚴峻的風災。

小帥看到新聞說的如此嚴重﹐一再勸導列為嚴重風災區的住民﹐遷入庇護所而 擔心道﹕『I am so worry, are we going to die?』

『不用擔心﹐我們的家很堅固﹐不像 3 little pigs 第一隻豬的草屋﹐也不是第二隻豬的木屋﹐ 我們的是堅固的磚屋。』在台灣住了5年﹐ 經歷大大小小的台風﹐見過慘面﹐已沒驚過。

女兒問﹕『我們要不要先打包一些衣服﹐準備逃難﹖』

我問她﹕『妳要去住學校的庇護所嗎﹖』

爸爸詢問﹕『家里重要的文件﹐ 都分別放在兩個地方對不﹖』

我問他﹕『有事的話﹐我們可以逃去哪﹖』

爸爸茫然無措﹕『不知道哦﹗』

我說﹕『大風大雨﹐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條。』

Olando 已宣佈明天凌晨5 時至後天早上7 時﹐為全城 curfew 戒嚴﹐禁止所有車輛和人跡在公路上。各相關部門在記者會上宣稱﹐考量到安全問題﹐電訊﹑醫療﹑緊急後備人員是不會在危急時分出動救援。所以﹐ 呼籲該去庇護所避難的危區不要拒絕﹑如果停電﹐在風向時速35公里以上不會動員修理﹑在戒嚴時刻意外車禍自己負責﹐當局不會派送救災人員救援。

看到美國人在天災當前的準備嚴謹﹐和事先說明和警告﹐相比之下﹐台灣的救災態度應該多加改善和學習。因為救災人員也是人﹐每一個人的性命也只有一條。那些罔顧安全的人﹐ 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