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shit-head 和傻仔

剛才小帥做完功課去玩電腦之前﹐開了日光燈。外面日光熱烈地照射入屋﹐我對他說﹕『傻仔﹐關燈。』

他很生氣抗議﹕『你called  我傻仔﹐so mean. Yesterday  爸爸even called 我 shithead。』

噢﹗我感到好奇問﹕『為什麼爸爸叫你shit head?』

『because i cry。』昨晚他不舒服一直哭叫﹐爸爸大概安撫不下﹐就出口罵了他。

他還在叼唸﹕『你要不要我call你傻仔﹖ It's so mean and rude﹐你要 say sorry.』

我問他﹕『shit-head 和傻仔﹐那個比較mean?』

他不假思索﹕『of course is shit head.』

我對他說﹕『OK﹐ 那我今晚要爸爸向你道歉。』

小帥向來心思細膩﹐感情敏感﹐對所有的事物會耿耿於懷。有些事﹐ 即使過了很久﹐他還會記得。

不吵的要诀

楼上主人房的浴室在翻修,工人进进出出, 弄得整间屋子尘土飞扬。每天他们收工,就是我开工大清扫的时刻。前天晚上我清理和抹完楼上,就叫小帅上楼冲凉。我用湿布帮他抹乾净脚底的沙,岂知正用他电脑玩游戏的女儿却嚷:『弟弟,你自己玩。』

弟弟听了马上赤脚跑去电脑前,我气得大骂:『妈妈才帮你擦乾净脚,你又跑去肮脏的地方。』

心急的他又跑来要我替他弄乾净脚,我一边再帮他擦、一边数落:『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擦完另一只脚后, 我用手掌掴他脚底。

HURT!! Hurt 我。』小帅大叫。

『不要打他, 你做什么打他?』楼上房里的爸爸立马质问。

他不出声还好, 一出声我就一把火。每次没看到前因,就出言断阻。这是我最反感的劝阻。人不在现场了解事情,单凭绘声绘影就没有发言权。

我喝令爸爸:『你没看到, 不知道, 最好不要出声。』

『小事,你就喜欢打。』他还是人在房里, 只闻声响。

『我说过你多少次, 你如果没看到整个事情, 又不了解状况,请你不要出声。』

『我对你说了多少次, 不要打小孩。』

最后,为了小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我和爸爸又大吵一番。

翌日,我接小帅放学回家。那一小时我们独处的日子, 我和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窝在沙发聊天。有时,他说学校的事给我听,有时他要念故事书和我分享。我问他:『昨天爸爸为了你,和妈妈吵架,你觉得怎样?』

小帅想也没想就说:『I don't know why 爸爸  like to argue?

我听了蛮惊讶的,他没因为爸爸帮他而为他说好话。我问他为什么那样说?

他说:『If 爸爸not argue with you ,你们就不会吵架。』

那么简单的原理,7岁的小孩都懂。可是,为什么大人就一直不明白呢?

我对爸爸说过N次:『有时,我只是轻轻地作势打小孩,并没有真的打下去。但是你却在那煽风点火、加油添醋,原本孩子都不以为意,你却把事情闹大。』


爱孩子没错, 前提是可以先了解再大呼小叫吗? 这样装腔作势,影响的不仅是孩子的心理,两位大人伤了感情伤了心。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小帥放學坐在我腳車後座﹐像往常那樣急著分享今天學校的事情。 我經常因為路旁的車呼嘯而過﹐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只能隱約猜他所說的內容﹐每次回到家後﹐他卻不願意再提起路途所說的故事。因此﹐ 我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路程﹐盡量不阻止他自言自語。

今天下午我聽到他提起﹕『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我好奇地問﹕『Why?』

『I think he is in love with a lot of girls.』

我感到有趣地問﹕『你為什麼那樣想﹖』

『Because he always play with those girls, not our class only, but other class's girl. Boy should not always play with the girl.』

我向他解釋﹕『I dont think 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he is very sociable.』

『Why he always want to play with  many girls?』

『If he play with the girls, this does not make sense he is in love with them. Just now you said your best friend is Hannah, do you in love with her? 』

『No......』

在晚餐時﹐我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 小帥還是用很篤定的口氣堅持﹕『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

爸爸問起原由﹐他透露﹕『Even i have best friend Hannah,but she never play with me in recess time.』

爸爸追問﹐發現每天中午12點到1點的午休﹐他都自個在草場玩樂。我們問他原由﹐他說他不喜歡一堆人在一起做一些事﹐他喜歡自己靜靜在沙地旁看別人玩沙﹑踢沙﹑或看朋友在草場玩樂。

這些日子﹐原來他用一小時休息時間﹐在觀察其他同學的活動。難怪他會評斷﹕『Evan has a bunch of  girl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