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無神論

昨天午餐姐姐用神來恫嚇小帥。他嗤之以鼻道: There is No God.』然後嗶哩啪啦說了一堆為什麼會有宗教﹐ 是因為要人向善。其實﹐這世上是沒有神的。

哥哥姐姐當然不服﹐反正這三姐弟從不會持有共同的見解。一定要有正方和反方﹐才能展開辯論大戰﹐進而爭吵大戰。

姐姐說﹕『弟弟﹐how do you prove it that was no GOD?

哥哥有點不懷好意靠嚇﹕『哦哦﹗弟弟﹐beware of the GHOST?

小帥可是辯論大將﹐三言兩語提出宗教的出發和要旨﹐輕而易舉就把這兩位有神有鬼論點的兄姐給鎮壓住。

爸爸忍不住問﹕『弟弟﹐你又去哪看到這些說法﹖』

小帥再次聲明﹕『No, I know and learn that’s no God, all religion in deed of people to be kind.


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shit-head 和傻仔

剛才小帥做完功課去玩電腦之前﹐開了日光燈。外面日光熱烈地照射入屋﹐我對他說﹕『傻仔﹐關燈。』

他很生氣抗議﹕『你called  我傻仔﹐so mean. Yesterday  爸爸even called 我 shithead。』

噢﹗我感到好奇問﹕『為什麼爸爸叫你shit head?』

『because i cry。』昨晚他不舒服一直哭叫﹐爸爸大概安撫不下﹐就出口罵了他。

他還在叼唸﹕『你要不要我call你傻仔﹖ It's so mean and rude﹐你要 say sorry.』

我問他﹕『shit-head 和傻仔﹐那個比較mean?』

他不假思索﹕『of course is shit head.』

我對他說﹕『OK﹐ 那我今晚要爸爸向你道歉。』

小帥向來心思細膩﹐感情敏感﹐對所有的事物會耿耿於懷。有些事﹐ 即使過了很久﹐他還會記得。

不吵的要诀

楼上主人房的浴室在翻修,工人进进出出, 弄得整间屋子尘土飞扬。每天他们收工,就是我开工大清扫的时刻。前天晚上我清理和抹完楼上,就叫小帅上楼冲凉。我用湿布帮他抹乾净脚底的沙,岂知正用他电脑玩游戏的女儿却嚷:『弟弟,你自己玩。』

弟弟听了马上赤脚跑去电脑前,我气得大骂:『妈妈才帮你擦乾净脚,你又跑去肮脏的地方。』

心急的他又跑来要我替他弄乾净脚,我一边再帮他擦、一边数落:『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擦完另一只脚后, 我用手掌掴他脚底。

HURT!! Hurt 我。』小帅大叫。

『不要打他, 你做什么打他?』楼上房里的爸爸立马质问。

他不出声还好, 一出声我就一把火。每次没看到前因,就出言断阻。这是我最反感的劝阻。人不在现场了解事情,单凭绘声绘影就没有发言权。

我喝令爸爸:『你没看到, 不知道, 最好不要出声。』

『小事,你就喜欢打。』他还是人在房里, 只闻声响。

『我说过你多少次, 你如果没看到整个事情, 又不了解状况,请你不要出声。』

『我对你说了多少次, 不要打小孩。』

最后,为了小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我和爸爸又大吵一番。

翌日,我接小帅放学回家。那一小时我们独处的日子, 我和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窝在沙发聊天。有时,他说学校的事给我听,有时他要念故事书和我分享。我问他:『昨天爸爸为了你,和妈妈吵架,你觉得怎样?』

小帅想也没想就说:『I don't know why 爸爸  like to argue?

我听了蛮惊讶的,他没因为爸爸帮他而为他说好话。我问他为什么那样说?

他说:『If 爸爸not argue with you ,你们就不会吵架。』

那么简单的原理,7岁的小孩都懂。可是,为什么大人就一直不明白呢?

我对爸爸说过N次:『有时,我只是轻轻地作势打小孩,并没有真的打下去。但是你却在那煽风点火、加油添醋,原本孩子都不以为意,你却把事情闹大。』


爱孩子没错, 前提是可以先了解再大呼小叫吗? 这样装腔作势,影响的不仅是孩子的心理,两位大人伤了感情伤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