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Disrespectful

老大在家常常把自己当老大,呼呼喝喝。要做功课时,就唤:“爸爸,我 stuck  liao.

事实,是他刚在网上看完漫画、或玩完网上游戏,连功课都没翻开就嚷嚷叫叫。

爸爸从主人房或楼上赶过来他房间,他会大发少爷脾气一直在叽叽歪歪数落,压根就不要听人讲解。爸爸要他静下先听他讲,老大则叫爸爸走。

好啦!爸爸提起前脚,后脚还没踩出房门,他又再唤:“我不会做!!!”

父子俩一个廿四孝的好爸爸、一个以我为尊的不肖子。我有时听着老大颐指气使爸爸,斥责他:“有求于人要有个态度,功课是你的,你不会问爸爸,可不可以有礼貌一点。”

老大嚣张喊:“shut up!”

我要胁老大:你试试再说一声shut up,看我打不打你?

“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不要插手。”滥好人爸爸又来插口。

我说:我看不下去他欺负你。

你不用管他。他每次都这样,你那么大反应,反而中计了。爸爸总觉得我是反应过度,才会让小孩发脾气的策略一一得逞。

哼!他是欺负好人。我有时觉得老大那样霸扈,是爸爸一再容忍退让,老大才会得寸进尺。每次我教训小孩,爸爸第一句话不是支援我,而是数落我的不是。

我抹地叫老大起身让我拖他书桌四周,老大有时装作没听到不动,我再说一次或两三次,老大马上又来:shut up 。我火大反击骂回,爸爸马上对哥哥说:“哥哥,不要再说了。妈妈每次拖地就这样脾气不好。”

我对小帅说,不要一边吃东西,一边站在电视前动来动去。爸爸第一句话是:小孩吃东西就是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帮女儿绑了头发,女儿嫌额头全露出,不好看。我对女儿说:“你又没有刘海,每天还不是一样露额头?”爸爸第一句又是:“都叫你不用帮她绑头发了”。

昨晚,我对爸爸说:“我说小孩的时候,你可以指正我。但可不可以先指出小孩错在哪里,再来说我呢?你那样先是批评我,即使你认为在帮我,孩子们也觉得爸爸是在帮他们。”

我说孩子们脾气大,爸爸会说他们睡不够,才会精神不好发脾气。我认为电脑玩太多,爸爸觉得做完功课,那是他们的自由时间。我说吃饭不要玩手机,爸爸边吃边看,孩子们抗议为什么爸爸可以看电话?爸爸说:“那是你妈妈说的,不是我”。

那晚,老大又像往常一样,看到饭桌没有他喜欢吃的炸食物,马上开口大骂:“妈妈煮的东西是shit。”

我忙了一小时,打好饭、放好餐具想坐下来吃饭,他一下楼来就像大老板那样连锅里的菜都没上桌,就一直重覆骂:“妈妈不会煮,煮的东西是 shit”。

我火大的骂他:“如果不吃,可以走开。不要把自己当成是VVIP,在我眼里你没respect(尊重)别人才是shit.

爸爸一直叫我静下来,等他来劝。我却气得住不了口地说:“妹妹即使不喜欢吃,也会吃少少;弟弟很多食物不吃,可是从来不会说什么,吃他要吃的。你身为哥哥,心情不好,从楼上刚骂爸爸,把自己的功课带回家当成爸爸的功课;从楼上下来厨房,还把自己当成是大老板指指点点。即使在学校的食堂,花了钱吃到shit foods,你也不敢吭一声。”

爸爸说我不尊重他身为一家之主,让他发言和主持这场争执。爸爸反过来认为,身为妈妈不该骂自己孩子是shit。倘偌老大真的肯听他所劝,不会每做功课,就把他当出气筒。

一顿晚餐,花一小时准备,好不容易全家聚在一起,却因为一个人的不尊重而坏了所有人的胃口。老大永远是那么自私,因为有位好爸爸当靠山,让他有恃无恐

那晚在餐桌,老大继续玩他的手机,爸爸自己在那滔滔不绝劝说了一小时。这样,你说你的;我玩我的,有用吗?连最基本的对话尊重也没有,说了也是白说的。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赖着不走了。。

前阵子,公公婆婆从马来西亚来美探亲,我们安排两老安寝在小帅的卧房。家里有四间房,之前三个孩子一人一间卧室。我们买了一张沙发床铺,把小帅安置在我们的主人房。

9月间,公公婆婆返马后,小帅一直不愿再搬回他的卧室。他如此建议: “let it be the guest room. ”

我悄悄对爸爸说:就让他在我们房在睡一阵子吧!不然,他会觉得我们把他赶来赶去。他会有阴影,客人来,我要搬;客人走,我也得搬。

最近调慢一小时的时差,要他依照时差前的时点上床,他不依不饶觉得才九点而已。

爸爸却坚持认为那是之前的晚上十点了。

然而小帅指着钟说: “那才九点。”

两父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说不过的爸爸使出杀手锏要胁:“你再不去睡,等下你回去你的房间睡。”

小帅一听这话,即使百般不愿,也只能躺在床翻来覆去。
 呵呵。。。大人都是霸权主义者,玩臭的。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貼心

前天晚上清理桌子一角讓小帥寫日記﹐把剛才抹地放在椅子上的女兒書包拿下給小帥坐。豈知﹐書包的背袋勾住椅背﹐我腳下一滑跌坐在地﹐鐵椅接著砸下我腳踝。小帥馬上跑過來﹐捧起我臉頰一直吻吻吻。

我痛得叫不出來﹐他卻又嘴對嘴的堵住我的嘴﹐一邊問﹕『are you OK?

我啊啊啊地叫﹐他接著小嘴又來吻我﹐自責道﹕『That’s my fault 。』

『不關你事﹐是媽媽自己不小心。』

NO﹗』他大聲的要承擔過失說﹕『你幫忙整理桌子給我。』

前些日子在樓上廁所櫥櫃整理東西﹐被一個硬盒子從高處掉下狠狠地砸到我頭。我慘叫一聲﹐在廁所旁臥室的老大沒有反應﹐繼續玩他的手機﹔反倒是在樓下玩電腦的小帥馬上沖到樓上關心詢問﹕『媽媽﹐What happened? Are you hurt?

瞧﹗兩個兒子﹐14歲的哥哥還不如剛過8 歲生日的弟弟懂得關懷他人。老大冷漠自私﹑小帥善良體貼﹐由此可見。

今早送他去課室﹐我幫他背書包﹐他對我說﹕『媽媽﹐我幫你拿bag。』

我心里不是很願意讓他幫我提那包包﹐因為裝著電話﹐擔心他失手掉下手機會壞。然而﹐轉念一想﹐手機壞了可再買﹔拒絕了他的好意﹐可能以後再也沒有這種貼心了。

 

勇於表述

今天小帥從學校帶回來一些在校完成的作業﹐他看到我在翻閱﹐走過來對我說﹐我今天對老師說這題的答案應該是C

 我看他指給我看的題目是﹕

 The ________dinner was the crops they ate.
A. grasshoppers'

B. grasshoppers

C. grasshpper's

 
他說﹕『老師給我們的答案是 C。』於是﹐ 小帥對老師說應該是 A 因為後面的 they 顯示是復數。

 我問﹕『老師有沒有說你很厲害﹖』

 『沒有。』

 我又問﹕『那老師有沒有對你說謝謝。』

 『沒有。』

 心里可覺得老師該稱贊一下勇於表述和指正的同學﹐這不僅令孩子們以後遇到疑問﹐會提出質疑﹔獲得別人指正﹐說聲謝謝﹐也是基本的禮貌。

我擁他入懷﹐在他額上親吻一下﹕『媽媽very pround of你。Well done

老師這星期二在家長面談提到﹐小帥是聰明又用功﹐謙虛學習的學生。』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當小女孩已不喜歡粉色了

女兒步入青春期﹐她年前就開始抗拒所有粉色系列的衣物。小時﹐總是喜歡把自己幻想成公主的她﹐喜歡粉紅﹑紫﹑粉藍等夢幻又可愛系列的衣裝。近年﹐所有衣物﹑包包﹑用具﹑日用品﹐一律拒絕購置使用公主圖案的色彩。

她宣稱﹕“那是小女孩的﹐我已長大了。”

不想再扮可愛的女孩﹐覺得自己可以搭配自己的服飾。然而﹐她又缺欠信心和勇氣﹐對著滿櫃的衣飾問﹕“穿什麼﹖”

我答﹕“隨便。”

“我沒有衣服穿。”面向滿滿的衣櫃﹐竟然說沒有衣服穿。令我想起一句話﹕女人的衣櫃永遠少一件衣服。

“又不是要去什麼特別場合﹐隨便穿就好。”

“我不知道穿什麼衣服。”樓上開始弄點聲響﹐表示她的大小姐不滿情緒。

爸爸想小事化無﹐立馬說﹕“你這樣穿很好了﹐可以了。”

有時﹐爸爸還得悄悄招呼我﹐不要再給什麼意見﹐都說OK 就好。

偶爾看女兒打扮得邋遢﹐衣服深調配得不對﹐如黑衣配深藍褲﹑又或紅裙配條過長的短褲﹐我還是會提醒她。

不說還好﹐一說又火山爆發了。“砰碰﹗砰碰﹗”﹐遭殃的不僅是我﹐還有無法抗議的衣櫃。

有時忍不住幫她出主意搭配﹐她認為太孩子氣﹐或者over-dress引人注目。

難怪她今年的穿著傾向居家隨性的牛仔褲﹑便服。所有五顏六色好看的裙子﹐一一被她打入冷宮﹐成為收藏品。小公主開始選擇回歸平凡人了。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墨守成规

小帥每星期拿回家的考卷﹐每次審閱老師的批改﹐看得我搖頭嘆氣﹐有些質疑這是不是美國學校呀﹗

瞧﹗這兩題問題﹐其實小帥寫的答案﹐一點也沒有錯。我不知道老師怎麼不能融化貫通接納其他不是她心目中的答案。8 歲的孩子能夠寫出: musuem attractions﹐ 即表示這孩子能夠掌握全文的理解能力﹐以及跳脫文法規範的答案。可是﹐老師的標準答案是﹕They are both very old.

依內文所述﹐小帥寫的答案﹕ They are both Thalias  brother。這樣回答並沒有錯。可是﹐老師要的答案是﹕They are both good to their sister.

這名即將退休的老師﹐在美國教育體制活潑的學習方式﹐以及強調思維邏輯的考題﹐批改考卷怎麼一點變通的思想都沒有。難道這些年來﹐都沒有家長投訴她一板一眼的死腦袋嗎﹖



老師大概怕我又寫張紙條和她討論該通融的答案﹐最近都會在小帥被批改不正確的內容下畫線﹐以示沒有商榷的餘地。



原本小帥得95%﹐不知哪一題又令她想一想﹐後悔放寬又只給半分。且看她食古不化到何種程度﹐我忍無可忍將把這些考卷一一當面問她錯在何處﹖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嚴師出高徒﹖

這兩張是小帥學校語文理解的考卷﹐批改的是他班主任﹐一位快退休的資深女教師。依我多年身為家長的經驗﹐舉凡資深教師都有一定的師嚴﹐不容任何學生或家長質疑她的教學經驗。剛擔任教職的年輕老師﹐反而能夠輕易接受家長的建議和交流。

開學十天後去學校接小帥放學﹐他見到我有點不開心告訴我﹕『媽媽﹐我要tell你一個bad news.

我問他什麼事。他卻說﹕『回去我 show 你。』

回到家﹐他拿出三張考卷﹐其中兩張一百分﹔另張卻50% F﹐老師還在分數旁寫個F。 這是他打從在英國歲上學以來﹐考到最差的分數。他幾乎都考一百分﹐有次最差的分數是80%

他悶悶不樂對我說﹕『F is fail,I scared I will be in Grade 2 again next year.

我翻看考卷﹐發現小帥在10題答錯題﹐其中兩題是粗心看錯行段答錯內容﹐另三題的答案具有爭議性﹐幾乎三個選項都是對的。尤其是題5﹐給該文書寫另個主題。我認為只要有涉及內文的題目﹐都該得分。再來﹐該老師在兩個100%的考卷﹐沒有寫上任何註解﹐惟獨50%寫上F﹐對於甫開學上課的孩子﹐在學習上有重大信心和興趣打擊。

為了安撫小帥﹐我對他說﹕『Amazing, B Brilliant, C Creative or Clever, D Do it again, F Fail to be Fantastic 

Why 沒有E﹖』

被 Expel from grade standard

他哈哈大笑﹐覺得我把AF 的註解胡說八道得有趣。不過﹐還是不放心問我﹕『我got a F, hate liao?

『你考得很好。這張考卷如果讓媽媽做﹐媽媽可能考零蛋。』我其實不是誇張﹐這張考卷的答案似是而非﹐改的老師要求又十分標準。我一直對他說﹐考試只要盡了力﹐分數不重要。

他說﹕『I know 你在安慰我。』

我翌日留個回條在成績報告書上和老師討論兩點。

第一點﹐我懇請老師下次手下留情﹐別寫成績的等級﹐讓孩子有快樂的學習。所有家長在昨晚家長匯報都已經知道60%以下是 F。針對題5﹐我覺得這樣彈性的問題該任由學生自由發揮想像力。

當天放學﹐老師在考卷上批寫﹕The title needs to tell the main topic. It was not mostly about a baseball cheer.It was mostly about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or fun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那老師很顯然不開心我的字條交流﹐在一些字句還畫上底線強調。我之前詢問小帥﹐他說答案只有一個﹕Fun things you can do at the ballpark.

小帥算是他們班上及級上的佼佼者 gifted child﹔我納悶又好奇﹐全級100多位歲的孩子﹐有幾人能夠寫出老師心目中要求準確的答案﹖況且﹐原本的題目是The Ballpark,全文主要描寫baseball game 在 Ballpark進行比賽的情景。

隔一星期又分回三張考卷﹐另兩張一百分﹐ 其中有一張是94%﹐我和爸爸看了考卷都覺得這位老師真是老朽﹐考題寫得不清不楚也就算了﹐扣分也扣得嚴格。小帥不算畫蛇添足﹐堪稱錦上添花 “Going to”﹐ 一題10分竟然扣去6分。如果老師考題上明確要求加上逗號﹑句號那就OK﹐但出題老師要求是﹕ write each sentence correctly.小帥寫成Going to school is fun. 并沒有錯﹐算是寫出完整語法的句子。

我對爸爸說﹕『今年Grade 2開始有全A成績表揚狀﹐小帥剛好又遇到這嚴師扣分扣得厲害。』

爸爸安慰道﹕『但願她只是年頭下馬威﹐年尾放水。』

這說法意味﹐小帥每張考卷的分數都將得之不易。

只有你不是姓Wong

前幾天﹐小帥為日記要寫什麼發愁﹐我建議他寫《The adventure of Dongi》。他反對﹐因為我把他的名字Gidon 倒轉為 Dongi。當時他抗議此名﹐因為Dongi 音似Donkey

今天﹐我又叫他Dongi﹐他覺得抗議無效﹐改為激將法道﹕『 你叫我Dongi, beause you’re jealous ﹐你是 the only  family 沒有 Wong﹐你是Lim。』

我對他說﹕『我跟我爸爸姓﹐你跟你爸爸姓。Dongi。』


他嘟起嘴說﹕『Don't call me Dongi ever ever again…』

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Miami 的噩夢

天狗吃太陽沒有成為世界末日﹐小帥又開始煩憂我們在籌劃 Miami之旅將成為他的死亡之旅。

我問他﹕『你會不會背爸爸媽媽的電話號碼﹖』

他皺眉搖搖頭。

我對他說﹕『那你要背下來﹐萬一在Miami走失可找警察或店員幫忙打給爸爸。千萬不要找路過的陌生人。』

他想像力豐富的聯想到﹐ 陌生人會害死他了。又開始寫下這樣的日記﹕






日全蝕的SOS

 

821日北美各地可以看到日全蝕﹐學校和縣政府在前一星期﹐已經在電話和派通告大張旗鼓宣導日全蝕的安全措施。學生有3個選擇﹐1)不必向学校請假,留在家﹑2) 12.30pm提早放學﹑3) 4.30pm延時放學﹐因為日全蝕從下午1.30pm3.30pm。這項通告特別警示上學走路和騎腳車的學生。

小帥一看到“危急”告示﹐立馬杞人憂天星期一日全蝕即將世界未日。他哭訴眼睛會瞎﹐他會死了﹐他星期一不要上學。

我安慰他﹐學校是慎重行事而已﹐那天的太陽和比常沒兩樣。只要不抬頭望向天空就OK了。

他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擔心﹐萬一他不小心抬頭呢﹖

我勸慰無效﹐就任由他哭發洩恐懼﹐我忙我的了。他沒有了哭訴者﹐於是上樓找哥哥訴說。哥哥一聽馬上哈哈說﹕『弟弟﹐你 sillyEclipse 怎麼會死﹖』

他說他會死﹐哥哥卻一直說他idiot﹐兄弟倆雞同鴨講﹐小帥獲不到知音者﹐悶悶不樂地走下樓﹐寫出以下的求助訊號。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裝腔作勢

漫漫兩個多月的暑假﹐孩子們每天都在學中文﹐老大年齡比小帥大一倍﹐打從三歲開始學中文﹐周而復始學了十一年的中文字彙﹐這里學﹐哪又忘了﹐始終是竹簍打水。他和妹妹從小在家說中文﹐可是看字讀中文﹐舌頭卻在打結﹐中文的四聲經他們嘴里拼出﹐像外國人說中文那樣﹐陰聲怪氣。

小帥6歲才開始學中文﹐他記得又會讀的字﹐反而比哥哥姐姐多。

我教生字﹐小帥記性好﹐每次大約34遍﹐就能夠掌握了。哥哥是嘴在唸﹐眼睛從不瞟住生字﹐心不在焉的死讀死背。

女兒呢﹖就會用諧音﹑暗號來加強記憶。所以﹐大約十遍左右即可讀出當日所教的字句。

年長的哥哥﹐讀得渾身費勁似在與人幹架﹔我聽得快崩潰。小帥通常忍不住會給他暗示﹐例如﹕〝踩〞。哥哥搔腦兒想不出﹐他就在他眼前使勁往地跺腳。

女兒腦筋也轉得快﹐很會聯想諧音。把〝擔心〞以dancing來記﹔〝希望〞哥哥讀成〝洗碗〞﹐馬上被她用以默記後再轉音成〝希望〞﹔〝微波爐〞聯想成英國兒童節目Waybuloo。所以﹐老大搔破頭皮唸不出來時﹐小帥或女兒會在旁裝腔作勢﹐給他暗示。

然而﹐老大是豬一樣的隊友﹐三番四次的錯在同一個字﹐也一樣猜不到弟妹給的暗示。

今天小帥看他停頓在〝擔心〞﹐就在他身旁跳舞打轉﹐老大還是沒有意會出來。心急口快的小帥﹐乾脆唸出來比較快。

〝快樂〞﹐女兒會哼唱生日快樂的曲調﹔小帥則直接唱出﹕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最好笑的事﹐老大連猜也會猜錯﹐我沒教的字會從他口里蹦出。像〝希望〞被他唸成〝死亡〞﹑開心變成開學﹑高興唸成關心。他讀不清楚〝心〞和〝興〞﹔〝希〞望和〝失〞望﹔鍋與瓜﹑船與床…

喜悅兩個字﹐小帥在哥哥面前七情上面歡天喜地的樣子﹐可是哥哥沒意會到﹔他又忍不住說〝喜〞﹐然後他脫口說﹕阿月阿姨。

第一次提示﹐哥哥沒意會到﹔第一次重讀時﹐他再提示﹐哥哥開心地讀出﹕喜悅。

有天教他們所有提手旁﹑口字和足字旁的動詞﹐打﹑掃﹑提﹑拿﹑跳﹑踢﹑跑﹑喝﹑呼…

姐弟倆一會打自己﹑一會又跑又跳﹑吃﹑喝﹑唱﹐什麼動動都表演出來﹐慧根不高的哥哥﹐只能猜到三成而已。惹得女兒和小帥一邊裝腔作勢﹐一邊急跺腳﹐反觀哥哥則在一旁看猴子演戲般靜默不語﹐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吃上癮了


7月是紅焰焰櫻桃盛產的季節﹐近來因櫻桃的價格便宜﹐都在買櫻桃﹑吃櫻桃。

那天我問小帥﹕要吃櫻桃嗎﹖

他果斷地對我說﹕『NO,  I think I already addicted to cherry.

他每天吃櫻桃吃到血盆大口﹐怕吃上癮﹐竟然決定金盆洗手了。懂得自制是好事。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TeaSPoon

老大和女兒在英國小學﹐曾經參與教會在放學後舉辦的活動4﹑5年﹐顧名思義教會活動當然除了玩樂﹑手工﹐每星期一小時的 Kids Club 都會教導聖經典故。

那麼多年﹐最令我難忘的手工是兩個孩子﹐各剪貼了一個紙湯匙﹐寫著﹕Thank You, Sorry, Please.

他們對我說﹕這是 teaspoon﹐可代表〝謝謝﹐對不起﹐請〞 的意思。

事隔多年﹐這手工剪製的 teaspoon 早被我扔了。然而﹐孩子們這些年來﹐也沒把這三個字應用在生活上。

舒適的生活﹑過度的保護﹑周全的照顧﹐我家孩子沒學會感恩﹑沒懂得回饋﹑失去自我管理的能力。

不會感恩的孩子﹐就不會尊重﹔不懂回饋﹐就不會幫忙﹔不會自理﹐就不會在生活起居為自己負責。

很好奇地想問看此文的親友﹐

你家孩子﹐幾歲開始自己動手弄早餐﹖

你家孩子吃完飯會說謝謝嗎﹖

你家孩子幾歲開始幫忙家務事﹖

你家孩子需要你喚做功課﹑吃飯﹑沖涼﹑睡覺嗎﹖

如果有4 YES 的孩子﹐那恭喜你﹐你家孩子教養得很好。

我家小孩﹐從老大14歲到7 歲的老么﹐都是4 NO

老大要求他自己烤個面包﹐他反問你﹕如果不幫他烤﹐為什麼要問他早餐吃什麼﹖

要求老大﹑老二一人掃樓上﹐一人負責掃樓下掃樓下的女兒覺得樓上有床﹐需要清掃的面積較小。我指正所有床底沒堆東西﹐都需要彎下腰清掃。再說﹐樓下車庫佔了樓上一間半房間的面積﹐清掃樓下其實更小。她還是覺得虧大了﹐弟弟怎麼不用掃地﹖

以前老大﹑老二吃完飯﹐即使不合胃口﹐他們還是會說﹕媽媽﹐謝謝你﹐ 很好吃。漸漸﹐女兒沒說了﹐ 再後來搬到美國﹐老大也忘了說﹕謝謝。

老大每餐下樓到飯桌第一句是﹕哦﹗都不好吃。看到喜歡吃的菜﹐第二句就是﹕不夠。

老三從小就是不理人間事﹐他的主意力只專注在他喜歡的事物上。喚他吃飯﹑沖涼﹑睡覺﹐千呼萬喚﹐只須加上一句﹕再不來等下不給你玩電腦﹐立馬奏效。

這幾天﹐我開始思考沒有把TeaspoonThank You, Sorry, Please  掛在嘴邊的家庭風氣﹐漸漸失去和諧。

尤其是老大﹐每次我要抹地﹐叫他移動一下﹐去沖涼﹑來吃飯﹐即使他在旁﹐他仍不理不睬﹐再多說幾句。他馬上大聲喊﹕不要喊﹐ shut up

EQ 再高的人也會被挑激起脾氣﹐自己喊我﹐我沒喊他﹐反叫我不要喊。拿匙﹑拿ketchup﹑烤面包﹑泡茶﹑做功方﹐自己不動手做的事﹐反要求別人幫忙﹐被拒絕時反數落他人:lazy, selfish.

前天拖地叫他移動腳步﹐他反喊我﹕不要喊。。我警告他再一次那麼惡人先告狀﹐我會罰他。

昨天廚房洗碗﹐喚他讀中文﹐老大明明就坐在不遠的沙發上﹐就是不吭一聲。不鳴則已﹐
一鳴又是出口傷人喊﹕不要一直喊。。

這分別是惡狗先咬人。我要他道歉﹐他堅自己沒做錯。

好﹐我說﹕你如果可以找到一個人支持你喊媽媽是對的﹐那麼我向你說sorry.

一句sorry 有那麼難嗎﹖

他寧願為了不道歉﹐沒有電腦﹑手機﹑不能吃家里所有的東西﹐還有賭氣不沖涼。

倘偌不小心養了一隻白眼狼﹐就得讓他自生自滅﹐要教會他學會做人最基本的禮貌和良知。

這次﹐我絕不心軟﹐我要讓孩子在生活里﹐再學會teaspoon 的原則 ﹕Thank you Sorry , Please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說女生 STRONG 不是 compliment

昨天午餐時﹐小帥突然說﹕『媽媽﹐說女生 STRONG 不是 compliment , right﹖』

我附和﹕『yup, 女孩子不喜歡人說她強壯﹐因為那即意味他很壯﹑或很胖又不像女生。你在哪看到的﹖』

老大和女兒馬上七嘴八舌反駁。老大數落我性別歧視(sexist); 女兒覺得我是在教錯弟弟。

小帥則振振有詞提出見解﹕『70% 的女生不喜歡被人說她 “ strong”。』

女兒馬上糾正﹕『我每次幫忙拿重的東西﹐ 因為我喜歡被人說我“ strong"。』

儘管哥哥姐姐一直在那不認可﹐小帥卻一直道出他自己也不知從那看到的網絡訊息﹐一一地說說女孩子為什麼不喜歡被人說是”強壯“。

哥哥姐姐則一句在那 NO, NO﹐卻提不起數據和資訊反駁他的論點。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舌頭在打結

很久沒教老大和女兒中文了﹐趁最近暑假﹐開始又複習三月春假學的字詞和唐詩﹐結果老大學得很痛苦﹐我教得奄奄一息斜躺在沙發聽他五音不全的發音﹐耳膜被折騰得快陣亡了。

小帥記憶力好﹐又懂得有邊讀邊取形的技巧﹐雖然很多字是第一次學﹐但他比兩位兄姐快上口。

女兒也很靈巧﹐默讀幾次﹐也順利過關。

老大死記死背﹐完全不看字﹐舌頭和嘴唇在糾纏﹐中文的四聲從他嘴里都成了第四聲。有些基本的字詞是他三歲就學過了的﹐每年再重覆教﹑他重覆學的字﹐他還是很陌生。不但越學越差﹐也讀得很糾結。

昨天教他們名句﹕『一寸光陰一寸金  寸金難買寸光陰。』

小帥領先會讀﹐今天依然記得全句。

女兒默唸幾次﹐今天忘了“難買”兩字。

老大昨天背了他快抓狂﹐我快瘋了﹐還是無法順暢讀完整句。

今天他要朗讀時﹐小帥取笑他“吃金” ﹐“吃”光陰…

我對他說﹕『中文要放鬆唸﹐不能用喊﹐一喊叫都是重聲。』

他學著輕聲細“音”﹐最後順利唸完全句。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誰有“娘”心﹖

昨天午餐時﹐我問孩子﹕『如果有天媽媽死了﹐ 你們會miss 媽媽煮的什麼食物﹖』

女兒想了一下脫口說﹕『餛飩。』餛飩皮向來是我自己揉麵糰壓製成的。

老大緊蹙眉頭﹐仿很為難。

我問他﹕『哥哥﹐你會想念媽媽的炸雞球﹑還是餛飩﹖』

老大神色頗勉為其難說﹕『你的chicken ball沒那麼好吃了。』

『弟弟呢﹖會想念媽媽的curry puff?』

原來小帥已淚眼汪汪﹐他哭著說﹕『媽媽﹐我會miss 你。我不要你死。』

老大馬上批判﹕『弟弟﹐你 idiot ﹐全部人都會死。』

小帥紅著鼻﹑一直在眨眼睛訴說﹕『我怕你和爸爸會死。』

我安慰道﹕『你發明不死的藥﹐那樣媽媽爸爸吃了就不會死。』

老大又來搗局道﹕『不會有不死的藥。』

我說﹕『哥哥小時也想發明不死的藥給爸爸媽媽﹐後來長大就放棄了。弟弟﹐你不要像哥哥那樣沒決心﹐你好好讀書﹐當科學家就會研發一種可以長命百歲的藥。』

弟弟弱弱搖頭說﹕『我不會。』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學會放手

很多年前看過一個父母和子女的動畫﹐陳述人的一生﹐ 長大﹑求學﹑結婚﹑生子﹐再經歷生老病死。動畫一幕幕的歡樂﹑離別﹐道盡父母在不捨中必須學會放手﹐讓孩子學習﹑成長﹑獨立﹑面對生活的一切。

相信很多父母在兒女上學﹑或是托兒所﹐內心掙扎不已。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在外獨立不再依賴父母﹑另方面又依依不捨孩子不再依戀自己。

老大在小五之前﹐上學放學一直都由我接送。後來﹐他開始參加課外活動﹐我開始要求他像其他同學一樣﹐ 自己走路回家。

女兒上學的長髮一直由我幫忙打理﹐每次幫她綁頭髮還得受她大小姐脾氣﹐後來我乾脆罷工。任由她自生自滅﹐有時望著她出門披頭散髮不忍心又幫忙她。最近告訴自己必須學會放手﹐讓她學習成長。要留長髮﹐ 自己打理﹐媽媽不可能幫你一輩子。

小帥從小和我們同睡﹐搬來美國一人一室﹐起先他每晚要求有一個guest 陪他睡。然後﹐他漸漸習慣獨睡一室。

最近﹐老大習慣飯來張口﹐只要他大少爺下樓吃飯﹐非得盛好飯﹑擺好匙叉﹐不然賭氣罷吃﹐還反口數落﹕為什麼你那麼懶惰﹖

孩子成長的路上﹐身為父母必須忍心學會放手﹐只有放手讓孩子自己走出門﹑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才學會感恩和成長。

這個暑假﹐安配他們負責家務﹐掃地﹑洗碗﹐自己摺疊自己的衣物﹐還要他們學會時間管理。可是﹐他們配合度十分的低﹐爸爸上星期說﹐我太遲放手讓他們幫忙家務事。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一起来找砸


 這張圖有什麼問題﹖

這張圖是從馬來西亞帶來的幼兒學華語第二冊里所拍下的﹐那是小叔的讀冊。依小叔的年齡推斷﹐大概是1985~1986 期間由南方印刷出版發行的讀物。

幾個月前﹐我教小帥這頁﹐他看了這圖一直哈哈大笑說﹕Funny。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那些鳥和小孩一起在唱歌﹐很好笑。

我再叫他看看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還是覺得  very funny.

昨天我教三個兒女讀中文﹐故意翻開這頁﹐問他們這畫哪里不合理﹖

我之前和小帥討論過這圖﹐所以他想搶先發言﹐ 我制止他﹕『讓哥哥姐姐先說﹐你再看他們說得對不對﹖』

12歲的女兒覺得﹕『鳥的比例和那孩子畫得一樣大﹐不合理。』

觀察力很好﹐把我沒挑出的毛病給揪出。

14歲的兒子認為﹕『那些鳥五顏六色﹐不合理。』

也對﹐物以類聚﹑鳥以群居。

輪到7 歲的小帥雀躍地指出﹕『那個小孩不該跑到電線竿﹐太危險了。』

我提醒他們﹕『你們都忘了樹上有10隻小鳥﹐獵人打了一隻﹐還剩幾隻的推理嗎﹖』

老大不以為然道﹕『這只是一個圖畫﹐不代表什麼﹖』

女兒覺得那小孩和那些鳥很熟是朋友﹐所以小鳥不怕他。

小帥還是覺得這圖很funny。

他哈哈問﹕『為什麼要爬到那麼高和小鳥一起唱歌﹖ 』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學會互相尊重

前陣子騎著腳車去接小帥放學的路途中﹐被住家附近的高中學生騷擾。為首那名1415歲的男孩故意在我和他錯身而過大聲“啊啾”地打個洪亮的噴嚏。第一次﹐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量給嚇得失去平衡。翌天﹐他和約45個中學生又如法泡製﹐可那天我已心理準備﹐沒被嚇著只是邊騎腳車邊罵這些壞小孩。

沉靜尋思﹐這群中學生和我家老大的年級不相上下﹐我該教訓和引導他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先生鼓勵我錄視頻作證﹔老大則在指手劃腳吹噓膨風﹕『給我遇到他﹐我“卡擦”heheehahaha hit他們。』這小子只會出嘴﹐真正遇到這事﹐他第一個腳底抹油。

住在這社區快兩年了﹐自從Trump上任總統﹐好像越來越多白人小孩開始以“騷擾和欺凌”東方臉孔為樂。我越想越不甘心﹐打算明天開著我手機錄下被騷擾的證據。接連三天﹐ 卻沒再和那始作俑者的小男孩碰上。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逮”到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的原則。一旦被犯﹐我必會回擊。好啦﹗終於又在一天的午後高中放學期間﹐那小男孩和另位朋友一起步行在社區小道回家。他遠遠望見我﹐又開始和友人合計要嚇唬我。我拿著手機在腳車手柄前﹐錄下他們緩緩步前而來的身影﹐然後在我騎腳車越過他們之際﹐他們兩人又不約而同地打個大大大的響嚏。

我倒轉腳車﹐停在他們身邊問他們﹕『為什麼每次我經過時﹐你們都要打噴嚏?』我用“sneeze”這詞彙。

然而﹐另位參與惡作劇的小男孩卻問我﹕『為什麼拍他們﹖』

我再次強調﹕『你們為什麼每次越過我身旁﹐要大大聲的打噴嚏。』

我用的是Sneeze ﹐而那位男孩則辯說﹕『我鼻子敏感﹐所以 Hiccup (打嗝)。』

我向那位男孩解釋﹕『你那位朋友已經騷擾(harass) 我四次了﹐這絕對不是碰巧的敏感。』首次是他故意在對面的大道上呼喝我﹐我一併結算。

那位帶頭的男孩原本心虛漸行漸遠﹐無奈他同行的朋友還留在原地﹐他算有義氣沒有自己開溜﹐又踱回來向我解釋﹕『我有敏感﹐才會hiccup。』同時﹐一直向我道歉。

我其實只想把此事化小﹐也不想惡化鄰里的關係。是故對他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是住在同一社區﹐既然是鄰里﹐大家應該互相尊重。你知道你那天在我身邊故意大大聲打噴嚏﹐我差點跌倒嗎﹖這一點都不好玩。(not funny at all)

這之後遇到那位帶頭的小男孩﹐他頭低低不敢直視我﹔我卻先向他點頭。反而那位同行的朋友還故意小小聲地打噴嚏要來個小示威﹐ 我當做視而不見。

上星期為首的小男孩帶著他的45歲的小妹妹散步﹐經過我家門口﹐我向他點頭示好。最近在放學的路上﹐他開始怯怯地向我點頭了。

這是好的開始。

我經常詢問和告訴孩子﹐在外被人欺負﹐要告訴我﹐不要默默承受。這次被騷擾的經歷﹐我家小孩﹐尤其是老大認為我不該那麼輕易放過這小孩。我對他說﹕『這小孩只是頑皮﹐並不壞。所以媽媽教他要學會尊重﹐只想讓他 learn a lesson。』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彬彬有“理”

昨天老大彬彬和女儿一同受邀他们初中学校,在另间高中礼堂举行的学校年终颁奖典礼。女儿被语文科老师受邀上台和另位同学朗读她们所写题为《Nobody ever told me》的诗歌,老大获得初中毕业成绩优异奖(President’s Education Awards)。同时,他们两人都完成15本指定阅读小说,获得Sunshine State Award。去年,我们刚到美国,对于美国学年成绩如何考核和各科学术表现都不了解,所以小孩们错失很多可以表现和获奖的机会。

老大去年拿到Good Character Award Civil学科两个奖。今年,也只拿到两个奖。反观他的同学,去年只拿到Sunshine State Award,今年则比他多拿了两个奖。一个是Battle of the books,另一个则是初中三年三个学期总结9个学期都拿到全科A,老大初中Grade 6 没在美国就读,所以自动丧失了这奖。另 Battle of  the Books Award ,我和爸爸问那是什么奖?

女儿说:『那是每个星期有天早上要提早去学校,参加阅读。在那段阅读时间,可以读Sunshine State Award  指定的书。』

我说:『那对参加 Battle of the Books的同学,简直是一箭双雕。』

妹妹遗憾道:『是呀!我那时本来要参加,怕爸爸每个星期的一天早上要载我去学校,所以没参加。』

老大马上以大哥的口吻分解:『妹妹你idiot,全年的每个星期有一天的早上要提早去学校,just for 2 second on the stage and get a medal?

老大的生活哲学是斤斤计较在时间和经济的成本,他原本获得师长推荐参加National Beta Club 。那是美国领袖会,必须品学兼优才能获得推荐参加每个月为期一次的领袖潜能培训。然而,入会费要20美金,会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我一直鼓励他参加,他却换算入会费要20美金,才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每个月还要花时间去上课。再来班上有很多同学都获得推荐,他觉得这Beta Club只是为了要赚取会费,并没有什么稀奇。

他说:『我要参加,高中才去参加,一样也是National Beta Club 会员。』

我当时曾劝说:『你高中没老师推荐你,你就没法参加了。』

他反问我:『那现在参加,高中没再参加不是一样没用。那是每年都要缴费的。』

他的理念:时间就是金钱。花很多时间,才换取那面小小的奖牌,不值得;要花金钱且又花时间,更不值得。

那么重的得失心,对14岁的小孩来说,根本是现实加上太计较了。


他越来越有想法,我开始无法兑服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