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灵机童画

每天让小帅写日记,可以洞悉他小小脑袋在想什么?也可以发掘他的才华和精灵。


书画动词

不同的頭髮款式﹐很有創意。


 不同表情

Pizza 的制作步驟

每天讀小帥的日記﹐可看出他的聰睿和急智。在繪畫方面的表達能力﹐也非同小可。




藉画道歉


小帅只要被的斥责,没获得宽恕,都会闷闷不乐,藉画抒发

星期三叫他先做功课,才能开电脑。他出其意外过来在我背后用力槌了好几下。我罚他整天不能动电脑。他一直向我道歉都不获得赦罪。于是,他画下这幅画为日记。他认为,说道歉了, 就该被原谅然后, 可以玩电脑了。

我被他槌打, 一直骂他:『shit head。』他记恨等爸爸下班回来告状, 我不断且一共骂了他26次“shit head”.

我私下对爸爸说,不能再任由他动不动就出手打人,这次要重重罚他。哥哥经常宠溺他,兄弟俩玩闹,被他打不还手。从今天开始,只要他动手打人, 就被罚不能玩电脑。

那晚,他一直求情不果,心怀忿恨,觉得说:对不起,也没用。

后来,让他帮忙哥哥复习学校的spelling B,他读给哥哥考。Spelling B 是进阶参赛美国学校听写大赛两百多个字汇。将功赎罪后,他可以开机了。






Love is Feeling

上星期五问小帅,他在校 recess time 都在做什么?

他腼腆笑答:『nothing 』

『又在看 Christopher has a bunch of girlfriends?』

『no, Christopher does not has girlfriend.』

『你之前不是说他有a bunch of girlfriends?』

『Evan has a bunch of girlfriends, no  Christopher. I think Alexandria is in love with Christopher and Evan.』

我问他:『你是怎样判断Alexandria in love with both boys?』

『Because she likes to hug them.』

『OK. Do u have any girlfriend?』

『NOoooo....』他把NO 拉得长长地,然后人小鬼大说了这句:『Love is about Feeling,it cant be you just play with someone and you love her.』

哗!我是被吓到了。不知去那学来这句:Love is Feeling.




Trump will build the mexico wall and Obama relax on the beach

小帅在1 月20日Ronald Trump 宣誓成为第 44 届美国总统时,在当天的日记如此涂鸦:



美国学校, 即使是小学也会跟着时事动态教育学生参与社会和跟进活动。每年1月15 日是美国着名的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 的生辰和纪念日,学校会引导学生去了解这位社会运动者的生平事迹。

教育是引导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去了解历史、时事和未来的趋势。

马来西亚的政府却在打压国内的大学生不能参与任何政治活动。可以预见,这个国家看不到未来和希望。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童心塗鴉

how to measure a Subway footlong by Gidon Wong (7 yrs old)


今天昨午我們吃 Subway。小帥大概聽到我們提起 footlong﹐今晚的日記的畫作如此創意。爸爸看了﹐忍不住嗤笑出聲來。

心碎畫作


昨天中午教三位小孩學中文﹐小帥比哥哥姐姐率先學會﹐當輪到哥哥讀生字時﹐他一直在插嘴被我喝止。

他對我說﹕『你不愛我了﹐你hate 我。』然後﹐難過地哭著上樓﹐在自己的房里畫了這幅畫下樓遞給我看。

他坐在我的膝上﹐指著畫里的﹕ heart broken。

『你畫什麼﹖』

『 很多heart broken 了。 sad face 也broken 了。很多flower petals falling down, 很多heart 丟進 right side 的 rubbish bin. That's a raining sad day.』

嘩﹗整幅畫的意境是崩潰的心碎世界。

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

無神論

昨天午餐姐姐用神來恫嚇小帥。他嗤之以鼻道: There is No God.』然後嗶哩啪啦說了一堆為什麼會有宗教﹐ 是因為要人向善。其實﹐這世上是沒有神的。

哥哥姐姐當然不服﹐反正這三姐弟從不會持有共同的見解。一定要有正方和反方﹐才能展開辯論大戰﹐進而爭吵大戰。

姐姐說﹕『弟弟﹐how do you prove it that was no GOD?

哥哥有點不懷好意靠嚇﹕『哦哦﹗弟弟﹐beware of the GHOST?

小帥可是辯論大將﹐三言兩語提出宗教的出發和要旨﹐輕而易舉就把這兩位有神有鬼論點的兄姐給鎮壓住。

爸爸忍不住問﹕『弟弟﹐你又去哪看到這些說法﹖』

小帥再次聲明﹕『No, I know and learn that’s no God, all religion in deed of people to be k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