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小帥的“噓寒問暖”

近來﹐小帥患上“怕死”恐懼症﹐動不動就會問﹕

『我不小心咽口水﹐我會不會死﹖』

『我吞了一小塊草莓進肚﹐我會不會死﹖』

『這個餅乾掉在我衣服﹐吃了會不會死﹖』

『我摸了蠟筆﹐我會不會死﹖』

『剛才姐姐給我粉筆畫畫﹐我會不會死﹖』

『剪刀割到手﹐會不會死﹖』

一天從吃喝到接觸某種東西﹐問上廿幾次會不會死的問題﹖

我回他﹕『你以為想死那麼容易嗎﹖』最近從網上閱台灣在倡導好死﹑好難﹖鼓吹安樂死合法化。

他很不滿意地指控我﹕『哦﹗你要我die.

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我反過來問他﹕『那﹐如果喝水咽下去會死﹖不喝水會不會死﹖』﹔『吃東西不吞進去﹐那要怎樣吃﹖』﹔『蠟筆﹑粉筆如果有毒﹐爸爸媽媽老師會給你嗎﹖』﹔『刀﹑剪刀只要小心使用﹐就不會受傷。』

他還是杞人憂天道﹕『我擔心我會死。』

最折騰的是睡到三更半夜﹐他起床徘徊在我們房門外再進來問﹕『我擔心我蓋的被太厚﹐我會熱死。』

好啦﹗叫他蓋床上另個薄被。過不了五分鐘﹐他又進來問﹕『我擔心被單太薄﹐我會冷死。』

爸爸和我在酣睡中三番四次被滋擾﹐其中一人忍無可忍﹐寧願半夢半醒到他房里﹐與他共眠。

然而﹐他的“怕死”恐懼症是有選擇性。我說﹐電腦不要玩太多﹐很多人玩太久死掉。他聽了﹐ 亳無反應。

我勸他得吃蔬菜﹐不要那麼挑食。他寧吐不從。

哥哥小時也有怕死恐惧症﹐當時我爸癌末我和妹妹返馬﹐小小年級的他親睹病死的過程。後來從馬來西亞回到英國﹐三歲的他立志要發明不死的藥﹐拯救世人的生命。年長後﹐漸漸懂事﹐哥哥了解到現實的殘酷﹐發明不死的藥成為他的童話故事。

在網上查閱怕死恐惧症的原因不外是遺傳和心理兩種。老大會對死亡留下陰影﹐主要是看著外公病入膏肓到入土為安的過程。小帥﹐從沒有類似死別的經歷﹐卻自己嚇自己。

我問爸爸﹕『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那樣怕死﹖』


爸爸反問我﹕『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那樣怕死﹖』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我不Kiss 你了

小帥喜歡用吼叫投訴哥哥死纏爛打的騷擾。哥哥幾乎成為他日常生活中的“噩夢”。哥哥唯一可取之處是﹐雖嘴賤﹐但任弟弟打罵不還手﹐還可以依然故我嬉皮笑臉。



abang 又來kacau adik 了


我看不過眼斥責小帥﹕『你不可以打哥哥。』

小帥吃味說﹕『我知道你愛哥哥﹐你不愛我liao﹐你hate  liao。』

『哥哥沒打你﹐他只是嘴賤。他有口﹐你也有口﹐你為什麼打人﹖』

他噙淚申訴﹕『我知道你比較愛哥哥﹐你hate liao。我以後不kiss 你了﹐你就沒人kiss 你 liao。』

『誰說沒人會kiss 我。哥哥姐姐都會 kiss 我…』我還沒說完﹐哥哥姐姐在旁不約而同馬上發出 No……的抗議。

我只好自圓其說﹕『沒關係﹐我等哥哥姐姐睡覺﹐晚上再進房里kiss  他們。』

女兒馬上表示﹕『我會Lock  the door.

 小帥還是憂怨地不甘示弱﹕『我不會kiss 你﹐沒人會給你kiss 了。』

『媽媽不kiss 你﹐還有兩位孩子可以kiss 。你不kiss 媽媽﹐你就沒有媽媽可以kiss 了。』


他怨恨嗔道﹕『你比較愛哥哥﹐你hate liao。』

如何當哥哥﹖

小帥和哥哥老愛扭打在一起﹐哥哥喜歡調侃他﹔而他則覺得哥哥煩不勝煩 。他投訴哥哥從“annoying "到後來使用 "irritating" 。最近則直接用吼叫來抗議。



哥哥和弟弟分享好笑的視頻

哥哥只要睜開眼睛看到弟弟﹕弟弟﹐ wanna eat poo-poo?

放學回來又是一句﹕弟弟﹐wanna eat my poo-poo?

連弟弟上床就寢關上房門了﹐他也要進去房里戲謔兩句 poo-poo 才痛快。

前陣子我開始閱讀﹙ Diary of a Wimpy Kids﹚《小屁孩日记 》這系列的書﹐書中的內容令我不禁聯想到老大緣何會那樣愛“招惹”弟弟。原來﹐他從那書里竊剽小屁孩哥哥對待弟弟的言行舉止﹐以損“弟”為樂。

我對爸爸說﹕『弟弟出世的時候﹐那時6 歲的哥哥正好開始大量的閱讀diary of a Wimpy kids Horrid Henry 這系列的書。難怪他會如此樂而不疲﹑用言語“刺激”弟弟。』

爸爸沒有真正去翻閱那系列書﹐聽了我的舉例感嘆地說﹕『那﹐我們之前真是不該讓他看那些書了。』

我隨口道﹕『以後﹐要讓小孩看書之前﹐我們要先過目檢閱內容。』

爸爸提醒我﹕『他們三人都已看電子書了。看書的速度比你快﹐你要先過目﹖﹖﹖』


爸爸的意思是﹐除非我一目十行﹐否則這三個小孩閱讀的能力都已比爸爸強多一倍以上﹐尤其是女兒是全校第一位把初中生參與閱讀計劃的15 本指定小說﹐不到半個月時間就完成閱讀心得﹐張貼在校的圖書館﹐一時成為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