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學會互相尊重

前陣子騎著腳車去接小帥放學的路途中﹐被住家附近的高中學生騷擾。為首那名1415歲的男孩故意在我和他錯身而過大聲“啊啾”地打個洪亮的噴嚏。第一次﹐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量給嚇得失去平衡。翌天﹐他和約45個中學生又如法泡製﹐可那天我已心理準備﹐沒被嚇著只是邊騎腳車邊罵這些壞小孩。

沉靜尋思﹐這群中學生和我家老大的年級不相上下﹐我該教訓和引導他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先生鼓勵我錄視頻作證﹔老大則在指手劃腳吹噓膨風﹕『給我遇到他﹐我“卡擦”heheehahaha hit他們。』這小子只會出嘴﹐真正遇到這事﹐他第一個腳底抹油。

住在這社區快兩年了﹐自從Trump上任總統﹐好像越來越多白人小孩開始以“騷擾和欺凌”東方臉孔為樂。我越想越不甘心﹐打算明天開著我手機錄下被騷擾的證據。接連三天﹐ 卻沒再和那始作俑者的小男孩碰上。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逮”到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的原則。一旦被犯﹐我必會回擊。好啦﹗終於又在一天的午後高中放學期間﹐那小男孩和另位朋友一起步行在社區小道回家。他遠遠望見我﹐又開始和友人合計要嚇唬我。我拿著手機在腳車手柄前﹐錄下他們緩緩步前而來的身影﹐然後在我騎腳車越過他們之際﹐他們兩人又不約而同地打個大大大的響嚏。

我倒轉腳車﹐停在他們身邊問他們﹕『為什麼每次我經過時﹐你們都要打噴嚏?』我用“sneeze”這詞彙。

然而﹐另位參與惡作劇的小男孩卻問我﹕『為什麼拍他們﹖』

我再次強調﹕『你們為什麼每次越過我身旁﹐要大大聲的打噴嚏。』

我用的是Sneeze ﹐而那位男孩則辯說﹕『我鼻子敏感﹐所以 Hiccup (打嗝)。』

我向那位男孩解釋﹕『你那位朋友已經騷擾(harass) 我四次了﹐這絕對不是碰巧的敏感。』首次是他故意在對面的大道上呼喝我﹐我一併結算。

那位帶頭的男孩原本心虛漸行漸遠﹐無奈他同行的朋友還留在原地﹐他算有義氣沒有自己開溜﹐又踱回來向我解釋﹕『我有敏感﹐才會hiccup。』同時﹐一直向我道歉。

我其實只想把此事化小﹐也不想惡化鄰里的關係。是故對他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是住在同一社區﹐既然是鄰里﹐大家應該互相尊重。你知道你那天在我身邊故意大大聲打噴嚏﹐我差點跌倒嗎﹖這一點都不好玩。(not funny at all)

這之後遇到那位帶頭的小男孩﹐他頭低低不敢直視我﹔我卻先向他點頭。反而那位同行的朋友還故意小小聲地打噴嚏要來個小示威﹐ 我當做視而不見。

上星期為首的小男孩帶著他的45歲的小妹妹散步﹐經過我家門口﹐我向他點頭示好。最近在放學的路上﹐他開始怯怯地向我點頭了。

這是好的開始。

我經常詢問和告訴孩子﹐在外被人欺負﹐要告訴我﹐不要默默承受。這次被騷擾的經歷﹐我家小孩﹐尤其是老大認為我不該那麼輕易放過這小孩。我對他說﹕『這小孩只是頑皮﹐並不壞。所以媽媽教他要學會尊重﹐只想讓他 learn a lesson。』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彬彬有“理”

昨天老大彬彬和女儿一同受邀他们初中学校,在另间高中礼堂举行的学校年终颁奖典礼。女儿被语文科老师受邀上台和另位同学朗读她们所写题为《Nobody ever told me》的诗歌,老大获得初中毕业成绩优异奖(President’s Education Awards)。同时,他们两人都完成15本指定阅读小说,获得Sunshine State Award。去年,我们刚到美国,对于美国学年成绩如何考核和各科学术表现都不了解,所以小孩们错失很多可以表现和获奖的机会。

老大去年拿到Good Character Award Civil学科两个奖。今年,也只拿到两个奖。反观他的同学,去年只拿到Sunshine State Award,今年则比他多拿了两个奖。一个是Battle of the books,另一个则是初中三年三个学期总结9个学期都拿到全科A,老大初中Grade 6 没在美国就读,所以自动丧失了这奖。另 Battle of  the Books Award ,我和爸爸问那是什么奖?

女儿说:『那是每个星期有天早上要提早去学校,参加阅读。在那段阅读时间,可以读Sunshine State Award  指定的书。』

我说:『那对参加 Battle of the Books的同学,简直是一箭双雕。』

妹妹遗憾道:『是呀!我那时本来要参加,怕爸爸每个星期的一天早上要载我去学校,所以没参加。』

老大马上以大哥的口吻分解:『妹妹你idiot,全年的每个星期有一天的早上要提早去学校,just for 2 second on the stage and get a medal?

老大的生活哲学是斤斤计较在时间和经济的成本,他原本获得师长推荐参加National Beta Club 。那是美国领袖会,必须品学兼优才能获得推荐参加每个月为期一次的领袖潜能培训。然而,入会费要20美金,会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我一直鼓励他参加,他却换算入会费要20美金,才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每个月还要花时间去上课。再来班上有很多同学都获得推荐,他觉得这Beta Club只是为了要赚取会费,并没有什么稀奇。

他说:『我要参加,高中才去参加,一样也是National Beta Club 会员。』

我当时曾劝说:『你高中没老师推荐你,你就没法参加了。』

他反问我:『那现在参加,高中没再参加不是一样没用。那是每年都要缴费的。』

他的理念:时间就是金钱。花很多时间,才换取那面小小的奖牌,不值得;要花金钱且又花时间,更不值得。

那么重的得失心,对14岁的小孩来说,根本是现实加上太计较了。


他越来越有想法,我开始无法兑服他了…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老林卖书

《谁画的H》这长篇小说,虽属于青少年读物,也适合身为父母一起阅读。为何呢?

在这小说里每位小主角的学习态度、性格修养、社交能力、未来展望,源自于父母无形的掌控和潜化。看了这小说,身为父母可以省思自己有书里哪位父母的影子,进而检讨目前的亲子关系。

校园生活最活泼、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有一群可以一起欢笑、一同哭泣、陪你走过青葱岁月的同学。男女生在青春萌芽的年华,少年怀特烦恼在不知觉滋生,渐渐有道无形的楚河汉界为屏。学生时期被起哄的“花名”,也许当时很介怀,多年以后释怀,将蕴化成怀念。

小雨从在乡郊被祖父母抚养,后来搬来城市和父母一起生活的郁闷,令他性格的转变。隔代教养观念的不一样,令孩子情感归属常在两代之间的天秤游离。

书里的每位小主角都有其人格特质,天生我才必有用。身为父母、一起陪孩子看完这小说,将会有所收获。全文也反映当今社会掠匪、撞后逃、碰瓷、马劳赚“辛”币、哈韩等动态。

你在书中看到熟悉的人物,请别对号入座。小说即是故事,故事里有人生。在此声明: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看了这本书,喜欢的话,请帮忙推荐;如果觉得我写得不好,请告诉我。谢谢支持!!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堅持。。夢想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寫作﹑投稿﹐寫了三十多年﹐文稿被報章書報刊載﹑在國內外也獲獎無數﹑然而出書是我一直的夢想﹐也是我一直堅持寫下去的動力。

這本青少年長篇小說﹐是我第一篇嘗試寫的兒童文學﹐也是我寫得最長的一篇小說﹐它其實也適宜家長們閱讀。

老大問﹕『媽媽﹐妳這本書賺多少錢﹖』

我說﹕『我把這本書所有的版權所得﹑分紅﹐全捐給我的學校江沙崇華華中。』

老大十分不解問﹕『哦﹗你為什麼要捐出去﹖』

『因為學校曾經無償地栽培我。如今有機會回饋﹐飲水思源﹐那是值得驕傲的事。』

老大好奇地問﹕『那﹐你賣了幾本了﹖』

『我不知道。』

老大心疼地建議﹕『媽媽﹐你以後不要捐﹐把那些錢給我。』

我嗤之以鼻道﹕『錢﹐有本事你自己賺。你和妹妹都可以寫﹐就是懶惰。』這些年來﹐一直鼓勵老大和妹妹繼續寫他們荒廢已久的博客﹐他們就是懶。

他詢問﹕『那我寫了﹐你幫我translate去華文 。』

『你先寫了再說。』老大每天夢想要賺大錢﹑成大事﹐卻只有三分鐘熱忱。


我一直對他們說﹕『夢想﹐要堅持﹐才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