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學會互相尊重

前陣子騎著腳車去接小帥放學的路途中﹐被住家附近的高中學生騷擾。為首那名1415歲的男孩故意在我和他錯身而過大聲“啊啾”地打個洪亮的噴嚏。第一次﹐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量給嚇得失去平衡。翌天﹐他和約45個中學生又如法泡製﹐可那天我已心理準備﹐沒被嚇著只是邊騎腳車邊罵這些壞小孩。

沉靜尋思﹐這群中學生和我家老大的年級不相上下﹐我該教訓和引導他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先生鼓勵我錄視頻作證﹔老大則在指手劃腳吹噓膨風﹕『給我遇到他﹐我“卡擦”heheehahaha hit他們。』這小子只會出嘴﹐真正遇到這事﹐他第一個腳底抹油。

住在這社區快兩年了﹐自從Trump上任總統﹐好像越來越多白人小孩開始以“騷擾和欺凌”東方臉孔為樂。我越想越不甘心﹐打算明天開著我手機錄下被騷擾的證據。接連三天﹐ 卻沒再和那始作俑者的小男孩碰上。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逮”到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的原則。一旦被犯﹐我必會回擊。好啦﹗終於又在一天的午後高中放學期間﹐那小男孩和另位朋友一起步行在社區小道回家。他遠遠望見我﹐又開始和友人合計要嚇唬我。我拿著手機在腳車手柄前﹐錄下他們緩緩步前而來的身影﹐然後在我騎腳車越過他們之際﹐他們兩人又不約而同地打個大大大的響嚏。

我倒轉腳車﹐停在他們身邊問他們﹕『為什麼每次我經過時﹐你們都要打噴嚏?』我用“sneeze”這詞彙。

然而﹐另位參與惡作劇的小男孩卻問我﹕『為什麼拍他們﹖』

我再次強調﹕『你們為什麼每次越過我身旁﹐要大大聲的打噴嚏。』

我用的是Sneeze ﹐而那位男孩則辯說﹕『我鼻子敏感﹐所以 Hiccup (打嗝)。』

我向那位男孩解釋﹕『你那位朋友已經騷擾(harass) 我四次了﹐這絕對不是碰巧的敏感。』首次是他故意在對面的大道上呼喝我﹐我一併結算。

那位帶頭的男孩原本心虛漸行漸遠﹐無奈他同行的朋友還留在原地﹐他算有義氣沒有自己開溜﹐又踱回來向我解釋﹕『我有敏感﹐才會hiccup。』同時﹐一直向我道歉。

我其實只想把此事化小﹐也不想惡化鄰里的關係。是故對他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是住在同一社區﹐既然是鄰里﹐大家應該互相尊重。你知道你那天在我身邊故意大大聲打噴嚏﹐我差點跌倒嗎﹖這一點都不好玩。(not funny at all)

這之後遇到那位帶頭的小男孩﹐他頭低低不敢直視我﹔我卻先向他點頭。反而那位同行的朋友還故意小小聲地打噴嚏要來個小示威﹐ 我當做視而不見。

上星期為首的小男孩帶著他的45歲的小妹妹散步﹐經過我家門口﹐我向他點頭示好。最近在放學的路上﹐他開始怯怯地向我點頭了。

這是好的開始。

我經常詢問和告訴孩子﹐在外被人欺負﹐要告訴我﹐不要默默承受。這次被騷擾的經歷﹐我家小孩﹐尤其是老大認為我不該那麼輕易放過這小孩。我對他說﹕『這小孩只是頑皮﹐並不壞。所以媽媽教他要學會尊重﹐只想讓他 learn a lesso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