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舌頭在打結

很久沒教老大和女兒中文了﹐趁最近暑假﹐開始又複習三月春假學的字詞和唐詩﹐結果老大學得很痛苦﹐我教得奄奄一息斜躺在沙發聽他五音不全的發音﹐耳膜被折騰得快陣亡了。

小帥記憶力好﹐又懂得有邊讀邊取形的技巧﹐雖然很多字是第一次學﹐但他比兩位兄姐快上口。

女兒也很靈巧﹐默讀幾次﹐也順利過關。

老大死記死背﹐完全不看字﹐舌頭和嘴唇在糾纏﹐中文的四聲從他嘴里都成了第四聲。有些基本的字詞是他三歲就學過了的﹐每年再重覆教﹑他重覆學的字﹐他還是很陌生。不但越學越差﹐也讀得很糾結。

昨天教他們名句﹕『一寸光陰一寸金  寸金難買寸光陰。』

小帥領先會讀﹐今天依然記得全句。

女兒默唸幾次﹐今天忘了“難買”兩字。

老大昨天背了他快抓狂﹐我快瘋了﹐還是無法順暢讀完整句。

今天他要朗讀時﹐小帥取笑他“吃金” ﹐“吃”光陰…

我對他說﹕『中文要放鬆唸﹐不能用喊﹐一喊叫都是重聲。』

他學著輕聲細“音”﹐最後順利唸完全句。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誰有“娘”心﹖

昨天午餐時﹐我問孩子﹕『如果有天媽媽死了﹐ 你們會miss 媽媽煮的什麼食物﹖』

女兒想了一下脫口說﹕『餛飩。』餛飩皮向來是我自己揉麵糰壓製成的。

老大緊蹙眉頭﹐仿很為難。

我問他﹕『哥哥﹐你會想念媽媽的炸雞球﹑還是餛飩﹖』

老大神色頗勉為其難說﹕『你的chicken ball沒那麼好吃了。』

『弟弟呢﹖會想念媽媽的curry puff?』

原來小帥已淚眼汪汪﹐他哭著說﹕『媽媽﹐我會miss 你。我不要你死。』

老大馬上批判﹕『弟弟﹐你 idiot ﹐全部人都會死。』

小帥紅著鼻﹑一直在眨眼睛訴說﹕『我怕你和爸爸會死。』

我安慰道﹕『你發明不死的藥﹐那樣媽媽爸爸吃了就不會死。』

老大又來搗局道﹕『不會有不死的藥。』

我說﹕『哥哥小時也想發明不死的藥給爸爸媽媽﹐後來長大就放棄了。弟弟﹐你不要像哥哥那樣沒決心﹐你好好讀書﹐當科學家就會研發一種可以長命百歲的藥。』

弟弟弱弱搖頭說﹕『我不會。』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學會放手

很多年前看過一個父母和子女的動畫﹐陳述人的一生﹐ 長大﹑求學﹑結婚﹑生子﹐再經歷生老病死。動畫一幕幕的歡樂﹑離別﹐道盡父母在不捨中必須學會放手﹐讓孩子學習﹑成長﹑獨立﹑面對生活的一切。

相信很多父母在兒女上學﹑或是托兒所﹐內心掙扎不已。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在外獨立不再依賴父母﹑另方面又依依不捨孩子不再依戀自己。

老大在小五之前﹐上學放學一直都由我接送。後來﹐他開始參加課外活動﹐我開始要求他像其他同學一樣﹐ 自己走路回家。

女兒上學的長髮一直由我幫忙打理﹐每次幫她綁頭髮還得受她大小姐脾氣﹐後來我乾脆罷工。任由她自生自滅﹐有時望著她出門披頭散髮不忍心又幫忙她。最近告訴自己必須學會放手﹐讓她學習成長。要留長髮﹐ 自己打理﹐媽媽不可能幫你一輩子。

小帥從小和我們同睡﹐搬來美國一人一室﹐起先他每晚要求有一個guest 陪他睡。然後﹐他漸漸習慣獨睡一室。

最近﹐老大習慣飯來張口﹐只要他大少爺下樓吃飯﹐非得盛好飯﹑擺好匙叉﹐不然賭氣罷吃﹐還反口數落﹕為什麼你那麼懶惰﹖

孩子成長的路上﹐身為父母必須忍心學會放手﹐只有放手讓孩子自己走出門﹑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才學會感恩和成長。

這個暑假﹐安配他們負責家務﹐掃地﹑洗碗﹐自己摺疊自己的衣物﹐還要他們學會時間管理。可是﹐他們配合度十分的低﹐爸爸上星期說﹐我太遲放手讓他們幫忙家務事。

一起来找砸


 這張圖有什麼問題﹖

這張圖是從馬來西亞帶來的幼兒學華語第二冊里所拍下的﹐那是小叔的讀冊。依小叔的年齡推斷﹐大概是1985~1986 期間由南方印刷出版發行的讀物。

幾個月前﹐我教小帥這頁﹐他看了這圖一直哈哈大笑說﹕Funny。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那些鳥和小孩一起在唱歌﹐很好笑。

我再叫他看看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還是覺得  very funny.

昨天我教三個兒女讀中文﹐故意翻開這頁﹐問他們這畫哪里不合理﹖

我之前和小帥討論過這圖﹐所以他想搶先發言﹐ 我制止他﹕『讓哥哥姐姐先說﹐你再看他們說得對不對﹖』

12歲的女兒覺得﹕『鳥的比例和那孩子畫得一樣大﹐不合理。』

觀察力很好﹐把我沒挑出的毛病給揪出。

14歲的兒子認為﹕『那些鳥五顏六色﹐不合理。』

也對﹐物以類聚﹑鳥以群居。

輪到7 歲的小帥雀躍地指出﹕『那個小孩不該跑到電線竿﹐太危險了。』

我提醒他們﹕『你們都忘了樹上有10隻小鳥﹐獵人打了一隻﹐還剩幾隻的推理嗎﹖』

老大不以為然道﹕『這只是一個圖畫﹐不代表什麼﹖』

女兒覺得那小孩和那些鳥很熟是朋友﹐所以小鳥不怕他。

小帥還是覺得這圖很funny。

他哈哈問﹕『為什麼要爬到那麼高和小鳥一起唱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