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舌頭在打結

很久沒教老大和女兒中文了﹐趁最近暑假﹐開始又複習三月春假學的字詞和唐詩﹐結果老大學得很痛苦﹐我教得奄奄一息斜躺在沙發聽他五音不全的發音﹐耳膜被折騰得快陣亡了。

小帥記憶力好﹐又懂得有邊讀邊取形的技巧﹐雖然很多字是第一次學﹐但他比兩位兄姐快上口。

女兒也很靈巧﹐默讀幾次﹐也順利過關。

老大死記死背﹐完全不看字﹐舌頭和嘴唇在糾纏﹐中文的四聲從他嘴里都成了第四聲。有些基本的字詞是他三歲就學過了的﹐每年再重覆教﹑他重覆學的字﹐他還是很陌生。不但越學越差﹐也讀得很糾結。

昨天教他們名句﹕『一寸光陰一寸金  寸金難買寸光陰。』

小帥領先會讀﹐今天依然記得全句。

女兒默唸幾次﹐今天忘了“難買”兩字。

老大昨天背了他快抓狂﹐我快瘋了﹐還是無法順暢讀完整句。

今天他要朗讀時﹐小帥取笑他“吃金” ﹐“吃”光陰…

我對他說﹕『中文要放鬆唸﹐不能用喊﹐一喊叫都是重聲。』

他學著輕聲細“音”﹐最後順利唸完全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