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Miami 的噩夢

天狗吃太陽沒有成為世界末日﹐小帥又開始煩憂我們在籌劃 Miami之旅將成為他的死亡之旅。

我問他﹕『你會不會背爸爸媽媽的電話號碼﹖』

他皺眉搖搖頭。

我對他說﹕『那你要背下來﹐萬一在Miami走失可找警察或店員幫忙打給爸爸。千萬不要找路過的陌生人。』

他想像力豐富的聯想到﹐ 陌生人會害死他了。又開始寫下這樣的日記﹕






日全蝕的SOS

 

821日北美各地可以看到日全蝕﹐學校和縣政府在前一星期﹐已經在電話和派通告大張旗鼓宣導日全蝕的安全措施。學生有3個選擇﹐1)不必請假在家﹑2) 12.30pm提早放學﹑3) 4.30pm延時放學﹐因為日全蝕從下午1.30pm3.30pm。這項通告特別警示上學走路和騎腳車的學生。

小帥一看到“危急”告示﹐立馬杞人憂天星期一日全蝕即將世界未日。他哭訴眼睛會瞎﹐他會死了﹐他星期一不要上學。

我安慰他﹐學校是慎重行事而已﹐那天的太陽和比常沒兩樣。只要不抬頭望向天空就OK了。

他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擔心﹐萬一他不小心抬頭呢﹖

我勸慰無效﹐就任由他哭發洩恐懼﹐我忙我的了。他沒有了哭訴者﹐於是上樓找哥哥訴說。哥哥一聽馬上哈哈說﹕『弟弟﹐你 sillyEclipse 怎麼會死﹖』

他說他會死﹐哥哥卻一直說他idiot﹐兄弟倆雞同鴨講﹐小帥獲不到知音者﹐悶悶不樂地走下樓﹐寫出以下的求助訊號。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裝腔作勢

漫漫兩個多月的暑假﹐孩子們每天都在學中文﹐老大年齡比小帥大一倍﹐打從三歲開始學中文﹐周而復始學了十一年的中文字彙﹐這里學﹐哪又忘了﹐始終是竹簍打水。他和妹妹從小在家說中文﹐可是看字讀中文﹐舌頭卻在打結﹐中文的四聲經他們嘴里拼出﹐像外國人說中文那樣﹐陰聲怪氣。

小帥6歲才開始學中文﹐他記得又會讀的字﹐反而比哥哥姐姐多。

我教生字﹐小帥記性好﹐每次大約34遍﹐就能夠掌握了。哥哥是嘴在唸﹐眼睛從不瞟住生字﹐心不在焉的死讀死背。

女兒呢﹖就會用諧音﹑暗號來加強記憶。所以﹐大約十遍左右即可讀出當日所教的字句。

年長的哥哥﹐讀得渾身費勁似在與人幹架﹔我聽得快崩潰。小帥通常忍不住會給他暗示﹐例如﹕〝踩〞。哥哥搔腦兒想不出﹐他就在他眼前使勁往地跺腳。

女兒腦筋也轉得快﹐很會聯想諧音。把〝擔心〞以dancing來記﹔〝希望〞哥哥讀成〝洗碗〞﹐馬上被她用以默記後再轉音成〝希望〞﹔〝微波爐〞聯想成英國兒童節目Waybuloo。所以﹐老大搔破頭皮唸不出來時﹐小帥或女兒會在旁裝腔作勢﹐給他暗示。

然而﹐老大是豬一樣的隊友﹐三番四次的錯在同一個字﹐也一樣猜不到弟妹給的暗示。

今天小帥看他停頓在〝擔心〞﹐就在他身旁跳舞打轉﹐老大還是沒有意會出來。心急口快的小帥﹐乾脆唸出來比較快。

〝快樂〞﹐女兒會哼唱生日快樂的曲調﹔小帥則直接唱出﹕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最好笑的事﹐老大連猜也會猜錯﹐我沒教的字會從他口里蹦出。像〝希望〞被他唸成〝死亡〞﹑開心變成開學﹑高興唸成關心。他讀不清楚〝心〞和〝興〞﹔〝希〞望和〝失〞望﹔鍋與瓜﹑船與床…

喜悅兩個字﹐小帥在哥哥面前七情上面歡天喜地的樣子﹐可是哥哥沒意會到﹔他又忍不住說〝喜〞﹐然後他脫口說﹕阿月阿姨。

第一次提示﹐哥哥沒意會到﹔第一次重讀時﹐他再提示﹐哥哥開心地讀出﹕喜悅。

有天教他們所有提手旁﹑口字和足字旁的動詞﹐打﹑掃﹑提﹑拿﹑跳﹑踢﹑跑﹑喝﹑呼…

姐弟倆一會打自己﹑一會又跑又跳﹑吃﹑喝﹑唱﹐什麼動動都表演出來﹐慧根不高的哥哥﹐只能猜到三成而已。惹得女兒和小帥一邊裝腔作勢﹐一邊急跺腳﹐反觀哥哥則在一旁看猴子演戲般靜默不語﹐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吃上癮了


7月是紅焰焰櫻桃盛產的季節﹐近來因櫻桃的價格便宜﹐都在買櫻桃﹑吃櫻桃。

那天我問小帥﹕要吃櫻桃嗎﹖

他果斷地對我說﹕『NO,  I think I already addicted to cherry.

他每天吃櫻桃吃到血盆大口﹐怕吃上癮﹐竟然決定金盆洗手了。懂得自制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