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嚴師出高徒﹖

這兩張是小帥學校語文理解的考卷﹐批改的是他班主任﹐一位快退休的資深女教師。依我多年身為家長的經驗﹐舉凡資深教師都有一定的師嚴﹐不容任何學生或家長質疑她的教學經驗。剛擔任教職的年輕老師﹐反而能夠輕易接受家長的建議和交流。

開學十天後去學校接小帥放學﹐他見到我有點不開心告訴我﹕『媽媽﹐我要tell你一個bad news.

我問他什麼事。他卻說﹕『回去我 show 你。』

回到家﹐他拿出三張考卷﹐其中兩張一百分﹔另張卻50% F﹐老師還在分數旁寫個F。 這是他打從在英國歲上學以來﹐考到最差的分數。他幾乎都考一百分﹐有次最差的分數是80%

他悶悶不樂對我說﹕『F is fail,I scared I will be in Grade 2 again next year.

我翻看考卷﹐發現小帥在10題答錯題﹐其中兩題是粗心看錯行段答錯內容﹐另三題的答案具有爭議性﹐幾乎三個選項都是對的。尤其是題5﹐給該文書寫另個主題。我認為只要有涉及內文的題目﹐都該得分。再來﹐該老師在兩個100%的考卷﹐沒有寫上任何註解﹐惟獨50%寫上F﹐對於甫開學上課的孩子﹐在學習上有重大信心和興趣打擊。

為了安撫小帥﹐我對他說﹕『Amazing, B Brilliant, C Creative or Clever, D Do it again, F Fail to be Fantastic 

Why 沒有E﹖』

被 Expel from grade standard

他哈哈大笑﹐覺得我把AF 的註解胡說八道得有趣。不過﹐還是不放心問我﹕『我got a F, hate liao?

『你考得很好。這張考卷如果讓媽媽做﹐媽媽可能考零蛋。』我其實不是誇張﹐這張考卷的答案似是而非﹐改的老師要求又十分標準。我一直對他說﹐考試只要盡了力﹐分數不重要。

他說﹕『I know 你在安慰我。』

我翌日留個回條在成績報告書上和老師討論兩點。

第一點﹐我懇請老師下次手下留情﹐別寫成績的等級﹐讓孩子有快樂的學習。所有家長在昨晚家長匯報都已經知道60%以下是 F。針對題5﹐我覺得這樣彈性的問題該任由學生自由發揮想像力。

當天放學﹐老師在考卷上批寫﹕The title needs to tell the main topic. It was not mostly about a baseball cheer.It was mostly about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or fun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那老師很顯然不開心我的字條交流﹐在一些字句還畫上底線強調。我之前詢問小帥﹐他說答案只有一個﹕Fun things you can do at the ballpark.

小帥算是他們班上及級上的佼佼者 gifted child﹔我納悶又好奇﹐全級100多位歲的孩子﹐有幾人能夠寫出老師心目中要求準確的答案﹖況且﹐原本的題目是The Ballpark,全文主要描寫baseball game 在 Ballpark進行比賽的情景。

隔一星期又分回三張考卷﹐另兩張一百分﹐ 其中有一張是94%﹐我和爸爸看了考卷都覺得這位老師真是老朽﹐考題寫得不清不楚也就算了﹐扣分也扣得嚴格。小帥不算畫蛇添足﹐堪稱錦上添花 “Going to”﹐ 一題10分竟然扣去6分。如果老師考題上明確要求加上逗號﹑句號那就OK﹐但出題老師要求是﹕ write each sentence correctly.小帥寫成Going to school is fun. 并沒有錯﹐算是寫出完整語法的句子。

我對爸爸說﹕『今年Grade 2開始有全A成績表揚狀﹐小帥剛好又遇到這嚴師扣分扣得厲害。』

爸爸安慰道﹕『但願她只是年頭下馬威﹐年尾放水。』

這說法意味﹐小帥每張考卷的分數都將得之不易。

只有你不是姓Wong

前幾天﹐小帥為日記要寫什麼發愁﹐我建議他寫《The adventure of Dongi》。他反對﹐因為我把他的名字Gidon 倒轉為 Dongi。當時他抗議此名﹐因為Dongi 音似Donkey

今天﹐我又叫他Dongi﹐他覺得抗議無效﹐改為激將法道﹕『 你叫我Dongi, beause you’re jealous ﹐你是 the only  family 沒有 Wong﹐你是Lim。』

我對他說﹕『我跟我爸爸姓﹐你跟你爸爸姓。Dongi。』


他嘟起嘴說﹕『Don't call me Dongi ever ever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