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我 just try to annoy 他


一吃飽一有空閒,最大的娛興節目就是去打擾弟弟。

弟弟坐在沙發,他故意整個身體去擠壓他。原本在觀看播映在電視熒幕網絡視頻的弟弟,開始抱著哥哥扭纏一團亂擠亂推。哥哥的呼叫聲比弟弟大,弟弟用盡蠻力,簡直勢不可擋要和哥哥同歸於盡似的牛。

這幾天教小帥背誦唐詩,平時幫他擦臉會對他說:“舉頭望明月。”;要擦乾他頭髮時,道:“低頭思故鄉。”

今天,哥哥對他胡齺亂扯時,他竟一再以:“處處聞啼鳥”來唬弄回應。

我問:“弟弟,你為什麼說這句詩?”

他露出頑皮的笑道:just try to annoy 他。

為什麼我們叫你K0-KO

昨晚吃完晚飯,哥哥又開始以作弄弟弟為樂。小帥向來哥哥動口,他動手。哥哥十分疼愛他,從不還手,只會啊!啊!大叫:“媽媽,弟弟打我。”

每次我都訓責弟弟:“哥哥和你玩。他有口、你也有口。你先動手打人就不對,那是暴力。”

一被訓話,小帥就眼紅生悶氣地流淚。

我解釋:我們家誰沒打過你,只有Ko-Ko ,對不對?你要是動手打姐姐,姐姐一定打回你。姐姐要是動手打哥哥,哥哥也不會讓他一定打回姐姐。哥哥不打你,是因為愛你。

弟弟很不開心地聲明:我知道你會這樣說。Buthe is very annoying .”

家里的三個小孩,哥哥敢打妹妹、妹妹會打弟弟、弟弟則打哥哥這樣的链圈。 手足之間爭吵、爭寵每時每刻火星撞地球烈火熊熊引爆。

哥哥耍猴地嬉弄弟弟之後,弟弟在屋內追著他,可又追不上時,負氣地宣告:“為什麼我們不叫你哥哥(ge-ge) ,叫你K0-KO, because you don’t act like a 哥哥。”

我和爸爸在廚房里聽到覺得好笑。爸爸忍不住對弟弟說:“Ko-ko 就是哥哥,叫的時候叫:Ko-ko。”

弟弟依然不服氣地問:為什麼不叫哥哥,叫Ko-koWhat’s the difference?”

爸爸耐心地向他解說。弟弟突然失去攻擊哥哥的“武器”,顯得很不開心嘟噥:“為什麼要把哥哥叫成ko-ko?

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

為什麼要我去拿?


剛才老大在餐桌上吃pizza,他喝完橙汁之後,喚正在水槽洗杯子的我:“媽媽,拿水給我。”

“你自己去拿。”我不知道他要喝什麼,況且他坐的位置比我還靠近冰櫃。

他說:為什麼要我去拿?

我回:因為你要喝。

為什麼你不能拿給我。他向來習慣把家人當僱人。

我又不是你的工人。你自己想喝什麼自己去拿不是更好嗎?

他甘願起身走到冰櫃自己找飲料。我心忖,幸好廿四孝爸爸不在。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歲月不饒人


12月了,2018年又快過完了。我竟然跳躍11月在kaliu的記事點滴。時間從不等人,在無聲無息的分秒挪逝疊積的歷史的足跡。驀然回首,我們長大、變老,朝向生、老、病、死這4個節奏了。

那天我隨口對三個吵成一團的兒女說:“你們只有3個手足,以後爸爸媽媽不在,你們3人是世上最親的人。”

小帥剎那紅了眼,默然不言地要哭了。

女兒嘲笑道:你看、你看,弟弟哭了。

老大裝出心疼說:“Oh!弟弟。 ”

小帥過來抱抱我:“我worry  你和爸爸會死。就像你爸爸死了。”

我告訴孩子們:“所以,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每天吵架,以後想起來都是不好的回憶。”

爸爸有時周日晚上會感嘆:“唉!明天又要上班了?”偶爾問我他幾歲了, 一聽到歲數,他嘆氣:“我們都老了。”

想起李敖曾提起,有父母健在,心安理得認為死神有父母擋替著。死亡,離自己尚遠。一旦父母不在了,輪到自己面對死神隨時叩門。
 
歲月不饒人呀!又快過完一年了。

 

 
 

 

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女兒沒完沒了的Shopping list


女兒就像家里的箭豬,身上長滿對抗刺人的利箭。對家人說話永遠是大小姐的口吻,命令+不耐煩,好似你是他工人得隨時候命。

她說的美式英語,又快又沒說完整個句子。前晚,吵著要弄萬聖節要穿戴的面具,問我:有沒有flour

我聽成flower雞同鴨講不到兩句,發脾氣了。她沒說要弄面具,我正納悶都晚上了,要花來做什麼?只要再問一聲,她覺得你在罵她。再解釋,應該好好說完整句話,不是沒頭沒腦來一句:flour? 她個人弱小的心靈覺得妳是在罵她,開始反擊:不要喊。”

是誰在喊誰?和我家兩個青春期的叛逆少男少女對話,常常會腦袋轉不過來,莫明其妙被冤,憋氣極了。

好啦!用紙糊成的面具在爸爸幫忙用吹風筒來回吹之後定型了。翌日,又來一句:“有沒有white paint?

我埋頭在審稿,沒聽清楚,而且也不想惹禍上身不搭理。大小姐很生氣地大嚷:“我要white paint!  我要white paint!

我睬都不睬她。要喊要叫,隨你;要打、要出手時,我絕對不放過。樓上的爸爸馬上沖下來,討好地說:“我們等下出去買。”

我要now, 不然會too late liao.”女兒在我的罵聲中,見勢不對,趕緊上樓卻又不依不饒。

爸爸去車庫找了一下,發現沒有白漆,一直安撫說等下去買。

傍晚時分,去了五金店買了白漆之後,我們到Walmart 日常購物。女兒開始又想到要買sun cream,防晒。早上她才對我說要買whitening cream 來塗我問她是不是要塗到像Michael Jackson  那樣從黑人變白人?

現在已是入秋了,冷風瞍瞍,太陽暖洋洋的,塗什麼防晒霜,她頭殼壞了。

然後,她走去對爸爸說:“媽媽自己塗的creamSPF 防晒的,卻不給我買。”

若給她買了sun cream,不到一分鐘,她又會有另一個 shopping list. 每天每時每一刻,都想買東西。朋友生日禮物、sewing kit、花布啦!鐵線、一整袋不同款型的鉗器、felt 等,都堆滿了書桌書架,沒有好好整理。

她很不滿揚言:“我明年可以做工,自己賺錢買我想要的東西。”

好,我等著瞧!那樣無止境地買買買,賺的還不夠你花的。

老大的飛來艷遇


上星期五吃完麥記回家路途,三個小孩坐在後座又來爭吵拌嘴。老大永遠是最招人厭、惹人煩的“譙點”人物。他一人可以四處點火攻擊身邊的所有人,對抗我們這四把嘴。憑著自己講、自己爽,歪論說成真理。

女兒很生氣地數落:“哥哥不會有girl喜歡…。”

爸爸脫口截斷,接話道:“哥哥說有 senior邀請他做partnerhome coming 哦!”

“Wah!….”車里暴動,我和女兒,小帥聽了,難以置信。

女兒緊張地問:哥哥,你有accept嗎?”

NO…”老大酷酷地回答。

why? 那位girl一定很傷心。”

“我對她說,我沒有買票。”然後,哥哥解釋homecoming的本來票價是廿美金,現在漲到美金35。他覺得不劃算,不要去。

女兒好奇地問:“ who’s the girl,華人?

哥哥懶得說明。爸爸知一二又爆料道:“那位girl 還畫了一個大大張的poster張貼在學校,熱情地向大家邀請他。”
 

我和女兒嘩!嘩!嘩!真的想不到我們家里最惹人煩厭的傢伙,竟然還有女孩子喜歡和追求。

女兒又問: 哥,那girl好看嗎?

老大害羞不想說明。

我問:是外國人?

最重要,會不會讀書。爸爸認為智商高很重要。

老大一下車,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上樓了。

女兒為了探聽八卦, 難得可以和哥哥和平交談。她馬上進入哥哥的臥室,獲得第一手情報。下樓來嚷:“哥哥有拍到照片, 他show 我。”

“哥哥,媽媽sponsorticket,你去啦!不然那girl會很受傷。”

哥哥還是一反常態,沉默。我又提議:“要不然,你邀請那girl明年再去?

爸爸則說:“那個senior今年就高中畢業了。”

女兒提出個人見解:“那girl”只是喜歡哥哥的British Accent.

平時沒事找事的哥哥,難得對個人的感情問題,保持緘默。

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懶人不是真懶,是存心在較勁


 
小時,曾讀過一個懶人懶得轉動家人出遠門時,掛在他頸上的大餅而餓死的故事。當時,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笨的人,活該活活餓死。

多年以後,我家竟然出現這樣一個懶人。

話說我家老大,長的熊腰虎背,個子高過媽媽、體重超過爸爸,活了15年,卻越活越倒退地“無能為力”。

早上我們吃早餐,千呼萬喚不下來,一旦收拾完畢,大少爺下樓來問:“吃什麼?”

我隨口說:要吃什麼自己弄。

你不弄給我,我不吃。然後,“啪啪…”上樓去了。

午餐時間,我煎了培根和蛋,熱了黃豆準備吃English breakfast,女兒和小帥都自己烤麵包。老大還在電腦螢幕開戰,一叫再叫,他依然不下來。我們吃得差不多時,他下樓問:“吃什麼?”

我正在拖著被油飛濺的廚房地磚,叫他自己烤麵包,他馬上發話:“我不要吃。”轉身又踏踏踏上樓了。

晚餐時間,大家圍在飯桌開動了,大少爺永遠要最後一個壓軸出場,也很難馬上就請下來。我們用餐一半時,“砰砰”腳踩木梯的聲響,爸爸把將放進嘴邊的飯匙放下,起身盛飯。

我制止道:“你這樣是寵他,害他變成飯來張口,一點自立能力都沒有。”

爸爸說:吃飯,不要吵就好了。以和為貴是爸爸“忍功”的最高境界,也是把孩子推上無法無天的原因。

老大來到飯桌,望一望菜肴沒有他兩大開胃飲食:crispy and hot,一定又來發難:“我不要吃。”

他不會怪食物不熱是自己那麼遲才下來;所有食物不一定要脆才可口。我數落他不是食家,卻把自己當專家那樣可笑。英國名廚批評Chicken rendang crispy,被懂得吃的東南亞人民貽笑奚落了好一陣子。

當他踏踏負氣上樓時,我轉念一想少吃一餐當減肥也罷。”

可是,在家的爸爸會心疼,軟硬兼施要脅沒收他手機、電腦云云。大少爺心不甘情不願地下樓了,嘴巴開始散播負能量罵:“媽媽煮的foodsshit.”、“我不要吃,taste like shit。”、“媽媽不會煮,it looks yucky, taste soaking.

一句兩句都是沖著我廚藝不佳,聽在我耳裡,心裡可不是滋味。

我忍無可忍開始反擊,爸爸第一句話道:“你都不用管他。出聲就代表你認同和在意他的話。”

有人那麼勸架、勸和教導孩子是非對錯的嗎?老大有恃無恐,最大的靠山就是爸爸風舵轉錯方向靠擺。

爸爸不在,我對他罷食不理不睬。不到半日,他自己悄悄下樓張弄或微波食物來吃。

要不然,以他一日三餐都揚言:我不要吃。身上長的一團團肉是如何得來?

2018年9月27日 星期四

Green 中文是“鹿”色

小帥放學回來告訴我,他又有中文老師了,是個男老師。之前的中文老師搬遷去他州,由於沒中文師資,開學時他們學西班牙文。

小帥提起中文課的學習情形,老師帶領他們玩游戲,還有學中文顏色。

老師說green叫鹿色。小帥停了一會接著說:“我說是綠色或青色。老師說 it might not Chinese.

為了證明老師教錯,我在網上搜尋了green的漢語拼音和視頻教導的讀法。事實證明,那老師在誤人子弟。他大概是廣東人,才會把綠色發音為“鹿“色。

不過,自己發音不好,怎連綠和鹿都聽不清楚呢?

小帥又提起,之前學西班牙文顏色的紙卡,被丟在垃圾桶里。他認為:“I don’t know why they through away, it can be use when we learn Chinese.

這點我認同8歲的小帥,反正顏色卡讓小孩一起西班牙文、中文一起跟著學,有何不可?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神童




上星期我們收到邀請涵出席小帥學校首次舉辦Gifted Information Night。當晚出席的家長擠滿整個圖書館,我和爸爸吃驚學校有那麼多Gifted 學生。


校長簡略地說明如何堪察天才孩童的說明,並播放一個將近廿分鐘的視頻。視頻的主講人有段話披露,每年有將近3千至5千的gifted childs被忽視。


這段話,引起在場的家長人人都怕自己的孩子是那被遺落的一名。大家踴躍舉手發表,自己的孩子數學很好;有家長說我孩子對科學感趣;還有家長滔滔不絕在辯說孩子體育很強;有位中東包著頭巾的女家長剛好站在女老師旁舉手講了又講、問了又問了45次大同小異的問題,就怕自己孩子沒被推薦參加IQ test

這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都在極力爭取和表揚自己的孩子。負責老師和校長不得不強調、一次又一次地重申,學校的老師都是十分有發掘天才孩童能力和本事的,請家長們放心,稍安勿躁。

這些怕輸的家長,有華人、印度人、中東、歐美,每個人企圖舉手出線,輪番游說孩子的優秀。看來,剛才校長所作出如何篩選天才學生的說明會是白聽了。坐在我們旁邊的一名美國家長,起身離開。我和爸爸也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聽這一群怎樣講也講不明白的家長,一而再三地追問同樣的問題、又同樣的解說。

走出圖書館,我對爸爸說:“原來這上百的家長,大部份都是一群kiasu的。”

依他們的提問,可知他們的孩子都不是gifted,沒有接獲邀請而自發出席的。接到邀請涵的家長和我們一樣相繼離席,我們被一名家長在後頭叫住,他說他聽不明白剛才的說明會到底說什麼?他的孩子去年參加了IQ test,可是還沒結果。

我們告訴他繁瑣的過程,并叮嚀他向學校辦公室進一步詢問,不然會被拖延擔擱。

一場gifted information,看盡家長們的眾生百態,孩子在父母眼中都是最優秀、最特別、最杰出的。

事隔兩天,我在校園里無意中和一位美國家長聊起,她說不甘孩子被鑑定沒達到gifted的水平,她們夫妻自己花了美金280自己找專家鑑定 ,結果孩子成功達到剛好要的分數。

她說:“學校每年只能有一次gifted  鑑定,還要老師推薦,他不想浪費時間。”

後來對爸爸提起他孩子校內和校外的考核分數,爸爸笑說花錢能多買幾分智商。

都怪你



小帥上星期,從學校拿回一張競選學生班代表家長同意簽署書。小帥連里面的內容也沒看,一直說他不要接受老師的遴選。

“Why you want to force me?”他看到我簽了那回條,一直埋怨地叼念。

我鼓勵道:“試試也好。老師都選你,一定也覺得你可以。”

他皺眉苦著臉抗議:“I can’twhy you want me to do it?”

晚餐時,爸爸鼓勵他:“Try your best。”

哥哥姐姐以前在英國小學都曾當過班委的學生代表。為兄的老大很臭屁地揚威:“Di-diko-ko had been student council when I was in Monks Abbey,…

女兒打斷哥哥的話:“Di-di,姐姐be student council when year 2 ,younger than you.  媽媽,我還是school journalist when我是弟弟的ages的時候。”

弟弟不愛攀比,也不kiasu,他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他說:“I don’t like to be a school council.

隔兩天接他放學,見到我馬上碎碎念我多事簽了同意書,現在老師吩咐被遴選的班代表要發表演說拉票。全班18人,有8人被老師遴選,只選2 人。

小帥根本無心要當選,所以對我的建議,學其他同學畫張海報寫上Vote 4 Gidon,他嫌太誇張麻煩。

到了發表競選宣言的前一晚,爸爸指導他演說,他沒有演講稿,只簡短地說出三個支持他的要點。

隔天放學接他,一見到我就悶悶不樂抱怨,他零票,沒人支持他。班上有競選的同學,帶糖果來要賄賂,揚言如果當選就可以一起分享糖果,結果那位同學還是落選。

小帥回到家很委屈地落淚,怨我多事罔顧他當初不要參加的意願,擅自簽下同意紙條。他仰頭抑止紅著眼的淚滑下,嘴里道出一連串英文。我只聽懂什麼lava ,   valcano。我要求他連說三遍,還是沒完整的聽懂。他大意是怨我把他推入火坑。

晚餐在飯桌,姐姐說:“弟弟沒朋友,當然沒人會 vote 他。”

哥哥皺眉裝萌:“弟弟, you’re not popular 。”

爸爸聽完小帥的述說之後分析,班上18人,每人只能投一票,老師不能投,第一位投選的人已獲得12票,只剩6票要分散給另7 人。那最後的那位,票數當然沉底啦!

過了一天,我叫他停玩電腦去看書,那是老師要求每天閱讀廿分鐘的功課。結果這小子竟然還用這事說項,企圖把該做的事先發制人,用來搏同情。

今天,他又被遴選為參加數學小組的課外活動,全校45年級學選出14名數學精英,聯同3年級的4 名數學佼佼者一起組成Math team,征戰縣級、州級的數學比賽。他大概是3年級的4名之一。

上學前,他說:“why you always force 我? 我just failed in student council last week.

我鼓勵他:“Try your best,你才知道 you can do it Be confident.

他一想到今天,往後每月有兩天要遲一小時半才回家,還是拉長著臉抱怨:“Why?

他大概也怪老師為什麼老選他?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計時炸彈

家有青春叛逆期的兒女,一個字:累

有多累?

心力交瘁的累, 簡直是想有法術,把他們變小或變大。變小,回到過去的乖巧聽話;變大,好早點離家自食其力,眼不見為靜。

那天我對爸爸說,我最想學的武功是點啞穴。把家里愛爭辯的小屁孩點啞,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尊重和聽話。

現在的小屁孩,有他說,沒有你說;他要你respect他,可是他卻忘了自己根本是目無尊長。

老大15歲,長得比我還高,比爸爸還壯,在家是自私自利的飯桶。只吃,不勞做,就算開口叫他幫忙順手拿件東西、離開快餐店拿杯飲料,他第一個反應問:“我為什麼要?

女兒本性上聰明伶俐,什麼事只看一,就會懂,知道怎麼去做。出外,她陪爸爸去點餐、裝飲料、購物幫忙推車裝袋提重物,這些體力活原本該由老大這男生幫忙的事。可是哥哥簡直厚顏無恥,怎樣勸、怎樣講,他就是打開車門,一屁股坐在車內不幫忙。

在家,因為老大不做家務事、女兒抗議我性別歧視,要她幫忙,哥哥弟弟為什麼不用?

好啦!開飯、吃完飯都由我和爸爸張羅餐具打飯、洗碗整理。飯後,兄妹倆人或坐或躺在沙發上你一言我一語,爭吵起來。

我說他們是家里的parasite,寄生虫。吃飽拍拍屁股走人,沒幫忙還添亂。

爸爸又來添火道:你叫他們休息,他們可以做什麼?我規定飯後要休息半小時,不能玩電腦。爸爸只要孩子不吵不亂,他連老命都可以搭上。對於我這禁令,爸爸無法認同。

家里老大是瘋頭人物,平日宅在他房間里,只有在飯桌上才會下樓來。他一下來,又是沒頭沒腦的胡言亂語人身攻擊。

女兒是家里的計時炸彈,可以和她連說上5句話,你就要燒香拜佛;可說上十句話,就可中馬票了。你說她一句,她像機關槍那樣一連射掃十句…

她美式英語又快又溜,我常常聽不清她在講什麼?妳再問一句,她馬上臉。不然,就誣指道:你罵我。

像昨晚,大小姐臥在沙發看下載在手機里小說,我推玻璃門出去拿掛在屋外的拖把,轉身關上門的時候聽到她說:“…spinach.”

我問:“什麼Spinach?

她提高聲音重覆:“Spinach.”

什麼Spinach?”為什麼會沒頭沒腦問這句話

完了,機關槍開始大聲射掃而來道:“SPINACH…”

我拼出英文字母問:是不是S-P-I-N-A-C-H

你不知道什麼是Spinach嗎?她開始生氣了。

我知道呀?你要問的是什麼?

Spinach,我剛才問你:我們家里有沒有spinach?”她才說出重點。她這種只說後半句的說話方式,爸爸已經糾正很多次了,我們不是她肚里的蛔虫,不知道她到底要問什麼?要說什麼?

我剛才只聽到Spinach…”

不等我說完,大小姐放下機關槍,開始投手榴彈了。她氣咻咻指責:“你在罵我…”

簡直是惡人先告狀。哥哥喜歡放火後,指責我:你生氣料;女兒則總是自己先口氣不佳,反怪罪別人:你罵我。

前晚,她不在房里,我去她房里拖地,看到天花板風扇開著,書桌旁的站立式的電扇也開著。我拖地後,把那站立式的電扇關了。

拖完地,我沖好涼,叫爸爸幫我看腳底下的腫痛地方。女兒卻在房里大喊大叫,爸爸以為發生什麼事跑過去。

女兒在房內大嚷:“媽媽關了我風扇。”

爸爸搖頭走回來說:“神經病。”

女兒還不甘願抗議:“媽媽move 我的fan。”

關了你風扇又怎樣?剛才你在我房間做功課。我要拖地,把你放在中間的風扇移到旁邊又怎樣?你以為我是你請來的工人呀?投訴什麼?我火大了,這簡直是沒事找事吵。

你為什麼關我風扇?”女兒還是不甘願。

你人不在房里,我都沒罵你開兩把風扇浪費電,你倒過來罵我?我憤怒無比地罵:“你以為我是你爸爸請來的工人,還是你的後媽,你找你爸投訴我?”

我對爸爸說:“幸虧我是她親娘,不然她親爹會誤認我在虐待她。”

“瘋”頭人物


老大是我們家的“瘋”頭人物,講話沒邏輯、沒重點,還喜歡人身攻擊。

爸爸N年前就說:“哥哥,你會的Vocabulary 很少。”

哥哥抗議:“No…

小帥滔滔不絕接話:“Yes, you’re. always said di-di you poo-poo wee-wee, if you like it, why don’t you marry it?

哥哥又來一句:NO…

哥哥每天對爸爸說的話,來來去去是:

爸,come…

爸,爸爸,I need help?

爸,我stuck liao…

哥哥對我一開口,離不開以下三句話:

你不會煮,煮的飯yucky…我不要吃。

Shut up…

你生氣liao

哥哥一見到妹妹的開場白是:

Bernice Wang…you’re WANG

Bernice orang Utan…

妹妹 Bernice the witch …

哥哥看到小帥,把他當成兩三歲的小BB,裝可愛又逗趣的口吻說童言童語。

di-diyou like ko-ko or 姐姐? Yes, I know you like ko-ko more…

di-di, you’re ten years old, right?

di-di, if you like  妹妹,why  don’t  you marry her?

哥哥一瘋言瘋語,我們四人聯口討伐,也鬥不贏這瘋頭人物。正常人是無法和瘋子理喻的,瘋子的戰鬥力,比他的思維邏輯強大。死雞撐飯蓋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在 cursed爸爸媽媽


前天老大飯桌上又開始瘋言癲語了。

他說:“弟弟,I will send you to orphanages.

小帥很厭煩地說:“Ko…

老大白目地又再說:“I  know you like go to orphanages.

爸爸聽不下去了,說:“哥哥,你這樣是在cursed 爸爸媽媽死嗎?”

“NO…”

小帥馬上說:“Yes , you are.

“No, 弟弟,你idiotI  will send you go to orphanganes.”

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女兒的詭計

今天中午我用意大利麵條加雞蛋、豆芽炒XO醬,口味不錯。可是,小帥不吃,我就另煎兩個印度煎餅給小帥當午餐。

女兒原本說盤里的麵吃不完,把一半移到另個盤上。後來,哥哥知道我在弄煎餅給弟弟

他說:“弟弟,哥哥give you half of the 麵麵,你給ko-ko half of your roti-canai, deal?

弟弟不理他。

我對哥哥說:“要是弟弟吃那麵,我還需要再弄roti-canai嗎?”

女兒也有樣學樣:“弟弟, 姐姐give you half of 麵麵,你和姐姐share你的roti canai?

弟弟很偏心地給了姐姐一點,哥哥馬上投訴:“弟弟,你給姐姐不給ko-ko?”

小帥一聲不哼,不甩哥哥。

女兒開始抱怨:“這麵很難吃,我不要吃。”

那個麵是你喜歡的spaghetti,你只是壞眼睛,看到別人的想吃,才會找東西吵。

不好吃,我喜歡的是tomatoes sauce 的。那麵還有一些bits.”

那些bitsXO 醬里的干貝海鮮成份。

我不要吃,不好吃,我full 料。

剛才你和弟弟在那一直講話,我就知道你要找事不要吃。幸好我叫弟弟不要和你說話,不然你一定找機會發脾氣,再來說不要吃。在飯桌上,女兒只要找話題,這其中有詐。她是在找砸,藉故聲東擊西找事,再翻臉生氣甩餐具不吃了。

你已經把盤里的一半拿出來了,只剩那麼一點點你也吃不完?

我飽了,不好吃…她在哀號求情。

反正,你盤里的東西全部都要給我吃完。我說完這話,叫弟弟去廳里沙發,教小帥學中文。

女兒後來吃完馬上沖上樓,我看桌面依然沒整理。這些小孩全部是寄生虫,不會幫忙做家務事。然後,我看到垃圾桶丟了三個蘋果飲料,順手取出要分類到資源回收桶。豈知,其中一個飲料盒重疊疊的,我往里一瞧,發現有乾坤。原來女兒把不要吃的麵條,都塞進開了個洞的飲料盒里。這不是女兒第一次企圖瞞天過海的詭計。

我把她喚下樓來問:“妹妹,你剛才麵有吃完嗎?”

有呀!她眼也不貶一下,作賊可不心虛。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的杰作

我拿起那飲料盒問她:“那里面的是什麼?”
 

她絲亳不感到羞愧道:“我不要吃,不好吃。”

我其實要聽的不是這個,我要的是她道歉她的所作所為,欺騙的行為和說謊。可瞧她理直氣壯,可休想她會面壁思過。

聰明反被聰明誤,總有一天她得為自以為是的詭計付出代價。

見鬼還不怕天黑


出去吃午餐之前,順道去Pet Supplies 買池塘的魚飼料。那間寵物專賣店里,除了販賣各寵物的飼料蟋蟀、蟑螂,也賣貓狗、鸚鵡等小鳥、倉鼠、爬行動物蜥蜴蛇、各類魚。我事先囑咐小孩別觸摸小動物和籠子,不然等下吃東西手骯髒。

Burger King ,爸爸和女兒去櫃台點餐,我帶小帥去洗手間洗手,出來之後叫老大去洗手。他卻問我有沒有濕紙巾。我說濕紙巾擦不乾淨,最好去洗手。

他說:“我沒有摸寵物店里的東西。為什麼要洗手?”

“有沒有摸不是重要,重要是東西洗一洗手比較乾淨又安全。寵物店里空氣有bacteria.

我用wipes 擦就好了。他喜歡爭、爭辯一些有的沒有的, 那樣才顯示他長大,有自主權。

我提醒他:“你忘了之前在英國得的腦膜炎嗎?那時全部去那farm的人都沒事,只有你。為什麼?因為當時吃午餐前,你洗手洗不乾淨。”

What’s the point of wipes?” 平時他去快餐店,要吃東西都會問弟弟,要不要一起去洗手?今天你叫他洗,他偏不洗的無謂鬥爭。

“這里有得洗手,洗一洗比較好。 Wipes 擦不乾淨。”

“我不要。”

“你上次在英國得 meningitis 哭到半死,還不怕?”洗一下手不到1分鐘,廁所很近又乾淨,他有本事為了反抗而反抗在那吵有得沒的。

“不關你的事。”

“你上次得meningitis以為只有你受苦?我和爸爸為了你跑上跑下,大家都受累受苦。什麼叫不關我的事? ”上次他得腦膜炎住院,我一天步行去山上的醫院兩、三次,和爸爸換班顧他,小孩生病,大人跟著受苦受累。

你生氣料。不去洗手,他還一直在挑釁你生氣料、你生氣料。

是呀!我生氣料。我最討厭他這招,明明是攪屎的人,偏偏卻在那嫌臭。

你生氣料。又重覆這一句話,我睬都不睬他。

小帥皺起眉頭,攤開他肉肉的小手一個why的手勢,說:“just go and 洗手, why wana to argure?

你生氣料。我不會洗手。老大看我不理他,想再放火。

我放話:你不洗手我不給你吃。與其吃了又倒霉得了腦膜炎,不如餓他一餐當減肥又不會少一塊肉。

女兒幫爸爸盛飲料回來,對我說:“外面都聽到你們在吵的聲音。”

老大告狀:“媽媽生氣料。”他從不反省是誰在惹我生氣。

爸爸用餐盤托了漢堡、薯條放在桌上,準備開動,

老大聲宣佈:“我不會洗手”。

我也宣佈:你不洗,我不給你吃。最怕此時爸爸充當濫好人,出口壞了大事。

老大望一望爸爸沒出聲幫腔,不到一分鐘,乖乖地去洗手。前後不到1分鐘,他卻非得花20分鐘爭要不要洗手的自主權。

思想不成熟,什麼是對錯是非都分不清,給你自主權反是害了你。

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老大離家記

老大暑假前參加了校刊編委會,暑假時老師通知所有編委人員,要參加一項為期43夜的縣級新聞媒體培訓營。老大特地回校出席兩次的說明會,繳了家長簽名的同意書和美金200, 其他不足的費用由學校代墊。

前去營地的前幾天,問他出發時間等詳情,一問三不知。星期日用過早餐,我拿行旅箱到他房里要幫忙他整理,他卻事不關己在電腦前打電玩。

哥哥,過來看看你要穿什麼?媽媽幫你收了,等下你不喜歡或穿不下,拿去就糟了。老大的身型體重一直發酵般上漲,快兩個月在家冬眠,腰圍越來越大了。

等一下

牙刷、牙膏、紙巾、膠貼(怕不小心有傷口)都裝進小塑袋,毛巾、T恤、短褲、褲子排列在床上,并交代他換洗下來的衣服,要另裝進在行李箱上面的另個塑袋。

他連睬都不睬我。我火大了,我自己在趕稿趕得昏天暗日,抽出時間幫忙他整理行裝,他卻不當一回事。明天一早要出門,早上整理發現缺少什麼,還有時間出門採購。兄妹倆有時臨睡前,才告訴我們明天學校需要的東西,以為我們是萬能的八寶箱,會變出他們想要的東西。

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我已等約莫20分鐘,他還是自顧自的在打電玩。

廿四孝爸爸一聽戰火快開,馬上走過來打圓場,說:“哥哥,媽媽幫你整理,你stop一下games看一看 。”

我走出房,找他的泳褲,才一轉眼的時間,哥哥已抽出6件底褲、6雙襪子、5件短褲,擺放在他床上。坐在電腦前,重打電玩。

43夜,不必帶那麼多衣服。我看著成疊的衣物,覺得行李箱可能裝不下。

“ in case 不小心弄髒。襪子臭了,晚上可以換另一雙。

“好吧!那你試試穿這些比較新的衣服。”哥哥有一個壞習慣,喜歡穿舊衣服比較舒服,他已進入青春期了,卻不像同齡的懂得裝扮。每次穿新衣都要和他吵一番,怕太新太艷會引人注意,偏偏他是老大,不然可以讓他穿弟妹們的二手衣。

他沒有打算配合依然在玩,我已失去耐心。我沒多少時間和力氣耗下去。於是,威脅道:“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等下就不要再叫我幫忙。”

不用,你走、你走。他脾氣比我還大。

走就走,誰怕誰。爸爸馬上過來不是在幫忙,是數落我早上脾氣就不好了,脾氣不好不能好好交流,才會鬧成這樣的僵局。

瞧!有人這樣的幫倒忙嗎?不是說那個不配合的人,而是為他找藉口,質疑要幫他的人沒靜心好氣地幫。孩子不乖頂嘴發脾氣,爸爸老愛以睡不夠,精神不好,才會那樣。媽媽脾氣不好,才會罵小孩發脾氣。

也因為爸爸是非不分,一棒子就把我打倒,所以孩子們時常有恃無恐,有個大靠山幫他們找各種理由頂撞媽媽。教育孩子父母不能雙方都站在一起,一個教導另一個再放縱,教了等於白教。

我的忍耐力有一定限度,過了我的極限,我會反攻。好啦!老娘袖手不管,讓你們父子倆好好整裝。平時爸爸出差,都是我常忙整理行整,現在換成他幫兒子。

我在樓下打稿,聽老子坐在地板問小子:“哥哥,這件衣服可以嗎?”小子不理不睬,不然就說:“等一下。”

老子真的坐在一邊痴痴地等,走了又回來問:“哥哥,你過來看一看”。小子玩電玩過天,又一句:等一下。長幼倒序,求人和被求的人,輩份態度錯位,這是我最看不慣的事。

一等等到出外用午餐、吃完晚餐,快晚上十點了,我要拖地,老大的行李箱還是沒整理好。一直到要睡覺,我命令他再不好好整理,明早他可要哭著出門。

老大出門的那幾天,我們家風平浪靜。我問小帥,有miss 哥哥嗎?他笑得很開心,那笑意漾在嘴角和眼角,說明他有多開心哥哥不在,沒人煩擾。

轉眼哥哥要回來了,耳根清靜多日的我們,心里都很不想好日子那麼快過完。如爸爸常言:哥哥有一條筋“短路”了,所以講話顛三倒四。什麼都NONONO, 為了No  No.

哥哥一進門,馬上跑去問小帥:弟弟,你Miss ko-ko?”

“NOooooooo”小帥極為厭煩地回答。

哥哥死不要臉在那自言其說:“I know di-di you miss ko-ko.

“NO…I will definitely not miss you.”

“di-di you miss ko-ko”老大還在那用熱臉倒貼冷屁股,小帥是眼都不抬一下,看看離家3 天的哥哥。

晚餐之前我對爸爸提起這事,說:“我們還是騙他說,這晚餐是特別為他準備的,讓他開心一下。”

結局,哥哥長尾巴了。這幾天,他說:“I know 你們miss 我。不然,媽媽為什麼特別為我準備晚餐?”

我笑道:我們那天要吃的晚餐,我隨口說讓你開心一下的。

No….i know 你們miss 我。”這是老大一廂情願不肯接受的事實。

miss 他的人,無疑肯定是爸爸。老大離家不到2小時,開始發訊息追蹤了,多晚沒有老大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他該很不習慣沒有得當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