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你會花完爸爸的錢

昨天全家去Oviedo Mall用餐,吃完午餐我們就在商場里逛。小帥和老大一樣不愛外出,一吃完就想回家。我原想買些新年衣服,逛了一會沒合意就折往回途

小帥馬上詢問:“媽媽,我們回家了嗎?”

順便去Dollar Tree買東西才回。

“Why? You”re shopping too long他開始源源不絕投訴:“為什麼不吃完午餐就回?你已經去了一間shopping。”

要買的東西還是要買才能回?

“I know you will go to another shop later.”

對呀!半路還在停在Aldi買東西,不然你們的lunch box沒有麵包可帶。

小帥一聽說了一聲:Again,氣得拖著腳步先走在前頭。

Dollar Tree  他一直尾隨在我身後碎碎唸,我說:“你很煩,去找爸爸。”

豈知,他卻說:“I ought to follow you, you shop a lots, will spend all the 爸爸money 。”

我故意說:爸爸很有錢,他的錢可以買下這間店所有東西。

小帥皺眉問:“Seriously, are you going to spend all 爸爸money?

 我笑著對他說:“你爸爸都沒有怕,你擔心什麼?”

“Oh, why? Why you like shopping?”這小子就這樣一直跟隨著我,一直叼唸:Why? Why you want to buy a lots? When can we go home? Are you going to spend all 爸爸money? 

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青蛙不見了

屋後的草坪有一個小池塘,里面住著一隻大青蛙。經年累月就寄居在池塘左側的石縫之間,有時到池里打撈落葉會驚動它在池里東躲四藏,卻從未見它跳出池外。前陣子氣溫驟降,在夜間的溫度介於零下左右,這隻大青蛙不見蹤影了。我原以為它可能匿藏在較暖活的地方。

上星期日天氣回暖,爸爸想封死屋後螞蟻出入的蟻穴,他突然童心大發想用放大鏡燒死螞蟻,清理門戶後再封洞。於是,他喚小帥來旁觀實習他童年的樂趣。父子倆戴上墨鏡,借光出招,殺死手無寸鐵的蟻群。

小帥等著爸爸借火殺蟻,等得不耐煩。他向我要了一枝捕蝶網去池塘撈枯葉,一邊玩水他一邊問:“我們為什麼還不養魚?”

去問你爸爸?爸爸開出的口頭支票,整年了都沒兌現,他要買魚的計劃總是欠東風。

小帥喃喃自語:“The water is so dirty, even the fish will die in this disgusting pond.”

我說:這池塘住了一隻青蛙哦!

小帥開心地問:“Where is it? Where is the frog?”

最近沒看到它了,可能去找朋友了。

“Are you sure?”他抬頭望著我想确認。

“Yes. 那隻青蛙最近不見了。

隔天,放學回來做完功課,他告訴我要出去池塘看青蛙回來了沒有?走出屋後,拿起捕蝶網使勁地拍打池面。我從玻璃窗注視著他自得其樂地拍濺池水,玩了一會,沒勁了。他走進屋里說:“I  cant find the frog.

我對他說:“The frog go faraway to visit his friends.

他說:“I think you made up the story.

為什麼?

“Because there is no frog in the pond.”

媽媽沒騙你,你問爸爸就知道了。

他沒再說什麼。接著幾天,放學回來他都出去池塘巡視一會,問我:那隻青蛙回來了嗎?

我說沒看到。

這幾天,他不再去池塘,也不再追問。我心忖,他一定認為那是我編出的青蛙。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弟弟,你不是gifted child

打從12月中,小帥在學校被校外的專家考核鑑定為智商高的學童,老大和女兒這些日子以來,無不處處“酸”在言辭之間。

老大單刀直入較量:“弟弟,you’re no the gifted child, ko-ko IQ more higher than you.

弟弟鳥都不鳥他,在飯桌上繼續專注地吃。

哥哥又來嘲弄:弟弟,你每吃一口,your IQ will drop one point.”

小帥高音頻地喊:KO。。。。

哥哥尚能熱臉貼冷屁股繼續說:“弟弟,you like Kim Jong Un or Donald Trump?”不等弟弟回答,他又接著說:“弟弟,你idiot ,why you vote for Trump?

“NO……”小帥被他叼煩得發火地大叫。

“YESsss…….”哥哥瞪着弟弟嬉皮笑臉。

ko-ko, stupid,弟弟都不能vote Trump 。”女兒不甘寂寞也加入口水戰。

“No,弟弟support Trump.”哥哥最愛唱反調,所以他的口頭禪是NO .

媽媽,koko說弟弟vote Trump, how come?”女兒開始搬救兵。

我漠然地回:“他愛亂說,你就讓他bull shit。”

“爸爸,ko-ko 說弟弟可以vote,是不是idiot?”女兒還是不甘示弱又找幫手。

哥哥才不管妹妹尋求救兵,他最愛逗弟弟,繼續在弟弟身邊不斷地說:“弟弟,你idiot no all African eat dirt or mud cookies …

North Korea, ebola, poo-poo, wee-wee, your future wife are from China…〞小帥被煩得索性將計就計,把哥哥每天下樓吃飯見到他都要說的話都說出來。

我曾要和哥哥打個賭,只要他每天不說以上那幾句話,我給他十美元;失敗了,他只需給我5美元。哥哥不敢接受這項挑戰。我說他笨,去了學校大半天,下午回來都躲在房屋,每天只有用餐時間才會下來和弟弟一起,那樣好賺的錢都不要。

姐姐歷來都愛和弟弟比較,她說她比弟弟先學會說話,又比弟弟早會自己沖涼,再說比弟弟看得書多和厚。

我對她說:“你要比,就比你大的,像哥哥,比小的,那有意思?”

“wah!是你自己說不要 compare,你現在又說compare ,媽媽你 so hypocrite

和女兒爭辯,那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說不清。反正,她能把方的說成圓的、把歪理的指鹿為馬混說成正理。和她再辯說下去, 只有一個結局,兩敗俱傷。她摔扔東西,我忍無可忍破口大罵或出手懲罰。

我對哥哥和姐姐說:“弟弟是我們的家人,他是 gifted child,我們要為他感到驕傲才對。”
 
姐姐馬上宣告:“Wah! Di-di don’t even know how to 自己沖涼…
 
哥哥否定地又來:NO…,di-di IQ not higher than 我,我是the smartest kids in this house.”
 
三姐弟就老愛在飯桌上鬥嘴爭寵,爸爸總是用雙掌捂起雙耳,皺著眉頭嫌吵。
 
我戲謔道:“這就是多子多孫,耳根不能清靜的場面。等他們大了,離家了,你會懷念這種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