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IQ 143



小帥去年被鑑定為Gifted 之後,一直到2月我們才被邀到學校進行相關討論。與會者有小帥的班主任,負責會議記錄的學校書記、Exceptional Student Education(ESE)的老師Mrs. RollinsESE Director、 學校的心理學家、Certified School Counselor Mrs Flora,以及上次鑑定小帥的專家。.


這次會議由Mrs Rollins主持,我和爸爸在會議上聆聽她讀出小帥班主任所寫的評言。然後,針對小帥喜歡獨處,work aloneat recess spends most of his time walking around by himself. 這位負責教導ESE的老師解釋,那都是Gifted kids 的特征。她說,她將傾向引導小帥的人際關係。


會議之後,校外的幾位專家詢問我們,去年小帥在這間學校嗎?我們回答since kindergarten. 她們質議小帥IQ 高達143,為什麼前兩年沒被推薦考核?校內負責考核老師Mrs. Flora 面無慚色說:去年他的班主任贊揚Gidon 詞彙和寫作能力很強,強力推薦。但她覺得小帥不愛回答問題,所以沒讓他考。


聽了她那推諉的說辭,心忖該校有多少Gifted kids 就這樣被埋沒在此人的失責。小帥前兩年考,大概以為他不會看寫,都用口語。幼兒園剛開學兩個多月,有被鑑定,當時考核只有116分,不到130。所有考試都用口語,我和爸爸當時就想,一定聽不慣老師的美國腔調,所以才考得那麼差。去年小一再考,考得分數很高,可惜已經快放暑假,學校不了了之。他小二開學時,我再去學校辦公室詢問,負責人說必須重考。

我們向他的班主任提起這事,那老師處事積極,然而公事化的處理方式,還是浪費了小帥大半年。小帥班上另位同學早已在年前加入了這ESE 課程,小帥平白被這不負責任的老師浪費了兩年時間。幸好,我們今年說明他讀寫能力沒問題,不用口試。

誤人子弟,就是這種不懂因教而施惜才的老師。當年小帥kindergarten 的老師,也白白浪費他一年寶貴的時間,小帥明明有能力上小一,當時小一的老師要收他,如果那班主任能夠放手或再次諮詢家長,小帥早已跳班。

來美國後,我開始學會不要相信有經驗的老師。有豐富經驗的老師都失去教學熱忱,倚老賣老、不容質疑教學經驗和權威。反而年輕教師,比較容易溝通和交流。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美國學校是最不安全的地方

美國學校近來連續發生槍擊事件,年除夕前一天的214日情人節發生在佛州Parkland中學造成14名中學生和3名老師身亡,14人受傷。

案發後,我們斷斷續續收到佛州、縣教育局的防範電話安撫。尤其是女兒的初中學校,這星期連續有學生因在社交媒體、教室內發言不當,在校被警方逮捕,有學生因此被開除學藉。學校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每天一兩通電話,知會家長發生的事件和強調會關注學校安全。

然而,真正最關鍵的槍支泛濫,依然逍遙法外。猶如狂人總統要老師備槍防備,卻不禁槍。美國孩子18歲可以公然買槍,卻不能買煙酒。令人質疑在槍擊案屢屢發生在校園,為什麼不治標又不治本?

其實在決定從英國搬來美國之前,我和爸爸曾考慮過美國槍擊層出不窮,猶豫不決要來這子彈亂飛的國度。細想生死由命,就隨遇而安吧!

當在報上看到一位15歲華裔小孩王孟杰(Peter Wang)為同學打開大門逃生而身亡,父母家人在葬禮的悲慟的畫面,相信所有美國家長在悲傷之際,都會擔心和憂愁美國校園的安全問題。

我在餐桌告訴孩子,Peter Wang 犧牲了自己,回不了家,把悲傷留給家人。然而,美國白宮卻給不了他21響炮的光榮葬禮。

孩子,你在學校的任務是學習和安全,不要當英雄,回不了家,那不值得。

Don’t give a child long name

美國教學經常應節施教,這星期因為是華人新年,小帥的美國班主任教他們剪“春”的紅紙。然後還說了一個有關中國小孩為什麼名字都很短的故事。

小帥回家告訴我關於這個故事,很久以前在中國有位叫Tikki-Tikki Tembo 的小孩跌入井底,有人回去通知Tikki-Tikki Tembo的媽媽,因為那小孩名字太長在轉告和援助過程浪費不少時間,造成這名叫Tikki-Tikki Tembo的小孩待在井的時間太長,而需要好長的時間才康復。

小帥說:since then, Chinese name short 了。


我還真的第一次聽這挺有創意的關於中國民間傳說的故事。

小帥在學校洋人老師教導所剪的春字,老師給全班同學的紅包封內金幣巧克力,以及關於Tikki-Tikki Tembo的故事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