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雙重標準

上星期五小帥從學校帶回一些作業,我翻閱有一張試卷有兩份一模一樣,其中一張字體不像是他的。

我喚他過來确認,他看了說不是他的。因為他時常在試卷和作業忘了寫上名字,所以老師大概以為是他的而寫上他的名。

我翻看那張不是他的考卷,想看一題我認為老師改錯小帥的答案。一瞧,怎麼小帥寫的答案是錯,那名學生寫的反而對呢?

爸爸下班回來,我說我想留張字條給老師關於這題的答案。爸爸對比兩張試題的答案指出:“那位學生寫被越界的人名反而錯了。”
小帥的答案Anil's feet on her side 一點都沒錯;反而老師有紅線劃上的答案不對。忘了拍下另張考卷就被小帥帶回學校。

“你看,老師都劃了紅線。上次留字條給她,她很不高興了。反正,這次不是考試。就算了吧!”

我耿耿於懷,為小帥打抱不平。小帥每張考卷老師都雞蛋里挑骨頭,沒逗號、句號一題5分被扣3分;20題數學錯了一題被扣10分;還有之前一張理解文AB這兩兄弟有位妹妹Hannah,問題 A B  alike。小帥寫的答案是 A B brother。老師的答案是A B sister Hannah

爸爸認為老師改小帥的試卷改得嚴,主要是平時不能讓他拿太高分,那樣學期末就沒有進步的空間。新學期開始時,老師列印小帥的數學、閱讀達到的指標已是小三下的程度,豈料最近再看到老師評估的指標反而退步了。我和爸爸都認為不可能的事。

每位學生從學年開始的成績指標都有一個圖表,目前和預期的程度,老師大概感到為難評估小帥的程度是向橫,沒向上進步的空間惟有嚴加苛扣的雙重標準。

 

你為什麼給我穿長褲?

這星期氣溫又回降了,爸爸讓小帥沖涼後,穿上長褲短袖。

不久,小帥從電視前的電腦遊戲中停下,走向爸爸問:“why 你給我穿 long pant? 我睡覺的時候,legs cover blanketbut 我的手沒有。我的手會冷,你應該給我穿long sleeves short pant.

女兒聽了,覺得弟弟說的對。

我對爸爸說:“你失算了。連小帥都覺得你失策。”

爸爸安撫道:“等你要睡覺時,再換。”

小帥點點頭說:“OK then.

你吃過 shit 嗎?


前天晚餐後,爸爸在廚房水槽洗碗時突然叫:“taste like shit.

坐在廳里沙發的老大馬上問:“你吃過shit嗎?不然你怎麼知道shit taste.

我和小帥忍住笑望著爸爸,爸爸自己也緊閉雙唇死忍不笑出聲來。

哈哈,每次老大吃東西時嫌東嫌西嚷:taste like shit.

爸爸會問他:你taste shit 嗎?要不然怎麼知道shit 的味道。

這回被老大反問將了一局。如果我們大笑出聲,老爸將顏面掃地,以後再也無法力壓老大的taste like shit 的碎碎唸

I don’t trust anyone

我問小帥,“休息時你還是自己在學校走來走去?”

他不語。

我說:“為什麼不和朋友一起玩?”

他嘟嘟嘴輕聲說:“I don’t trust anyone.”

我聽了,嚇了一跳地問:“Why?”

他簡略地說有兩位同班的女孩,曾兩次叫他過來,等她走過去時,這兩位女孩竟然是戲弄他。然後哈哈大笑。

我建議他和其他人玩, 他略顯猶豫才說:“ other boys also trick me .”他說一位男生的名,在遊戲時沒把球丟給他。

我對他解釋:有時朋友和你玩鬧,不是故意戲弄你。你不能因為這樣的事情,就不和其他朋友玩。

他倔強道:“I don’t trust any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