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

我為什麼要?

星期六全家出外用餐購物回來,我把要拿上樓的東西放在樓梯旁疊起的兩個空水桶里,這包括老大剛才買的一包糖果。

我囑咐老大:“哥哥,你下來拿糖果的話,順便幫我拿這水桶上去。”

老大下樓拿了瓶礦泉水,在廚房各抽屜翻找他那包糖果。

我告訴他:“糖果在水桶里,順便幫媽媽拿水桶上樓。”

結果,他從水桶的塑袋翻找出那包糖果,屁顛屍顛就上樓去。

我氣得質問:“哥哥,你為什麼不能幫個忙?”

“我為什麼要?”他說得理直氣壯,一點也不覺得理虧。

“你可以把糖果拿上去,為什麼不能順便幫忙拿這水桶?”俗話說三歲定八十,老大從小就是這副自掃門前雪的性格。小時叫他幫忙掃地或撿起東西,他就是一句:我為什麼要?又不是我弄的?

“我拿不到。”他狡辯手里有水機、水瓶、糖果。

我質問他:“你有心拿的話,把全部東西放進空水桶一起拿上樓。偏偏你是找出自己的糖果,就是不拿。媽媽每次吩咐妹妹,她忘記拿,她會又再下來一次。你為什麼不能,又不重不髒不危險的東西,拿了又不會少條毛,為什麼你就是不能幫忙?”

“啊!你不要那麼說他…”爸爸又來當好人了,他輕聲細語招喚:“哥哥,下來幫忙拿這水桶上去。”

“我為什麼要?”老大還是那麼一句。

“你不能幫個忙嗎?”爸爸企圖說服:“媽媽叫你幫忙,do it for the honor or credit。”

“我為什麼要?又不是我拿下來的。”

我火滾地數落:“這是我剛才幫你洗襪子、底褲的水桶,怎不關你的事?那以後你的衣物我都不幫你拿上拿下,我為什麼要?”

爸爸開始失去耐心,采用威權壓政要剝奪他的糖果、手機、使用網絡時間。哥哥把那包糖果從樓上拋下樓下,關上房門。

“哥哥,開門。”爸爸拿起水桶走上樓,在房門外一直命令。哥哥房內傅來:“Shut UP!

爸爸火大了,兩人隔著門板一呼一喝,哥哥完全不妥協,也不認為他有錯。

這樣僵持快半小時,爸爸無計可施,只好停戰。事隔3小時後的晚餐時間,爸爸千呼萬喚,終於忍無可忍拿了工具撬門鎖,打開了老大的房門,扔了他衣櫃的衣服在地板,把他書包的書倒出來,叫他打包,要轟他出去。

老大還是一副死不認錯,老神在在地問:我為什麼要?

爸爸強調他的house rulerespect.

老大反責:“是你們沒有respect 我。”

這場水桶風波,最受傷的是爸爸。他沒胃口吃晚餐的 pizza,還得收拾老大房里的殘局。老大毫無愧意,認為他沒錯,錯在我們沒有respect他這小屁孩。

我搖頭標籤他這人,只有索取,沒有付出的心態。

老大很小的時候,,我們看他快餐把所有茄醬都佔為己有,就預知養兒防老,異想天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