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牽條狗當貴婦

前天中午騎著鐵馬去接小帥放學,在附近社區路口望到一位中年婦女牽著一條棕色的貴婦狗。那條狗在拐角的路口花叢尋尋嗅嗅,牽著它的主人立在路旁遠遠地看到我了。

當我經過她的身旁,她一臉傲慢地說:“You should have a bell.

“I have a bell, you have an eyes.”在這條路上騎了三年,這口音似南美來的女人,我從沒看過。

“ARrrrrr…”身後傳來她發瘋地吶喊,就像韓劇發瘋的貴婦那種張狂失控要張口咬人了。

我再大聲附送她一句:“STUPID!!!騎著我的腳車呼嘯而去。

來來回回在這條路上騎腳車那麼久,從來沒遇到有人叫我裝車鈴。這條路上騎腳車的,也只有我家的腳車全都有安裝車鈴。

既然在百碼以外就看到我的腳車,我有必要按車鈴嗎?牽條貴婦犬就把自己當貴婦的女人,在90度轉角的路口,你不挪一挪身體,沒必要冷言冷語。

即使你是好心叫我裝車鈴,那麼我也是好心告訴你,你有眼睛。

ARrrr大喊,是不認同 you have an eyes嗎?連我靠近你左邊把手的車鈴都沒看到,還真不長眼。

惹得我一路上都在磋摩狗眼看人低這句話,都是這類牽條貴婦犬就把自己當貴婦要踩人、踩場,才能顯得與眾不同,尊貴一級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