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因為我是爸爸


小帥搬來我們主臥睡已經一年了,星期一姐姐一直慫恿他搬回自己房去睡,還答應幫他一起裝飾房間。

我聽了,建議女兒:“妳先把自己房間整理乾淨,這些年來,桌子都是我在幫你抹擦灰塵和整理。”

女兒說:“decorate is fun。”意即整理房子一點樂趣也沒有。

兩姐弟午餐後,躲在各自房間忙了一個下午。弟弟在房里畫了很多張畫。晚間我到房里抹地時,看到弟弟臥室張貼幾張他手繪的彩畫,姐姐還幫他列印一張有骷髏的畫報。

弟弟對我說:“姐姐叫你幫我換床單。”

“你今晚打算睡這里?”

“姐姐叫我睡這里。”

“你會不會睡到半夜哭?”去年讓他獨睡一室,睡到半夜又哭又鬧,我和爸爸睡意正濃,每晚都被他這樣折騰。

有一陣子,我乾脆去他房睡。後來,爸爸獨自回去馬來西亞重辦美國簽證,我把他叫來主臥。公公婆婆來美探訪被安置睡他房,我們添置一張sofabed,就讓他一直睡在我們房里。

I don’t know. ” 他不敢答應。終有一天,他必須獨睡,讓他試試回自己房睡也是好事。起碼這暑假他遲睡,不會打擾到想早睡的爸爸。

於是,我幫他換了新床單和枕套,保留他在主臥的床褥。

當晚他要睡之前頻頻問姐姐會不會過來陪他睡。姐姐馬上刷牙熄燈當他的sleepover guest。夜深人靜,頻頻傳來兩人在床上說說笑笑。

翌晨八點半,小帥反而比平常起得早。我問他幾點睡,他說不知道。姐姐起床後,我問:哥哥和她誰最後才睡?姐姐含糊其詞。

爸爸下班回來,在樓上分別老大女兒嘰嘰喳喳了一番,然後下樓來對我說:“你知道昨天弟弟和妹妹兩點才睡嗎?”

“兩點!弟弟早上比平時早起來,我早上問他們幾點睡,他們說不知道。”

於是,爸爸很關切地走到電視前的沙發對小帥說:“弟弟,你知道睡不夠會怎樣?”

小帥沒有反應。

“弟弟,爸爸問你幾點睡?”

小帥還是無動於衷。

爸爸沉不住氣了,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熒幕。小帥終於不能再裝著沒聽見,接了一句:“I don’t know.

“姐姐說你們昨天兩點才睡?”爸爸等著小帥回答,他沉默不語。

“你知道little boy睡不夠會 brain damaged, get sick and get crazy。”爸爸向來把小孩脾氣壞,都歸納為睡眠不足,精神才會失常。

“Who said?” 小帥問。

爸爸said.”小帥聽了爸爸蒼白的理由,說了聲:why? 然後不服地說:“ just because you’re 爸爸?”

爸爸又滔滔不絕地重覆遲睡、睡眠不足的壞處,小帥追問為什麼會有這副作用?你從哪知道的?為什麼?

父子倆一問一答,爸爸答不上來的時候,就用一句權威的話回應:“因為我是爸爸。”

“因為我是爸爸”這六個字里,口吻是父權下威令、也蘊涵了他對孩子的關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