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女兒的詭計

今天中午我用意大利麵條加雞蛋、豆芽炒XO醬,口味不錯。可是,小帥不吃,我就另煎兩個印度煎餅給小帥當午餐。

女兒原本說盤里的麵吃不完,把一半移到另個盤上。後來,哥哥知道我在弄煎餅給弟弟

他說:“弟弟,哥哥give you half of the 麵麵,你給ko-ko half of your roti-canai, deal?

弟弟不理他。

我對哥哥說:“要是弟弟吃那麵,我還需要再弄roti-canai嗎?”

女兒也有樣學樣:“弟弟, 姐姐give you half of 麵麵,你和姐姐share你的roti canai?

弟弟很偏心地給了姐姐一點,哥哥馬上投訴:“弟弟,你給姐姐不給ko-ko?”

小帥一聲不哼,不甩哥哥。

女兒開始抱怨:“這麵很難吃,我不要吃。”

那個麵是你喜歡的spaghetti,你只是壞眼睛,看到別人的想吃,才會找東西吵。

不好吃,我喜歡的是tomatoes sauce 的。那麵還有一些bits.”

那些bitsXO 醬里的干貝海鮮成份。

我不要吃,不好吃,我full 料。

剛才你和弟弟在那一直講話,我就知道你要找事不要吃。幸好我叫弟弟不要和你說話,不然你一定找機會發脾氣,再來說不要吃。在飯桌上,女兒只要找話題,這其中有詐。她是在找砸,藉故聲東擊西找事,再翻臉生氣甩餐具不吃了。

你已經把盤里的一半拿出來了,只剩那麼一點點你也吃不完?

我飽了,不好吃…她在哀號求情。

反正,你盤里的東西全部都要給我吃完。我說完這話,叫弟弟去廳里沙發,教小帥學中文。

女兒後來吃完馬上沖上樓,我看桌面依然沒整理。這些小孩全部是寄生虫,不會幫忙做家務事。然後,我看到垃圾桶丟了三個蘋果飲料,順手取出要分類到資源回收桶。豈知,其中一個飲料盒重疊疊的,我往里一瞧,發現有乾坤。原來女兒把不要吃的麵條,都塞進開了個洞的飲料盒里。這不是女兒第一次企圖瞞天過海的詭計。

我把她喚下樓來問:“妹妹,你剛才麵有吃完嗎?”

有呀!她眼也不貶一下,作賊可不心虛。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的杰作

我拿起那飲料盒問她:“那里面的是什麼?”
 

她絲亳不感到羞愧道:“我不要吃,不好吃。”

我其實要聽的不是這個,我要的是她道歉她的所作所為,欺騙的行為和說謊。可瞧她理直氣壯,可休想她會面壁思過。

聰明反被聰明誤,總有一天她得為自以為是的詭計付出代價。

見鬼還不怕天黑


出去吃午餐之前,順道去Pet Supplies 買池塘的魚飼料。那間寵物專賣店里,除了販賣各寵物的飼料蟋蟀、蟑螂,也賣貓狗、鸚鵡等小鳥、倉鼠、爬行動物蜥蜴蛇、各類魚。我事先囑咐小孩別觸摸小動物和籠子,不然等下吃東西手骯髒。

Burger King ,爸爸和女兒去櫃台點餐,我帶小帥去洗手間洗手,出來之後叫老大去洗手。他卻問我有沒有濕紙巾。我說濕紙巾擦不乾淨,最好去洗手。

他說:“我沒有摸寵物店里的東西。為什麼要洗手?”

“有沒有摸不是重要,重要是東西洗一洗手比較乾淨又安全。寵物店里空氣有bacteria.

我用wipes 擦就好了。他喜歡爭、爭辯一些有的沒有的, 那樣才顯示他長大,有自主權。

我提醒他:“你忘了之前在英國得的腦膜炎嗎?那時全部去那farm的人都沒事,只有你。為什麼?因為當時吃午餐前,你洗手洗不乾淨。”

What’s the point of wipes?” 平時他去快餐店,要吃東西都會問弟弟,要不要一起去洗手?今天你叫他洗,他偏不洗的無謂鬥爭。

“這里有得洗手,洗一洗比較好。 Wipes 擦不乾淨。”

“我不要。”

“你上次在英國得 meningitis 哭到半死,還不怕?”洗一下手不到1分鐘,廁所很近又乾淨,他有本事為了反抗而反抗在那吵有得沒的。

“不關你的事。”

“你上次得meningitis以為只有你受苦?我和爸爸為了你跑上跑下,大家都受累受苦。什麼叫不關我的事? ”上次他得腦膜炎住院,我一天步行去山上的醫院兩、三次,和爸爸換班顧他,小孩生病,大人跟著受苦受累。

你生氣料。不去洗手,他還一直在挑釁你生氣料、你生氣料。

是呀!我生氣料。我最討厭他這招,明明是攪屎的人,偏偏卻在那嫌臭。

你生氣料。又重覆這一句話,我睬都不睬他。

小帥皺起眉頭,攤開他肉肉的小手一個why的手勢,說:“just go and 洗手, why wana to argure?

你生氣料。我不會洗手。老大看我不理他,想再放火。

我放話:你不洗手我不給你吃。與其吃了又倒霉得了腦膜炎,不如餓他一餐當減肥又不會少一塊肉。

女兒幫爸爸盛飲料回來,對我說:“外面都聽到你們在吵的聲音。”

老大告狀:“媽媽生氣料。”他從不反省是誰在惹我生氣。

爸爸用餐盤托了漢堡、薯條放在桌上,準備開動,

老大聲宣佈:“我不會洗手”。

我也宣佈:你不洗,我不給你吃。最怕此時爸爸充當濫好人,出口壞了大事。

老大望一望爸爸沒出聲幫腔,不到一分鐘,乖乖地去洗手。前後不到1分鐘,他卻非得花20分鐘爭要不要洗手的自主權。

思想不成熟,什麼是對錯是非都分不清,給你自主權反是害了你。

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老大離家記

老大暑假前參加了校刊編委會,暑假時老師通知所有編委人員,要參加一項為期43夜的縣級新聞媒體培訓營。老大特地回校出席兩次的說明會,繳了家長簽名的同意書和美金200, 其他不足的費用由學校代墊。

前去營地的前幾天,問他出發時間等詳情,一問三不知。星期日用過早餐,我拿行旅箱到他房里要幫忙他整理,他卻事不關己在電腦前打電玩。

哥哥,過來看看你要穿什麼?媽媽幫你收了,等下你不喜歡或穿不下,拿去就糟了。老大的身型體重一直發酵般上漲,快兩個月在家冬眠,腰圍越來越大了。

等一下

牙刷、牙膏、紙巾、膠貼(怕不小心有傷口)都裝進小塑袋,毛巾、T恤、短褲、褲子排列在床上,并交代他換洗下來的衣服,要另裝進在行李箱上面的另個塑袋。

他連睬都不睬我。我火大了,我自己在趕稿趕得昏天暗日,抽出時間幫忙他整理行裝,他卻不當一回事。明天一早要出門,早上整理發現缺少什麼,還有時間出門採購。兄妹倆有時臨睡前,才告訴我們明天學校需要的東西,以為我們是萬能的八寶箱,會變出他們想要的東西。

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我已等約莫20分鐘,他還是自顧自的在打電玩。

廿四孝爸爸一聽戰火快開,馬上走過來打圓場,說:“哥哥,媽媽幫你整理,你stop一下games看一看 。”

我走出房,找他的泳褲,才一轉眼的時間,哥哥已抽出6件底褲、6雙襪子、5件短褲,擺放在他床上。坐在電腦前,重打電玩。

43夜,不必帶那麼多衣服。我看著成疊的衣物,覺得行李箱可能裝不下。

“ in case 不小心弄髒。襪子臭了,晚上可以換另一雙。

“好吧!那你試試穿這些比較新的衣服。”哥哥有一個壞習慣,喜歡穿舊衣服比較舒服,他已進入青春期了,卻不像同齡的懂得裝扮。每次穿新衣都要和他吵一番,怕太新太艷會引人注意,偏偏他是老大,不然可以讓他穿弟妹們的二手衣。

他沒有打算配合依然在玩,我已失去耐心。我沒多少時間和力氣耗下去。於是,威脅道:“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等下就不要再叫我幫忙。”

不用,你走、你走。他脾氣比我還大。

走就走,誰怕誰。爸爸馬上過來不是在幫忙,是數落我早上脾氣就不好了,脾氣不好不能好好交流,才會鬧成這樣的僵局。

瞧!有人這樣的幫倒忙嗎?不是說那個不配合的人,而是為他找藉口,質疑要幫他的人沒靜心好氣地幫。孩子不乖頂嘴發脾氣,爸爸老愛以睡不夠,精神不好,才會那樣。媽媽脾氣不好,才會罵小孩發脾氣。

也因為爸爸是非不分,一棒子就把我打倒,所以孩子們時常有恃無恐,有個大靠山幫他們找各種理由頂撞媽媽。教育孩子父母不能雙方都站在一起,一個教導另一個再放縱,教了等於白教。

我的忍耐力有一定限度,過了我的極限,我會反攻。好啦!老娘袖手不管,讓你們父子倆好好整裝。平時爸爸出差,都是我常忙整理行整,現在換成他幫兒子。

我在樓下打稿,聽老子坐在地板問小子:“哥哥,這件衣服可以嗎?”小子不理不睬,不然就說:“等一下。”

老子真的坐在一邊痴痴地等,走了又回來問:“哥哥,你過來看一看”。小子玩電玩過天,又一句:等一下。長幼倒序,求人和被求的人,輩份態度錯位,這是我最看不慣的事。

一等等到出外用午餐、吃完晚餐,快晚上十點了,我要拖地,老大的行李箱還是沒整理好。一直到要睡覺,我命令他再不好好整理,明早他可要哭著出門。

老大出門的那幾天,我們家風平浪靜。我問小帥,有miss 哥哥嗎?他笑得很開心,那笑意漾在嘴角和眼角,說明他有多開心哥哥不在,沒人煩擾。

轉眼哥哥要回來了,耳根清靜多日的我們,心里都很不想好日子那麼快過完。如爸爸常言:哥哥有一條筋“短路”了,所以講話顛三倒四。什麼都NONONO, 為了No  No.

哥哥一進門,馬上跑去問小帥:弟弟,你Miss ko-ko?”

“NOooooooo”小帥極為厭煩地回答。

哥哥死不要臉在那自言其說:“I know di-di you miss ko-ko.

“NO…I will definitely not miss you.”

“di-di you miss ko-ko”老大還在那用熱臉倒貼冷屁股,小帥是眼都不抬一下,看看離家3 天的哥哥。

晚餐之前我對爸爸提起這事,說:“我們還是騙他說,這晚餐是特別為他準備的,讓他開心一下。”

結局,哥哥長尾巴了。這幾天,他說:“I know 你們miss 我。不然,媽媽為什麼特別為我準備晚餐?”

我笑道:我們那天要吃的晚餐,我隨口說讓你開心一下的。

No….i know 你們miss 我。”這是老大一廂情願不肯接受的事實。

miss 他的人,無疑肯定是爸爸。老大離家不到2小時,開始發訊息追蹤了,多晚沒有老大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他該很不習慣沒有得當奴才。

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節節敗退


孩子大了,意味著父母可以管束的權力縮小版圖了。

23歲的小孩,當他學會爬行走路探索,嘗探觸摸自己的權力範圍。比如爬跳沙發、爭取吃糖、哭鬧要這要那?當父母一而再三禁止和拒絕,他們學會和了解自己有那些事情是不被允許的。

3歲開始,基本上吃、喝、拉、行基本生活功能已能掌握,即使父母不妥協的事情,精靈的孩子會背著悄悄地進行。如;偷吃糖果零食、晚上被強制關燈睡覺,陽奉陰違躲在被窩玩鬧、不要跳床,你說你的,我跳我的。你不買玩具給我,我哭,看誰先投降誰就輸。

進入青春叛逆時期,你所說的,基本上聽在耳邊都是廢話。花季少年少女,要的是自主權,我的人生我做主,父母猶如培育的土壤,花蕊要向東向西向北向南盛開,由他說的算。

當年我成長的90年代,馬來西亞廣告有句話,dulu dulu , sekarang sekarang,當年的孩子最喜歡用這一句話來頂撞話說當年的父母。如今的孩子,連給父母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一句shut up,叫你閉嘴,并不覺得無禮和大逆不道。

時代變遷,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看似在網絡世界拉近了距離,卻疏遠了情感的真實交流。父母和孩子隨著生活條件越來越好,孩子們索求無度,有求必應,不會珍惜眼前得來太過容易的一切。

那天我和爸爸聊起,要不要騙小孩我們財務有問題,讓他們學會分擔,不要想要什麼就叫你買。

爸爸反問我:“你認為他們會嗎?”

我想,老大第一句話馬上叫我去做工。

吾家有兒有女初長成,那是挑戰父母耐心+定力X情商-紛爭÷失和=相安無事,才能皆大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