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

老大離家記

老大暑假前參加了校刊編委會,暑假時老師通知所有編委人員,要參加一項為期43夜的縣級新聞媒體培訓營。老大特地回校出席兩次的說明會,繳了家長簽名的同意書和美金200, 其他不足的費用由學校代墊。

前去營地的前幾天,問他出發時間等詳情,一問三不知。星期日用過早餐,我拿行旅箱到他房里要幫忙他整理,他卻事不關己在電腦前打電玩。

哥哥,過來看看你要穿什麼?媽媽幫你收了,等下你不喜歡或穿不下,拿去就糟了。老大的身型體重一直發酵般上漲,快兩個月在家冬眠,腰圍越來越大了。

等一下

牙刷、牙膏、紙巾、膠貼(怕不小心有傷口)都裝進小塑袋,毛巾、T恤、短褲、褲子排列在床上,并交代他換洗下來的衣服,要另裝進在行李箱上面的另個塑袋。

他連睬都不睬我。我火大了,我自己在趕稿趕得昏天暗日,抽出時間幫忙他整理行裝,他卻不當一回事。明天一早要出門,早上整理發現缺少什麼,還有時間出門採購。兄妹倆有時臨睡前,才告訴我們明天學校需要的東西,以為我們是萬能的八寶箱,會變出他們想要的東西。

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我已等約莫20分鐘,他還是自顧自的在打電玩。

廿四孝爸爸一聽戰火快開,馬上走過來打圓場,說:“哥哥,媽媽幫你整理,你stop一下games看一看 。”

我走出房,找他的泳褲,才一轉眼的時間,哥哥已抽出6件底褲、6雙襪子、5件短褲,擺放在他床上。坐在電腦前,重打電玩。

43夜,不必帶那麼多衣服。我看著成疊的衣物,覺得行李箱可能裝不下。

“ in case 不小心弄髒。襪子臭了,晚上可以換另一雙。

“好吧!那你試試穿這些比較新的衣服。”哥哥有一個壞習慣,喜歡穿舊衣服比較舒服,他已進入青春期了,卻不像同齡的懂得裝扮。每次穿新衣都要和他吵一番,怕太新太艷會引人注意,偏偏他是老大,不然可以讓他穿弟妹們的二手衣。

他沒有打算配合依然在玩,我已失去耐心。我沒多少時間和力氣耗下去。於是,威脅道:“哥哥,你再不來,我不幫你整理了。等下就不要再叫我幫忙。”

不用,你走、你走。他脾氣比我還大。

走就走,誰怕誰。爸爸馬上過來不是在幫忙,是數落我早上脾氣就不好了,脾氣不好不能好好交流,才會鬧成這樣的僵局。

瞧!有人這樣的幫倒忙嗎?不是說那個不配合的人,而是為他找藉口,質疑要幫他的人沒靜心好氣地幫。孩子不乖頂嘴發脾氣,爸爸老愛以睡不夠,精神不好,才會那樣。媽媽脾氣不好,才會罵小孩發脾氣。

也因為爸爸是非不分,一棒子就把我打倒,所以孩子們時常有恃無恐,有個大靠山幫他們找各種理由頂撞媽媽。教育孩子父母不能雙方都站在一起,一個教導另一個再放縱,教了等於白教。

我的忍耐力有一定限度,過了我的極限,我會反攻。好啦!老娘袖手不管,讓你們父子倆好好整裝。平時爸爸出差,都是我常忙整理行整,現在換成他幫兒子。

我在樓下打稿,聽老子坐在地板問小子:“哥哥,這件衣服可以嗎?”小子不理不睬,不然就說:“等一下。”

老子真的坐在一邊痴痴地等,走了又回來問:“哥哥,你過來看一看”。小子玩電玩過天,又一句:等一下。長幼倒序,求人和被求的人,輩份態度錯位,這是我最看不慣的事。

一等等到出外用午餐、吃完晚餐,快晚上十點了,我要拖地,老大的行李箱還是沒整理好。一直到要睡覺,我命令他再不好好整理,明早他可要哭著出門。

老大出門的那幾天,我們家風平浪靜。我問小帥,有miss 哥哥嗎?他笑得很開心,那笑意漾在嘴角和眼角,說明他有多開心哥哥不在,沒人煩擾。

轉眼哥哥要回來了,耳根清靜多日的我們,心里都很不想好日子那麼快過完。如爸爸常言:哥哥有一條筋“短路”了,所以講話顛三倒四。什麼都NONONO, 為了No  No.

哥哥一進門,馬上跑去問小帥:弟弟,你Miss ko-ko?”

“NOooooooo”小帥極為厭煩地回答。

哥哥死不要臉在那自言其說:“I know di-di you miss ko-ko.

“NO…I will definitely not miss you.”

“di-di you miss ko-ko”老大還在那用熱臉倒貼冷屁股,小帥是眼都不抬一下,看看離家3 天的哥哥。

晚餐之前我對爸爸提起這事,說:“我們還是騙他說,這晚餐是特別為他準備的,讓他開心一下。”

結局,哥哥長尾巴了。這幾天,他說:“I know 你們miss 我。不然,媽媽為什麼特別為我準備晚餐?”

我笑道:我們那天要吃的晚餐,我隨口說讓你開心一下的。

No….i know 你們miss 我。”這是老大一廂情願不肯接受的事實。

miss 他的人,無疑肯定是爸爸。老大離家不到2小時,開始發訊息追蹤了,多晚沒有老大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他該很不習慣沒有得當奴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