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見鬼還不怕天黑


出去吃午餐之前,順道去Pet Supplies 買池塘的魚飼料。那間寵物專賣店里,除了販賣各寵物的飼料蟋蟀、蟑螂,也賣貓狗、鸚鵡等小鳥、倉鼠、爬行動物蜥蜴蛇、各類魚。我事先囑咐小孩別觸摸小動物和籠子,不然等下吃東西手骯髒。

Burger King ,爸爸和女兒去櫃台點餐,我帶小帥去洗手間洗手,出來之後叫老大去洗手。他卻問我有沒有濕紙巾。我說濕紙巾擦不乾淨,最好去洗手。

他說:“我沒有摸寵物店里的東西。為什麼要洗手?”

“有沒有摸不是重要,重要是東西洗一洗手比較乾淨又安全。寵物店里空氣有bacteria.

我用wipes 擦就好了。他喜歡爭、爭辯一些有的沒有的, 那樣才顯示他長大,有自主權。

我提醒他:“你忘了之前在英國得的腦膜炎嗎?那時全部去那farm的人都沒事,只有你。為什麼?因為當時吃午餐前,你洗手洗不乾淨。”

What’s the point of wipes?” 平時他去快餐店,要吃東西都會問弟弟,要不要一起去洗手?今天你叫他洗,他偏不洗的無謂鬥爭。

“這里有得洗手,洗一洗比較好。 Wipes 擦不乾淨。”

“我不要。”

“你上次在英國得 meningitis 哭到半死,還不怕?”洗一下手不到1分鐘,廁所很近又乾淨,他有本事為了反抗而反抗在那吵有得沒的。

“不關你的事。”

“你上次得meningitis以為只有你受苦?我和爸爸為了你跑上跑下,大家都受累受苦。什麼叫不關我的事? ”上次他得腦膜炎住院,我一天步行去山上的醫院兩、三次,和爸爸換班顧他,小孩生病,大人跟著受苦受累。

你生氣料。不去洗手,他還一直在挑釁你生氣料、你生氣料。

是呀!我生氣料。我最討厭他這招,明明是攪屎的人,偏偏卻在那嫌臭。

你生氣料。又重覆這一句話,我睬都不睬他。

小帥皺起眉頭,攤開他肉肉的小手一個why的手勢,說:“just go and 洗手, why wana to argure?

你生氣料。我不會洗手。老大看我不理他,想再放火。

我放話:你不洗手我不給你吃。與其吃了又倒霉得了腦膜炎,不如餓他一餐當減肥又不會少一塊肉。

女兒幫爸爸盛飲料回來,對我說:“外面都聽到你們在吵的聲音。”

老大告狀:“媽媽生氣料。”他從不反省是誰在惹我生氣。

爸爸用餐盤托了漢堡、薯條放在桌上,準備開動,

老大聲宣佈:“我不會洗手”。

我也宣佈:你不洗,我不給你吃。最怕此時爸爸充當濫好人,出口壞了大事。

老大望一望爸爸沒出聲幫腔,不到一分鐘,乖乖地去洗手。前後不到1分鐘,他卻非得花20分鐘爭要不要洗手的自主權。

思想不成熟,什麼是對錯是非都分不清,給你自主權反是害了你。

沒有留言: